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3:杨超然传

       (本轻小说名为《天妖植物志》,全文链接在此:https://www.bilibili.com/read/readlist/rl191088。喜欢的小伙伴不要忘记支持一下哦~)

封面的全貌

        唐元和元年,河北道境内。

        “你这小妖,活活害我们追了两个多月。现在你已无路可退,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在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两个身着道袍的大汉手持收妖法器,一边狂奔,一边竭力地嘶吼着。

        在他们俩前方大约十丈远的地方,一个身影也在快速地跑着。此人有着一头翠绿的乱发,身上穿着比较轻便的衣裙。从着装上来看,她在长途奔袭上的优势显然更加明显。

        但是在她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高耸的崖壁。这一带的山路本就崎岖不平,而这里的山崖更是陡峭异常,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攀得上去。那两个人似乎是一直在有意把对方往这个方向赶,好让她被逼入绝境,逃无可逃。

        然而,只能看到女孩背影的两个人根本没有发现,此时女孩的脸上,正是一副阴谋得逞般的笑容。


        两名大汉在后面喊了一会儿,眼看着女孩距离山崖已经不足三丈远了。他们暗自窃喜,知道不管接下来女孩往左还是往右,等着她的都是布置好的陷阱。这下,这个在天师堂的通缉下逃窜了几十年的妖孽,终于要走投无路了。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俩傻了眼。女孩并没有拐弯,而是径直照着崖壁撞了过去,就在她即将撞到崖壁的瞬间,她突然一提气,猛地从地上跃起数尺高,然后踏着光滑的崖壁,三步并作两步,没几下便跃上了崖顶,消失在了大汉们的视野中。

        “啊!竟然又让她给跑了!”两个人中比较年轻的一个愤怒地踢着崖壁,怒吼道,“此一番,不知道她又要逃去哪里,我们又能去哪里追寻!”

        “唉,这可能都是命吧。”另一个人走上前来,拍了拍同伴的肩膀,“翻过这片山岭,就是营州地界了。当初安禄山叛乱便是源自此地,此去尚不足五十年,但现在,那边几乎已经是契丹人的地盘了。”

        “虽已被蛮族占去,但那里有着数座佛塔及高僧舍利镇之,也算是一个灵源广汇之地。那柳怪本是前朝炀帝栽种在运河之畔的垂柳,若她真是心术不正、为祸世之妖,那么定会被佛法所压,从此再无翻身之日。”

        “所以,不用太担心,先回去复命吧。这样的事情,不管是天师堂还是朝廷,应该都是能理解的。”



        在几百米的山崖之上,一个女孩坐在崖边,潇洒地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刚随手掰下来的树枝,得意地看着山崖下像蚂蚁一般大小的两个大汉的身影渐渐远去,不由得哂笑道。

         “呵,想抓姑奶奶我?就凭你们这些小技俩,还是再去修炼个几百年吧。”

        她抬起头,看着距离自己头顶很近的云朵缓缓飘过,心中竟生出了些许惆怅。

        “这些天师啊,也不知道是这么想的。我一没伤天二没害理,就不由分说要抓我。现在有我踪迹的地方,怕是都已经被布下了天罗地网,再想回去,估计是不可能了。”

        “他们刚才好像说过,翻过这座山,就出了大唐了。这天地之间,总会有他们天师堂管不到的地方,不会容不下我的。干脆去闯一闯吧,去看看外面,不一样的世界!”



        两天后。

        “小二,来两个肉包子!”在一条并不算很热闹的街道上的包子铺里,一个绿色头发的女孩走了进来,显得有些扎眼。她自己倒是没客气,搬了条凳子坐下,拍着桌子叫道,“有面汤再给我倒上一碗,包子要热的啊!”

        “好嘞!”店里的小二早就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了,没一会儿便端着包子和面汤走了过来,“这位客官,一共九文。”

        “哦。”少女瞥了小二一眼,从里怀中掏出一把铜钱,数出九枚丢给了他,“话说,我是真没想到这山沟沟里头还能有这么座城市啊。敢问此城名为何城?衙门设在何地?”

        “哟,这位客官,看您这长相,多半是从西域过来的旅人吧。”小二接住钱,笑着揣进了兜里,“此地乃是营州,此城名曰柳城。至于衙门嘛,听老人们说,几十年前,这儿打过一场仗,之后,就没再见过有官员来此上任了。”

        “哦?这倒是有点意思。”少女喝了口汤,然后在包子上咬了一大口,“朝廷都不要你们了,那你们现在有人管吗还?”

        “唉,客官您有所不知啊。”小二也拿了把凳子坐下,“自打那场仗打完,大唐虽是胜了,但损失惨重。自此之后,再也无力北顾,这山海关外的地方,就叫契丹人给占了。”

        “契丹人?那他们是砌墙的还是炼丹的啊?”少女笑了笑,只觉得这个称呼有点搞笑,“接着说,后来怎么样了?”

        “契丹以前在我们北边放牧,那些人长得比我们汉人高大,打起架来力气也大。”小二继续说道,“虽然他们认大唐为父,可是实际上也不怎么服管,还比较好斗,虽然近些年也开始学着我们种田,但大多数人还是脾气不好。现在我们这些做小本生意的,也得看他们脸色行事,要不然啊,可不好过哟……”

        “哦,照你这么说,他们就是一群不开化的傻大个儿嘛。”少女笑道,“有机会,我倒是想会会他们,看这些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嘿嘿,客官您可别盼。”小二摆了摆手,苦笑道,“这万一真把他们盼来了,那可……”


        然而这时,包子铺的门突然被踢开了。

        只见两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俩人梳着奇怪的发型,身着厚大的毡衣毡帽,看神色好像是两个贵族,不过少女还真是头一回撞见打扮得如此诡异的贵族。

        “客官您这嘴今天可真是开了光了……”小二无奈地小声对少女说了一句,随即变得满脸愁容。这一切,少女全都看在眼里。

        “小二,来三斤牛肉,再来一坛酒。”装扮奇特的二人用蹩脚的汉语说道,“再来二斤最好的牛肉包起来,一会儿我们就要出发去面见大汗。”

        “二位贵客,真是不好意思,牛肉今天都包包子了。”小二连忙走上前赔笑道,“实在不行,二位可以拿一百个包子走,酒有好的……”

        “什么?没有牛肉?”那俩人一听这话,顿时就不干了,拎起小二的衣领就吼道,“我们进门之前明明看到了一头黄牛拴在院里,把它宰了进献大汗,听明白了吗!”

        “诶呀,二位爷,这可使不得呀!”小二挣扎道,“那可是我们家的耕牛啊!要是没了它,我们这小店还怎么活呀!二位大人,你们行行好,等明天,我一定选最好的牛肉,给你们送到府上去……”

        “明天?那可不行!去往草原的马车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出发了!”那两个人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如果误了大汗的寿宴,你这个小小的草民,拿命也赔不起!”


        那两个人咄咄逼人的态势,看样子是不打算轻易放过店小二。他们的四只眼睛瞪得老大,看上去活像地狱里的凶神恶煞一般,仿佛要活吃了店小二一般。或许他们早就看上了院里那头精壮的耕牛,闹这一出,不过是为了找个理由,合情合理地逼他就范罢了。

        “我说,你们这两个浑身猪毛的蠢货,说话办事不要给我太过分了啊!”就在现场的气氛一度陷入僵局的时候,始终阴沉着脸的少女终于沉不住气了。

        “哦?店里居然还有别人?”两个壮汉一回头,看到了桌边的少女,“一个女流之辈,也敢明目张胆地挑衅我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吗?那就让你们看看,是我活得不耐烦,还是你们这些欺负人的杂碎该下地狱!”少女腾的一下从凳子上坐了起来,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踢了出去。

        两个壮汉见势不对,连忙丢开店小二,避开了桌子的撞击。


        “可恶的妮子!你这是找死!”几秒过后,重新站稳了的二人回过味来,面对着少女再次露出了凶恶的表情,一把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冲着少女就冲了过来!

        “哼,这么急着送死吗?”少女不慌不忙,双手往脑后一放,再拿回来时,她的十指间已经多出了八个梭形的叶片。这些叶子看似脆弱,但实际上边缘带着锯齿的它们锋利无比,只要使用得当,就可以轻松割破一个人的喉咙!


        眼看着一场流血冲突就已经不可避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个小和尚走了出来,拦在了三人中间。

        少女想起,这个小和尚好像从自己进门开始就在店里用斋,刚才的一切,应该都已经被他尽收眼底。

        “各位施主,还望听小僧一句劝。”小和尚开口说道,“此处本为安心用餐之地,何必因为一些小事而伤了和气?”

        “两位贵人,小僧这里有三两纹银,若不嫌弃的话,可拿去街角的肉铺去购置些上等牛肉。若是执着于这里,那么便只会徒增烦恼。”

        “可是那个……”那两人中的一个还不依不饶,可另一个人却拽住了他。

        “算了吧,还是大汗的寿宴要紧!”

        “切!”那人心里一想,知道确实是这个理,便一把夺过小和尚手里递出的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诶?就这么让他们走了?”见此情景,这边的少女可就不干了,“明明是这些家伙寻衅滋事在先,凭什么他们一点惩罚都不用受,却还得赔他们钱!”

        “阿弥陀佛。有些事情,不便在此间详述。”小和尚看了看一旁惊魂未定的店小二和几张破碎的桌子,惋惜道,“世间本无物,却又要因为这些俗事争得鸡飞狗跳,哀哉哀哉。店家,小僧也在这里留下三两银子,权当是斋饭的费用。拿着这些钱,去把店里修缮一番吧。”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几分钟后,少女依然不依不饶地在街上跟着小和尚,似乎非得问出个是非黑白来,“凭什么不揍那两个人,啊?你倒是说话呀!”

        “阿弥陀佛。施主刚刚若是用了妖力,打伤了那两人,那便是以大欺小,乃是真正的业障也。”小和尚不急不恼,轻描淡写地说。

        “那也不能……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想使用妖力?”少女惊讶道,“我明明还没有出招,你眼神再好也不可能看得出来!”

        “肉眼自然看不出来,要用心去看。”小和尚笑道。

        “心?这可有点意思啊。”少女一时间来了兴致,“那你说说,你的心还能看到什么?”

        “小僧可以看到,你本是一株普通的垂柳,因机缘得道修身,化得人形。”小和尚笑道,“在世间行走多年,常做行侠仗义之事,却因为行事鲁莽,误伤过他人性命,因此被天师堂以恶妖之名追杀。几经逃难来到此城,与小僧相遇,亦是机缘所致也。”

        “卧槽!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少女更加的惊讶了,“你是神吗?”

        “不,小僧只是个普通人。”小和尚笑道,“不过我懂得如何向自己的内心寻求力量,而不是依靠表面上的东西,比如妖力。”

        “这……”少女有些语塞,沉默了好一阵儿,低声说,“我也可以不依靠妖力,从自己的内心寻求力量吗?”

        “当然可以,阿弥陀佛。”小和尚双手合十,似乎是在祈祷着什么,“这可能会是个漫长的过程。你需要经过漫长的修行,磨去你性格中的暴扈、急躁,只保留那份纯真的正义之心。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你愿意吗?”

        “呵,没什么事情比被天师堂的人追杀更痛苦了。”少女笑了笑,说,“我可以试试看。”

        “很好,那么,就和小僧一同去云游四海吧。”小和尚说,“在我身边,天师堂的陷阱不会起作用,你可以放心。”

        “但在那之前,你需要一个名字。在前朝,你已被赐了皇姓,而自古杨柳,皆为祥瑞之木,沐浴在早春的柳絮之中,就如同置身仙境一般,恍若羽化飞升,超然若虚。故就取这两个字,命你名为‘超然’。”

        “嗯,杨超然,谢过了。”少女跟在小和尚身后,恭敬地抱了抱拳。





        唐乾宁三年。

        在一座无名的寺院里,一名手持柳鞭、碧绿的秀发咋成马尾的少女面对着一根柱子静立着。她并不像普通的女子那般柔弱,隔着衣服,可以看到她近乎完美的肌肉线条,那都是经过岁月的淬炼而留下的印记。

        突然,一片落叶飘过。她挥动手中的柳鞭,猛地抽向隔着柱子的叶片。少顷,那叶片化作齑粉,而石柱安然无恙。


        “阿弥陀佛,超然,恭喜你入门了。”这时,一个老和尚从少女的背后走了出来。

        “我为了等您这句话,已经等了整整九十年。”杨超然自嘲道,“刚刚入门,便用了九十年,若是要到师傅您的境界,那可还早着呢。”

        “或许吧,但只要有心,就无所谓早晚。”老和尚笑着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以教给你的东西也不多了。如今的你已经洗尽铅华,虽然有些时候爱急躁的性格还在,但已无伤大雅。”

        “你有极高的悟性,心中又充满了正义感。在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并不是为祸人间的那种妖。你的时间还很长,从今往后,你可在此间扎根,继续通悟这九十年来在为师这里学到的道理。”

        “那么接下来,为师便教给你最后的一招。这一招为师只能演示一次,你必须一次掌握,并且记住,不到最危急的关头,万万不得使用这一招。”


        说着,老和尚走到了庭院中,念动口诀。

        霎时间,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变得阴云密布。那老僧双手合十,就好像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一般,胡须根根竖立,似乎正在发生着人世间最彻底的蜕变。

        突然,一道天雷劈下,瞬间将老僧的身体吞没。转瞬之间,那老僧便消失了,在人世间再也无迹可寻。


        “要用心去感受吗?这一招,我记下来了。”杨超然看着天空中渐渐散去的云层,微笑着点了点头,“看来,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呢。”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剩下的日子还有的是,不过作为一棵树,我大概确实应该这个地方扎根了。终于天师堂那帮人嘛,嘿嘿,快一个世纪不见了,也许我可以先回去,吓唬吓唬他们……”


(本篇为番外篇,与正文有一定的关联,但是并非正文。在追正文的朋友们务必请注意,不要被本篇的存在影响了阅读正文的连续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