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程鑫×我×马嘉祺 』Fairy tale童话 (中)〔三角恋〕

『食用须知』

      ※

  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

  脑洞产物纯属虚构.

  勿上升正主勿上升正主勿上升正主. 

  人设略有ooc.

 2600+祝食用愉快.


几个小孩都异常的好相处,也就两个星期他们就开始一个两个“争风吃醋”撒娇卖萌起来了。他们会拽着我的袖子撒娇打滚装可怜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同意点炸鸡外卖的时候可以加一大瓶可乐。也会轮番软磨硬泡就为了让我晚上晚5分钟叫他们起床。

最近小孩的行程排的满满的,几周之后有一个小的舞台汇报,几个小孩被分成了几组每天都在自己的练习室乖乖练习,每次一练就到了凌晨。而我好像从经纪人变成保姆了,每天都会各个房间问问各位小祖宗,饿不饿渴不渴晚饭想吃什么。可能是第一次见面时就因为歌声而略带好感的私心,每次路过马嘉祺的音乐教室的时候我就走不动路了。
我踮着脚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在靠边的墙角坐下,偷偷的盯着他。马嘉祺侧对着我一脸认真的看着谱子,并没有注意到我。半晌他手指在琴键上轻轻触碰,随即薄唇轻启,
“让我再看你一遍
从南到北
像是被五环路蒙住的双眼
请你再讲一遍
关于那天
抱着盒子的姑娘
和擦汗的男人
我知道 那些夏天
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我知道 吹过的牛逼
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
让我困在城市
纪念你”
我就那样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看他句句温柔的唱完这首歌,眼睛里流露出的是我读不懂的深情。
“好好听啊…”歌只是唱了一半我竟然情不自禁的望着他说出这句话。
可能是突然听到我的声音马嘉祺回过头,眼睛里没有想象中的惊讶,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温柔的望着我笑了。
“还想听么?”马嘉祺问。
我捣蒜似的点了点头 。
他重新把麦克风调整好,然后再次弹响琴键温柔的声音又再次出现
“让我再尝一口
秋天的酒
一直往南方开
不会太久
让我再听一遍
最美的那一句
你回家了
我在等你呢
我知道
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
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我知道
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
让我困在城市里 纪念你
我知道
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
我已不会再对谁
满怀期待
我知道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
所以 你好 再见”
他就这样一遍一遍的唱着,而我就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听他唱歌。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停摆了,这个世界只剩下我和他。
我起身走过去递给他一瓶水,
“小马哥,你唱歌好好听啊”
我实在忍不住心里的赞美还是又夸了一遍。
马嘉祺接过水冲着我一笑“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算起来我做他们的经纪人已经一个多月了,其他的几个孩子对我总是无话不说,我比他们大几岁,他们很信任我,总会我敞开心扉和我分享生活里的开心事和伤心事。当然疯起来闹起来的时候就全然忘了我是姐姐这个事。每次我笑着夸他们的时候,几个小孩也总是一脸不愧是我的表情然后傲娇的洋气下巴说一句“我这么帅,小栀姐不应该叫我一声哥么”。
而马嘉祺却和他们都不一样。我总觉得他的心好像从来没有打开过。他不喜欢解释也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心。他好像能把一切情绪自己消化,封闭的内心就是保护自己的外壳。起码在我这里,从来没有见过对我吐露心声的马嘉祺或者从来没有见过因为什么事哭过,好像所有的伤口都会自己愈合一般。
“晚上想吃什么?”我企图重新找话题和他继续聊下去
马嘉祺喝了一口水,顺手把水瓶稳稳的放在地上“都可以的”
他总是那么客气,客气到仿佛我永远都触碰不到他的心。
我自知气氛尴尬所幸不再接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继续听他唱歌。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一遍又一遍的歌声安心的让人打起了哈气,我倚着墙角就这样香甜的睡着了。
等我在醒来已经在自己房间了,黑暗中我摸索到床头的手机已经1点多了。我揉了揉眼睛起身掀开被子起床开灯才发现身上还盖着一件外套。
这是马嘉祺的外套…今天唱歌时候穿的那件。所以是马嘉祺送我回来的?
洗漱好又重新躺在床上,却看着挂在床头的外套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总觉得心里怪怪的,我不是喜欢马嘉祺么,可是为什么我现在一点也不开心啊?反而满脑子都是丁程鑫…
想了一晚上外套的事果不其然我失眠了第二天我顶着个黑眼圈就坐在桌边吃早饭。一晚上没睡好我抹着果酱直打瞌睡,丁程鑫瞅着我睡意朦胧的样子二话没说就把已经抹好草莓果酱的面包递给我,“小栀姐,昨晚没睡好么?这么困?”说着又顺手拿走我手里抹了一半的面包继续抹。
我睡意朦胧的咬了一口面包回答他“啊…就”还没等我回答,刚刚洗漱好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刘耀文突然搂住我的脖子,顺势在我身旁坐下,一脸八卦的开口“啊~不是吧小栀姐,昨天丁儿抱你回来的时候,看你睡贼香嘞!在练习室时候叫你都叫不醒嘞!”
刘耀文一脸吃瓜的表情加上戏谑的语气让我瞬间就清醒了。
“你说啥?丁程鑫抱我回来的???”
“对啊,丁儿抱你回来的,还让我们回来时候小点声别吵到你睡觉”刘耀文见我一脸震惊的样子又继续说“不然你以为嘞,我抱你回来的?我倒是想但是丁儿也不同…”刘耀文还没等说完就被丁程鑫用面包堵住了嘴。
“刘耀文,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调侃我了?嗯?”闻言刘耀文就立刻乖乖闭上了嘴。
不知道为什么得知是丁程鑫送我回来的,我反倒释怀了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好奇怪啊?我不是喜欢马嘉祺么?为什么知道不是马嘉祺送我回来的,反倒心里很开心啊?
我戳着盘子里的煎蛋,偷瞄一眼丁程鑫,他正好刚刚“收拾”完刘耀文,也朝我这里望过来。目光交错的一瞬间,我看到他的耳朵红红的。
刘耀文见状识趣的起身,随便找了个借口扯谎道“那个…我去看看其他几个人怎么还没洗漱好”毕竟他这个电灯泡夹在两个人中间实在是太!亮!了!
一时间餐厅突然安静了起来,我把牛奶盒子望他那边推了推“那个…喝点牛奶”啊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啊好尴尬哎
“不是那个…嗯…谢谢你啊丁儿,不过那个衣服是?”
“衣服是昨天我去练舞的时候放在小马哥那的”丁程鑫回答到顺势接过我递过来的牛奶盒,又下意识的摸了摸我的杯子,皱了皱眉头,起身走向厨房。
我疑惑的望着他的举动,原来…丁程鑫是把我的牛奶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了的…
结果他递过来温热的牛奶,随即又对上他的眼睛。
“女孩子不知道不能喝凉的么?怎么都不会好好照顾你自己?昨天也是穿那么少”丁程鑫在我旁边重新坐下摸了摸我的头又继续说“知不知道我会担心…”
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心跳漏了一拍,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感在心里流动。所以到底哪一种才是喜欢呢…”
“阿栀,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我半晌没说话,良久才缓缓开口“丁儿,我心里有一点乱,我好像有点分不清到底哪一种才是喜欢…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么?”

“你是说马嘉祺吧?我看得出…你对他确实格外关心…嗯…我不逼你,尊重你,也给你时间充分考虑,明确你爱我的心…”丁程鑫的声音温柔又有力量,原本躁动混乱的心在他的安抚下平复了几分,随即我站起身来情不自禁的拥抱了他“谢谢你丁儿…”








小枳有话说:啊童话这篇我怎么写怎么不满意!呜呜呜qswl!本来是想着再修改几版再发的,但是有宝贝期待了很久了,所以想了想还是发吧。如果以后写了更好的版本可能会重新发。老规矩看到这了不素质三连评论点赞一波嘛?大家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谢谢观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