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嘉祺×我】便利店不卖醋

  #请勿上升真人

  接上篇(06)

  翌日。

  我睁开眼瞥了眼墙壁上的钟,已经8点半了,掀开被子赶紧坐起来,昨晚从马嘉祺那回来太晚了忘记提醒李嫂喊我起床了。

  我急急忙忙把手机扔包里穿好鞋出门,等我打公司楼下的时候已经9点20分了,还差10分钟就迟到了。我还是错过了刚上去的那趟电梯,只能等下一趟了,电梯门一打开,居然只有一个人,着男人高瘦,肤白,高挺的鼻梁,清爽的短黑色头发上戴着条红发带,挺直的站姿。我走进电梯站到了摁键前摁了一下,电梯门渐渐合上,徐徐上升。我没有摁楼层,因为我要到的楼层是亮着的。

  突然,我的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你被录取了呀?”这声音仿佛像

  我顿了一下,然后茫然地环顾四周,心想这里不就是我和他吗?他难道是在跟我说话吗?我往后看了一眼他,从他看我的眼神中得知他好像真的在跟我说话。

  我清了清嗓子,略带尴尬的开口说:“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他点点头“嗯”了声,嘴角渐渐扬起,露出了干净阳光的笑容。

  我满脸疑惑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被录取了的啊?”

  “我猜上次你是来面试的吧,就是被我撞到的那次,然后,今早你又出现在这里了,说明…………”他回答道。

  “哦,原来上次那个是你啊,我上次见着正脸,这次看着了……穿衣风格有点好看啊。”

  “…………”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腼腆地回道:“哈哈哈,谢谢啊。”

  “你也在这工作吗?”我说。

  “对,我也是新进来的。”

  “我产品研发部的。”我抬头看了眼显示屏上不断上升的数字。

  “我也是”

  不知不觉电梯已经到了我们要去的楼层,我们一前一后走出了电梯,一出去就看到一个拿着文件夹的女人,她把我们带到了两个空空的位置上,“你们俩以后就坐这里吧,”说着把文件夹递给了我们,“要是之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找我。”然后离开了。

  留下我们俩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对望,相视一笑,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缓开口:“你好,我叫赵冉。”

  “丁程鑫。”他笑着回应,然后把背包从肩膀上取下来挂在椅背上。

  见状,我也赶紧开始收拾桌面,“丁程鑫,抽张纸巾给我吧,我忘带了。”他听到后停下手上的动作抽了张纸巾递了给我。我说,“谢谢。”他没有回应只是一脸笑呵呵的。

  我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有点口渴了,拿着杯子去茶水间接水,还没走进里面,我在外面就听到了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她们的音量不小,就算在外面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从声音里听得出来她们都激动和兴奋。

  A:“我之前听面试的小姐姐说有个叫丁程鑫的特别帅,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比她描述的还帅帅上百倍。”

  B:“诶,我就想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吗?” 

  C:“你看看自己这样,你就别想了,这种帅哥能轻易看上你???”

  我刚踏进茶水间的门,她们一看到我就停止了之前的八卦,而我也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模样,走到饮水机前接水,接好后赶紧逃离了茶水间。

  等我回到工位上的时候发现丁程鑫还在埋头整理他的东西,看着他我想起刚刚在茶水间听到的话,让我忍不住端详着眼前的这个人,确实长得帅气,身材还好,还会穿衣搭配。一阵叹气,心想,这个人啊指不定又要成为公司多少女孩的梦中情人了呢。

  我正想得出神,被丁程鑫突然的呼喊吓得手中的杯子差点掉在地上了。

  “我弄好了,等你弄好,我们一起一趟实验室那边吧”他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好啊,我也差不多了。”我放下手中的杯子,开始做最后的一些收尾。

  我和丁程鑫去往实验室的路上,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一看,“祝你吃泡面没调料包”

  旁边的丁程鑫不小心瞄到了,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这谁啊??他跟你是多大仇啊。”

  我把手指竖在嘴唇上,示意他别说话。接通电话。

 “这周末带你回去见奶奶,你做好心理准备。”马嘉祺一边把手机开免提放在桌上,一边翻着没看完的文件。

  丁程鑫:“赵冉,我们到了。”

  我把手机移开转头看向了旁边的丁程鑫,“你先进去吧,我打完这个电话就进去找你。”

  马嘉祺微微蹙着眉,质问道:“你在听吗?”

  知道丁程鑫走后,我才想起来还在和马嘉祺通着电话的事,急急忙忙地回,“我知道了,这周末去看你奶奶嘛。”

  张真源捕捉到了老板细微的神情变化,赶紧走向前,“老板,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暂停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丁家的公子是不是也叫丁程鑫。”

 “是啊。” 张真源好奇地问,“老板,你怎么会突然提起他呢?”

  马嘉祺:“…………”

  张真源一边走出门一边心想总有一天会被马嘉祺这种性格搞死,说话总说一半,能活活把你憋死。这种人为什么都有女朋友,居然还要结婚了,越想越气愤。突然他的脑海中有一个想法:翘班去网吧打游戏吧。管他什么老板,让他自生自灭吧。

  一踏进D社制香实验室里就被屋子里的各种香味萦绕着,有清爽的薄荷味,清香的草味,浓烈的花香…………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透明的玻璃杯的试管,丁程鑫已经开始调香了。

  我走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并在他耳畔“哇”了声,我看到他吓得差点把手上的试管都扔掉了,我朝她抬了抬下巴,一脸得逞后的模样。他脸上还是笑嘻嘻,一点也没有生气。他刚准备开口说话,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怎么办昨晚直到现在还没吃饭……才发现冰箱没有鸡蛋……”他从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神色微慌,鬼鬼祟祟地跑到外面接起了这个电话。

  门口外面。

  丁程鑫:“喂,李叔……”

  李叔:“少爷,听说你去实验室那边了,要不要我过去接你回来啊?”

  丁程鑫压低了声音说道:“不是说不要在外面叫我少爷嘛!而且我现在在公司是一个刚入职的新人你说你来合适吗?”

  李叔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说服丁程鑫只能回道:“那……只能算了………”顿了顿,李叔又接着补充道:“那你好自为之,最好在公司躲着点老爷,千万别被撞到,要不然你就等着被收拾吧。”

  丁程鑫:“好啦,我知道啦~要没其他事的话,就先挂了。”挂掉电话后,丁程鑫又重新回到了实验室里面。

  我看到丁程鑫回来了,我凑过去小心翼翼试探问道:“刚刚那谁啊?你女朋友啊?看你刚刚接电话时一脸紧张地样子。”

  丁程鑫叹了口长气生无可恋地看着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么八卦干什么呢?”

  “就是女孩子家家才爱八卦,你别想回避我的问题。”

  “没有,别八卦了,好好干活吧。”丁程鑫脸色微沉瞪了我一眼,拿起旁边的试管仔细端详起来。

  我抻了抻脖子,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肚子有点饿了,转头向旁边的丁程鑫说:“我太饿了,我要去先去趟便利店买个饭团再回公司那边,你去吗?还是你自己先回公司?”

  丁程鑫拿起手机,走向门口:“走吧,刚好我也有点饿了。”我见状拿上包赶紧小跑跟上他的步伐。我把他带到了我之前去过的那家便利店,不是因为我多喜欢它,只是因为它离我们近。

  我们一进去,服务员比上次我自己来的时候热情多了,她直勾勾地盯着丁程鑫看,搞得丁程鑫都不好意思红了脸低了头,但那人根本没有半分想把她那灼热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开的意思,服务员那眼里的烈火,仿佛要把丁程鑫烤了一样,太可怕了。

  我赶紧把丁程鑫往货架力推,远离这个服务员。我还不望调侃他:“哟,可以啊你!行情很不错嘛?你看刚刚那小姑娘被你迷得都找不着道了。”

  听到这话的他更不好意思了,耳根子都渐渐被染红了几分,他赶紧转移了话题,“你要吃什么啊?”

  我伸手拿起正前方货架上的一个团饭举在他面前,“我吃这个。”

  “那我也吃这个吧”丁程鑫说着也从货架拿了个饭团。转身向收银台走去,付钱。他突然听到一声惨叫,赶紧寻着声音找去,看到了正要扑向饮料堆头的我,赶紧把饭团扔在收银台三步并作两步过去接住了正要倒下的我。

  这“浪漫”的场面刚好被来便利店买泡面的马嘉祺尽收眼里,马嘉祺停止脚步,手紧紧握着门把手,指关节因握得太用力而泛白了,那一瞬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胸膛顿时四分五裂,流出滚烫的液体,灼烧着冰冷的他,但他的眼眸还是如常般冷漠。

  马嘉祺调整了情绪,佯装冷静大步走进了便利店里。

  服务员一看到马嘉祺就激动得捂住了嘴巴,心里暗想,“今天我是撞到什么狗屎运了吗?刚来了一个现在又来一个,而且这个似乎比刚刚那个还要好看几分。”过了好久她才回过神来,缓缓开口说:“你好,先生。欢迎光临××便利店。”

  马嘉祺没有回应冷漠后直奔里面的货架走去。走到散落在地上的饮料前停下来。

  正在捡饮料的我感觉到有一道黑影倾泻在我周围,我头都没抬就直接开口,“不好意思挡道你了,你稍微等一下,我们就快好了。”没听到有人回应我,我想那人可能是不耐烦了吧,我赶紧催促同样在捡饮料的丁程鑫,让他手脚麻利点。

  当我把最后一瓶放回原处站起来时,我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我猜想他肯定是来吃泡面的,尴尬地摆摆手脸上挤出一丝微笑:“hello,好巧啊,你也来——”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嘉祺冷冷地打断了,“不巧,D社真好,上班时间还能出来瞎晃。”

  什么意思,马嘉祺唱的又是哪一出啊?我刚想开口辩驳,怎么料话还卡在喉咙,他就从我和丁程鑫的身边越了过去,顿时觉得一阵冷风刮过,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未完待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