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烤鸭x你 (花纹症)

【ooc预警】【拜托大家点赞投票,这个文章也冲一下活动qvq】【封面半次元id:论如何养生】【我是真的忘记这位老师怎么称呼了qaq】【简单说一下花纹症,身上会长出如同纹身的花纹。并且长花纹的地方会伴有疼痛和灼烧的感觉。慢慢的花纹会遍布全身。当长花纹的人快要逝去,身上的花纹便会变成真的花蔓。解除方法:所爱之人亲吻每个长有花纹的地方。】【不接受第二人写北京烤鸭花纹梗,否则按照抄袭处理】【私设鸭鸭有花吐症女少主是花纹症】

  “嘶…”从早上开始右手手腕就有了一阵若有若无的疼痛,起初以为是昨天午间太阳的毒辣使得自己手腕无意间照射时间长后所引发的晒伤。结果就在刚刚正在算账的时候手腕突然传来的疼痛不仅一阵疑惑,翻转手腕看到了淡淡的花纹。

  “我是不是应该去找饺子看一下这是什么?不过…这个应该是长时间桌子压的吧…”不以为然的挠了挠头,随后当成小事便抛在了脑后。

  夏天到了,外面的树逐渐变绿,蝉鸣也越来越响,偶尔吹进来的小风也适当的减少了酷暑,不得不说是个睡觉的好季节。看着成山的账簿和对等的投诉信,无奈的趴在桌子上,伴随着蝉鸣和微风,眼皮也越来越重,于是就这样子沉睡了下去。

  “爱卿,这是今日的账簿…”睡梦中我仿佛听到了鸭鸭的声音,应该是梦吧…毕竟…他…紧接着我便没了意识。

  梦中我睡得很安稳,就仿佛是被鸭鸭抱在怀里一般,熟悉的气息笼罩了我,鼻尖似乎有一股热气?紧接着是嘴唇落下了一个湿润而冰凉的软糖?充满着疑惑的我想要从睡梦中挣脱出来,可是…我好怕…

  “鸭鸭…”懦弱的我小声喊着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的名字,一瞬间爆发的感情让我收不回来,是委屈,是无助,是无奈,是…

  “爱卿…醒醒…”耳边是熟悉的声音,仿佛自己从深渊中醒来,猛然的从书桌上弹起,四肢发麻的坐在凳子上,眼睛也因为起的太快而有了星星,面庞感受到了放大无数倍的寒冷,耳鸣也让我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我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凳子上,而鸭鸭似乎发现了我的情况,就这样把我整个人都抱进了他的怀里。原本充满元气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样身健体壮而且充满着魅力的男性,任哪个女生都无法抗拒。使劲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随后将整个脸埋进了他的怀里,正准备和他说自己那奇怪的梦,可话刚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手腕就在此时疼痛了起来伴随着还有一种灼烧的感觉。

  “鸭鸭…你怎么在这里?”抬头盯着这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人,而他不出意外的满脸绯红,就连脖子和耳朵也红的透彻。随后我在他看不到的角度下轻轻的揉着手腕,想着能减轻一点痛苦。

  “正午的时候给你送账簿,结果看到你睡过去了…然后…我就给你改了改错误…”他的头发像绸缎一般丝滑,拿起来细看也没有分叉,真是令人嫉妒。

  “鸭鸭…我…”正准备和他表白,结果杀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呦?什么情况?”门外的鬼城吹了一个口哨,随后一脸‘进度挺快’的看着我们两个人。

  “才…才不…不是…鬼城!你这家伙!”北京烤鸭就这样子把我扔下了,然后就向鬼城跑过,随着他的起身我看到了一个黄色的花瓣儿,弯腰捡起来细看是向日葵的,还很新鲜。就这样我批改着文案。

  【第二日】

  【第三日】

  “饺子,我手腕上的那个花纹…”

  “少主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是…”

 “哎…这…是花纹症…” 

  【第四日】 

  【第五日】

  “唔…”伸了伸懒腰,前几日花纹遍布的地方逐渐变大,短裙自然挡不住,所以我将它换成了更加繁琐的裙子,就像娘亲的衣服一样,而身上的灼痛也越演越烈,就算是这样,我也选择默默地承受,因为不想给他添麻烦。

  “嘎嘎嘎!嘎!嘎!”看着鸭一鸭二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看样子是很着急的事情,只见它俩咬着我的裙摆想要把我拖走。

 “很重要的事?关于鸭鸭是吗?” 不忍心看着鸭一鸭二那个小步伐于是把他俩抱在怀里赶往鸭鸭的所在地。

  “鸭鸭?!”到了鸭鸭的所在地,我看到原本很精神的人,却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床上,而床周围有着绽放艳丽的向日葵以及零零星星的花瓣儿,那上面的血迹扎眼的让我不知所措。我知道…这是花吐症,鸭鸭有喜欢的人了…坐在床边,抚摸着他那毫无血色的脸庞,心里却在滴血一样…

  “爱卿?”本应该昏睡的人却在此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而那双眼眸中充满着震惊…可能他以为是他心爱的人抚摸着他吧…

 “鸭鸭和你喜欢的人说了吗?” 顾不上灼痛,抬手弹了他的额头,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他。

  “她有喜欢的人了…我前几天有听到…”那神采奕奕的目光此时也暗淡了下来,手紧紧的抓着被子,似乎是快隐忍不下去。我从未见过他这幅模样,心中也是更加的嫉妒起这个人,就算是最后一次,哪怕我马上…出于这种心里,我抓着他的衣领,冲着他的双唇亲了上去,仅仅是轻轻的贴着我便感觉我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我心悦你。”抬头冲他笑着,可这心里终究是苦涩的。下巴被他强势的抬起,迎接我的是那炽热而激烈的亲吻。

  “我亦然。”鸭鸭的眼神中充满着爱意,我当初是怎么眼瞎没看懂他那含蓄眼神。

  “呜呜呜…”就这样抓着他的衣服哭了起来,在他面前我不是什么空桑少主,我只是我。手腕被他轻轻拿起,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正准备收回,却不成想听到了他的话。

  “所以…爱卿你的花纹症…是因为我是吗?”手腕被他紧紧的捏着,只见他低头用牙齿轻轻的咬下我的手套,抓着我的手也不安分的摩擦着那个花纹。

  “鸭…鸭鸭…”手足无措的呼喊着他的名字,而心里却想着让他快一点再快一点…快点什么我也不知道…

  “鸭一鸭二…”鸭鸭那低沉的声音叫着充当了好长时间的背景板的鸭一鸭二,他的另一只手捂住了我的眼睛,随后我听到的是门关上的声音。

  “那…那个…鸭鸭…”手腕轻轻的落下了一吻后灼痛的感觉瞬间消失了不少。

  “这里…这里…爱卿你怎么比我还严重?不过…没关系…朕亲的过来。”耳边温热的感觉以及他那幸灾乐祸的声音,生气的鼓着嘴巴,却不想下一秒他用牙齿咬开了脖颈上的盘扣,紧接着便是他暴风雪般的亲吻。随着吻遍布了全身也逐渐变了味道,而我的口中也喘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拉灯♪~】

【向日葵的花语是爱慕】

【封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