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王女初长成》 第三十六章:生存法则

一刀切碎血之盾的同时,夜盺还斩断了熊大展开血盾的双手。残肢飞掷,坠落于人类的尸山血海之中,看上去就好像有人朝海里洒出几滴水。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剧痛的吸血鬼发出刺耳凄厉的尖啸,他第一时间想要捂住伤口,可两只手都被夜盺切断,怎么捂住?拿什么捂?舌头吗?

熊大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伤口断截面平滑的像是从精密的机械工厂里切割出来似的……意外地还挺整齐?

敌人处于僵直状态,夜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可由于刚刚受到血之蚀的缘故,右臂发麻的夜盺没有把握挥出决定性的一击,只好暂时收起长刀,向前顺势一脚踏在熊大的胸上。

纤细的小腿绷直,夜盺将灵力流转于足尖,将其狠狠踹飞!并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向后一退,调整攻势。

熊大失速的身躯撞在一旁的熊二身上,熊二展开双臂想要接住他,被撞的直直后退,但还是撑住了。还没等熊大举起断臂哀嚎,两人就被吓傻了。

“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的黑袍人类发出响彻云霄的狂吼,澎湃的灵力从他身上迸发,掀起一阵风潮。

熊大熊二愣住了,那,那真的是从人类体内发出的声音吗?说是野兽的嘶吼也不为过,在这个渺小人类的体内深处到底藏了些什么?

他们当然不会懂,就连夜盺也是直到今天才发现……大姨妈的痛,痛如潮水。

由于夜盺刚刚高抬腿一脚踢飞熊大,双腿大幅度运动,姨妈期间本就该老老实实歇着的下体传来撕裂般的痛楚……那已经不是铁棍插进去肆意搅拌的程度,是狼牙棒,不,那是电钻!电钻高速旋转铁锤钻入人体最脆弱部位的伤痛。

好想变回男生……夜盺疼的想哭,可是他哭不出来。他笑了,癫狂的笑出声,情绪失控。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婉婉来生理期时像只母老虎,脾气暴躁的像头熊。

受伤的猫总是会将爪子挥向任何靠近他的人。

从震惊中晃过神来的熊二赶忙上来用血之力止住哥哥的伤,望着血如泉涌的断臂,熊二眼里冒出血光,猩红的眼眸闪过一丝决然之意。

“撤退,撤退!”

被夜盺唬的一惊一乍的熊大已经失去战意,他想跑,只是被切断了双手而已,自己活着才最重要。血是血族的力量源泉,他只要再去屠戮人类吸食鲜血,很快就能够复原。

然而,令熊大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了。

“奥维尔,你……在做什么?”

熊大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盯着他的双胞胎弟弟。

正按着他双臂断截伤口的弟弟,本该阻止他的血蔓延出来才对……此时此刻却运用血术,贪婪的吸食他的鲜血。他的力量一点点流逝,被弟弟吸取。

“你说呢?你真以为我这些年来都是无条件的侍奉你。你当我是你的什么?是你忠心的仆人?还是说,我是你的一条狗?呵,就算是狗看准时机到了,也会咬人。”

血族的血,对于血族而言才是最为纯粹的血液。

外族的的血无论再怎么精纯,对血族来说都是会有所残滓,这些残滓如果什么都不顾的就化为力量,反而对他们有害。小孩的鲜血渣滓最少,所以吸血鬼对小孩情有独钟,虽然不排除他们是萝莉控的这个事实。

外族血液流入血族体内会经过二次过滤,吸收精华去其糟粕,这才是真正的血之力。

曾经血族发生过内乱,一名被驱逐的混血血族为了获取力量猎杀同族,吸食同族的血。 当血族高阶吸血鬼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达到九阶巅峰,无人可挡,一路杀出血城,销声匿迹。一度重创血族,如果不是这个人,血族现在至少排魔族前三。

因此,任何一名吸食同族之血的吸血鬼都会遭到血族通缉,不死不休。

大量血液流逝,双目模糊的熊大双膝跪地,迷惘的仰望着熊二,呃,奥维尔。

“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是我的弟弟……”

“真的吗?可惜的是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做是我哥哥,威尔伯。”

奥维尔轻柔地抚摸熊……威尔伯断截的双臂。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像是夫妻间的慰问,像是野兽间的相蹭,却充斥着极致的鲜血淋漓。

奥维尔苍白的双手插进威尔伯断截的双臂,抽筋拔骨!享受着威尔伯垂死的哀嚎声,大量血液从断臂残截的创伤中涌出,奥维尔笑了。

“我想杀你很久了!我凭什么隐忍你?就凭你是高贵的莱特伯爵?每当有上好的血统者进贡都会优先让你品尝,耗费我一半血之力的血盾也归你用,家族还钦定你为下一任家主!甚至,就连我爱的女人都被你染指……”

奥维尔伸手向着威尔伯的凹陷的胸口探去,血族的共同弱点:心脏,同时也是存储血族的力量的容器。奥维尔要吃了他,吞噬他,成为新的血族。

“别怪我,这是你们教会我的道理。这个世界是强者横行的森林,弱者的存在只是为了给强者充当食物,弱者想要摆脱命运的唯一方式就是吞噬更弱的人,成为强者!这是我领悟的生存法则。作为我吞噬的第一名同族,威尔伯你该感到骄傲才对……死吧!”

——他骤然停止住想要挖开威尔伯心脏的冲动,揪住威尔伯的外衣,将他向后一扔!

夜盺侧步一避,躲过死尸般昏厥的威尔伯,威尔伯重重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本想着趁奥维尔杀死威尔伯的瞬间将其击毙,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夜盺有些懊恼,他开始感到虚弱,燃烧生命力换取力量终究不能坚持太久。

奥维尔注视着藏在黑袍下的夜盺,嘴角流露出优雅的淡淡笑容。

“你的父母没教过你,打扰别人的进食是不礼貌的事吗?”

“礼貌是对人讲的。而你,不配做人。”

——还有,你TM当我是傻的?我会傻乎乎的站在一边看你们播完家庭伦理剧是吧?乖乖等你升级后再决一死战?哈,我又不是热血漫画的男主,此时不打爆你苟头更待何时!

从两人的谈话里,夜盺吐槽之魂雄雄燃起。

你们是莱特兄弟嘛?奥维尔同学我看你的眼神已经变了你知道吗!

你整个人一点都不红也不白,你不是吸血鬼,你是惨遭隔壁老王,喔,还是亲哥毒手的苦主。朋友,你绿的油亮油亮的……

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要坚强。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