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瓷去上音乐课』系列之二

小的时候,我特别讨厌凶巴巴的老师,特别是当她们说着『你们这群人以后没有一个人会有出息』的时候,说了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其实是有些怨有些恨的。

然而,现在每次花着好几百,坐四十分钟地铁去乐理老师家学习,却成为了我每周最期待的事情。

人生真是奇妙。


说来惭愧,每天在直播间唱歌,听着大家的支持和『好听』,偶尔会回想起乐理老师焦急的神色。

『这个音是什么?……是Mi!回答的时候有点自信啊!』

『这个音呢?……错啦!刚不是说了吗!是La!!上课要注意听讲啊!别走神啊!』

老师上课经常教着教着就不自觉拖了堂,恨不得把知识再多带我巩固一遍。而其实她也并不是很清楚主播行业,所以她经常担心我以后怎么办啊,收益够不够房租,工资会不会被克扣。即使她不怎么说,但从她隔三差五留我在家吃饭,我就能感受到她极大的善意和藏得并不是太好的担心。

这样的场景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是我却不自觉地竟有些感动。

说实话,我一直无法理解什么是『刀子嘴豆腐心』。

这或许源于我生长的环境,人与人之间的走动是那么频繁,在街上随便走一圈就能遇见好几个亲戚。不知怎的,他们给我的印象总是一副想看我笑话的样子。日子久了,我竟有些忘记如何打开自己封闭的内心。

于是,遇见了『刀子嘴的人』,我就觉得他是『刀子心』。慢慢的,哪怕是『豆腐嘴的人』,我也不自觉地揣测他可能也是想看我出丑的『刀子心』。

对我来说,这样恐怖的认知仿佛成了一件稀疏平常的真理。

现在或许幡然醒悟并不迟。

直播间的声援,和与我分享生命中欢笑与泪水的大家,短短的时间,这份厚重的温柔以我从未想象到的方式,输进我的血脉,让我从脱水一样的冷漠与恐惧中缓缓恢复过来。

我想,或许我仍然还是正如小时候的老师说的一样,一辈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出息。但我觉得如果能穿过虚伪的表象,与过去的自己和解,用我的歌声与大家隔空相望,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交汇,我的人生同样『落幕无悔』。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