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 LAND》第十二话•猿之哀啼,雪之狂舞

〈前情回顾〉想吃个蜂蜜面包不是容易事,尤其千万不要在野猪的面前吃,更不要在熊面前吃!但如果你真的想吃!请找个安全的地方,绝对不要选悬崖这种地方吃!

〈偶像历945年•实验室前〉

“哔。。。”

随着输入的能量的减弱,实验室长满青藤的古铜色大门的亮度也随之降了下来。

红斗篷也静静地放下双手。

“。。。怎么样了?”粉斗篷问。

“我们都尽力了。但。。”红斗篷摸了摸大门,“这次收集到的连5%都不到。”

“诶诶诶?”  “。。。这样。”

“不要喵,人家来来回回跑了这么多趟了,怎么才5%进度喵?”黄斗篷下,一张小嘴不满地凸显出来。

“这不是当然的么,应该说,这似乎已经算挺好的了。”粉斗篷道,“要是这些能量真的那么容易搜集到的话,这个实验室的门早就开了。也不会传出古罗教授离奇失踪的传闻了。”

“。。就是这样。”红斗篷下,一双丹凤眼紧紧地盯着大门周围,“等下。妮可酱,那个试过了么?”

“哼哼,你当我是谁呀~那种东西妮可妮早就想到了,但凿着凿着就凿到硬得异常的黑色重金属。恐怕这就是唯一的进入方式了。”

“即便如此,这样在这里一点一点来的效率也太低了,必须在被人类发现之前想个办法。。。”话刚说一半,她忽然停顿了一下,给两人使了个眼色,接着说道,“别躲了。人类。”

只见附近的树丛忽然就抖了一下。

她径直地走过去,伸手待抓,里面呼地跳出来个惊惶的人。

“哇啊啊啊啊!”撒腿就跑。

跑着跑着。身旁黄光一闪,黄斗篷一瞬出现在面前:“你想去哪啊喵~不要急着走啊喵~”

“噫!”他吓得跌坐下来,正待往旁逃窜,脚下一震,身旁升起一座石墙。

再看身后,粉斗篷静静地走了过来,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样式十分夸张的巨锤。

“不要。。不要杀我。。。”那人腿突地软下来。只得不停地向后蹭着。

粉斗篷嘴角一撇:“留下来,她有些话要问你。”

。。。


〈偶像历895年•霜猿雪峰•山崖〉

想找一片地区的守护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根据地区大小地形以及海拔冷热等环境条件的不同,守护者的强度大小也不同。自然迷宫是守护者在其藏身之处附近防止不必要的麻烦靠近的道道关卡。

当然,因为怒气而踏进这个关卡的穗乃果并不知道,今天她相当地不走运。不止是因为丢了限量版面包。

“穗乃果绝对要把你揪出来。。。糟蹋食物的家伙。。。”现在她的怒火已经朝着十分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小鸟则无奈地跟在穗乃果后面想着:“哎。。穗乃果酱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劝得动嘛。”

一段时间后,道路中央,一个庞然大物映入眼帘。

穗乃果马上举起大剑:“哼,这家伙就是霜猿吧?吃我一。。。”

小鸟忙着制止了她:

“这个根本就不是灵长类啦!”

“诶?”再仔细一瞧,这个大家伙似乎是屁股对着穗乃果她们。

不知是为了表明身份还是仅仅是为了打个哈欠,这个大家伙轻轻地扬了一下鼻子——

“哦,是大象啊。”穗乃果挠头道。

“准确的说,这个是猛犸。随着气候的变化,雪山上应该已经很难适合猛犸生存了,不知道这几只。。。”小鸟说着摸了摸猛犸的粗腿,硬邦邦的。

“果然。这个是在三十年前才渐渐消失的冰岩猛犸。”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挡了道了。”

穗乃果大声打起招呼来:“喂!猛犸先生!可以让我们过去吗?”

“昂。。。(大象咋叫来着Σ(゚д゚lll))”对面,猛犸低沉地哼了一声,丝毫不动。

“嗯。。。也许它听不懂?”穗乃果清了清嗓子,“昂,昂昂(学大象的声音)。。。。?”

“。。。。”

“这次连回应也没有诶。”小鸟说。

“不需要这种补充啦!”

穗乃果俯下身,从猛犸的胯下看过去:“从这里能不能过去呢。。。”

“。。。!”穗乃果刚要钻,猛犸忽地就坐了下来。险些压到穗乃果。

“哇啊!吓我一跳。”

“抱歉,穗乃果酱。。要是这个时候还能飞行的话。。。”

“唔,没事啦,迫不得已的事情。”穗乃果嘟囔着。

“盯。。。。”

“怎么啦?小鸟酱?”

小鸟直直地盯着象尾,说:“我在想,会不会是这个。。。”

“这怎么可能嘛~怎么看这个家伙就是不动,要是那么容易的话。。”说着穗乃果就扯了一下猛犸的尾巴。

“呜昂昂昂昂!!!”只听见猛犸大吼一声。

“诶。。诶诶?!”穗乃果没反应过来,手仍然握在象尾上,猛犸蹬了蹬地,就跑了起来,把穗乃果拉了好远。

一直到猛犸象一头撞上了坚硬的山岩。

“啊哈哈。。”小鸟跟了上来,“还真的是呢~”

“咕。”穗乃果不甘心地继续扯着猛犸的尾巴。

可这次它说什么也不走了。

“哼咕。。”穗乃果又走到旁边,揪了一下猛犸的耳朵。猛犸这次大吼着向穗乃果面对它的方向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小鸟酱?”

“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已经进入了霜猿设下的障碍关卡里面了。”小鸟淡然地道,“你看这个,穗乃果酱。”

顺着小鸟的目光看去,猛犸的脚下踩着一个和它等身大的木质按钮。

“这个是?它用来做瑜伽的垫子么?”

“不是啦,这个应该是哪里的机关吧。”

小鸟环视着这片雪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十分钟后〉

“嗯,果然,这片雪地上还有四只猛犸象和三个按钮。”小鸟的眼睛闪闪发光,“呐,穗乃果酱,你能想到什么?”

“嗯。。。猛犸健美大会?”

“啊哈哈。。。虽然性质上差不多。。”小鸟苦笑。

“这个是推箱子啦。以前飞羽村的小孩子们经常玩的游戏。说白了就是用刚才穗乃果酱刚才一系列的动作来引领这些猛犸去踩住这几块木板按钮,这样的话藏在这里的机关就应该会打开。”

“哦哦!不愧是小鸟酱!这么说现在已经踩上去一个了?”

“嗯。”

“好!早些把剩下的也弄上去吧!”穗乃果握拳道。

开始解起推猛犸的谜,穗乃果完全地投入了进去。

“喂~小鸟酱!是往这边走么?”

“啊等等。。。我还没画完俯视图。。啊!不要拽那边!”

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受涌上了穗乃果的心头。这种新潮澎湃的感觉,这种和朋友在一起的感觉。还有稍微一点点的空虚感。交织错杂。

“哇啊啊啊!不小心把它从木板上挪开了。。。”

“穗乃果酱!真是的!”

(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感觉很怀念?)

穗乃果擦着脸颊上的汗水,一边行动一边思索着。

(不对,不应该用怀念吧。。。怀念是好久没有去某个地方,然后再次回到那里会有的亲切感。)

“呀!就差一个了!小鸟酱!”

“嗯,现在把A扯左边,然后再把D。。”

“所以说哪个是哪个啦!”

(这个。。。应该不是怀念吧?我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对吧?那这是什么呢?)

“。。。既视感。”几个字模糊不清地从穗乃果的口中挤出。

“嗯?”   “不,没什么,”

穗乃果说,“不过小鸟酱好厉害啊,居然解得这么快,就好像早就玩过了一样耶!”

“。。。。没,没有那种事情啦!”

“说起来,明明只有三个按钮,为什么还多出来一只猛犸呢?”

“这个是用来挡住刚刚踩上去的猛犸的。”小鸟说。

“嗯。。?”穗乃果又是对着那个象尾一扯,猛犸猛地向后褪去,身后露出来一扇洞门。

哦对了,我好像忘了说明穗乃果今天相当不走运的事情。

“轰轰轰轰。。。”刚刚走进洞门,两人便感觉脚下一阵颤动。

霜猿是个孤独的家伙。虽然大多数的守护者都是独树一帜的。但也有像他这种耐不住寂寞的家伙。

每个月为了发泄自己的寂寞和妒火,霜猿都会做点什么。

而恰恰,穗乃果她们撞上了这一天。

〈山巅〉

“哇呀呀呀!!!!”一个巨大的灰白色毛团在山间跳来跳去,跺着脚,并时不时发出悲哀的吼声。

“那到底是什么声音啊。。。这么凄惨,又这么难听。”穗乃果松开耳边的手。

“是霜猿,他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哇呀呀呀!!!!”

又是一阵泄愤的声音。脚下的震动感觉越来越剧烈。

“咚!”的一声,一大块的雪团从天而降,从洞口破门而入。

小鸟顿时感觉不妙:“快走!”

两人再次奔跑起来。

那块雪团在身后越滚越大,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雪球。

“这是怎么回事啦!这家伙在玩保龄球么?!”

山巅间,霜猿正在向山脉间的各个山顶上丢石块。

“哇呀呀呀!!!”

身后的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快,洞里还很窄,没有向旁边躲避的空间。

“真是的!这样子下去根本没完没了!”穗乃果跑不动了,她一回身,举起大剑。

“穗乃果酱?!你要做什么!快走啊!”

“力量波动!”剑身上,一片橙光泛起。

穗乃果对准飞砸过来的雪球就是一砍。

“咣!!!”

“哇呀呀。。。呀?刚才好像感觉到了一点强大的能量效应。”霜猿正在山顶上捶打着自己的胸脯。霜猿花白的眉头微微一皱,思考了一下,“哦哦哦!终于。。。。难道说终于有人愿意来看我了吗?!有客人来了!”

他轻巧地跳下山顶,来到了坡上,一脸喜悦地向他的关卡终点方向跑去。

雪球爆裂开来,四散飞溅的雪盖了穗乃果和小鸟一身。

“好冷。。。”穗乃果赶忙用手掸去身上的雪。

“我们应该快到了。”小鸟也站起身来,抖掉身上的冰雪,“我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霜猿嘛。。。”穗乃果擦了擦剑,“糟蹋食物的账也好,这般捉弄我们也罢,今天就找你了结!”

。。。

冰洞的出口是一扇黑色的大门,上面画着一个张开双臂蹲着马步的大猩猩。

“啊!你们两个等下!不要开门!我还没准备好。。。”门对面传来的霜猿音兴奋而使得沉重的声音变得有些微妙妖娆的音调。

“嘿!”穗乃果一脚踢开大门。

就这样,在不远处的冰柱上,正在秀肌肉的霜猿出现在了视野中。

蓬乱的灰白色毛发,混浊的双眼。浑身一块一块隆起的硕大肌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让人感到不自然的是。。。。

“嘿!小姐们!为了迎接你们新客人的到来,我冰猿特意换了个发型!希望你们会喜欢!”

这只霜猿顶着一个爆炸头。滑稽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小鸟警惕地盯着霜猿的举动。

穗乃果则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去。

“喂喂喂~今天来的客人这么亲热的啊?我们可不可以。。。”

“让你糟蹋食物!”没等他解说完毕,穗乃果一剑就朝着霜猿的爆炸头砍去,那缕蓬乱的发型被一扫而平。

小鸟本来想制止穗乃果,但看到霜猿这个时候头上像是鼓起来一块但一看又是一片平原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霜猿有些发愣地看着地上自己被砍掉的毛发。

“哦。。。原来如此。”霜猿放下身姿,摆出了他的战斗架势。

“我都差点忘了,我还算是一个守护者呢。。。。”

周围的寒气愈加刻骨。

霜猿混浊的眼睛里冒出了一丝火花:“看来,不需要我的招待了,本以为有不错的客人来了。。。看来她们很想死呢?哇呀呀呀!!!!”

穗乃果和小鸟自然也进入了战斗状态。

“准备战斗!”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偶像时代留下的三大不可思议之物:

偶像之钥和它的九个碎片,时空之石和九色宝石。其中不同颜色的宝石分别对应了不同的能力属性和寓意。

标准结局•敬请期待〈下〉一话

说起来。。新角色也差不多快来了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