第四章:来到阿拉德大陆的第一顿饭

天色逐渐变暗,一轮红日悬挂在西方,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老吊远远地望过去,柔和的光芒划过密集的丛林,铺展在了自己的脸庞上,在老吊的眼中倒映着如同血液一般的鲜红,一阵清风吹来,吹动了他凌乱的散落在额头夹杂着枯草的发丝,似乎也吹动了他那不安的眼眸,如同泛起了涟漪的湖面。

老吊迎着夕阳,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真疼。我真特么是个大傻吊。”

他龇牙咧嘴的摸着自己的脸庞,自己之前抽自己了一巴掌,到现在还是火辣辣的,自己真实缺心眼,为什么要这么的用力。

现在自己和赛利亚,林纳斯一起,来到了银色村庄,老吊颇为感叹,现在这里也不再是艾尔文防线了。在和林纳斯的交流中,自己也是得知了,现在这个世界也是处在一个大转移之后的时间,曾经的艾尔文防线已经被摧毁了。那就代表着自己将来可能也是只能看到赫顿玛尔的废墟。想到这里老吊情绪有一些的低沉。

“你好啊,来自于异世界的勇士,在这里看什么呢?”

老吊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边的知性美女,身着一身蓝色的高叉旗袍,一双笔直的玉腿大部分都是暴露在空气之内,胸前一抹深深的沟壑,就像是马里亚纳海沟,深深地吸引着自己的眼神,两座雄伟的雪峰耸立,半颗雪球裸楼在外,散发着羊脂一般的光泽,让人看到就想伸手摸上一把。

老吊语气浑厚,目光深沉,额头上的秀发夹杂着枯草继续在空中飘荡。

青之守护者塔娜听到他说的话,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的惊讶,但是转瞬就消失了,没想到这位来自异世界的勇士,竟然会思考到这一步,但是在她的心里面还有一点的不服气,自己作为银色村庄的村花,这人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难道自己对他没有一点的吸引力。

塔娜转过头,撩了一下被柔和的风儿拨乱的耳边秀发,眼神朦胧,就像是初春时的细雨蒙蒙。随着塔娜转过头看着自己,老吊心里面一紧,卧槽,这人在看着我。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没想到自己以前在游戏里面整天看没有任何的感觉,但是现在在这个世界面对面的时候,这么的紧张。

你看你那红嘴唇子呐,你简直就是在诱惑我。

塔娜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伸出芊芊细手,在老吊震惊的眼神之中,落在了自己的头顶,帮自己拿下来了在风中飘摇的枯草。

“这个问题有些深奥哦,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和莎兰会长讨论一下,但是现在是吃饭的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吃饭?”

塔娜俏皮的询问道。

老吊刚想接受,忽然想到了林纳斯的邀请,不得不拒绝了塔娜的邀请。

“那好吧,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聊,我先走了。”

塔娜对着老吊挥了挥手,转过身,留下一个诱惑人犯罪的背影,款款离去,他注视着塔娜的背影,那丰满的臀部被旗袍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在左右扭动,看的老吊一阵火热,没想到,本来老吊以为塔娜是一个温柔知性的大姐姐类型,但是现在看来说是性感火辣的辣妹还差不多。

“行,你给我等着。”

配图与文章情节无关


老吊咽了一口吐沫,转身向着银色村庄内林纳斯的家走去,在这一路上,村庄内的一些人都在好奇的看着这个被赛利亚从异世界内召唤出来的勇者,只见他穿着一件绿色的衣服,下面是一件短裤,脚上穿着荒古遗精拖鞋。吹着口哨,拖沓拖沓的走着,怎么看怎么像小流氓

但是这并不妨碍,老吊和他们打招呼,在这个村庄内,不仅仅是有着原本自己认识的那些人,炼金术师摩根穿着考究,一身金色的小西装加身,金色的发丝根根晶莹,还在那里盯着面前大锅内在不断沸腾的液体。

看到老吊路过,也是摘下来眼睛,摸了摸额头的汗水,对着他打招呼。

在这个村庄内,还生活着很多的精灵,这些精灵都是没有任何攻击性的普通精灵,生性平和,在房子的门口好奇的看着老吊,老吊也是走马观花一般,打量着路边的那些精灵。

火焰精灵,寒冰精灵,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精灵,在游戏里面都是没有出现过的,不知不觉之内,老吊来到了林纳斯家门口,刚刚推开门,就看到林纳斯从厨房内,端出来一盘菜,老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时肚子里的馋虫就被勾了出来,口水直接流了出来。

“可以啊,老林,你这手艺不错啊,这么香。”

老吊大咧咧的走过去,坐在了桌子边,看着一桌子的菜,口水都快要流到桌子里面了。

“别客气,多吃点,好好尝尝我这手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客人了,我这手艺都没办法施展。”

林纳斯从厨房内端出来一个砂锅一样的东西,放在了桌子内的最中央,锅盖上面有一个小孔,丝丝的冒着白气,不多时,房间内充满了香气,让人味蕾大动。

他带着厚厚的手套,将锅盖拿了下来,白气瞬间升腾了上来,扑打在屋顶的夜光灯上,香气弥漫。

“这就是我们今天下午的成果,砂锅炖腰子,爆炒腰花,牛腰蛋花汤,好好享受。”

说着林纳斯转身从一边的酒柜内拿出来了一个牛皮袋子,里面装的似乎是酒,“尝尝来自于遥远的北方斯顿雪域的马奶酒,在这里可不好得到,这还是很久以前,雷诺送给我的,这是最后一袋了!便宜你小子了。”

林纳斯打开牛皮袋的封口,一股浓郁的奶香散发了出来,让这个屋子内的闻到更加的丰富,老吊端起来杯子,一饮而尽,马奶酒的奶香配合着淡淡的甘甜,随后就是隐藏在这甘甜之下的辛辣,味蕾被不断地刺激着,一口马奶酒下肚,回味无穷,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腰花,放在嘴里,大口的咀嚼,一个字爽。

林纳斯和老吊两个人喝了起来,不知不觉,一袋子马奶酒就已经被两个人消灭殆尽,林纳斯看着已经空的牛皮袋,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老吊也是举起酒杯,将最后一滴马奶酒倒进自己的嘴里面。

“老林,还,还有吗,别藏着了,都特娘的拿出来。等到老子成为了天选之人,送给你成吨的马奶酒!”、

老吊喝的有些上头,晕晕乎乎的敲着桌子说道。

林纳斯起身,又从酒柜内拿出来一瓶红酒,“你小子,真是赚大便宜了,看这是什么!”

林纳斯把一瓶红酒放在他的面前,老吊拿起来酒瓶子,整个脸都快要贴上去了,看这上面写的东西,“GBL内部特供?这是什么玩意!”

“臭小子,这可是神圣葡萄酒,只有GBL教的教徒才有酿造这种酒的秘方。传说这种红酒在酿造的时候掺入了耀眼的结晶,这种结晶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这种结晶来自于天帷巨兽的极昼地区,而且每年的五月第二个星期是这种结晶最纯净的时刻,再加上来自于树精领地最深处的紫晶葡萄,所酿造而出的红酒,最后才能够形成这种阿拉德大陆上面第一无二的神圣葡萄酒。”林纳斯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横飞,讲述着这红酒赫赫有名的来历。

“哦。”

“你哦你大爷了个腿。”

林纳斯打开封口,贪婪地嗅了嗅浓郁的酒香。

“这玩意还会发光!”

老吊看着在自己就被内的红酒,散发着炫目的光芒,晶莹剔透。

“那当然,这就是为什么神圣葡萄酒这么稀少的原因,这瓶酒是奥菲利亚那个小姑娘,送给我的,那糟老头子范哲利斯,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管他怎么样,先尝尝味道怎么样。”

老吊直接一口闷了半杯子,看的林纳斯心疼不已,“你小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东西还能这么喝吗!”

在林纳斯喋喋不休的话语之下,两个人再次你来我往的喝了起来。

明亮但是并不刺眼的灯光照耀着两个人的身影,夜色越来越深,阿拉德的月亮爬上了天空,幽暗密林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一切都是这么的安静。

在幽暗密林深处某个一片漆黑的地方,尽管月光皎洁依旧是不能够穿透密林的阻碍,在那黑暗之处。一只苍白干枯的手掌,破土而出,幽暗密林上空的月光逐渐的消失,只留下漆黑如墨的夜晚

 

 


原创:Fly的大狗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不可能的。

不定时更新,大家淡定淡定。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