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第二部轻小说——片羽之蝶 第五话 致不笑的你(自翻译)

     最近在看原版的鬼灭之刃第二部轻小说片羽之蝶,因为本人很喜欢鬼灭,很喜欢义勇,并且在网上还没看到这话的翻译就随手渣翻了一下,因为我也不是专业的,水平不高,应该会有不少翻得不准确,不通顺的地方,如果你们发现了欢迎指点~~若你们也喜欢这本轻小说的话请一定要买哦~看不懂日版的也可以买台版(虽然我没买),但台版的翻译一定会比我翻的好很多吧(*꒦ິ⌓꒦ີ)。

     ps.请千万不要催更,因为我并没有打算要翻译其他部分。请不要刷官方以外的cp,请不要刷腐,碳碳和义勇在我看来只是很纯很纯的师兄弟情,要腐的请到专门的地方腐去!

     那么废话就不多说了,直接上吧~


    鬼滅の刃 片羽の蝶

第5話 笑わない君へ

    高高伸展的竹子,每每随风摇曳,整个竹林都会发出难以言喻的悦耳音色。在交谈中,从碧绿的竹林间可以看到天空,让人感到无比的高。


🌸


    :差不多休息一下吧。

    :好的。


    水柱·富冈义勇的训练在这片千年竹林里进行。

    从原音柱·宇髄天元的柱训练开始,到这个叫作最终地点的地方,现在为止就只有炭治郎一人。

    就算这样说,炭治郎也只是在几小时前刚到而已。

    而且,其中的半个小时,被正和富冈交手的风柱·不死川实弥击中下颚打飞,失去意识。

    (不死川先生很生气呢。。。。。)

    这样一来,调解他和玄弥的兄弟关系就更加痴人说梦了。

    正当垂头丧气的时候,炭治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竹筒。

    :谢谢。

    炭治郎喝着富冈默默递过来的竹筒水壶里冰凉得恰到好处的泉水。清凉的泉水温柔地滋润着喉咙。

    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

    炭治郎对坐在旁边的富冈说,

    :不死川先生喜欢的是豆沙馅呢还是红豆馅呢?

    如果是以前的富冈的话,可能会选择沉默,但这次却好好地回答了。

    :虽然我喜欢豆沙馅,不死川的话感觉是喜欢红豆馅的吧。。。。。(≖_≖ )

    :啊!我懂。我奶奶做的萩饼是豆沙馅的,虽然我绝对是豆沙派的,但感觉不死川先生似乎喜欢红豆馅呢。( ´∀`)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下次跟不死川见面的时候两种都藏在怀里吧。(≖_≖ )

    :哇!那样就放心了呢!(´∀`)

    :。。。。要不今晚吃萩饼吧。(≖_≖)

    :我来做吧!(・∀・)

    一时间,不死川和萩饼的话题热烈了起来。

    (富冈先生好像变得有精神了)

    虽然还是老样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感觉他心情似乎变好了。而且,话也多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快速吃荞麦面比赛打开心扉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让人开心了呢。)

    下次进行快速吃团子比赛怎么样呢?

    还是乌冬比赛更好呢。。

    正当炭治郎悠闲地思考着的时候,

    :到现在为止的柱训练感觉怎么样?

    富冈突然问道,

    :很严苛吗?(≖_≖)

    :是的!(✧∀✧)

    炭治郎眼里闪着光。

    :但是很有用,很开心。大家都太厉害了,训练的时候像这样bang!dong!bong!!咔xia!!!的。(๑•̀ㅁ•́๑)✧

    :。。。。。你被禁止和不死川接触是怎么回事?(≖_≖)

    不知为何,目光看着远处的富冈突然转换了话题。

    :啊~那是因为我惹怒了不死川先生,然后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大乱斗,连善逸和其他队员都卷进来了。。。我还在反省中。(-_-;)

    :我也经常惹怒他。而且,不死川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生气。(≖_≖)

    :不死川先生一直都是那样的吗?(ŎдŎ|||)

    对于炭治郎的疑问,富冈点了点头。

    然后,

    :话说。。。。

    富冈面无表情地嘟囔(小声bb)道,(≖_≖)

    :我也曾经有一次被下令禁止和不死川接触。

    :什么"(ºДº*)?!义勇先生也?为什么?吵架了吗?

    虽然知道这是过去的事情,但炭治郎还是不知所措。

    光自己和不死川两个人就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害。看了他们刚才的对打,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发生争执的话会怎么样呢?

    太可怕了以至于不敢想象。

    :没,没事吗?那个。。房子。。人。。。和街道。。。。( ° △ °|||)︴

    :不,不是吵架,是不死川一个人在生气而已。也不只是不死川,那天大家都很奇怪。。。(≖_≖)

    一下子消除了炭治郎的担心,富冈没再看眼前的竹林,而是呆呆地眺望着天空。

    刘海被风吹凌乱了。


    富冈的双眼像看着太阳时一样,眯了起来。


    :那个,我记得大概是——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悲鸣屿先生哟!(▼皿▼#) 

    不死川发出与对着产屋敷邸美丽的庭院的房间不相称的,粗暴而透露着焦躁的声音。

    :明明不是柱合会议却把我叫过来,你打算怎么赔罪?

    :有紧急任务。

    虽然被不死川从正面瞪着,但悲鸣屿却纹丝不动。

    不仅有着似乎连熊都能逃脱的魁梧身体,岩柱·悲鸣屿还是被誉为是鬼杀队最强的男人。除了超群的实力外,队历也很长,因为是现任柱中最年长的,所以经常为大家作总结。

    :并不是因为私事才集合大家的,这是主公大人的意思。

    对于悲鸣屿冷淡的回答,不死川啧了一声走开了。既然把主公大人的名号说出来了,也就没办法再找碴儿了。不死川对主公的忠诚非同一般。

    当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蝴蝶忍这样想着,突然皱起了眉头。柱的人数少了。

    :悲鸣屿先生,好像看不到富冈先生的身影。。

    :好像没看到?不要绕圈子了蝴蝶,那个男人没有来,就算那家伙打算就这样一直不来,我也完全不会吃惊。

    对于忍的提问,伊黑小芭内回答道。

    这到底是谁在绕圈子。但是,他絮絮叨叨的说话方式还是老样子。

    :总之,他就是个极其任性的男人。但即使这样也很难说出“随便你,这和我没关系”吧。

    :什么啊。。。那个混蛋!!(#`皿´)

    不死川盲目听信了伊黑的话,显露出了对富冈的愤怒。

    :不死川先生,刚才的话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伊黑先生的想象而已。

    忍委婉地插嘴道。

    光是想象一下就让人生气了,这真可怜。

    接着悲鸣屿终于回答了忍的疑问,

    :给富冈传达的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后。

    :这是怎么回事?悲鸣屿先生。

    :为什么?难道是要裁定他在这段时间里缺席吗?

    在忍惊讶地询问时,旁边的宇髓懒洋洋地开玩笑说道。

    :原来如此呢。终于要把欠缺合作能力的水柱开除了吗?

    :唔,那可不行! 

    就在这时,之前一直两手交叉沉默着的炼狱杏寿郎像被弹了一样大声喊了出来。

    :在背后偷偷摸摸是不行的!要做的话就堂堂正正地在富冈面前表达不满!听到了吗?时透!

    :我无所谓,怎样都行。

    突然被甩话的无一郎呆呆地回答。那玻璃球般的双眼,眺望着在敞开的拉门外面宽广的庭院里玩耍的小鸟。

    :我对富冈先生不是很了解,反正马上就会忘掉。

    :我赞成。先不说开除,把他从这里赶走吧!

    一边那样说着,不死川一边掰手指发出咔咔的响声。伊黑也说道,

    :我也赞成,那家伙会扰乱和谐。

    :诶~~?(゚Д゚≡゚д゚)!?那样,不行哦!大家不好好相处的话。。

    蜜璃不知所措地看着大家。

    (不愧是富冈先生,比想象中还要更被人讨厌呢。)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忍这样想着,突然听到嗙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爆裂了的振动鼓膜的声音。

    :安静点。

    原来是悲鸣屿轻轻地拍了一下双手。

    仅仅只是这样,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皮肤也嘎啦嘎啦地起满了鸡皮疙瘩。

    在所有人都闭上嘴的时候,悲鸣屿用看不见的眼睛瞪着大家说道,

    :不是要开除。而是希望大家能逗笑即将到来的富冈。

    对于意料之外的话语没有吃惊的大概就只有无一郎吧。

    说起来,他对这里发生的一切,连半点兴趣都没有。那双眼睛一直盯着院子里的小鸟。

    相反,最愤怒的是不死川,他再一次追问悲鸣屿,

    :哈?逗笑富冈?你说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做那种蠢事?!!

    :那是主公大人的愿望。

    悲鸣屿用平淡的声音把主公大人·产屋敷耀哉对自己说的话传达给了大家。


🌸


    :也就是说。。。。。主公大人想看富冈先生的笑脸。。。。吗。。

    忍歪着脑袋。

    :主公大人真的是这样说的吗?

    :是的。主公大人对富冈完全不笑这件事很在意。然后这样对我说,“如果能看到义勇发自内心的笑容的话,那会多让人高兴啊。”

    :这么说来,似乎真的没见过富冈先生笑呢。。。他会用什么样的表情笑呢?

    :我也没见过那家伙笑呢。

    听了蜜璃的话,宇髓看着独自一人眺望着庭院的无一郎说道,

    :为什么仅仅只是富冈呢。

    :的确。。。

    忍点了点头。

    他——时透无一郎恐怕也是面无表情的。

    唯一的血亲双胞胎哥哥在自己面前被鬼杀害。身负半死不活重伤的少年,失去记忆、在狩猎鬼以外的时间里,简直就像是一具空虚的人偶。或许是因为有同龄弟弟的缘故,炼狱也很担心他,但无一郎连在炼狱面前也没有要敞开心扉的样子。

    在这种情况下,只提出富冈一个人的名字感觉有点儿奇怪。

    而且,悲鸣屿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

    :虽然我之前也抱有同样的疑问。。。

    微微皱着眉说道,

    :主公大人说,时透只要想起真正的自己就一定能笑出来,但富冈却是自己把自己逼到绝境,自己强迫自己背过身去。

    :。。。自己。逼迫自己。。吗。。

    忍低声说道。

    那么,就能理解了。

    虽然不知道是否只有这个世代,但这里每个柱都相当有个性。而且,如果排除掉炼狱,蜜璃和忍,都不太是亲善的人。

    悲鸣屿、不死川和伊黑也十分不友善,只是富冈和时透两人特别缺乏表情而已。虽说宇髓也并不是特别不友好,只是相当的性情不定。

    但是,就柱之间的人际关系而言,大家都做得很好。大概是被肩负着鬼杀队支柱的这一责任所驱使吧。

    但是,富冈不一样。

    只有他,即使在忍的眼中看来也有点太过于任性。而且话也太少。因此,尤其是不死川和伊黑,有时还会和宇髓或悲鸣屿发生冲突。

    主公大人会那么在意,也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主要就是希望我们把经常被孤立的富冈先生作为同等的柱的同伴来关心——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的确像是主公大人会做的事。

    大概是因为悲鸣屿那过分认真的性格,才会照字面意思理解吧。

    正当忍在烦恼应该怎么传述的时候,

    :让富冈笑就行了对吧?这不是别人,而是主公大人的愿望!就由我炼狱杏寿郎来助一臂之力吧!

    就在这时,干劲十足地站起来的炼狱大声宣告道。忍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像单口相声那样。这边也有个照字面意思理解的男人。

    :那个。。。悲鸣屿先生,炼狱先生,其实主公大人的话并不是这个意思。。。

    正当忍委婉地想要传达的时候,

    :我也会加油的!我也想看富冈先生的笑脸,最重要的是这是为了主公大人!!

    同样站起来的蜜璃红着脸发出宣言。两手合在胸前,眼里闪着光芒。

    :不是啊!蜜璃小姐。。。所以说,那是

    :有心了啊!甘露寺!

    :炼狱先生。。。(ー_ー)!!

   被炼狱啪地拍了一下肩膀,双手贴在两颊的蜜璃脸更红了。于是,伊黑立刻使劲插入他们两人中间,把他们分开。

    :甘露寺要做的话,我也不是不帮忙。但我并没有要竭尽全力使富冈笑的心思。

    :伊黑先生!这是真的吗?

    :唔。一起加油吧!伊黑!甘露寺!

    :炼狱,我知道了!你不要靠甘露寺那么近!!

    忍很苦恼。(-ι_- )

    到伊黑这里,重点早就已经改变了。蜜璃曾经是炼狱的继子。后来,虽然由于个性过强而独立了,但也曾有一段时间是师徒关系。也许出于这样的原因,蜜璃为了制止自己面对原师傅的激动心情才没有深入思考就表示赞同了吧。

    但不死川粗暴地站了起来。

    :切!如果只是为了这种该死的目的的话,我就回去了!你们这群家伙自己随便去逗他笑吧。

    丢下这句带着厌恶的话,不死川准备离开房间。

    在刻着“杀”字的背后,悲鸣屿喊了一句,

    :。。不死川。。。你这家伙是要违背主公大人的意志吗?


    喊出了主公的名号,不死川的脚步停了下来。

    :如果你有践踏主公大人愿望的觉悟的话,现在就离开这里吧!

    :。。。呲。。。

    :我不会阻止你,要怎么做是你的自由!

    悲鸣屿的声音很平静。也正因如此,才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

    不死川沉默了一会儿压制着愤怒。不久,又粗暴地重新坐了下来。

    :那么,来思考一下让富冈笑的方法吧。但是,我不太擅长逗笑别人。所以,无论怎样,请大家不要有任何顾虑地发表意见吧!

    悲鸣屿面向大家,非常认真地说。

    没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

    看来除了忍以外所有人都误解了主公大人真正的意思。


    在即将开始的世界奇妙聚会之前,忍早已看破,到达了死心的境地。


🌸


    :打扰了。

    :哦!富冈。来晚了呢。算了,进来吧。

    迟来的富冈打开隔扇时,宇髓回过头来随意地打了声招呼。而与此相对的,富冈默默地环视室内,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也是,忍心想,并且很同情富冈。

    明明不是柱合会议,柱们却齐聚一堂,不知为何还兴高采烈地在掰手腕。不管是谁。。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困惑。

    在房间中央放着的三张桌子上,无一郎对蜜璃,不死川对伊黑,悲鸣屿对宇髓的比赛正好决出胜负。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掰手腕大会是宇髓提出来的。

    当然,不可能真的比赛。大概是想让富冈获胜,让他心情变好吧。虽然很单纯,但也并不是那么差的作战方式。倒不如说,对于以华丽为信条的宇髓来说,这是极其常识的良策吧。

    宇髓挥动被悲鸣屿猛烈撞击过的右手给富冈看。

    :悲鸣屿这家伙太厉害了。你也华丽丽地向他挑战看看吧!

    :。。。。我就此告辞了。。


    从困惑中恢复过来的富冈用平淡的声音说着。然后转过身准备往回走。

    忍一下子抓住了富冈羽织的袖口说,

    :还是老样子呢,富冈先生。加深柱之间的友谊也是很重要的事哦。

    :你们自己加深去吧,这和我没关系。

    :现在回去的话不会被说成富冈义勇害怕悲鸣屿行冥,夹着尾巴逃走吗?就算那样也没关系吗?

    听了忍的话,富冈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知道富冈意外地这么不服输后,忍开始煽动了起来,

    :好了好了,请加油吧,富冈先生。我会为你加油的~

    忍微笑着,用力推着富冈的后背。就这样,一直把他推到了悲鸣屿等待的客厅中央。

    宇髓站了起来给富冈让出位置。在书桌旁边等待着的炼狱露出雪白的牙齿。

    :那么就由我炼狱来担任裁判吧!请你们两位,拿出男子气概堂堂正正的比一场吧!!

    面对回答说“明白了”的悲鸣屿,宇髓不

若无其事地喊了一声,

    :悲鸣屿先生!

    虽然没说后面的话,但意思就是“要在适当的时机输掉哦!”吧。

    悲鸣屿也好像明白了似的点了点头。

    富冈面无表情地握着架在书桌上的悲鸣屿的——和字面意思一样,犹如岩石一般的手。


    然后。。。。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忍用极小的声音询问宇髓。

    通过假比赛让富冈获胜,使他心情变好,搞得好的话也许会露出笑容——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作战吧。

    但是最后发现,岂止被悲鸣屿秒杀了,甚至还输给了宇髓、炼狱和不死川。体格强壮的宇髓姑且不论,炼狱和不死川与富冈体型相近。虽然勉强赢了身为女性的蜜璃,但这样又怎么会露出笑容。

    往富冈的方向瞟了一眼,一副能面似的表情坐在房间里。

    :什么啊,你这不是很正常地赢了吗?宇髓先生。

    忍降低音量责备宇髓说道。宇髓一副麻烦死了的表情咯吱咯吱地挠着锁骨旁边说,

    :你这样说我也没办法啊。而且一开始悲鸣屿他就很平常地赢了,那我也没必要故意输给他了吧。

    :悲鸣屿先生也是怎么回事。。

    忍这次追问悲鸣屿说道。悲鸣屿暗自低声说道,

    :这个掰手腕比赛原来有那样的意图吗。。(꒦ິ⌓꒦ີ)

    :不会吧。。你不知道吗?

    :南无。。(꒦ິ__꒦ີ)

    悲鸣屿悄悄地双手合十拜了一下。

    那为什么那个时候——对于宇髓的呼唤,一副那么值得信赖的样子点头啊。

    在忍内心很苦恼的时候,宇髓从背后放了一只手在忍的脑袋上。仿佛是在说着别人的事一样,

    :蝴蝶啊,不要因为自己垫底就生气了啊。

    :我才没有因为那种事生气。我是被你们惊讶到了。

    :但是你真是没腕力啊!多磨炼一下比较好不是吗?什么啊,那双纤细的手。。

    :因为实战并不是只靠腕力的。(╬^v^)

    很不爽的忍笑着推开了宇髓的手,蜜璃兴冲冲地跑过来说。

    :没关系哦,忍酱,因为这次由我来。(◦˙▽˙◦)

    尽管很小声,却干劲十足。

    :甘露寺小姐。。。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擅长逗别人笑的呢,交给我吧!

    蜜璃那样说着,咚地拍了一下丰满的胸口。

    发红的双颊,得意而闪耀着光芒的双眼。确实是自信满满。

    :因为在这之前,我曾经数十次逗笑过在哭闹的弟弟们。

    :哭闹。。吗?

    对于莫名其妙的词语,忍皱起了眉头。

   (话说回来,甘露寺小姐的弟弟们的话。。)

    回想起以前蜜璃曾经说过他们的年龄,有种可怕又让人讨厌的预感。。

    :富。冈。先。生!

    蜜璃已经向富冈靠近了,然后,

    :koqiokoqiokoqiooo~~~~~!

    一边说着一边挠富冈的腰窝。

    :投降吗?投降吗?不投降的话我就继续挠了哦~~

    :。。。。。

    :koqiokoqiokoqiooo~~~~

  (甘露寺小姐。。。)

    忍不由得把目光望向远方。

    的确人被挠那里的话会笑,小孩特别喜欢。

    如果是炭治郎和伊之助的话,肯定会大笑的。伊之助或许会说“快住手!不要搞本大爷!”。如果是善逸的话也许会“哇啊啊啊好幸福!”地边喜悦边烦恼吧。


    但这次对方却是一位成年男性。

    而且还是那个富冈啊——。


    :啊。。。对。对不起。

    果不其然,看到富冈完全没笑,还有点退缩——不对,是害怕的样子,立刻清醒过来的蜜璃,红着脸离开了富冈,无精打采地蹲在那里。


     :。。真的。。很抱歉。。好想消失啊。。。

   

    太丢脸了,现在几乎要哭出来了。

    似乎是为了袒护她而站出来的伊黑说,

    :富冈。。。你这家伙没有心的吗。。

    用充满怨恨的双眼怒视着富冈。

    :我不会原谅践踏了甘露寺的勇敢的你,永远都不会!

    愤怒得声音颤抖,太阳穴上浮起了大量青筋。

    让富冈笑出来这样的使命早就已经从那个脑袋里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吧。现在甚至有要拔刀那样的势头。

    富冈冷淡地看着伊黑。

    仿佛是要打破了这一触即发的氛围一样,伴随着巨大的响声隔扇打开了。

    :不用担心!伊黑!甘露寺!之后就交给我吧!!


    站在那里的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炼狱杏寿郎。

    看到头上带着副没见过的眼镜的他得意洋洋走进来的瞬间——忍感到头晕目眩。

    :富冈啊!你知道我的眼镜在哪吗?虽然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找了,但哪里都找不到呢!!

    :在你的头上。。。

    富冈低声说道,

    :炼狱你不仅视力变差了,连脑袋也坏了吗?

    在那里只石化了一瞬间的炼狱,

    :唔!不可能的!!

    这样喊了出来,

     :不管来多少人都无法使富冈笑的!

  (不。。。炼狱先生。。。。对于刚才的事我也觉得不正常。。)

    忍抑制住想那样说的心情,

    :说起来,您有戴过眼镜吗?

    :没有!我30米外的东西都能看得很清楚哦。这是刚准备的。

    多么明朗的笑容啊。

    现在这个灿烂的、好像尽管滑倒了也完全不会在意一样的笑容。

    说到底也只有这个人甚至连小声说话都不会。


    那么虽然剩下的就只有伊黑,无一郎,悲鸣屿,不死川以及忍五个人,但伊黑现在是憎恨的化身,那不是要让富冈笑的样子,倒不如说是想杀了他。无一郎本来就没有干劲,而不死川就更不用考虑了。

    悲鸣屿也自己说了“不太擅长逗别人笑”,好像也不能指望了。

    实际上剩下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忍盯着富冈那纹丝不动的无表情的脸。

   (让富冈先生笑。。。吗。。)

    话说回来,这个人会笑吗?这样失礼地想着,不小心“啊!”了一声。

    不,不对。如果只是要让他笑的话,即使只有不死川也是可以的。


    ——有那个。


    实际上,忍以前曾经有一次见到过富冈呆呆地微笑的样子。那时候他在吃的是。。。

    忍环视了一下房间,向焦躁得好像即将要爆发的不死川走过去。

    :不死川先生不死川先生。(∩︶∩)

    :啊?!什么事?(#`´)

    被让人感觉很可怕的不死川用充血的眼睛盯着的忍在他的耳边低声说萝卜三文鱼。

    :富冈先生喜欢吃萝卜三文鱼。( 〇 ︶ 〇)

    :哈?!(#`皿´)

    :他吃那个的时候一定会笑的。( 〇 ︶ 〇)

    面对忍的微笑,不死川此刻用几乎要杀人的眼神瞪着她说,

    :在开玩笑吗?你这家伙!(▼皿▼#) 

    :怎么可能,我没有在开玩笑哦。是真的。所以请你去邀请富冈先生吧。就说一起去吃萝卜三文鱼。( 〇 ︶ 〇)

    对于始终低声说话的忍,不死川怒发冲天的样子怒吼道,

    :哈啊啊?(╬◣д◢)为什么我非做那种事不可啊?!!蝴蝶,你这家伙自己去说不就

    :这是为了主公大人。( 〇 ︶ 〇)

    忍使出绝招,不死川哑口无言。

    :请你认真想一想,如果不死川先生能让富冈先生笑出来的话,主公大人会有多高兴啊。还会微笑着说“谢谢你,实弥,你果然是很棒的孩子啊。”,一定会的。( 〇 ︶ 〇)

    :呃。。

    不死川瞪大双眼。

    之后,沉默了一下,终于把头转向富冈。

    忍也自然而然地看向那边。

    富冈义勇还是老样子,从脸上完全看不出来他在看哪里以及在想什么。也许他本人并没有打算那样做,但那表情只能让人感觉在被戏弄嘲笑。

    果然,仅仅只是看了富冈表情的不死川气得两只手直哆嗦。太阳穴附近的血管在抽动着。

    但是——。

    :那。。那个。富。。富冈。。。

    尽管如此,不死川还是向富冈打了招呼,正是因为那是他当作父亲来敬仰的主公大人的愿望吧。

    愤怒使颤抖的声音上扬,嘴角因过于愤怒,甚至隐约浮现出像微笑一样的弧度。真是努力得让人落泪。


    :等。。。等一下要去吃萝卜三文鱼吗?

    :不去。

    秒答。

   (。。。。富冈先生)


    你这个人真是——。


    忍瞑目了。

    惊奇地听到了旁边的不死川血管突然爆裂的声音。

    :萝卜三文鱼的话,刚才已经吃过了。

    富冈接着说的话,由于不死川实弥野兽般的怒吼,被完全掩盖了。


🌸


    :居然发生了那样的事啊。Σ(ŎдŎ|||)

    :是的。(≖_≖)

    

    面对因吃惊而低声嘟囔的炭治郎,富冈点了点头。

    炭治郎“哈”地叹了口气,柱之间发生的事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里面还有炼狱杏寿郎生前的身姿,回想起他那元气满满的样子,炭治郎的胸口就变得暖烘烘的。

  (下次给千寿郎写信的时候告诉他吧。)

    炭治郎那样想着的时候,富冈小声说道,

    :现在回想起来,也不明白不死川为什么会那么愤怒。(≖_≖)

    炭治郎“嗯——”地转过头,

    :对了!(˙▽˙)

    啪地拍了下双手。

    :一定是因为不死川先生想和义勇先生一起去吃萝卜三文鱼吧!(∗❛ั∀❛ั∗)✧*。

    :不死川。。。。和我?Σ(≖_≖;

    富冈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没错!所以被义勇先生你拒绝了之后就很伤心不是吗?(∗❛ั∀❛ั∗)✧*。

    :这样啊。。。。(≖_≖)

    富冈对炭治郎的推理反复思考后不久说道,

    :用萩饼修复关系之后,下次由我试着去邀请不死川吧,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萝卜三文鱼。

    :太好了!一定会使关系变好的!一定会! (*^▽^*) 

    炭治郎满脸笑容地保证道,富冈的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表情。(•̥́ ︶•̀)

    看着他露出意想不到的孩子气般浅笑的侧脸,炭治郎也很开心。


    现在的富冈的话,一定能和大家的关系变好的——。

    如果有一天能在柱之中看到露出笑容的富冈就好了。


    这个,相当笨拙,且言语近乎绝望地不足,但实际上却非常温柔的人,要是能被伙伴们包围着幸福地笑着的话,会多么让人高兴啊。

   (好想让炼狱先生也看到呢。。。)

    不对,应该是希望他们能一起笑。

    想起已逝之人那太阳般的笑容,就突然鼻子一酸。

    :炭治郎,差不多了,继续训练吧。

    :好的!

    在师兄的催促下,抽着鼻子慌慌张张的炭治郎站了起来。

    总之,现在是要变强的时候。

    变强之后,不要再被夺走任何人。。。任何东西。


    迎着带有竹子清香强烈吹来的风,炭治郎双手紧紧地握着木刀的刀柄。

(完)


    留言:没想到这话的最后全是🔪,变强之后还是被夺取得差不多了,蛇和义勇的关系永远都不会变好了。。。。好想看到大家在一起的笑容˃̣̣̥᷄⌓˂̣̣̥᷅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