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诡异的艺术」混入商业动画,「魔女的结界」被拼贴出来


作者/茜卡

编辑/彼方

排版/饮川


“动画艺术手法与商业诉求之间并不是互斥的,仍有很大的探索空间。”


接触过《魔法少女小圆》系列的观众,应该会对以下的场景感到很熟悉:


《魔法少女小圆》是2011年播出的日本现象级电视动画,讲述的是魔法少女与魔女战斗的故事。少女通过许愿可以实现一个任意的愿望,从而得到魔法,化身正义使者,将城市从散播绝望和厄运的魔女手中拯救下来。

这看似美好的发展背后,善良的魔法少女却无法逃离堕落为邪恶的魔女的命运……上文中女孩们所处的战斗空间,就是魔女活动的空间。在片中,它被称为“魔女结界”,这里脱离现实,充斥危险,稍有不慎便会失去性命。

不难发现,“魔女结界”的整体设计风格非常诡谲、神秘,与少女们萌系的人设显得格格不入,却被理所当然般的组合在一起,这产生了极大的反差效果。它被很多爱好者认为是《魔法少女小圆》取得商业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那么,这一独特的空间是怎样设计出来的,它在作品的叙述当中又有着怎样的作用呢?

与魔女有关的设计,是由泥犬2白犬二人组成的美术组合“剧团犬咖喱”独立负责的,其主要采用的手法是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拼贴

不只是《魔法少女小圆》系列,拼贴也被大量应用在其他动画和艺术作品当中。

这篇文章,我们就以犬咖喱的作品为例,来介绍拼贴是如何融入商业动画作品之中的。


魔女结界——拼贴的世界

在公开的访谈里,剧团犬咖喱介绍其创作风格为珂垃琪(コラージュ),也就是拼贴画

这是一种以剪贴平面素材来代替笔触进行创作的方法。其作为一种重要风格被美术史所承认,要始于立体主义画派的尝试。在一批艺术家的尝试下,拼贴手法开始系统地、有目的地进入各种各样的绘画领域。

布拉克、毕加索,《吉他》1913 ,综合材料

拼贴不遵守传统美术创作的方法,是在现代派艺术家们对传统架上绘画的批判语境下产生的。它既反对传统绘画的用二维平面模拟三维空间的方法论,也反对传统观看视角里的视觉引导方法。

约瑟夫·康奈尔,《蒂莉·萝奇》1935-38,综合材料

因此,其美术语言带来的暗示有:反叛,反传统,超现实。无论拼贴作品的具体表述内容如何,作为一种风格,它本身就具有易于塑造超现实与叛逆题材的特征。

拼贴活跃于诸多表现形式中。其在静物画里有经典作品,在动画中也自成流派。其拼贴手工的性质适合且尤其适合与定格动画做搭配,流畅的画面反而会失去其稚拙的韵味。

美国拼贴动画家拉里·乔丹,受超现实主义绘画影响,对拼贴产生兴趣。他的作品具有显著的象征性与超现实性,充满了宗教神秘主义的奇异,善于运用快速蒙太奇将一系列无意识的事件通过运动链接起来,以达到梦境一般的现实

《苏菲的广场》,拉里·乔丹,2001

捷克动画大师扬·史云梅耶,早年学习木偶戏,也喜欢使用拼贴在影片中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黑暗世界,以达到超现实和风格化的效果。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定格动画中都使用了拼贴,拼贴是一种平面的表现手法。使用偶戏道具拍摄的定格动画与拼贴无关。不过,木偶戏的确与拼贴有许多类似的呈现效果。

《幸存的生命》,杨·史云梅耶,2010

剧团犬咖喱为观众带来的则是拼贴美术在商业动画里的尝试。

商业作品要考虑经济利益,不能像独立动画、艺术动画那样以审美或个人偏好优先。拼贴并不具有很强的欣赏普适性,再加上剧团犬咖喱个人风格独特,其二位作者之一的泥犬曾坦言,“十个人里面只有三到四个能理解我的世界”,也认为坚持这种风格进行工作的持续性是未知的。

因此,在商业作品中尝试拼贴尤其需要考虑作品题材。

《魔法少女小圆》恰恰是借魔法少女之名讲述沉重剧情的幻想动画,题材上有一定的匹配性。于是在监督新房昭之的介绍下,剧团犬咖喱参与进对魔女和魔女结界设计、设定资料和出视觉效果的工作。


动画中魔女设计集锦

魔女在小圆的世界观里是魔法少女需要打倒的对象。在剧团犬咖喱的设计里,几乎在每集中只会出现几分钟的魔女不是单纯的反派符号,而是和角色一样,拥有不同姓名,个性,活动特征。

这些特征由魔女的过去——魔法少女时期的愿望、帮助魔女执行愿望的使魔、和空间安放的陈设等进行图像上的描述。每一个魔女结界中,这些要素都非常系统。

空间设计细节与使魔姓名卡。这些元素全部在动画背景中出现。

此外,拼贴由于其风格的独特性,本身就和皮影戏,木偶戏等戏剧形式有交叉的部分,也很适合创作剧中剧,来表达角色的心理世界。

于是,剧团犬咖喱也用拼贴来讲述一些回忆场景。比如魔法少女佐仓杏子的过去,就是以纸人小剧场的形式拼贴出来的。她手持代表家庭成员的纸人,讲述魔法少女们的悲剧。


剧团犬咖喱在空间设计中安排了大量的信息,借助美术表达,没有台词,却一样可以讲故事。这样的故事是怎样叙述的?本篇接下来将谈一谈剧团犬咖喱作品中的戏剧结构。


魔女结界——戏剧结构的世界

笔者认为,剧团犬咖喱有一定的戏剧情结,他们的名字、喜爱的题材、创作中常见的舞台元素、在画面里暗示戏剧叙述结构、剧本风格的文字表达等等都能彰显一二。

在一次访谈中,泥犬曾被提问,“如果给你5到10分钟自由创作,会做出和之前不同的东西吗?”对此他的回答是,想要创造里面有起承转合的作品。很多艺术动画作品里没有起承转合,那也很有趣,但是对于这种系统的影像作品,没有兴趣的人不能很轻松的看下去,最低限度也要包含一点故事性。

起承转合,是戏文剧本的基本结构。“起”是起因,故事的开头;“承”是事件按序发生的过程;“转”是转向结果;“合”是对该事件的议论,是结尾。了解了这一点,在观看剧团犬咖喱参与制作的场景时,便能明白他们一部分的设计思路。

这里以《魔法少女小圆》中经典的“学姐话”桥段,着重分析一下舞美暗示中的起承转合。

在作品的第三话当中,在甜点魔女的结界里,身为魔法少女的巴麻美由于轻敌丢掉性命,剧情从此急转直下,开始揭开甜美画风下的黑暗故事。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观众回看时,更惊讶的发现剧情走势在空间设计里有所暗示。

第三话的名场景

首先,在魔女结界刚刚展开的时候,画面中极快的闪过几张氛围图,其中一张图上出现了一排无头小人,配以字幕“警告”,警示着巴麻美的末路。

而后,在魔女孵化时,画面展现出一个即将爆炸的饼干袋,以变形德文写着mummy yummy、homu homu等词(并非成文词句,可理解为美味麻美,我支持小焰)。随后,魔女夏洛特坐在高椅上出现,想要享用下午茶,正如包装袋上的位置那般。她肚子里则生出了贪食的黑色巨虫。


这些氛围场景图,都能与主要剧情——另一位魔法少女晓美焰阻止巴麻美探索魔女结界未果,巴麻美的死亡是必然联系起来。

此外,结界主人甜点魔女夏洛特在正式登场之前,其糖果娃娃般的形象符号在各个画面中重复出现,护士使魔们则不停的活动着,展示出这是一个甜蜜的医院。

在之后官方放出的信息中,我们得知夏洛特是为了让病危的母亲吃甜点而许愿成为魔法少女。这段演出同时展示了魔女夏洛特的背景故事线索和魔法少女们的正在进行的剧情的线索,设计十分精妙。

或许有人会担心,认为这样的信息安排过于晦涩,如果不逐帧观看,根本注意不到,那么有何意义?

其实,这恰恰是剧团犬咖喱设计优秀的另一个地方。首先,他们负责的异空间、魔女、背景的设计,基本属于舞台背景,目的是烘托画面表演,作为“配菜”,不应喧宾夺主。在设计包含剧情的前提下,如果画面的可读性过强,可能会对观众直接剧透,影响观看。

其次,人的视觉系统在阅读短频次出现的画面时(即一闪而过的画面),虽然不能记忆,潜意识却会对画面有印象。在剧团犬咖喱的异空间设计里,装饰性图案和文字拼贴出人物和舞台,处处用图形结构布置暗示完整剧情的场景,让真正的人物在之中表演。人物命运的变化在不同场景里回环往复的出现,藏在环境中成为推进剧情前进的一部分,既不影响主要观赏流程,又带来美感体验。

而当观众反复观看时,则可以仔细阅读这些装饰为主,内容为辅,但内容叙述结构又很完整的图像,从而获得更多关于剧情解读和发展的信息。这就让观看层级变得多样,观看体验十分饱满。其带来的动画阅读经验不是一次性的,而是随着时间推进会产生新的变化。

例如,在《魔法少女小圆》的人鱼魔女结界中,大量出现了小提琴演奏会的元素。对背景海报文字的解读可知,这个演奏会的乐手是结界主人——曾经的魔法少女美树沙耶加的暗恋对象恭介

沙耶加平时表现的大大咧咧,在恋爱争夺中豪爽放手,但在展示她真实想法的结界里,恭介的身影处处都是,魔女化之后的她甚至对前来打扰她聆听恭介演奏会的朋友挥刀相向。

观众这才发现她将恋心藏的如此之深,不由更加心疼。在整部作品中,每个魔女结界都有如此细心的配合剧情起承转合的图像设计。

因此,《魔法少女小圆》播映时引起粉丝里的考据热潮,根据画面隐藏信息梳理已有剧情和预测走向成为了等待动画播出时最热门的活动。

即时观看-讨论剧情-再观看获取新信息,这个循环让观众情绪在动画播出的周期里反复发酵高涨,也是助小圆一跃成为话题作品的原因之一。


拼贴风格和戏剧化表达的配合

剧团犬咖喱的二位成员作为同学毕业于日本代代木动画学院。这是一所培养动画人才的专门学院,并不设有戏剧科。

但是,泥犬提到他们进入学院学习的第一目的是因为对日本的昔話(民间传说)感兴趣,所以学习如何用漫画来讲述昔话,和同届其余学生的状态完全不同。他们的作品《ポメロメコ》就是一例,这是使用手绘、剪纸、沙画等多种表达方式来讲口耳相闻的故事的漫画。在拼贴使用的素材选择上,恐怕比《魔法少女小圆》中只多不少。

ポメロメコ 剧团犬咖喱 2016

至此,我们慢慢了解到《魔法少女小圆》中的魔女结界设计之外的剧团犬咖喱的作品。剧团犬咖喱参演的《狱·再见!绝望先生》的op,是把剧中的人物换成拼贴来演出,而实际上角色的剧情却又按序上演,背景美术以熟悉的形式把剧情大纲排在种种图案和动作设计里。

《狱·再见!绝望先生》op画面

2016年泥犬举办了个人展览“床下展”,亦是用各种拼贴图像把展场布置成地下演剧和怪谈的空间。这样一看,不仅是动画、漫画设计,个人展览、商业设计、纪录片播映等,剧团犬咖喱在任何场合,似乎都考虑塑造带有故事线索的异空间。只要合作方允许,他们总在不遗余力的展示个人风格。

对剧团犬咖喱而言,带有完整故事结构的创作并非商业上的要求,作画风格也不是刻意要将情节往黑暗、诡异化描述。用各种各样的素材拼合在一起,以另辟蹊径的美术角度探索着传说故事的世界,或许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剧团犬咖喱创作的诸多异空间或是非现实世界设计,由于在阅读逻辑上含有比较完整的起承转合结构,在组成元素上同时包含承担演员和舞台功能的部分。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被当作戏剧化表达或戏剧空间理解。

在他们动画作品中,这些拼贴完成的戏剧空间可以被分做两类。一类是真实的戏剧空间:如《魔法少女小圆》的魔女结界。这个空间明确与主要角色生活的空间有别,布景虽然奇幻,却是实际存在、符合规则的,是货真价实的“异世界”。

观众随着角色的视角进入魔女结界,在看动画故事的同时,也好像进入一个剧院,里面重复的表演着以魔女生前羁绊为蓝本的戏剧:魔女机械重复一些行为来表演她们在魔法少女时期的执念和真实想法。

另一类是隐藏的戏剧空间:如《绝望先生》系列的一些op制作,《FATE/EXTRA》爱丽丝/童谣自我剖析时的背景设计。

这里的空间是对人物心理世界的实体化描述,即把人物的心思、想法具现化为一些图形、颜色、文字的律动,并由它们构成背景,让主人公在虚拟的舞台布景中活动,使心理自白场面变得亦真亦幻,也暗示一些剧情发展的必然性,使演出带有一些悲情色彩。

无论哪种戏剧空间,单独观看时,画面都充满着拼贴艺术的趣味,而与剧情结合,则又能看到象征与暗示。空间设计处处为烘托烘托故事发展服务。


结语:指向现实舞台的可能性

小圆系列中,少女许愿的动因往往来自于解决常见的青春期问题,而配合超出人类掌控力的魔法力量,却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剧情的核心,支撑一切魔法少女和魔女出现的能量即是青春期少女的情感转化。

在小圆“老五色”的人物设计中,女孩子们的性格很具有现实性:鹿目圆香充满善意,美树沙耶加想解决恋爱问题,巴麻美渴望互相依靠的同学关系,佐仓杏子率直,晓美焰想保护重要的人。

对少女不同的的行为描写贯穿了小圆系列,最新动画作品《魔法纪录》中,女孩们对“玛吉斯之翼”的结社和从众参与,也能在日常生活中找到踪影。在剧情中,她们遇到很多问题,剥除魔法因素的影响,很多时候都是现实情况的折射。

剧团犬咖喱为魔法少女和魔女创造的戏剧空间,对情感和心理活动做补充说明和视觉传达,不仅让观众更加理解角色的心理变化,有时也能结合观众自身的体验,从而有新的解读。这让动画不仅在动画表现上体现价值,甚至在视觉文化层面的意义上都产生一定的影响。

而他们的拼贴世界,则演绎着多样的少女行为,塑造了以小圆系列为代表的许多动画独特的美术背景风格。这为动画赋予戏剧语言的特质,唤起了古典诗般的想象体验,也补足对人物和剧情塑造的细节。

这同时也在启示我们,动画艺术手法与商业诉求之间并不是互斥的,仍有很大的探索空间。


参考资料:

1. 【翻译】采访《魔法少女小圆》魔女背后的设计者——剧团狗咖喱泥犬先生

2. 《魔法少女小圆》幕后的神秘人,《魔法纪录》导演“狗咖喱”

3. 剧团犬咖喱 个人主页

4. 介绍学生时代:https://ddnavi.com/interview/191850/a/

5. 泥犬个人专访:https://qonversations.net/interview/747/

6.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欧文戈夫曼著

7. 魔女设定图: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49424/


本文来自「动画学术趴」,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