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微超蝙

我以为我死了,遗憾的是我没能找到发着亮眼绿光的"氪星石矛",之后狠狠地插进侵略者的心脏,我在睡梦里忍不住回想Alfred调侃自己的那句话,如果自己当真就这么死了,韦恩集团的香火也就结束了。


耳边隐约传来女人的声音,我的意识逐渐清醒,在刺眼的灯光下眯起眼睛,我正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我抬起手即使制止巴里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我听见戴安娜像是在对众人宣布什么似的——"布鲁斯回来了!"


"Sorry,我们是不是吵到你了?毕竟你才重生 肯定会有点不习……"年轻的红衣小英雄话还没说完就被钢骨打断了,看他捂着肚子的样子,一定很疼,不过我现在头疼欲裂,暂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深究他们奇怪的举动。我试图支撑起身体,轻轻扭动我的脖子,头上的纱布把我裹得就像个来自中国的过期粽子。唯一我能在此时回想起来的就是留在我记忆里最后一刻的光景——那只正向我疾步走来的来自氪星的怪物。


我立马抓住戴安娜的手臂,询问之后的结果,她笑着抚上我的手,"在一年前这件事就已经解决了…你昏睡了很久,我们都很担心你。""那就好……"我松了口气,环顾四周,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好像少了一个人……戴安娜察觉后顿了顿,深呼吸后再次开口,"Clark牺牲了…在与来自他家乡的那个怪物的搏斗当中,同归于尽了。"听到他的名字时我的脑内明显地嗡了一声,我吃痛地皱眉,戴安娜可能误解了我的表情开始安慰我,"Bruce,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个噩耗,但我们不能改变过去,我们必须向前看,这肯定也是Clark所希望的,你不用责怪自己,你已经尽力了…你差点就死了。"


"是啊,尤其是对于我们之中唯一没有超能力的你来说。"我感觉巴里的这句应和并没有减轻我此时的内疚感,Clark也会被氪星石所影响,为什么我当时没有考虑到这点呢…该用氪星石捅死怪物的人本来应该是我才对。我勉强地挤出笑容,在这张满是胡渣和沧桑的脸上肯定很难看。


"事已至此,他是个真正的英雄。谢谢你们把我救回来,Alfred会照顾好我的,你们先回去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场上四人面面相觑,不知在用眼神交流些什么,留下几句叮嘱后便相继离开了。


Alfred为我做了周密的全身检查,在等待结果的期间,我出席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解释为什么这一年多韦恩集团都没有什么动静,董事长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拒绝了所有的采访和活动,这费了我不少口舌。结束一切后,我回到家,解开领带丢到沙发上,整个人松懈下来,我本以为自己会很烦躁,意料之外的是,我的心像被清凉的泉水包裹,浇灭了我的所有不安。我少有的平静,就在这种舒适的环境下,我陷入了睡眠。


一觉醒来,口渴难耐,我便起身寻水,目光随着抚过来的微风放向窗外,望到了远处的田野,不知怎地,我的眼眶渐渐湿润了——我正向往那里。我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很奇怪,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我决定去一探究竟。换了便装后我开车去往那家农场,那儿立着一栋精致的小屋,风景很好,当我走近那里,一个白发的女士走了出来——是Clark的母亲。和她目光对上的刹那,我的心猛地一颤,心中涌起了强烈想要拥抱她的欲望,她只是向我笑笑,便拿着塑料盆寻着阳光晒衣服去了。我愣愣地待在原地,直到听见有人喊了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是那位红发记者,Clark的女友。我的睫毛突然变得湿润,我抬手抚上自己的脸——我正在流泪,红发记者从远处向我走来,询问我来这有什么事。


"我…我不知道…"迟钝的不行的说辞,我的头开始剧烈疼痛,像是要裂开似的,等我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将她搂入怀中,后者显然很诧异。我立马松开她,飞速为自己的鲁莽寻找理由。


"我为Clark的死感到抱歉,来替他看望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随时联系我。"我尴尬地把目光移向别处,她对我露出温暖的笑容道谢,粉嫩的嘴唇正致命地吸引着我,我当下决定立即离开,避免自己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在与她道别后,我失措地逃上了车。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我都不像我了。正当我为此苦恼不已时,屏幕上显示出Alfred的来电,我正想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轻轻叹口气先一步开口,告诉我检查结果出来了。我揉着太阳穴催促他快些说,好让我能更快询问他关于自己的反常原因。


"Master Bruce,您得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在您的检查结果显示里,您的一侧大脑因为曾严重损坏而进行过大脑移植,很抱歉我先前未能及时发现,您一直在您朋友的监管之下,他们说会尽最大努力,不惜代价让您活下来,您不完好的那瓣脑被一个机构高价回收,并且那里还记录了为您捐赠匹配脑的生前签字志愿者。"


"谁……"信息的复杂程度有些超过了我能够处理的极限,我忍不住打断他。


"Clark Kent,先生。"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