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博的蓝忘机为什么这么上头?第十八话:人间正道,我有我坚持

再一次在静室醒来,魏无羡穿着蓝忘机的里衣躺在床榻上,腹部也裹好了伤。蓝忘机毫不避讳,坦坦荡荡的掀开他的衣襟查看伤势,又捉起手腕看舍身咒的留痕。

蓝曦臣到来,魏无羡说出了共情时从聂明玦视角看到的情形,也吹出了清心音的曲调,都发现了其中夹杂的那段东瀛调的古怪,从禁书阁里找到对应的东瀛《乱魄抄》曲谱之后,蓝曦臣对金光瑶一直以来坚定的信任,动摇了,甚至说出了以自己亲身试邪曲的胡话。

熟能生巧,坦坦荡荡

趁着蓝忘机去见叔父,魏无羡向蓝曦臣询问蓝忘机身上的戒鞭痕的由来,得知是他身陨不夜天之后,蓝忘机执意护住乱葬岗,因此被叔父重罚300戒鞭。

戒鞭跟当初醉酒后被罚的戒尺可不一样,戒尺是木板,看起来长的吓人,但打在身上只是皮肉伤,戒鞭可是会留下终生疤痕的,就是要做到惩戒以后永生不忘。

把旺旺仙背打成旺旺雪饼的戒鞭

和之前一样,蓝忘机腰板挺直,仪容、姿态分毫不乱地默默受着鞭打。

和之前又不一样,醉酒之后的蓝忘机是一脸惶恐的主动请罚,他是打心眼里认为自己错了,为自己犯了酒禁而感到懊恼,哪怕是被魏无羡算计而不是自己自愿,依然不给自己找理由开脱,就是实实在在的认错认罚;

这一次,他跪的端正,同样一声不吭,脸上却是倔强的表情,手指骨也攥得紧紧的,身体不抵抗,心却早已不一样了。

叔父,魏无羡不是奸邪!

叔父问:“蓝氏家规,第五十二条是什么?”

蓝忘机毫不犹豫:“不得结交奸邪。”

叔父呵斥道:“蓝氏立身之本,竟被你抛诸脑后!你还有何面目去见蓝氏的列祖列宗!”

蓝忘机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敢问叔父,孰正孰邪,孰黑孰白?”

听到这句话,叔父后退半步,痛心疾首:“这就是我教出来的好学生!忘机,你太令我失望了。”

蓝忘机不再说话,默默地承受着鞭打。

孰正孰邪?孰黑孰白?

“孰正孰邪?孰黑孰白?”蓝湛一字一句说出的,是从并未作恶的温氏族人被无辜诛杀,他和魏无羡合奏安魂曲那时起,就在心里不断问自己的问题——以除暴安良为名,代表正义的一方,其所作所为,真的全都正确的么?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经过了雨夜穷奇道和乱葬岗探望之后,他内心其实已经有了答案,所以会在不夜天之后,还努力想要护住乱葬岗。

此时他说这句话,并不是希望能说服叔父改变观点,认同他的做法,而是很平静地阐述一个事实——叔父,我的看法已经改变了,这一次我不认为众世家的行为是正确的。您是我的长辈,我一辈子尊敬您,但是,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以黑白论是非、定标准,也不会再盲从圣贤书,对于人间正道,我有我的看法,我有我的坚持。

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蓝家小辈对魏无羡接受度这么高?他们没有像父辈那样划线,认定只要修习诡道术法就该杀该死,没有不分青红皂白的曲解误会,没有被规矩二字束缚。

他们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他们看到的前辈的行事风格,没有被上一辈的恩怨是非羁绊住,以一颗赤诚的少年之心拥抱了魏无羡。个中缘由,难道不是蓝忘机十几年来潜移默化教育的结果?

大型护魏队

在不夜天之后,原有的规则束缚本就已经崩塌,300戒鞭之后,蓝忘机心里再无羁绊,他用身体的痛,还了蓝氏教诲,跟随心之所向重塑了大道规则。

两次受罚,蓝忘机的表情、眼神、肢体语言是有很大区别的。第一次被罚戒尺时,蓝忘机的面部表情和肢体都相对松弛,就是心里懊恼、默默受罚的乖宝宝模样;

第二次就完全不同了,他眼神坚定、表情倔强,牙紧紧咬着,拳头攥得咯吱作响,明显感觉整个人都是用力紧绷着的,随着鞭打,他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青筋绽起,隔着屏幕看着都疼!这个区别和层次感,王一博演出来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