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同人四周目】回响(2):上条当麻&欧提努斯(上只)


“神魔大人什么的,总不可能有少女情怀吧”

“不应该看待世间万物都已经成熟得像个老奶奶一样了吗?

像是阐述以上这样的话的普通高中生,

已经被简单的术式打到生活不能自理了。



“那么,如果专断一回呢?”

“毕竟在当初就无条件地相信那个老好人了啊。”

“想必,也是可以的吧。”




  “想吃冰淇淋,人类。”

  少女作出了要求。

  “时间应该是来得及的......”

  “是啊——————我们还可以在门口先把冰淇淋吃完再进去的吧。”

  “五折促销?”

  “买一根就够啦,傻瓜!一起吃啊!”

  “有道理,神魔大人的胃口恰有分寸——比起暴力的修女,太棒了。”

  “可,一起吃?”

  “怎么?有异议?”

  “唔...没有。”



【理事会长】

  “到齐了么?”

  “还差您邀请的那位叫上条当麻的少年——”

  “区区一个高中生,不必在意,我们开始吧。”

  ——特别令人注意的是,区区高中生这两个词汇的咬字很重,品出了某种别有意味的描绘点,就像是在说着像是早上一边吃大蒜一边喝咖啡的感觉。

  声音来源的地方,是某个阴暗冷冻的角落,以及四周都是石壁所搭建的坚不可摧的围墙——天花板摇摇欲坠,就连地板都是参差不齐的,幽暗的室内连空气都令人窒息,台灯缓缓晃动——就像是那怪物的家又被洗劫了一样。

  在充满科技的现代——以及科技巅峰的学园都市,却在这种地方高度还原了中世纪的城堡望楼作风——要是换做上一任,亚雷斯塔来设计的话,也不会是这样简陋的作品的——毕竟克劳利是接受过古典艺术与神秘学魅力熏陶而成长起来的——

  如果亚雷斯塔评判,这种环境所搭建模拟的地方——用处本来该是召唤个恶魔,签订个契约什么的——

  但在现任的手里,他做梦也想不到,这是科学侧巅峰学园都市的首脑理事会拿来开会的地方——在场的所有高层对此都极度不适——在换了老大后,还真就换了人间。


  

  园都市理事长,一方通行,某个一直以来都被称作为怪物的杀戮机器,是这个幽闭环境的主人,同时也是这项会议与提议的发起者与策划者——坐在圆桌的正座上,作为银发男子一手栽培的新领导,实力与魄力也都允许他坐在这第一把椅子上面。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他没有带上亲爱的恶魔女士——

  逆源质拼图545相比于在会议上博弈,还不如在家里给自己端茶倒水,

  尽管那家伙本来是用于作战的。



  “的不等等那个傻瓜么?”

  位置靠后的一位发箍少女站了起来,提问。

  “不用,我还没依赖那家伙到这种程度,再说了,杀鸡儆猴——把那种坐不住了,为了干掉区区一个公然唱反调的狂妄自大的家伙,居然还动用了神魔的力量——作为传奇的救世主——实在是——滑稽。”

  理事长大人故意把声音放得特别大——足以威慑在场的每一位理事会成员——但他心里实际上是没有底的。

  “但是...很明显,背后可是有德国神殿的主人的帮助啊——对方使用出出乎意料的魔法的话,自然是需要用魔法来对付魔法的。”少女反驳。

  “云川——芹亚——坐下————”

  少女前面的某个资历更高的理事会老人命令道。

  “唔————————”

  “这些傻子,听到了我的计划,就已经急得狗急跳墙了么——都忘了自己是科学侧的尖兵了吧——我不否认,我现在还会怀疑在座的各位中,是否有迪翁福春的狗,或者想要自己独立门户的——那么我会让那位享受一下怪物的对待态度。”


 

 “没有异议了?”

 沉默半饷,才开始了第一波风暴。

 “肃清暗部的计划,说实话,实在是有点太儿戏了吧。就像是异想天开的梦,对抗由上一任留下来的已经完整成熟的整套体制,就算是亚雷斯塔大概也不会答应的——因为这样必然是会出问题的,不过,现在既然你是头——大概是听不进去我们这些卑微的发言咯——”

  高个子的男子发话。

  “我们军需武器的专家先生——似乎也是暗部的受益者啊——以前的脏活和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没少让我们group做吧?似乎铲除了暗部,就减少了你的工具人们,剥削了你的财产跟势力么?”

  怪物带着微笑,用着若无其事的口气——瞬间将事情击打到对方的关键点上。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另一位起来打圆场了。

  “害!理事长先生——反对者会搞出什么动静~嘛,也是很难估计的喔......用学园都市的混乱和经济的损失,去完成你这种对抗体制的梦,实在是有些幼稚了——引向未知的方向,何妨不用五行机关先演算演算?私以为这与理事会成员的私人利益是毫无关系的——潮岸先生说得不无道理啊...损失的可能是整个都市的平衡喔......科学侧的不稳定,那么那些西欧的魔法结社们似乎就能伺机而动了——更何况,没有了上一任的庇护,有太多其他事还等着您处理呢!”

  很有道理...

  第三个也起来了:

  “一方理事长......还请从长计议,别用冲动的情感去干扰了你Level5的演算能力喔。”

  “难道白翼的天使想要成为开拓边疆者——这样的结局也许会鱼死网破——甚至让您背负上破坏都市的平衡的巨大罪名啊!”

  “另外啊——我更怀疑新理事长的业务能力与判断力嘛......”

  “是啊——毕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才刚刚开始幼稚的行径呢!”

  “理事长一定要冷静!我们理事会成员尽管并不了解前任的计划——但是对于您要做出这样专断的举动——是彻彻底底反对的——”

  “亚雷斯塔安排的接班人,果然,都是怪人,实在是看不懂。”

  圆周周围的不同势力,不同人物,都在进行着不同程度的起哄——他们似乎习惯了用这种从众效应的套路,来磨灭打消掉一方通行的决心——作为心理博弈的老手,尽管每一位都有自己的势力,都曾相互勾心斗角——但是,这时候,公敌就是一方通行了——损害了理事会的老人们的利益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当然,里面也有些没有发声的人。



  ,第一,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这些高资历的人或多或少地作出的评判,那些都与他们自己的利益产生了联系的人,在暗中偷笑。

  但他一言不发,面对半数以上的反对声。

  “你们的意见,就是极力的劝阻么...表面上是些散乱嘈杂的声音...实则是由那些有地位有权利的老家伙们口中传达出来的吧——倒也不难理解啊——我要肃清的根本不是那群为学园都市的黑暗负责的打工仔啊——而是在这背后,千丝万缕,层层迁出,各种势力、集团以及元脑。”

  “所以——要施展拳脚,要将这些实际上才在利用金钱与权力扭曲和腐朽整个都市的集团——可能导致阶级固化,技术垄断,将学园都市推向更为负能量的势力——如果想要把这些人全部一网打尽,把狡蛇都勾引出洞——”

  “肃清暗部的计划,就是最好的导火索——并且一举两得,能让那些被扭曲的工具人们看清现实。”

  心中是如上的念头。

  在嘈杂中,

  理事长终于缓缓地:

  “咕噜咕噜——那么...有人能告诉我上一任是怎么做的么?”

  迅速有人答复:

  “亚雷斯塔理事长向来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 他会把信任寄托给理事会——当然,理事会也都会自然地提供他必要的协助,并且不去干涉他的计划——这样理想化的状态,不是挺好的么?为什么非要打破——————某种平衡。”

  其实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某种平衡”是指的什么。

  但实际高层这样的行为,只会让黑暗更加明显,让腐蚀更加具象,直至趋向于将其引向昏沉的黑暗秩序。

  “原来如此么......?是我闯入并破坏了你们的生态平衡?是我反客为主?”

  “可......”

  “那家伙交接给我的,是——理事会长这个职位。”

  “没错,理事会长,不是虚名——而是具有绝对专断权的君主——为什么想要保持什么微妙的平衡——————为什么呢?我身为理事长,到这一步还是碍手碍脚的么?——————肃清暗部,这就是绝对命令,没有妥协的余地,明白了么?”

  怪物装作自己是个新上任的固执派一样,

  但他其实深知,这种故作白痴的强硬的态度,才能将黑暗彻底引出来,才能挑明立场,以便于日后挑清关系,做好铲除迂腐的集团的准备的——这种魄力,甚至连一直以来关在培养器皿中的亚雷斯塔都未曾拥有过。

  这是他演算的结果。

  “上一任不这么干,不代表这一任啊!明白么?我一方通行,向来都是我行我素——不服气我的人,我的拳头不认人————”

  是啊,学园都市Level5第一位,若是说在个体的能力上,在场还真的没有多少人敢于之直接交锋。



  “使这样——暗部的成员们怎么会一厢情愿地被肃清,然后去承担那些无聊的惩罚的啊?说起来,也只有理事长你才愿意这么做的吧——”一个茶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插着腰说道。

  “另外啊——光明、正义不本来就是与邪恶、黑暗共存的么?没有人去完成那些在黑暗中的使命的话——理想化的光明只会更加虚无缥缈——”

  怪物知道这些人的态度——但,身为曾经黑暗旋涡中心的人——他明白以暴制暴的行径造成的伤害是怎么触发的——对受害者造成扭曲——对受害者的家人、朋友,甚至是无关的人造成扭曲,而凶手若是得逞,则会更加猖狂扭曲——因此恶性循环就是这么一步步沉淀下来的——在痛楚忏悔和黑暗深渊中的煎熬,以及那份名为守护者的怜悯,怪物了解本质,或者说厌烦到了极点。

  “为什么怪物不想再扮演怪物了呢?我们所说的暗部————你有真正了解过么?他们可不是为了拯救都市,用暴力铲除黑暗,像是哥谭的蝙蝠侠那样——不过即使这样,蝙蝠侠也足够扭曲了————”

  暗部,只是领导者的工具,用于博弈内斗的工具,相互杀害,牟取暴利的凶手,不但自己扭曲,还把扭曲传播到整个世界——

  “请会长大人还不要过分了!在暗巷与废墟上搏斗的那一套东西,在我们光明公平的会议中是行不通的啊——我们也有权利限制您的能力——如果您一意孤行,只会被群起攻之——”满脸皱纹的权术家发出沉闷的声响,赢得了更多有地位的人和那些附庸者的点头。

  “我,相信着这座城市。相信这里有着让我用尽一生去守护的价值。……如果无法相信自己所治理的学园都市的话,最初我就不会选择站在这个最高的位置了。”

  “请别用这么空泛的话,理事长。”

  “说不过——”

  一方通行不是那种善于表达的人——组织语言,可能——

  “那么决议就这样取消咯?”

  “附议————————”全场有数不清的声音,瞬间将白发怪物的自尊都给压了下去。

  “那么————————”



那家伙,怎么还没来。

该死,早知道刚才就该等等他了。




回响(2):上条当麻欧提努斯(上只)



  

  钧一发之际。

  门被打开了。

  “轰!”的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引起了在场所有的人的注意。

  

  

  “提努斯————都怪你......差点迟到了......”  

  “神也是要品尝品尝凡间的美味的——更何况,今天冰淇淋五折优惠啊!!!!”

  “另外——根本就是迟到了吧——”

  “实在是...呼——实在不好意思——迟到了。”

  一方通行松了一口气。

  “这俩家伙果然早就站在门外偷听很久了吧——————还故意装作赶紧来的样子——真是恶臭的救世主嘴脸啊——————”

  一个气喘吁吁的刺猬头高中少年——对于不认识的人而言,只是个冒冒失失的小毛孩儿——但是在场的所有成员都明白这个人的话语权分量有多大————一次次地拯救世界,一次次地挽救学园都市于危难之中——上条当麻的鼎鼎大名,从风斩冰华那时候就已经被关注起来了——乃至之后终结第三次世界大战——对抗神魔,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这个奇迹的个体哪能用普通高中生来称呼啊——

  另外,在他的肩部,还有一位手办的“神魔”,也就是被联合国判处,永远留在上条当麻身边的,摧毁过世界的强者。

  “太慢了——我还以为你们二位根本就不把我理事长的职务放在眼里啊————”怪物翘起二郎腿,带动着全场的视野,默默盯着二人。

  但他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知道眼前的少年有充分的证据与经历,被袭击的情报,以及监控录像的证据————只要结合着当事人的助攻,指向那些理事会的真正的丑恶嘴脸——至少在这场会议上,就能暂时把那些负面的风头打压打压。

  


  “——我刚想说......”

  一位看起来很慈祥的白发老奶奶微笑着打断道:“啊——上条同学到这里还是挺远的吧,请先休息一会儿再说吧——我们,不着急的。”

  全场人都能听出来,新的对立面出现了——亲船最中这样的存在,站在了肃清暗部那一边。

  也许这样,能拖延时间,支开话题?

  蠢蠢欲动。


 

  “啊,不过本神不累咯~区区一些鸡毛蒜皮的家常小事,就让本神说说————”

  坐在肩上的人发声。

  高傲的脸色,高傲的气质,眉梢之间透露出冷冰冰的神的秀色,高傲的坐姿,冷漠的声线——尽管只有十五厘米,不过,欧提努斯瞬间改变了场上人的关注点——也就是矛头指向的方向。

  “首先啊——我要吐槽吐槽你们消防部的成员。”

  “喔?”

  一方通行露出迷之微笑————他此时此刻选择了一唱一和的方式。

  “有人听说过搞魔法的IT公司吗?像是蔷薇十字超自然公司,那种员工甚至都没有工资的剥削压迫打工仔的公司————”

  “没有。”

  “嘛——依我看,理事长你应该管管手下人啊——别让什么窝囊废物都去学魔法——那实在是太危险了——更何况,在黄金黎明,说实话讲,安娜的魔法都属于不入流的那一支,比起我们前任理事会长,实在是要差太多。”

  欧提努斯讲了一串无法理解的话语。

  “请说人话——————”

  “啊.....理事长,您不是心知肚明吗?”

  二人的逢场作戏表演开始了————



  “?”

  “消防部的根丘则斗啊,难道不是你让他去偷学魔法?”

  “没有喔————”

  “而且,他还派遣凶神恶煞的杀手来袭击我们咯~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嗯?大概——不希望肃清暗部吧——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处置他的。”

  “根丘???不入流的魔法,不入流的体术,也就那样了。”



  全场一片安静。



[WEI]

  “————老好人,休息好了么?”

  少女用脚丫轻轻地踢了踢某人的肩膀——看似毫无攻击力,

  实则能让少年的肩部骨折



  “么——”

  “首先,肃清暗部什么的,绝对不代表都市的结构与平衡会受到牵连,你们预设了这个条件,才会有之后对理事长的判断错误这样的论证过程——影响——打击——或者说佐证——全都在于这份称之为黑暗的假想敌——既然所谓的黑暗是无法铲除清楚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要选择的渠道,是用扭曲与暴力去打击黑暗,而不是用正大光明的方式呢?难道说,占据邪恶,就占据了优越感和很酷的那一边了么?”

  “病态的打工狂——那些被扭曲的部分,受到的心理创伤究竟有多大——每一个暗部的成员,都遭受过诱骗与伤害,直至不再信任他人,直至走上黑暗的道路,也许曾经他们有机会像个普通人一样读书,能过上圆满的生活,但他们所爱的,所守护的,都被在座的各位夺走了啊——就是因为在座各位口口声声的那些试验!为了那些人被扭曲!被更好地操纵!被拉入黑暗的体制,那之后,真正的受害人继续传播黑暗,将负面的价值观散播出去,你们觉得这样就可以了么!?”

  “与此同时啊——与此同时——被利用的人,被伤害的人,层层叠加,被奴役,被驱使,像棋子一样,不用时就会被丢弃掉——这样的循环系统正在一步步地腐蚀整个都市——而你们却口口声声说这是一种平衡,而你们却口口声声说要维护光明与正义————秩序————只会被这样彻头彻尾地颠倒,难道不是么?”

  “另外啊,我们再提提受益的成员吧——也就是理事会这个体制内的那些掌握者,那些个高官贵人,以及对暗部的雇佣者,每一个集团,每一个势力,搭建起坚不可摧的厚墙,为的就是自己的人脉、自己的资源、自己的财富不被夺走的吧————这才是最肮脏的部分啊!为了排除异己,为了盈利,而让他们扭曲,却在这里高谈阔论地质疑理事长的行为——却在这里成群结队地跟风附和——”

  少年用平静的口吻,把这些语句奉给了处于难处的一方通行,也就便于他脱险——并反攻。

  “是咯~本神觉得说的不错———”

  欧提努斯搭在少年的脸颊上,作出了调戏的动作。

  而四周,也只留下了安静——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那些有资历的老人,也未曾反驳。

  云川芹亚带着崇拜和微笑,看着那个少年,低声自言自语:“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出丑呢...”



  已经抛出了——就像是在河堤崩塌前,水中的人与岸上落下的绳索——随后,正如所设想的,怪物也理解到该做什么了。

  “尽管这么做,对在场的反对者实在是不友好,不过——肃清暗部,似乎引出了某些科学侧的背叛者啊————看来这背后还有更深的敌人,等着我们去探究的吧......”

  “比如————————”

  干哑的声线拖长了数倍有余。

  怪物挥了挥手。

  在暗处,某个动作同步声控的银屏忽然闪烁,过于引人注目的光线,以及那段信息被放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着看完了那一幕——上条当麻面对的敌人,理事会成员,根丘则斗大放厥词,利用啄木鸟额外的“巢”——藉由原始金属与行星接触连接在ten spheres of the Sephiroth的二十二条通道。

  “已经遭受了这样的袭击的经历者。”

  上条当麻感受到无数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去。

  “唔——”

  “也就是说,是理事会的成员组织了这场...恐怖事件么...?”

  一方通行站了起来,环伺四周,故意用大爷的口吻问道。



  魔温柔地提醒:

  “喂————人类,快给大家伙说两句的吧~”

  “唔——其实根本不用说的吧......”少年望眼欲穿。

  “一方通...理事长,如果,真的这种根深蒂固的扭曲,存在并已经困扰着很久了——那么请务必用这次机会全部抓住——一次性肃清,我明白你要肃清的不仅仅是暗部——不过,我上条当麻这次一定会站在有黑白双翼的人那一边,支持你......”

  “嘛......”

  反对者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我以神的名义支持你。”肩上的少女打了个哈欠,开玩笑似地说道。

  “毕竟咯~”

  “前面可是一方理事长啊~”



散会...


  走在路上,路过书摊。

  “刚刚还真是专断呢——这样就相当于与学园都市迂腐体制内的赏金雇主,全部为敌咯?为了去拯救那些体制已经扭曲过的人——冒这么大的风险,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好人。”

  “还真是大胆呢——”

  少女贴着少年的耳朵——高傲萌的口吻直接震到耳鸣——

  “哈————没办法,毕竟我可是脑子一热就会义不容辞地冲上去的理解者上条当麻先生嘛——一个高中生的热血可是远远高于你们神魔那样的老油条的!”

  “是啊...比如那位带着骨气二字的兄弟,对吧?”

  “过分得正气满满了。”

  “那么...排球呢?”

  “排球?什么排球?”

  “就是那个长着白色翅膀的——”

  “不要迫害——————————”

  当麻顺手从书摊上捏起一本《某科学的末元物质》漫画——情绪高昂地反抗道。

  “像他那样的可不是正气啊......那是一种无法挽救的扭曲。”

  “杠林擒也没法挽救的?”

  “好吧......应该可以。”



  “么,按照接下来的计划——按照一方通行所说的,我们要去宣布item组解散咯?”

  “免不了一场恶战的吧......不知道那家伙是否还记得曾经的一拳之恩呢......”

  “是啊,免不了,我会给你留下人头的——我最多把他们打到重残的吧。收拾残局什么的还是你这种老好人更适合——就像以前帮我收拾个世界什么的。”

  欧提努斯满不在意。

  “唔......那是因为是你啊——你又不一样。”

  “呃?”

  少女的声音突然软了下去。

  “为我么?理解者?”

  “是啊,你可是要摧毁世界啊,神魔大人。”

  “喔......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某个高中生的脑子开窍了,情商上去了——简直是在痴心妄想。”她揉了揉手,轻轻地锤在少年的脖子上。

  “我们到了。”


  

年指向眼前的大楼。



  

  所有人都听到了那阵咆哮。

  就算是楼下的人。

  就算是上条当麻与欧提努斯。

  都被吓到胆战心惊。

  那是来源于绝对的黑暗与暴躁。

  那是某种未知领域的叫骂——





  “(Ha)滨——————————————

   (ma)面——————————————

   (zu)仕——————————————

   (ra)上——————————————

   我的可乐啊——————————

   冰块—————————————

          

呢—————————————!!!!!!!!!!!!!!!!!!!!!!!!!!!!!!!!!!!!!!!!!!!!!!!!!!!!!!!!!!!!!!!!!!!!!!!!!!!!!!!!!!!!!!!!!!!!!!!!!!!!!!!!!!!!!!!!!!!!!!!!!!!!!!!!!!!!!!!!!!!!!!!!!!!!!!!!!!!!!!!!!!!!!”




 12.请在点赞、投币、收藏和评论区证明:有活人存在。       (请列出详细过程和步骤)(12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