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同人四周目】学园都市Minecraft(2)


  

  周都是花屏的电子屏幕和高频变压器的各种导线。

  少女用不可名状的变态表情打量着整个精美的系统——她拥有的是完整的后台,某个游戏的服务端的所有权限——掌握着前方客户端所有玩家的生命权——因为那副带上的头套的确有充足的杀人能力——能在一瞬间篡改垂体和海马体的脑液共振的固有频率——由此,我们可以把这位幕后推手叫做管理员——或者说,执行人,OP。

  她的姓名——“娅雷斯塔”。

  “呼......某个对实现理想化数据的整合倒是很有用的东西呢...像这样的操纵,能够迅速收集到AIM场,也就是说再制造类似于风斩冰华的存在也是可以的——不过,我们只需要一副躯体,不需要自主意识了——是吧,艾华斯。”

  一旁。

  白色的幽灵像是昨晚喝了一吨咖啡,闭上眼睛,没有丝毫回应。

  少女自暴自弃地故作娇羞:“呐——好歹学会点取悦别人的手段吧,为了你,我可是把爱妻之躯乃至整座学都都作为承载的一部分了呢......”

  “唔...有一说一,施普伦格尔都没有汝这么狂热。不过,想塑造科学天使的少女的身躯抵达加百列的地步,汝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吧。万物皆有命,遵循着生命之树的秩序,人类有人类的阶位——神明有神明的阶位——而四不像是最矛盾的集合体,无论哪边都很难轻易地接纳她。”

  夹杂着喜怒哀乐的声音,仿佛从另一个次元传递而来。

  “另外,这种设备,想必是汝用于磨练未受过任何人指导,仅遵循自己内心涌现的感情勇往直前之人的吧——”

  “有的话没必要用一长串话语来表示。简洁明了地说——培养幻想杀手。”

  “另外——摆停整个学园都市进入游戏,如何做到的?又有何意图?”

  “那些头盔不过是把戏,携带着AIM磁力的增幅器将AIM场扩散到学都的各个角落,在12点统一触发来自虚数学区的事先运算好的游戏数据,就能直接将所有人传输进入幻象游戏,并无法轻易脱身——只有我们这样在管理层获得了OP权的人,才不会受到干扰。”

  “意图的话,暂时还不能说。不过摆停后,大概能保证一部分人的安全。”

  “一部分人...?其实你早就做好惨烈牺牲的准备了么?”

  “赌。”

  “赌什么?”

  “未受过任何人指导,仅遵循自己内心涌现的感情勇往直前之人。”

  “开始同意我的说法了么?看来你跟那个厨余垃圾还是有些区别的。”

  “嘛~你想想,大恶魔选择了大姐姐作为身躯~而我可是还不成熟的小萝莉,就算在物理层面上~也是有差异的喔~不过如果我想诱骗失足少男~那还是轻而易举的~嘿嘿~”少女露出猥琐的表情,那副表情与萝莉精致的面孔形成巨大落差,仿佛是从一个老大叔身上传过来的表情。

  艾华斯对这些不是很敏感。

  不过,在场的第三个人差点被恶心到吐了出来。

  苍白的发色,狰狞的面孔,血红的眼珠像是见到了三十年没洗澡的人那般盯着娅雷斯塔,这是某个掌握着学都实际权力的男人。

  “如果现在我被彻底恶心到,我愿意稍微帮你改变改变这里的电流方向,保证无一落下,并且是免费的。”

  “BEST666,灵式绊足————Hermetic Order of Golden Dawn,以生命之树,以太的姿态,以阿伦·本内特之血,召唤————————”娅雷斯塔的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完全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着这长串的话语。

  “你...逆源质————”

  怪物的确有些被威慑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这么容易被忽悠么?傻小子。”这个萝莉对着比自己高上一个多头的一方通行训话似地说道。

  “嗯?可是你已经报出魔法名了啊......”

  “我刚刚念的可是best666——难道演算能力这么强的一方理事长已经把[iː]跟[e]忘完了?这可是学都学前班必须要学的内容啊~”少女挖苦道。

  “混蛋。”

  “就像是亚雷斯塔的本体绝对不会把冲击之杖送给上条当麻的右手去握,绝对不会把赐汝以雷霆这句话喊完,一样的道理,他不可能把一手栽培的小子在这里搞趴下,当然,克劳利狂潮可就不一样了。”艾华斯像是在吃茶的老爷爷,不急不忙地作出补充。

  “呐,都是我的兄弟姐妹喔,艾华斯。无论是圣人的我、罪人的我、长着翅膀的俊美的我,还是作为大恐龙的我——无论是在学都内,还是在海峡那头,都继承了一些本体的意识,所以,一方理事长的生命安全,还是能得到,保障~,的!”

  “呕————”

  “你觉得我会愿意解决你留下来的烂摊子?”

  “嘛~难道理事长这种收入极高的报酬都不够么?再说了,有了滞回空路,理事长先生平时想要看看百姓的隐私生活似乎都是允许的喔~~~~”少女愈发变态的表情让艾华斯都背了过去。

  “呵......我一方通行对这些可不感兴趣。”

  “难道说——事成之后,想要我的身体作为慰藉么~?”

  “我......”

  一方没有再多做回复,而是将头盔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艾华斯,帮我盯紧了这家伙,别让我在游戏里时,被这变态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嗯。”

  名为一方通行的个体先行进入虚拟空间——

  娅雷斯塔的表情平和下来。

  “啧,这幅身躯赋予了亚雷斯塔新的定义,以及年轻人的青春活力啊。”她感叹道。

  艾华斯冷冷地看着,作为神的存在都发出了一句吐槽。

  “是的,不过汝对于年轻人的青春活力是否有些曲解,这也是个问题了。这也许就是当年你被大半个魔法界所驱逐排斥的重要原因之一了——”

  “唔...”



转场


  光的房间,这只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宿舍。

  只有蓝色头发的某个高中生一个人。

  他的眼神非常飘忽不定,或者说,难以辨别清楚,因为那里根本就是眯成了一条缝。而这种神色,只曾经在上条当麻先生的某段海滩度假日,当那种恶作剧式的情况——A容貌被替换成B,但是A享有B在这段时间的记忆,并B与A不重叠交叉——茵蒂克丝变成他的脸上有出现过。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暂时无人清楚蓝发耳环现在在哼着什么小曲子,至少我们能确认不是二泉映月。不过宿舍是他的个人空间,这些也与我们是无关的。

  要说他的杀马特发型,的确能与上条当麻的刺猬头款式有的一拼。但是平平无奇这种词汇绝不是用来描绘蓝发耳环的容貌的——他有很多明显的特征,很高的个子,整个人都干干净净的,染成纯蓝色的头发,眯成缝的双眼,以及标志性的耳环————当然,还有一开口就知道是老变态的人——在他嘴里最高频率的词汇是本子——但是很蹊跷的是,这位又是一个极其标准的现充————有着两个臭味相投的兄弟。

  他坐在角落的一个小板凳上,怠惰地把玩着手机。

  旁边是刚买回来的Minecraft头套。

  “电话响了~哼~哼哼~~~~~”

  他把自言自语编入了小曲子里去。

  “哈喽~这里是某高中宿舍333号,请问————”愉悦的,顺耳的,和蔼的,甚至是一瞬间让人感觉到距离都被拉近了不少的声音从蓝发耳环的口腔中发了出来。

  对方很直白,迅速打断道:

  “嗨咯~~~尊敬的333号宿舍,您被选中了!这里是高中生夜电台,免费给选中的高中宿舍打电话讲故事~少年你是否做好准备?绝对不枯燥的!”

  蓝发耳环在没有过脑子的情况下就把电话挂掉了————

  然后眯上眼继续哼小曲,玩手机。

  但不到十秒钟,第二个电话再次打来——并且还是刚才那个人。

  “阿勒~?”

  “妈的,听我讲故事啊!”对方的口气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啧——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嘛~真是的...还搞些什么花里胡哨的一套啊!”

  蓝发耳环看了看时钟,催促道:“半个小时能讲完吗?Minecraft还有半个小时开服。”

  “很快的。”

  “来————”

  对方似乎打住,开始酝酿气氛。

  “很久很久以前......”

  “哇塞~标准开场啊——不过在这之前你应该先读出FBI warning,会更吸引人喔~”

  “别打断我啊!时间要紧。”

  “你说。”

  “某个非常有钱的节目组,合法地买下了一个人——一个还在娘胎里的人。”

  “喔?”

  “他们节目组为了娱乐观众,为这个出生的孩子搭建了一个模拟的小世界,虚拟的世界,一个无法出去的小岛,巨大的城镇,并雇佣员工在里面陪着这个孩子从出生成长,并无时无刻不用摄像头监视拍摄,24小时在娱乐频道直播——甚至长大成人,一直作为演员——有的扮演路上的路人,扮演老师,扮演他的朋友,扮演环保工人,扮演邻居,扮演警察——总之,整个世界都在演他。而他,也在这个世界浑浑噩噩地待了十多年,并且未曾发现这个天衣无缝的世界所存在的破绽——只有虚构世界里海的另一端,才有结界。”

  “为了让那个孩子畏惧离开,不发现海的另一头的结界,发现世界的虚假——他们甚至伪造了一次出海,在那时,孩子的父亲(同样是演员)假装被海淹死——他们这样就能导致孩子终生的畏惧海洋了。”

  “精彩。”

  “紧跟着,电话另一头的人为蓝发耳环静静地讲述了主人公是如何发现破绽,如何克服困难,超越自我,勇敢地逃出了这个全在演自己的世界的————”

  “唔...结束了?”

  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

  “结束了。那我挂掉了哈。”

  “嗯。”

  “对了,别害怕英雄跟盐水,你是最强大的克星的吧。”

  “嘛~~人家实在是听不懂你在说的是啥呢~再这样干扰我的日常生活,我可是要报警了喔~”蓝发耳环的态度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蛤——————”

  挂掉了。



转场


  大的哥特风教堂建筑内,琉璃色的软玻璃透过阳光渗透进来,在裸露的棱线飞肋骨架穹隆处,微微有些生潮而长出的苔藓。

  “新天地是个好地方~~~”在哼着小曲。

  金色长发被盘起,米黄色道服的漂亮大姐姐站在Basilica的正门口,那里有丰富的蔷薇图案。

  从内部则走出来穿着点缀了粉红亮点的白色百褶裙的短红发少女,头上戴着类似花朵的白色头饰。

  短红发少女正在吹泡泡糖,并且似乎十分得心应手了。

  “你确定要去么?”

  “嗯呐~”

  “确定?”

  “嗯。”

  “要带上神父么?”

  “呀!你在开玩笑吧......他会答应?”

  “那就这样吧。”



转场


  形人工湖。

  蜂蜜长发的少女倒在湖畔,丝毫不在意是否会有人在这种地方看到自己的裙底风光。

  她看着手机。


  INS:

  润子大老板:女王,还剩二十分钟了。

  夜之幽触:一致对外,应该是可以减少淘汰率的吧qwq

  润子大老板:嗯呐

  百发百中:所以!这次我们全学都最大派阀的实力一定要展现出来啊姐妹们!

  牧上夹击妹抖:奥利给!

  润子大老板:奥利给!

  百发百中:奥利给!

  其实蜘蛛还好啦:奥利给!

  夹击妹抖-黑子:奥利给什么啊!到时候姐姐大人会把你们一个二个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牧上夹击妹抖:大家别介意,小黑脾气一如既往地暴躁。

  百发百中:习惯了习惯了。

  夜之幽触:女王呢?

  夹击妹抖-黑子:那家伙该不会临阵脱逃了吧!胆小鬼!

  其实蜘蛛还好啦:润子姐,把她禁言下@夹击妹抖-黑子。

  百发百中:裂开来。


  ——成员夹击妹抖-黑子被管理员禁言十分钟——


  【群主】女王蜂:嘛~☆大家一起加油吧!这次我们一定要拿下学都的最高奖励~☆

  夜之幽触:收到!

  百发百中:收到!

  情感音叉之敌:收到!

  其实蜘蛛还好啦:收到!

  第七学区派阀总站:收到!

  第十五学区派阀总站:收到!

  牧上夹击妹抖:收到!

  润子大老板:收到!

  印第安扑克:收到!

  呱太拾荒者:收到!

  蜜蚁爱愉:收到!

  【群主】女王蜂:?????????????????????????

  蜜蚁爱愉:嘛~☆

  【群主】女王蜂:蛤??

  蜜蚁爱愉:嗨喽,女王陛下~

  百发百中:去年二十一学区大胖子!

  润子大老板:爱愉姐?

  百发百中:当时她压着女王,还是我的念动力炮弹帮女王脱险的!

  【群主】女王蜂:你怎么进来的?

  蜜蚁爱愉:重点不在这吧?

  【群主】女王蜂:难道又是蠢动俊三那家伙?

  蜜蚁爱愉:那家伙早就去世了好吧~

  情感音叉之敌:裂开了

  蜜蚁爱愉:我进群只是想向你宣战呢~

  【群主】女王蜂:嗯?

  蜜蚁爱愉: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群主】女王蜂:什么东西?如果是Level5这种虚称,我根本不在乎的。

  蜜蚁爱愉:嘛,还不明白吗?

  蜜蚁爱愉:这次进游戏,我要夺回那个王子。

  【群主】女王蜂:...

    蜜蚁爱愉:你要知道去年圣诞节,多亏那个放电妹把你留在屋顶了。不然你会看到当麻初吻没了。

  润子大老板:危。

  情感音叉之敌:危。

  百发百中:危。

  牧上夹击妹抖:危。

  

  ——群成员蜜蚁爱愉被群主禁言333年3月3日3小时33分33秒。——



学园都市Minecraft(2)




  “——————”

  某个熟悉的声音从绿色像素方块构成的草原上传播出去,由于完全没有障碍物介质阻隔,这个声音就像是黎明战场前的第一声枪响,迅速地散到百米开外的地方去。

  不过,那种声音有重叠的违和感,不属于这整片草原,乃至于整个游戏空间——也只能依靠这种违和,才能让置身于这种逼真环境中的玩家明白,自己的所在的地点和位面是由特殊的虚拟数据整合而成所呈现出来的。

  但是,某种语气,很清楚地表达出了对应玩家由衷的困惑和茫然——这是对新的世界所发出的无知和感叹。

  “实在是,太舒服了!!!!!!!!!”

  在这个玩家被传送到草原场景的同时,一个机械的女声,本来应该属于某个金色黎明成员的声线丝毫没有温度地陈述道:“玩家ID:上条当麻,编号:000000334,成功进入Minecraft,祝您的游戏体验顺利而愉快——”

  这个玩家下意识地回复了一句:“谢谢。”

  “所以...不仅仅是游戏环境,嗯,以至于自己的皮肤,唔——都是模拟自己在现实中的衣着和外貌吗......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啊,我还以为我能在穿越之后变成什么万千少女迷恋的美男子~拥有着回眸一笑倾城倾国的容颜!!!!!!!!!该死的设定啊!!!所以我还是这么平平无奇么!?”

  他是由方块构成的,四肢,头部,身体,简单的部分组成了——仿佛都是肢解开再瓶装回去的方块所表述出的某个个体——平平无奇的肤色,平平无奇的五官与身体在游戏像素化后显得更加平平无奇——粗糙的衬衫衣服,像是刚刚打完了一场战争,就连领口的分岔出来的面料和泡面痕迹都模拟了下来,以及——

  没错,刺猬头被保留了下来。

  “嘛......这种出奇的逼真感...不论是皮肤的弹性,还是动态的野草与有触感的动态环境,以假换真,偷天换日——不愧是虚数学区五行机关所演算的结果啊——不知道在这背后风斩冰华又作出了多少贡献呢......这些结果——看来那个家伙——一方通行还是蛮厉害的啊——就算了没了变态娅娘。”  

  想到“娅娘”这个词汇,不知怎的,就会有种惹得浑身颤栗的寒气传到脊椎上。

  紧跟着,视觉、听觉、嗅觉以及更多脑部层面所能传达的信息——跟随着那方块构成的四肢——联系起了完整的反射弧——从感受器到效应器——在这个名为Minecraft的世界里完完整整地展开——色差合成出来的原本只是像素——但是在日光的照耀下——有着千差万别的异同,随着光影的展开,唯美的世界,蓝天、白云、草原、树木、流水以及远处的牛犊——一切可见的实物,那些在学园都市内都很难仔细观察的美好全部留在了这个地方。

  跟随着风儿,留下芳草的清香,像是翻滚中夹杂着晨曦与土壤的味道,以及空气中一丝的浮躁。直射的温度很高,方方正正的脑袋——那像素构成的刺猬头竖直地渗出了汗水——但是由于受到头部摩擦力的模拟,汗水没有直接掉在地上——做失重运动——而是缓慢地留下。

  赤足有种刺痛感——似乎有小昆虫在挠痒痒,似乎土壤间的草的确很扎人,似乎那些方块的材质对应的属性都应有具有。

  风吹草动。

  鸟叫蝉鸣。

  平平无奇的高中生置身于这片幻想乡中,深呼吸地感受自然的馈赠——尽管只是虚假的,但是在繁华的都市,在忙碌的竞争中,究竟有多少时间能回到这些美好的,本初呢?

  “所以说啊......”

  “早知道的话......不幸的上条当麻先生就可以先带着德川家康保留去魔女的店铺买一套奢华霸气威武的镶金盔甲——还要有别针加持的那种——锁定了这样的皮肤,在别人眼里,高中生的第一印象就要大打折扣了吧...气场什么的一开始就输了...实在是太——不幸了————”他顺势用手习惯性地想去挠脑袋——不过这幅身躯这样做的时候似乎格外笨拙。

  “当麻啊......为什么,我还是跟你出生在一起的啊!?”另一个萝莉的声音传了出来,对“当麻”的咬字情有独钟。

  镶嵌着欧式绸缎,在裙底有别针防狼,银白色的长发,保留了修女的气质,白色特制修女服,矮矮的个头,以及没有丝毫发育起色的标准萝莉身材——这是她的雷区,不过在游戏里似乎很别扭——也就是单纯的肢解玩家。

  少女以一种主人的口吻开口说话了。

 “当麻!!你该不会说——这种环境我们要用于生存并且竞争积分的吧?!”

  她叉着腰往四周眺望。

  “还有...今晚的夜宵...怎么办........当——麻——————”即使在游戏里,少女作出要咬人的动作时,上条依旧已经吓得直哆嗦,胆战心惊地往后退了十格。

  但在那之后,

  “呵——在这个世界里,修女的利齿是没有用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实在是太均衡了!”

  少年意识到这一点,得意地狂笑起来。

  这时候,机械的女声再次发话了,这次还带着点魔法结社吟唱般的腔调。而听到这个声音的人们——就像是遭受海啸灾难的船——因为这广播显然失误没有调整好,大得像在对着耳膜放飞机起飞的声音—————而且根本无法辨别声音的来源。

  “全体玩家请注意,已经可以开始破坏方块——加入血条,饥饿值,护甲值,背包栏,成就表和积分制——排行表等,竞赛从现在开始!”

  这毫不犹豫的干脆的“开始”二字,

  当声音落下的一瞬间——上条感觉到自己获得了某种像溪流一般源源不断涌入体内的能量——名为生命力的东西——以及腹部能明显地感受到胃酸的存在了——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这些东西被化作十个小格子的条状物,锁定在了自己视野范围的正下方——左边有十个小爱心,表示血条,右边有十个小鸡腿,表饥饿度——而现在都处于饱和的状态。

  没有过多的时间,背包栏,以及一本成就书迅速地出现在所有玩家的操作范围内。

  《成就&排名》。

  紧跟着,智能女声简捷地传授了如何打开背包、采集物资的道具要求以及一些基本操作的流程,新手初期的攻略——

  “成就触发来赢取积分,这就是我们第一阶段的玩法,请大家尽快发育——我们将会在第二阶段开启PVP并加入模组,同时,在游戏期间,除非淘汰,将无法直接退出游戏——”

  “大家不要忘记——自己是学园都市的超能力者喔!”

  随着这阵声音结束,草原上留下迷茫的当麻。

  “不是......我明天还得上学啊——这是几个意思......”

  “当麻你想呀!假如所有人都在游戏里,学都可能早就已经摆停了吧...”

  “唔——是这么个理......可是,为...为什么呢?似乎有些蹊跷啊——万一又有人侵入学都......”

  “出于修女大人的角度嘛......不是还有一方理事长嘛~再说了,他们肯定有自己的安排的吧~我们享受游戏就足够了!”

  “啊这...唔————也倒是,只可惜在游戏里没有本子看啊!!!”

  “当!麻!是不是跟那个蓝头发的家伙学坏了!”

  “不不......总之,茵蒂克丝,你有什么头绪么?”

  “我只想知道这成就系统的玩法里是否有美食流~~~积分什么的让给当麻就好啦~”

  “喂!这可是积分淘汰制啊!”

  “嘛~我们不是被困在游戏里的嘛~早点淘汰就能早点回去呀!”

  “这......好像有些道理。”

  “总之,先看看吧——似乎也没什么能威胁到我们生存的东西吧。”

  当麻平和地说道。



  到夜晚。




  “啊!!!!!!!!!!”

  “你合成木剑了吗?????????”

  “我一路上只把五颜六色的花采了啊!!!用剑砍怪物不应该是当麻的任务吗!?”

  “有工作台吗????”

  “忘记带了!”

  “不————————

    幸————————

    啊——————————”



 过整整两个游戏日的训练,二人勉强获得了皮革套和一些基础资源,

  不过在全程都没有遇到一个玩家。

  一帆风顺,

  直到...



  晨,明明没有下雨。

  可是天上一直在劈雷。

  闪电所到之处,树木直接被变为木块,野牛变成烤牛排。

  以及四只苦力怕正在追杀上条当麻。

  落雷。

  闪电苦力怕。



 电妹站在那,

  已经炸毛了。

  “你这家伙,当时还没听懂我给你的暗示嘛!

  果然连我的生日都忘了么......啊......毕竟上条同学可是个大忙人呢......

  给我准备生日礼物了么?ψ(*`ー´)ψ” 

  雷声大作————

  




 12.请在点赞、投币、收藏和评论区证明:有活人存在。 

      (请列出详细过程和步骤)(12分)


明天又要返校了,

25天后,见。

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