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的世代论笔记(三)——冈田斗司夫的世代论

目录:

宅的世代论笔记(一)——如何理解划分宅的世代

宅的世代论笔记(二)——东浩纪的世代论


2009年,冈田斗司夫发表了著作《阿宅,你已经死了!》,在这本书中,他以技术和宅向作品的发展为脉络,以宅人的行为特征为核心,构建了一套宅的世代论。

冈田将御宅分为五个世代,在文中详谈了中间的三代。我们运用在笔记(一)中所提及的思路,从时间特征、思想特征、行为特征三个方面来介绍他的理论。


一、御宅文化的源头——“御宅原人”一代

这一世代往往是五十年代生人,是战后日本商业动画的第一代创作者。他们具有与后文所言的各个世代御宅的一些特征,但是这些特征在当时并不“奇怪”,也不被认为是一种社会现象,更不会遭到排挤。冈田在文中略写了这一代。

《铁臂阿童木》,被认为是日本动画的「第一次冲击」

二、自视为贵族的一代——第一世代

冈田认为自己处在这一代。从环境上来讲,这一世代往往在儿时就有电视可看,在其成长过程中又没有经历宫崎勤事件的冲击,在原文中被称为“电视儿童”。他们在“入宅”过程中所能获得的资源是很匮乏的,所以他们主要的工作都集中于寻找资源和筛选优秀的作品。如说“御宅原人”是日本商业动画的父母的话,他们就是接近于幼驯染的角色。

从思想上来讲,这一世代对于宅文化的看法是以作品为中心的,他们虽然具有对“宅”这一身份的认同,但是并不像后文第二世代那样,具有极强的捍卫这一身份的斗志。相对于求得社会的理解,他们更关注作品本身的诠释和优劣。原文中称之为“贵族的一代”。

从行为上来讲,他们继承了“御宅原人”的创作传统,成为了现在日本动画业界的主力军。能够统一御宅兴趣和社会性,多对作品本身进行品评,但是不热衷于对所谓“宅圈”进行研究。

新宿站东口。富野由悠季曾在此发表演讲《动画新世纪宣言》

三、菁英、学者与斗士——第二世代

从环境上来讲,这是以宫崎勤事件前后“入宅”,受尽歧视和痛苦的一代。宫崎勤事件使得御宅的社会环境急剧恶化,创作者开始隐藏。虽然他们的创作很好地继承了前辈们的道路,也诞生了一批经典的作品,但是总体而言,御宅群体从之前可以接受甚至无视社会偏见的心态发生了巨变,这些偏见已经确实地从一般的闲言碎语进化为充斥整个社会的恶意了。

(注:或许有读者注意到本文作者与上一篇论及东浩纪的作者不是同一人,而两人在对宫崎勤事件的看法上是有所分歧的。他的看法在上一篇文章中已表述清楚了。但笔者认为,宫崎勤事件固然可以称为“污名化的结果”,但是在论及对御宅群体和业界本身的影响时,宫崎勤事件的“历史地位”在这种观点中被大大低估了。按笔者的观点,与其说是“污名化的结果”,不如认为是“污名化的高潮”更为合适。)

从思想上来讲,这一代人开始广泛地讨论“御宅论”,并有意识地将之作为与社会偏见相抗衡的力量。这一代宅人渴望其兴趣被社会接纳,其身份认同的中心在“御宅”这一概念本身。

从行为上来讲,他们对所谓“身份认同”的兴致是很高的,并有为之战斗的欲望。正因为对“御宅圣战”的思想武器的渴望,导致了他们成为最接近学者的一个世代,也确实出了一些宅文化研究的学者。

(注: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一般被划入第一世代,或者自我认同是第一世代的学者,他们对宅文化的研究兴趣之高涨,与第二世代无异。这其中的代表除了前一篇文章所述之东浩纪之外,冈田斗司夫本人也属于此类。他本人也曾提及:“我被安装的则是后面会提到的『第二世代御宅文化』的部分”。笔者在此希望大家警惕,不论是哪一世代的“宅学家”,只要其研究目的是制造思想武器而非求真务实,那么就有陷入“屁股决定脑袋”的错误治学态度的危险。在笔者看来,除了本文所引的《阿宅已死》之外,冈田斗司夫的绝大多数论断不论对错,至少是极其“危险”,值得怀疑的。至于《阿宅已死》一文,作为冈田在宅学领域的最后一作,也颇有些反思的味道,其价值无疑高于其过去的论述。)

宫崎勤

四、御宅群体的最终进化——第三世代

从环境上讲,这一世代宅人没有经过宅物难以获取的时代,也没有经过宅文化遭受广泛歧视的时代。他们能够不受歧视地发表自己对动画的观点,也容易获得作品资源。

从思想上讲,这一世代宅人并非是以作品为中心,也不是以某一圈层为中心团结起来,而是以自我为中心,而反对共性的看法(虽然他们仍然会由于从众心理而在行为上与这思想背道而驰)。这直接导致其思想中存在一种『消极的反权威』——他们往往不接受一些经过验证的作品鉴赏理论,也拒绝把作品好坏和个人好恶分开对待。但他们却不乐意提出一套驳论来驳斥这些观点,而是选择忽略它们。从这个角度讲,他们或许对有利于表达赞美、抑制批判的观点更容易接受——虽然这些观点并不比他们所忽略的那些要更有道理。

从行为上讲,这一世代宅人虽然容易团结在某个口号下(冈田斗司夫是通过“萌”的概念本身描述这一点的),但是到具体的宅文化生活上,他们往往是较为封闭的。后一点易于理解,而『团结在某个口号下』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足够包容的大环境来悦纳与展示自己的个性,一个不包含任何纲领的口号显然是最富有包容性的,因为这不过是个无实义的暗号罢了。他们更乐于细化自己的圈子,并且对于同属于宅文化的圈子不甚感兴趣。他们相对于对作品本身的鉴赏,更乐意于寻找作品与自己的共鸣,并且将对自我的悦纳融入对作品的评价中

(注:这一节大量引用了我之前的文章由B站评分数据说开去——B站用户的『第三世代』特征中的表述)

b站番剧评分数据

五、在二次元的LCL中补完的未来人类——第四世代

冈田斗司夫没有对这个世代进行详述,而仅通过文中的只言片语,我们也很难精细刻画这个世代。而这一世代的概念之超前,很难想象这样的人在当今世界广泛存在,以至于能够划为一代。但是我认为,这样的人群在可预见的未来必将壮大,而世代的概念也将随之消解。在这里,请允许笔者来一次彻底地过度解读,向诸位阐述笔者眼中未来的宅人们吧。

虽然前面各世代的人群都具有“通过动画来消极避世”的倾向,但是这倾向在第四世代成为一种本能。他们彻底地将宅文化融入自己的生活和价值观,平等地将虚拟事物和现实经验纳入自己的价值体系,即通过二次元完成自己的“补完”。他们完全消解了类似“萌”这样表意不清的概念,将之转化为仅具有识别意义的“暗号”。是看似极端团结又各不相同的一个世代。“御宅”成为人人都可以随时自我标榜的无意义概念,这样,“宅”作为一个概括性的名词,其意义也就彻底的“死”了。

相信有敏锐的读者已经看出,不论是笔者还是本系列的其他作者,都并不致力于构建一个“完美”的、“大一统”的世代论,用于解释宅文化中全部的历史问题。相反,如果我们寄希望于应用世代论解决问题,反倒应当有所侧重地选取环境、行为、思想中的一个方面为逻辑主线,然后补全其他两个要素,最后重新审视逻辑主线并且消解它的特殊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