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分析:论黓龙君也是俏如来的马甲(截止战血天道第27集)及个人看法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关于霹雳布袋戏下架一事,相信所有人都是爱国的也都是支持的,而个人并不代表作品所以很多道友们是期待霹雳“回来”的那一天的,也更期待霹雳回来之后台湾也是回来了的。

首先个人看的作品比较多,当然金光布袋戏是个人感觉目前最有价值的一部作品。由衷的期待俏如来在三弦的“指挥”下能够成为“第一个”超越素还真的角色。

纵观整部战血天道,“马甲”(布袋戏中的化身)一词无疑是非常热门的话题。接下来我就来分析一下自己对这部当中马甲的看法。首先寄鲲鹏是俏如来的化身是众所周知的,而我要说的是黓龙君也是俏如来的马甲。

这一点其实在默苍离刚复活时我就开始怀疑,当时就很想提出来,只是说自己那时还没有打算写一篇文。

我认为黓龙君是俏如来马甲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俏如来没有必要复活黓龙君;第二,七闰传薪复活黓龙君就是浪费;第三,黓龙君的马甲很好用。

首先第一点,已经成为新一代墨家巨子并成长为金光主角的俏如来必然能够应付道域,完全不需要复活师尊,然后假设真的复活了默苍离拉一波吹捧默苍离的粉丝有商业价值但没有塑造俏如来首席男主的意义。

然后第二点,复活默苍离所使用的东西,七闰传薪和月剩余的血神之力。七闰传薪是霁子冒险得来的,这里我们护犊子的莫离骚十分生气,月的血神之力风逍遥也是非常反对的。那如果这两项都是假的呢?

目前已知的泰玥皇锦以为月已经为了复活默苍离而死了,这已经构成使用月的动机和理由。这里在复活默苍离的时候拉泰玥皇锦当护卫的作用就是利用并改变泰玥皇锦,要不然拿一个“拖油瓶”当护卫有什么意义呢?(后来泰玥皇锦死了只是后话,只能说导正无法只得“忍痛割爱”)

七闰传薪没用的话会怎样?霁云偷七闰传薪是不想让逍遥游使用或毁掉是成立的,而七闰传薪很有可能是用来复活欲星移的。这就让整个线连上来了,这么来看编剧也就没有什么漏洞了。

也有人提出这样推理的漏洞,主要是两点:时间差和欲星移和飞渊的对话。

时间差这一点可以用刚开始的欲星移是俏如来顶替的来解释,乍一看有的人感觉这不合理甚至不可能,但仔细想一下是很可能的(毕竟不可能的方向正是思维的漏洞),和飞渊讲一大堆鬼神也许只是安慰飞渊心灵所受的巨大伤害。

关于俏如来顶替欲星移在实力上不足方面更好解释,“俏如来的武力和雪山银燕的智力”这句话就和隔壁寂寞侯说的“素还真的武学和一页书的智慧”一样的意思,之前俏如来危机时刻的“纯阳贯地”可以为证。

俏如来正在走素还真的部分人设,例如武学一看即会,这就和素还真用“大梵圣掌”一个道理。(这里必然有是和不是双休党的人要喷,我只希望说话的人先去把霹雳老剧【剑宗开始就行】和金光看完再来说话)

欲星移在对战逍遥游之前几乎并没有用出过真实实力,对峙方面主要是智者的谋略(刚好和俏如来从魔世回来和欲星移一样的谋略相呼应),根本不需要太高的武力支撑,之前的海境篇也为俏如来会海境的武学打下基础。俏如来短暂使用欲星移的马甲理论上是非常有可能的,也正是这样才让很多人找不到谁是谁的马甲。

说一下欲星移被使用七闰传薪复活这一点,这里的理由有两点:第一俏如来感觉自己亏欠海境一个师相,寄鲲鹏的任务之一就是在道域找到复活的方法并进行,甚至有可能原本俏如来就带着欲星移的植物人去的道域(当然也有可能有第二个法宝实现欲星移的瞬移,毕竟不能保证多久能复活甚至是否有方法复活,所以找到方法再带病人的可能性存在,当然即使有可能剧中也不会再交代);第二俏如来需要一位盟友来增加战力而欲星移非常符合条件。

最后说到黓龙君的马甲很好用,如果说寄鲲鹏是为了避免自己是墨家之人的身份,那黓龙君就是承认自己是墨家之人的身份。理由当然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改变道域之人的想法(杀人者先诛心也)。

先改变解决道域自身的矛盾,时机成熟再叫黓龙君出来(虽然这里的时机也等于危机),但这样子多少黓龙君也洗白一部分(又和师尊有所同有所不同,毕竟俏如来要出师)。刚开始需要默默无闻的时候是个不起眼的陌生人,后来需要站出来的时候是智力天花板。相比之下恢复俏如来和变成黓龙君后者实在是太好用了。

文章最后说一下个人对金光布袋戏的看法,不论从那个角度看金光布袋戏都是很难挑剔的,最起码和霹雳老剧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些人看不懂或看的时候感觉难理解不知道应该说是作者水平“太高”还是观众差一些基础,毕竟编剧三弦是曾经写出“魔王子”这样一个极具争议角色的大神。

第二十七集最引人注目的是史家三兄弟的“同台”,虽然说小空要拐俏如来去魔世这一点和网上说的下一部讲魔世很合拍,但马上雪山银燕的出场就打破了这个局面。所以很明显这里将是先刷仙界后刷魔世,并且俏如来很可能在仙界“使”自己止戈流“出现问题”。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