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谐语,《谐星语录》评论合集(二)


世说谐语·出口成章孙一峰

众有言暴雪将弃置星际者,一峰急之曰:“吾星际逾五十万众,岂有弃置之理?”
旭东疑之,遂改口三十万。
旭东又疑之,遂曰十余万。
旭东问之:“此十万之众何来?”一峰曰:“华夏部众数万,又兼欧美瀛洲之徒,人众成群。”
旭东曰:“及华夏起而欧美已眠,晨昏有差,何有十万?”

众指一峰解说为胡说,不足道也。
一峰言道:“解说者,故为欺尔等不知也,此学艺不精者任之,焉有强手之信与解说者?”
旭东问曰:“此解说之吹捧于选手乎?”
一峰曰:“然也!然则此解说谓之何人?”
旭东曰:“此必吾也。”
一峰问曰:“然则逢吕布伐战,未论胜负,尽吹捧之,何也?”
旭东曰:“此为名也。”
一峰笑:“吕布者,名过其实,而操行不守,吾鄙之。”
旭东奇之,问操守何事。一峰推脱周假人众,难以言说。
旭东大惊,取历表观之,周三也。
一峰怒,不令其言,遂沉法人于西湖



世说谐语·问情
有向二谐拜求佳侣者,旭东弗受之。叹曰:“情之一字,堪不破,谁与说?”遂作歌以奠dc者。
一峰笑之曰:“世间岂有真情,唯名利尔。”旭东不应。峰又曰:“则汝又何如?”旭东曰:“曾有之,此尔四十载尘世浮沉之语,然则意气少年,不当如此。”
峰笑曰:“我未有几许容貌,然则年少亦有风流,何也?”
旭东鄙之曰:“此爱其财而未爱其人也,挥金风流撒度,岂可一世。”
法人闻一峰事,羡妒,以此自终。


世说谐语·问道

一峰并旭东二人,博览星际,可称渊博。每有苦思不决,多问于此。

或曰:“其光年者,度之为何?距邪?时邪?”

旭东转问于一峰。

一峰曰:“不决者,皆量子力学也。”

或问曰:“此棉与铁,俱一斤者,孰轻孰重?若加之气升虚浮,则又何也?”

 一峰曰:“此问无益,不解。”

或问实事者曰:“美股熔断,因从何来?”

二人起兴,先论阿俄之争,又起什叶逊尼之辩,再议以色列复国,而后十字军东征,追论罗马复兴,旁征博引,天花乱坠,旁听者皆拜服。

及旭东如厕,则一峰忆年少,鲜衣怒马,容貌怡丽,翩翩少年。

遂知昔年风流才子,实为谁也。


世说谐语·兵者诡道
老将一峰,晚年著书于西湖,广布诡兵之计。人皆称之。
旭东曰:“此战场之道,堂堂正正,而一峰之诡诈,未战而却敌千里。其夜班作舞,蜡笔小新,使敌发困,假借粮草,暗中藏毒,使其衰弱。谈笑攻心,以空城之计,畏怯敌之战心。是故下流之策成上等之业。”
一峰长叹曰:“兵家唯有胜者之道,不择手段,不惜功利,人心之险甚于往来刀丛,三十余年,由自惴惴。”
再论一峰年少,风云际会,群雄争霸。一无名小卒,横空出世,灿若天星。崩腾万狗,震惊诸人,而今言来,不过一时孤愤,自此飘落江湖,身不由己!
一峰感喟,遂有说书之人,作词以赞。
此去江湖别经年,梦里依稀记蹁跹。
彼时年少犹傲骨,且寄田舍西湖边!



世说谐语·当时鱼丸今何在
杭州大户一峰者,好赌斗。呼啸群聚,从行者以鱼丸注之,每每集聚百万之富,而倾家荡产者,浪迹他处,捡拾杂物度日。每逢新资,便欣然而反,图谋东山再起。
有潦倒穷困而质于一峰者,皆不应,曰:“我亦不过二三戏言,彼轻然下注,与我何干?”遂沉之于西湖。再有求者,则曰求之于赌胜者,以先富之富后富也。
沪人旭东鄙之交浅而言深,富贵而相忘,遂率友共赌之。大败,亦不应从而潦倒者。

其多有从一峰而亏之,复从旭东而又亏之者,无可奈何,仰天长叹,自沉西湖中,每日乞鱼食度日,不亦悲夫!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