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译】黎明录-序章

#因为发现黎明录好像没有汉化版于是自己动手了

#计划先翻译冲田总司线

#不知道该发在哪就先做成专栏


“呜……”

垂死野兽般的声音,从干渴得粘在一起的喉咙里泄露出来。

即便想用手从地上撑起身,胳膊也使不上力气——

“呜……咳……!”

就这样,我向前倒下了。

想再站起来,手脚也麻木得根本无法动弹。

“可、可恶。”

说来这些天,我连一粒米都还没有吃过。

会倒下,也是理所当然。

但就算这样,我也还没抵达京都。

马上还有几天就到京都的时候,我遭遇了劫匪,仅有的路费都被抢走。那些人,确然自称是尊攘派的浪人。

靠威逼我这样的穷人勒索金钱,美名其曰募集资金,原来如此,真是了不起的志向。

头顶上,饿着肚子的乌鸦们发出刺耳的叫声。

也许是盘算着待我死去的瞬间,去享用我的尸体。

“哈、可恶。”

“死在这种地方,真是,对不起了。”

远去的意识里,尽管多少想振奋起来。

但头昏昏沉沉的,连爬起来也不奢望。

因为太饿,手脚麻木,脑仁儿里钝痛游走。

又因为暴露在寒风中,手脚渐渐变得冰凉。

我已经,快死了吗。

在这样的山里,任谁也注意不到地死去吗?!

正当我这么想时。

“喂。”

头上,传来男人的声音。

怎么回事?这个声音。

临近死亡,终于耳朵也不好使了吗?

“那边的野狗。能听见我说话的话,就回答”

“……”

回答?

看了还没明白吗。

我,这些天什么东西都没吃。

回答什么的,做不到啊。

“嘁。”

男人,对着毫无反应的我不耐烦地咂嘴。

紧接着——

“说不了话,点头还是能做到的吧。”

透过模糊的双眼,我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姿。

身穿似乎非常昂贵的和服,腰间佩着两把刀。

那身打扮,一看就知道他是武士。

天生就对自身价值坚信无疑的,傲慢的眼神。

那种气质,那种存在本身——都让我恶心。

“我有一个问题问你。你,想活吗?”

我拼尽残存的体力多次点头。

虽然不想接受这种人的施舍……

但无论如何也不想就这么被乌鸦野狗吃掉了此一生。

看着我的样子,男人从怀里掏出来了什么。

“啊!”

男人拿出来的是——饭团。

干透的嘴里开始充满唾液,喉头自然地发出响动。

“如果你想活下去,就拿走这个饭团。要是不想活了,那就原地等死。”

丝毫不需要犹豫。

的确是,时隔多日才见到的食物。

我不顾一切地,向饭团伸出了手。

然而——

“哦呀。”

男人手里的饭团,滚落到了地上。

“啊——啊!”

我以手撑地,正要捡起饭团的时候——

男人用草鞋底,用力踩住了饭团。

“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很遗憾,刚才的饭团是最后一个。你的命运,到此为止了呢。”

“呜!”

面子也好,名声也好……

那些不值一提的东西有什么可在乎的!

我向地上被踩烂的饭团伸出了手。

但,在即将捡起它的瞬间。

你在干什么,真不像样。

明明是听惯了的声音,却依然在耳朵里回荡。

这是——未来无论如何都绝不可能听到的声音。

你,想一直干这些丢脸的事活下去吗?

我不记得我养过那种孩子你也真是——无论如何都给我把自尊守护到底!

如果不吃这个饭团,我就会死。

自尊也好,名誉也罢,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那种东西,能填饱肚子吗!

我抓起饭团,拼命塞进嘴里贪婪地吃着。

时隔好久才吃到的米饭,令人几乎流下眼泪地甘甜——可口。

“比起面子和自尊,更优先生存吗?真是饥饿的野狗。”

“随便你……奚落好了。”

面子、自尊、名誉——

那些东西,毫无用处。

我,和珍视那些东西的家伙不一样——

男人俯视了我一会儿,不久说了这样的话。

“反正,你也没地方去吧。跟着我。饵食左右还是供得起的。”

“虽然是难得的邀请,但我拒绝。”

“我去哪我决定。受谁命令,过被强制支配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

“饭团,谢谢了。”

正在我这么说完,想站起来时。

“很遗憾,你没资格拒绝我的命令。”

“怎么……?”

听到男人的话,我抬起头,正在此时——

“呜啊——”

男人腰间的铁扇,命中了我的额头。

“呜……哈……哈 ……”

虽说刚吃了饭团——

连续数日未曾进食的我,十分丢脸地立刻倒下了。

紧接着,我的身体被抱起来。

“做……做什么……!放……手……呜”

“捡到了有趣的东西。托你的福,到京都也不会无聊了啊。”

“说什么……!放、手……呜”

尽管我拼死挣扎——

但只有一个饭团的体力,实在无法从男人那里逃脱。

可恶……!

搞什么啊,这个男人。

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