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聿诗话:旧体诗创作——诗的本质是什么?(2016.11-2017.11)

       对于旧体诗来说,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就是平仄。一般我们都认为诗必须是押韵的文字,同时要有一定的平仄,使其符合韵律美——在有对应曲调的情况下还可以唱出来。押韵是一种特色的话,那么平仄就是一种规则,尤其对于近体诗来说。初唐时,沈期等诗人继承前辈事业,着手规范诗歌的格式。从那时开始,作诗便如同填字游戏一般,必须将合适的字按照规则填入一句的五个或七个格子内。

       我们必须承认,如果没有律诗和绝句的诞生,或许就不会有盛唐诗歌的空前繁荣。填字游戏的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将作诗这一游戏的门槛放低了,使诗人这一群体扩大了,优秀的诗人自然而然地脱颖而出。但这一切不是没有代价的——严格地规则永远有正反两面,经填字而成的诗歌沾染了更多的匠气。这种匠气,除非是有大才气者,否则必须经由长时间的推敲、雕琢,才有可能消除。我的许多创作为了合辙押韵也多次进行修补,尽管最终确能成形,但有时也觉得反而失去了最初的一些灵气。这样一想,便不会再刻意追求平仄和韵脚,而是尽可能地保留诗之本味。

       古人云:“诗言志。”那么诗的本质应当是作者赋予其中的思想。如果为了强求格律、对仗,而折损诗的本意,是本末倒置了。

 


孤夜遣怀

漏尽难眠恼月明,相思谁见上窗棂。

平生惆怅君知否?红泪涟涟付此情。

 

2016.11.06

2020.03.25改

 

       夜晚总会把人带入梦境,睡着或醒着都是一样。心底的闸门一旦松懈,记忆、情感、想象就奔涌而出。尽管它们并非猛兽,但馈赠给你的伤痕未必不深。

       其实,一个少年人的伤痕也未必如何深刻。只不过幼犬不懂得默默舔舐伤口,但凡稍一痒痛,他便要喧哗几声,告知大家罢了。

 

忆秦娥·圣诞

岁暮,满夜飞花渡。

边州 ,火树银华闹玉楼。

悠悠良夜悠悠梦,明月得谁共?

独行,且醉冬花且醉风。

 

2016.12.25

2020.03.24改

 

       花是热闹的,但雪是清冷的。以花来喻雪者众多,或许因为雪成群而落,便有了一番热闹盛大的假象。就好像街道上人流如潮时,热闹盛大,却走不进人心里。

 

丑奴儿·言志

少年壮负关山志,欲带吴钩;

欲带吴钩,长缨如龙空在手。

 

今宵梦蹈云海气,难下眉头;

难下眉头,方知人间事事休。

 

2016.01.18

2020.03.25改

 

       我们总说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但具体到每一个人如你我,则是愈成长愈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创造些什么是如此之难,别说历史,就是一个好一点的生存条件又谈何容易。我们只是一个庞大系统的一部分,像一只工蜂一般一辈子蒙头为这个系统创造、积累财富。

       插一句题外话,当蜂群失去蜂王,部分工蜂会开始偷偷产卵。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有趣。

 

念奴娇·立秋

肃风楚雨,怅边国凋碧,清秋凄彻。

燕雀噤声听落雨,一片霖铃音恻。

院中梧桐,霜寒侵染,玉碎鸾鸣恶。

曾同游处,一川秋水如澈。

 

长恨人世离合,落花不语,徒然增愁错。

醉梦银河身覆浪,皎皎星光明烁。

自笑多情,却痴情似、衰草惜花落。

惊觉魂梦,杯空怀月独卧。

 

2017.08.07

2020.03.25改

 

        “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此所谓秋声。木叶飘零的声音、枯草倾伏的声音、秋雨连绵的声音,入耳只觉悲戚。

       万物之中,唯人多情,总愿以己度彼。所谓伤春悲秋,又岂会是为季节而悲?徒自伤耳。

 

长干行

我居长干里,终日盼君归。

归日不可期,闲为秋千戏。

秋千高飞起,难逾深苑墙。

望之不得见,唯见相思树。

碧枝栖双鸟,恩爱相向鸣。

念此心悠悠,催落相思豆。

相思共春发,一夜不可收。

春深鹃啼隐,入风便作愁。

愁浓化不去,君归自可知。

君莫归来早,莫闻断肠音。

 

2017.08.09

2017.12.02改

2018.03.03再改

 

       古人好作怨妇诗,是诗歌中一个常见题材。中国人说话不喜欢直截了当,作诗更是,所以才有“赋”、“比”、“兴”。讽君王要用“香草美人”,刺贪官要骂“硕鼠硕鼠”。

       至于诗中的那些怨妇,大半是困居陋室、胡子头发一大把、披着马甲说话的诗人自己扮演的。


别看我,爸爸不是那样的


秋夜梦回

卧起贪看凉夜色,思飞悄然萤飞双。

黄昏灯火黄昏月,寂寞秋风寂寞霜。

一片相思书照影,几枝愁绪夜来香。

停杯闲看花前醉,借问何夕复西窗?

 

2017.08.27

2020.02.25改

 

       李长吉有锦囊诗袋,用以随时记下自己灵光一现想到的好词好句。因句成篇的事情,在做诗的时候是极多的,这首诗也是一例。先有颔、颈二联,才顺着这个意思,造出一个首尾来。改动几次,二联也未易一字。


秋日感怀(其一)

寒雨入梦夜,高风归玉楼。

晨兴犹解倦,花落不尽愁。

青柳未言弃,疏桐已和秋。

天高兴忽远,窗外意悠悠。

 

2017.09.17

2018.12.15改

2020.02.25再改

2020.03.26再改

 

       《秋日感怀》这个系列我一共写了六首,皆是不考究平仄的古诗。其实互相之间没什么关联,只不过因为都是秋天写的罢了。像龚自珍的《己亥杂诗》,一整年的诗都省了起名的麻烦,挺好。

       当然,起名字这种事,最简单的还是《无题》。

 

秋日感怀(其二)

北地秋节早,七月骨已寒。

霜林披漠色,沧浪染肃湍。

野旷无人问,天远雁逃南。

双鲤不易得,为谁加食餐。

 

2017.09.18

2019.10.03改

 

       “有客远方来,遗我双鲤鱼”这件事,挺有意思的。鲤鱼形的信匣中装有书信一封,写道:“加餐食,长相忆。”我从前一直以为鲤鱼就是真的鲤鱼,毕竟这样也说得通——既然要加餐食,赠两尾鲤鱼不是正好,鲤鱼还挺好吃的。

       可惜不是。


“呼儿烹鲤鱼”想象中的效果图


秋日感怀(其三)

不觉秋已半,寒气日渐沉。

瑟瑟风正紧,迟迟夜独吟。

星河波不起,人间灯火深。

新月勾魂断,垂首默无音。

 

2017.10.01

2020.02.25改

 

       尝试在一个夜晚行走在街道上:

       远处的建筑在夜色掩蔽下看不真切,只有几间屋子吐露出橘黄色的光。身边就是一条宽阔的马路,车灯一现一逝,一颗带着尾迹的慧星便已呼啸而过。你的前方不远处有人,但你看不清他们的身影;你的身后或许有人吧,这已不再重要。此刻,你可以沉寂,更可以放声歌唱。在这个宏大的世界里,有一处属于你的小小的自我领域,真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大概这样吧,再暗一点更好


秋日感怀(其四)

午过天清朗,暖风一时还。

桃李芳虽谢,青草半未衰。

迷蠓丛间舞,醉色眼眉嗔。

佳人双靥动,秋蕊藏羞芬。

 

2017.10.05

2019.03.21改

2020.05.04再改

 

       我家乡的气候很乖张,冷暖向来由不得人。秋天的时候,偶尔它心情好,也会吹几下暖风。这个时候一定要出门走走,因为前后几天内,都不会再有这样的好天气了。

       好天气不珍惜会错过,什么都是如此。

 

秋日感怀(其五)

气重凝不流,地含霜色愁。

何言无所念,一夜忽白头。

我欲凌云去,唯恐又逢秋。

萧萧夜风起,落木满庭收。

 

2017.10.20

 

       相传伍子胥过韶关一夜之间头发皆白。枯草一夜之间白头,为的又是什么?

       好吧是冷而已。

 

秋日感怀(其六)

吟行残风暮,秋气郁积沉。

醉眠花树下,卧看江月沦。

江月方未揽,星河坠梦深。

满斟欲相吊,月色正黄昏。

 

2017.11.05

2020.02.25改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

 

孤鸿

孤鸿滞北天,哀声泣行人。

何为长戚戚?关山难逾飞。

所爱缥缈去,徒留悱思存。

曲中闻月色,慰我黯然魂。

 

2017.10.15

2020.03.24改

 

       不会有人为“孤虎”哀叹,因为虎本就是独居。


《白聿诗话》2020.05.04

-啟聿-

如果觉得还算有趣,不妨点个关注再走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