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615 奥黛丽的ANN (嘉宾:奶油浓汤—上田晋也)节译

【奶油浓汤的黑暗期】

若林:刚刚在网上看了下奶油浓汤的年表,从Vocabula天国到组合改名、获得杂学王称号,隔了有5年左右。

上田:是呢。

若林:那段时间是怎样度过的?

上田:黑暗啊。

若林:果然是黑暗期吗?

上田:这段时期的后面两三年,基本上每个月我们都会办单独Live。

春日:每个月!

上田:并不都是表演段子,不过每个月会创作两三个新段子,再加入些企划单元之类的。那阵子几乎每个月我们都会办并非自由谈话型的Live。

若林:每个月吗?关于这段时间不怎么为人所知呢。

上田:或许吧。说是Live也只是在容纳100多人的小场地办的,那大概是最辛苦的时期吧。不过Vocabula结束后的这段时间,终归也还算是有工作的,像是地方台的半夜3点的节目什么的。每天都有工作,但不太能传达给别人。

若林:嗯嗯。

上田:确实是有一段时期,会让人觉得那个组合最近好像消失了啊。

若林:这样啊。既然每个月都有live,那不是要频繁地与有田桑碰头讨论段子了吗?

上田:对对,几乎每天都会碰头。

若林:在咖啡店之类的地方吗?

上田:有专门排练用的地方,在那里碰头然后创作段子。

若林:那时候你们多少岁?

上田:29、30岁前后吧。

若林:『Gahaha King』这个节目也是中途就结束了吧?

上田:是的。在我们连胜4周的状况下,节目结束了。

若林:真是很夸张的结束方式。

上田:不过我们是事先就得知了的。士大夫说有事找我们,我当时还在想要连胜10周太难了(*节目设定是连胜10周可以获得“king”称号,并拥有自己的单元),就老老实实跟士大夫说现在我们凑不出10个段子来。结果士大夫说“4周后节目就要结束了”。

若林:(笑)

上田:我心想“真的假的?”。当然能不能连胜4周谁也不知道,毕竟是由评委打分的。但是知道了4周后就要结束了,我就寻思着要是变成连胜4周、势头正好之下节目却结束了的话,对我们的形象也是加分的吧。

奥黛丽:(笑)

上田:于是就决定好好干吧,4周用的段子那我们还是有的。

春日:居然是这样来接受事实。

若林:并不是伤心难过对吧。

上田:我觉得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那时候我们也就才25、6岁吧。

若林:才25、6岁啊。

上田:奥黛丽跟我差几岁?

春日:我们现在40岁,快要41岁了。

上田:那就正好差8岁。

若林:上田桑第一次到我家的时候,说“你都住上公寓了啊,现在几岁?”。我说“35岁左右”,上田桑就说“我可住不了你这么好的地方”。结果之后去他家玩的时候,一看根本是豪宅,这人真是讨厌啊。

上田:(笑)。才不是啊!因为若林他可是才34、5岁就住到了这么好的家里了啊,而且旁边还有你这样一个住在很脏的屋子里的人作对比。

春日:话虽如此,不过上田桑35岁的时候应该也住得更好的吧。

上田:不不,跟我35岁的时候比起来,还是若林的家要气派多了。

奥黛丽:诶~~。

上田:当然跟我现在住的地方就完全没法比了。

若林:越来越让人讨厌了(笑)。

上田:规模就不一样,就像是儿童摔跤手与崔洪万之别。

若林:有这么大差别吗(笑)?

上田:就只有水龙头是一样的。

奥黛丽:(笑)

上田:我很擅长说这种话对吧?

若林:很会惹人生气(笑)。

 


【跟奥黛丽的结识】

若林:我对跟上田桑的初次见面印象很深,是在M-1刚结束的时候,你直接就冲我发火了: “为什么M-1的第二轮用那个段子?”(笑)。

上田:我是真的希望奥黛丽能夺冠的。

若林:真的吗?

上田:结果却是那样子,于是我就觉得“这家伙是胆怯了吧”。

奥黛丽:(笑)

上田:因为你们改了段子嘛。当然我能明白,你们是考虑了现场的状况,觉得段子必须要改,但还是会觉得“他们在搞啥啊?”。

奥黛丽:(笑)

上田:所以碰到若林后就不吐不快了。不过仔细想想,初次见面就说这种话的前辈,有够烦人的吧。

若林:刚一见面就突然冲我们发火的,也就只有上田桑和戈尔戈松本(TIM)桑了。

上田:等等,别把我跟戈尔戈相提并论啊。

春日:你们是属于同一类别的。

若林:他对我也说了完全一样的话,“你们的第二个段子是在搞啥啊!”这样。

上田:那是因为不甘心啊,要是你们用的是跟第一个段子相近的段子可能就夺冠了。

若林:奥黛丽的段子第一次被人知道,应该就是在奶油桑主持的段子节目里吧。

上田:抱歉,那时候我还没太记住奥黛丽。你们当时是表演了中尾彬与藤冈弘的模仿对吧?是怎样的模仿来着?表演看看吧。

若林:(笑)

春日:没必要吧?

上田:到底是怎样的?

若林:真的假的?

(冷场模仿中)

上田:呐~。

春日:想点办法救救场啊!

若林:(笑)

春日:这几年来最冷场的一次。

上田:(笑)。就是这样子的模仿。不过我也是后来才意识到原来演那个的就是奥黛丽的。总之你们就是像这样上了一些段子类的节目,参加甄选什么的。

若林:对对。

上田:我大概也是通过M-1那年的其他什么段子节目,才真正记住你们的。

若林:不过被你那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上田:我跟春日第一次说话是在什么时候?也是在那个时候吗?

春日:我也记得这件事,所以当时应该是两人一起去问安了吧?

上田:不不,不是问安,是在化妆室偶然碰到了吧。

春日:对对。

上田:遇到后,我就说你小子到底在搞啥啊。

若林:这个我很有印象。

春日:我也记得这件事的。

若林:M-1之后的那段时期,包括奶油桑的节目在内,我们也上了不少的节目。春日他对于当主持人的那些吐槽担当来说,根本无从下手。他从头到尾就一句“因为是春日”,结果在很多节目都冷场到像是时间静止了。

上田:(笑)

若林:像是那种各节目对抗的场合,有时就像是给节目踩下了急刹车一样。

众人:(笑)

春日:有呢。我自己也都记忆模糊了,就隐隐记得像是所有人都停下了一样。

上田:(笑)。连你自己都能明白不妙了。

若林:大部分的MC都是说“若林你想办法来处理一下”,但上田桑却是在春日说完“因为是春日”之后,毫无停顿地就吐槽说“谁管你啊!”了。

春日:(笑)

上田:这样啊。

若林:现场就爆笑了。

上田:不过真的是“谁管你啊”。

奥黛丽:(笑)

上田:我也就只是说出了真心话。

春日:是呢,因为有了上田桑这一嗓子,后来大家才渐渐开始吐槽我了。

上田:就是说春日你在那段时期也有点对路线感到怀疑了?有觉得自己的角色行不通,想要换路线吗?

春日:是呢。因为讲漫才时的角色与日常的角色,要掌握好两者的平衡很难。要是完全照着讲漫才时的角色去表现的话,现场真的会冻住的。

若林:(笑)

春日:靠着上田桑的吐槽,才博得了笑声。

上田:我也没做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春日:真的是很了不起。看到台本上有上田桑的名字,我就会觉得今天会很好发挥了。

上田:为什么我非得被你挑选啊!

奥黛丽:(笑)

春日:就是这样我才渐渐记住综艺的路数的。


【学习法】

若林:我跟上田桑一起吃饭的时候,关于有什么学习方法来让自己说出有趣的话语,我很想知道但他从来都不告诉我。

上田:学习方法?

若林:我问过上田桑有做过什么学习吗,结果他说完全没有。

上田:抱歉,我真的没做学习的。

若林:真的没有吗?

上田:报纸我是每天都会读的,不过报纸也就只会读两种,主要是体育报纸。

若林:那你不就是语句灵感特别强的人了吗?

上田:不不,没那回事……是这样的吗?

奥黛丽:(笑)

上田:才没这回事呢,不过报纸我是每天都会读的。

若林:不看电视的话,像那种有一堆嘉宾的节目的话,不就会分不清谁是谁了吗?

上田:我完全分不清的。抱歉,上电视的人说这种话不太好,不过最近我虽然会看电视,但也就看看体育节目。

若林:嗯嗯,我懂我懂。

上田:基本上我就只看体育节目。不好意思,综艺我是完全不看的。

奥黛丽:诶~~。

上田:电视剧的话,这季我有看龟梨君演的那部、还有NTV的『轮到你了』,再就是『特搜9』。这三部现在我是偶尔会看看,基本上来说我会看的电视剧就只有『相棒』了。

奥黛丽:(笑)

上田:『相棒』我是每一集都看了,从十七八年前就一直看了。

若林:是每一季的每一集啊。

上田:是啊。所以我的学习方法就是去看『相棒』了。

若林:(笑)

春日:看了『相棒』,就能变成优秀的吐槽了。

若林:综艺节目里不断会有新的谐星带着新出的段子来嘛,上田桑看起来对他们都很清楚的啊。

上田:这个在电视上也讲过所以没关系,大概是去年吧,8.6秒火箭炮来上007了。他们上场的时候,我因为从来没看过他们,心里就真的犯嘀咕说这两人是谁啊。

若林:诶~。

上田:当然我连8.6秒火箭炮这个组合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是照着题词板念“下面有请8.6秒火箭炮出场”,他们就出来了。当然看氛围,大概能知道他们是搞笑艺人。考虑到节目可能请正上升的新人当嘉宾,我说完“现在红了呢”之类的话以后,就看到007的其他成员一副“糟了糟了”的表情。

奥黛丽:(笑)

上田:心里想着“这两人是谁啊?”,我就赶紧接上一句,“不好意思了,可以表演一下你们正流行的那个段子吗?”。

若林:(笑)

春日:厉害了。

上田:他们表演的时候,007的成员都在底下起哄“就是这个!”,我也跟着起哄,但心里其实在想“原来有这么一个段子啊”。

若林:(笑)。没被那群成员发觉也很厉害了。

上田:有田他在8.6秒火箭炮的时候可能没发觉,不过他时不时会发觉的。

若林:(笑)

上田:这个很让我火大。比方说有女优来上节目了,因为他知道我不看电视剧,所以他就猜出我外表笑嘻嘻、但心里正懵逼了。比方说女优的名字叫春日,就只限这种时候,有田他会抛话说“上田你是春日小姐的忠实粉丝对吧?”。

奥黛丽:(笑)

上田:这鸟人!

若林:这可真够呛的(笑)。

上田:那当然啊,我也就只能说“没错没错,我是你的忠实粉丝”了啊。

春日:只能顺着说了。

上田:怎么可能说“我才不饭你”之类的话,就只能说“我是春日小姐的忠实粉丝”了。结果有田他又补上一句“你最喜欢她的哪部作品?”,要逼我上绝路。

奥黛丽:(笑)

上田:我也就只能说“不不  每部作品都很棒啊!”了。

春日:根本是一无所知的人才有的回答。

上田:对啊。我就只能像这样打马虎眼,然后说些奉承话,“真的是从以前起您就很漂亮了,一直都是在闪闪发光,好的,那么最初的单元就是……”这样。

众人:(笑)

上田:我就只能强行往下推流程了。有田那家伙真的经常干这种事。

若林:太可怕了。只能顺着说了。

上田:只能顺着说啊。

 

【搭档关系】

若林:奶油二人的休息室里,时不时会传出笑声的吧。

上田:嗯嗯,我们是会聊天的。

若林:是要怎么聊起来?我们这边是完全不说话的。

上田:为什么?你们不是也很要好吗?

若林:原因不在我的。我给人以对搞笑爱钻牛角尖所以不太说话的印象,但其实会做这种事的是春日。

众人:(笑)

若林:春日他在休息室里不说话,上了节目更是不说话。

上田:根本就变装饰物了。

众人:(笑)

若林:奶油桑的二人是经纪人也在场、开着电视的时候也会聊起来这样吗?

上田:嘛  算是吧。

若林:会聊些什么?

上田:今天白天有聊过的是,电视上某位模仿艺人在出外景,我就随口说 “模仿艺人为什么会自主去做那些模仿啊?”。

奥黛丽:(笑)

上田:模仿艺人会主动去做些模仿嘛,比方说喝水时的奥黛丽·若林这样子。我不太懂这么做的动机。

若林:(笑)

上田:搞笑艺人是被人要求“你做个模仿”“你做个短剧”之后,勉为其难才来做的嘛。

若林:对对。

上田:对于我们搞笑艺人来说这才是主流,不过模仿艺人都是自己主动想要模仿这个那个的。倒不是要否定他们的做法,就只是我会觉得那到底是为什么。

若林:有所疑问呢(笑)。

上田:并不是否定,就只是单纯地有所疑问。然后有田就说“大概是因为这样那样”,不过有田他给的回答都是否定性的。

众人:(笑)

若林:你这样太诈了(笑)。

春日:这么说太诈了。

若林:原来如此,就是像这样展开对话了。

上田:在两三年前,上某个节目的时候,因为嘉宾的日程问题,两段节目的录影时间之间有大约两个半小时的空闲时间。

若林:嗯嗯。

上田:所以我就特意从家里带了书和报纸,准备用来打发时间。然后我正准备读书的时候,有田就突然说“如果上田你以后当上总理大臣的话,能让我当官房长官吗?”

若林:(笑)

春日:这么突然?

上田: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想出这种事的啊。

若林:也太厉害了。

上田:他说“官房长官不是每天都要面对记者吗?那个可以交给我负责吗?”

若林:(笑)

上田:我就说“那你是要怎样开记者招待会啊?”,于是我们就开始玩起迷你短剧了。

若林:诶~在休息室里吗?总理与官房长官的短剧吗?

上田:不不,我演的是记者角色,来试试有田的官房长官表现得怎么样。

春日:彻头彻尾的短剧啊(笑)。

若林:也太厉害了吧。

上田:我们就这么玩了起来,玩着玩着士大夫就在外面敲门说“不好意思,准备进棚录第二段了”。我们当时异口同声地说“不不  请稍等片刻!”

若林:(笑)

上田:我们这边还没讲完呢。

若林:短剧还没演完(笑)。

上田:两个半小时基本一直在玩这个。

春日:太厉害了。

上田:我们自己都吓了一跳。

若林:那说明气氛很热烈呢,谈话的时候也好,短剧里面也好。

上田:不不,那种场合下的互动,通常都是没什么营养的对话啦。

若林:这样子都有点异常了。

春日:说得对,这样太怪了。

上田:不过多数时候都是有田主动来搭话的,比方说电视里出现了前辈谐星的话,有田他是会说“那家伙搞啥啊”之类的话对吧。

春日:没这回事(笑)。

上田:我会说 “没这回事 这位可是很优秀的前辈的”。

奥黛丽:(笑)

若林:完全无法想象(笑)。今天到此为止最没有画面感的发言(笑)。

上田:(笑)

春日:肯定是两人一起说坏话。

上田:嘛  反正就是会像这样讲些闲话。不过如果是讲了一小时的话,那有田他讲话的时间可能就占了58分钟。

奥黛丽:诶~~。

上田:我的附和大概也就2分钟吧。

若林:进短剧的时候也是吗?

上田:平常基本上不怎么会有进短剧的时候呢。

若林:日常对话就是这样的比例。新生代为了打磨技巧而玩短剧或者对谈倒能理解,您二位就只是单纯地很要好对吧?

上田:大概是吧,有时候到最后也都没办法好好看报纸了。

若林:我不能接受的是,比方说坐飞机时我跟春日是邻座,经纪人坐在稍远的座位上。春日他注意到要跟我邻座,就跑去跟经纪人嘀咕了半天,想要跟经纪人换座位。真亏他做得出这种事啊!

上田:明明只是个卡苏卡。

若林:(笑)

春日:有什么关系啊!

上田:为什么啊?我想知道春日你的想法。

春日:怎么说呢。也有害臊的成分在,另外就是都没摄像机在拍,是要聊什么啊。

上田:在休息室、在飞机上都是的。

春日:对啊,没什么可聊的呢。

上田:没有什么共通的兴趣之类的吗?美式足球不就是了嘛?

若林:我完全愿意聊美足的。

上田:比如说美足,前阵子看了某某队的那场比赛这样的话题,你不会去聊吗?

春日:我们有做美足的节目,在节目上就已经聊过了。

若林: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春日他总说“反正不能变成钱的吧”,不过这都是为了在上田桑面前充面子,特意说了个优等生一样的回答。

上田:(笑)

春日:瞎说什么啊(笑)。我只是不想被上田桑当做怪人啦!

上田:没关系的,我早就把你当怪人了(笑)!

若林:就是说奶油二人从新手时代起就没有相互不讲话的时期吗?

上田:有的有的。

若林:有吗?

上田:在我们搭档第三年,两人都是二十三四岁的时候,有一阵子我们两人之间完全言不发的。

若林:是吗?

上田:大约有半年左右都是这样的。光是看到他的脸就很火大,看他吃东西的样子也都感觉很心烦,不过就算在这种时期,也还是必须创作段子的吧。

若林:对对。

上田:我们有参加很多搞笑Live,另外那时候也有参加『国王早午餐』节目。

若林:有过呢。

上田:要到外景做转播,顺便做些迷你短剧之类的表演。

若林:对对。

上田:所以我们就每周都必须得创作段子,于是就必须要有交谈了。总得有一方主动说 “明天的段子要怎么办?”,真的是很难熬啊。

若林:诶~~。

上田:现在的话,就算不准备也没关系。到了现场,随口说句“你这家伙搞什么啊”就能开始演了,演完后各自回家就行。不过在那时候我们是做不到这样子的。

若林:是啊。是上田桑主动开始挑起话题的吗?

上田:看情况吧。不过搞笑组合,说到底都是没工作所以关系差的吧。

若林:是呢,不顺利的时候就会关系差。

上田:装傻和吐槽会彼此埋怨,会觉得都怪对方才害得没工作。谁都不想归责给自己嘛。

若林:对对。

上田:随着工作增加,自然而然就能保持还算好的关系了吧。

若林:是啊,也有些组合是走红之后突然就变得要好起来了。

上田:比如说呢?

若林:不不(笑),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前辈组合了(笑)。

众人:(笑)

若林:那二位现在私底下没有见面吗?比方说去家里玩什么的?

上田:那家伙结婚的时候,我因为没见过他太太,就说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大概是一年半以前吧,他结婚的那时候,聊到要怎么办的时候,我就说那不如到我家来吃饭。

若林:就是说上田桑一家和有田桑夫妇一起吃饭了。

上田:对对。另外最近两年是没有,不过之前我们跟小崇小敏一直在富士台的节目当固定底。那个节目录影是在周三,所以周三早上我们四个人就会一起去打高尔夫,装傻组对吐槽组,输的一方要负责请吃午饭这样子。所以说私底下的往来还是有的。

若林:这样啊。春日愿意吗?奥黛丽跟Knights一起去打高尔夫?

春日:不……这个……。

上田:是因为介意谁而不想去?总归是介意其中某人才会这样的吧。

春日:嘛  是若林桑呢。

若林:我对此完全无法认同。他总是想给自己不说话这件事做美化加分,但其实就只是不说话对吧?

上田:若林你不介意跟Knights和春日一起去打球吧。

若林:我完全没问题,倒不如说我很想去。现在说着说着,我就已经很期待了。

上田:应该会很开心的。Knights也没问题吗?

若林:knights没问题的。

上田:去吧,我给你们当杆弟。

若林:我们会介意的啊(笑)。

上田:等等!我也不愿意啊!凭什么我得做杆弟啊(笑)!

众人:(笑)

 

【强烈的吐槽】

若林:上田桑你对嘉宾的吐槽经常都蛮狠的,至今为止有遇到因此而发火的人吗?

上田:没有直接对我讲的,不过有从经纪人或者节目士大夫那里听说过。

若林:诶~。

上田:我跟后辈谐星也说过的。比如后辈谐星对你说“若林桑你不是长得很丑吗!”,你就回嘴说“闭嘴!才轮不到你说呢!”这样,把节目的气氛炒得很热。然后录影束后,就有些人会过来道歉对吧?

若林:对对。

上田:会跟你说“抱歉刚刚讲了失礼的话”。

若林:嗯嗯。

上田:我最讨厌那样的后辈了。

若林:诶~(笑)。

上田:我无法容忍那样的做法。比方说就算我对前辈说了失礼的话,就算因此惹前辈生气了,我也绝对不会去道歉的。

春日:诶~。

上田:我觉得那样做很诈啊。我就算被人喷了也没关系。作为后辈来说,想着要来喷前辈来博得笑果,也确实把大家逗笑了,然后节目结束后又跑来说“抱歉,我刚刚讲了礼的话”。你丫就这么希望自己被当做是有常识的好人吗?

若林:啊 对对。

上田:笑果也都有了,还想被当做有常识的人吗?调侃前辈博得笑果,是要抱着就算被当做无礼之人也没关系的觉悟上的。这是我的主张。所以我就算被当做无礼之人、性格恶劣之人、脑子有毛病之人也都没关系的。我也常被后辈调侃的嘛,比方说“脸皱巴巴的”之类的。我不会因此而生气,但要是后辈事后跑来道歉的话,我就会喷他“你丫搞啥啊”了。

若林:原来如此。反过来说,也有的人是会录完影去道歉的吧。

上田:有的有的。我想起来了,以前在广播节目里,大约二十四五年前吧,我们跟出川桑一起上了Hiromi桑的广播。我对出川桑讲了很失礼的话,嘛 ,有田他应该也讲了吧。当然出川桑在现场是“搞啥啊你们这些家伙!好可怕啊!”这样回应了。大概在四五年前我听人说,其实出川桑他是觉得我们会事后去道歉的,不过我们坚持不道歉的方针嘛。

若林:(笑)

上田:出川桑他左等右等等不到我们,就生气说“那两人不来道歉吗!”。

奥黛丽:(笑)

若林:两边的行事风格不一样呢(笑)。

上田:貌似出川桑因为这件事,直到七八年前为止都很讨厌我们(笑)。

众人:(笑)

若林: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上田:被他讨厌也是没办法的。

若林:毕竟是真的讲了失礼的话。

上田:所以我就跟出川桑讲了,“我不会对那时讲了失礼的话而说对不起,不过很抱歉让你有了这样不好的回忆,但是今后我也还是不会去道歉的”。

若林:所以说在节目里上田桑会对大牌明星狠狠吐槽,就算把对方惹火了,也不会去道歉。果然是因为小时候很会吵架才这样吗(笑)。

上田:对哦,追根溯源的话就是这里了吗(笑)。春日你是会去道歉的吧?不过要说的话,若林应该更可能会去道歉吧?

若林:可能会呢,不过我会看人来区别对待的。我会一直想的,对方是不是会希望我事后去道歉的类型。

上田:这样啊。

若林:不过有时候也会赌错,觉得这人是不去道歉也没关系的,但结果对方却是在录完影后大发雷霆了。

上田:这样啊,谁啊?

若林:真的是很有名的人(笑)。

上田:的确我经常会对辈分地位更高的人说“你丫在说啥鬼话啊!”“你可以回去了!”之类的话,从常识来看这当然是错的,不过比起常识来,我更看重前方的搞笑的效果。从这层意思上来说,不好意思可能有点耍帅了,我是抱着下地狱也无妨的觉悟去喷人的。

若林:偶尔在『Miracle9』里面,狠狠吐槽年长很多的演员之后,会不拍对方的表情就直接往下走流程了。

上田:真的吗?你还真是爱注意些细节呢。

若林:看到就觉得好厉害啊。

上田:是吗?要这样的话就该给嘉宾的脸特写啊,拍他们的表情什么的。

若林:(笑)

上田:不然的话就好像我是真的跟嘉宾争吵起来了啊。士大夫是白痴吗,这种时候要好好编辑啊(笑)!

若林:这样啊。

上田:春日你总是挺着胸、表现出很傲慢的样子,要是感觉到这样子惹前辈生气了的话,你会立即去道歉的吧。

春日:如果我在录影现场注意到了的话,我是会去的。

上田:就说吧,我最讨厌这样做的人了。

若林:(笑)

春日:那我以后就不去道歉了。

上田:希望你这么做。

若林:那上田桑就没有不想被人调侃的事吗?

上田:没有的。我在场的时候说就没关系,但要是我不在场的话,比如奥黛丽你们要说我的坏话,那就希望你们能好好地做出笑果来。

若林:原来如此,有笑果的话就没关系。感觉比起有田桑来,上田桑你更常被人调侃。

上田:怎么说呢,若林你可能不一样,不过吐槽的人往往会显得很高高在上嘛。

若林:啊……对对,因为要控场主持什么的。

上田:我完全不傲慢的,但就是会显得很高高在上。

若林:原来如此。

上田:若林你不是这种类型的吐槽,但是吐槽的人往往会用“你笨蛋吗?”“你说错了!”之类的话,像是要把自己的价值观绝对化一样。

若林:对对。

上田:“你所说的都是错的,我说的才是对的”,肯定有时候我们说的话会让人听起来有这种感觉的吧。我们吐槽的人就总是会显得好像高高在上,所以我们被调侃的话,观众看在眼里也会觉得很爽的。

若林:这样啊。

上田:我们被小瞧、被否定的话,观众会看得很开心的。

若林:(笑)

上田:虽然例子可能不太对,不过在我们小时候看到碇矢桑被志村桑、加藤桑又是泼水、又是夹鼻子时是最觉得爽快的吧,有种“你丫终于得报应了!”的想法吧。

若林:对对(笑)。

上田:虽然拿碇矢桑举例可能不太准确,不过简而言之就是这样的吧。

若林:原来如此。偶尔看到胜俣桑调侃钦酱的时候也会雀跃不已的呢。

上田:对对,虽然钦酱也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类型就是了。

若林:就是跟平常看到的样子要有落差。

上田:因为调侃我的话就能把观众逗笑了,所以像是007等节目里面,有田他们就经常会起哄“你也来做做看”

若林:对呢(笑)。我在做MC的时候经常会思考一些细节的问题。

上田:你还真是对搞笑刨根究底呢。

若林:就是啊,跟上田桑一起吃饭的时候,你可不会说这些,基本上都只在讲美式足球了。

上田:是啊。

若林:再就是……

上田:不好意思打断你,你问的问题我也会尽可能回答你的,不过春日你也多少对我有点兴趣好吧?

春日:(笑)

上田:你什么问题都没问我,亏我还一直问你问题,家里怎么样?为什么不跟若林讲话?之类的。

春日:不是没有兴趣,不过希望你更加积极向我展现自己。

众人:(笑)

上田:抱歉,虽然我不会扭曲自己的信念,但今天录音结束后,你给我来谢罪!

众人:(笑)

春日:你刚刚不是说不需要后辈道歉吗(笑)。

上田:不行,只有你需要来道歉。

春日:为什么啊?

上田:每次都要来道歉。

众人:(笑)

上田:明天起你就朝着我家的方向谢罪吧。

众人:(笑)

 

【主持技巧】

若林:在益智问答节目里,会有演员什么的参加,会要问他们的干劲嘛。

上田:嗯嗯。

若林:他们最后都会说“今天我们会努力答题的”,在这之后我该说些什么?

上田:啥?你都着眼在什么鬼地方啊?

奥黛丽:(笑)

若林:我一直都觉得好难。

上田:哪里难了?直接说“请好好加油”就行了吧。

若林:比方说了“为了给这部剧带来好势头,请你们好好加油”之后,接一声“嗨~”就转到下一组也行的吧?

上田:这也没什么不好吧(笑)。我不太懂你是在介意什么。

若林:怎么说呢,会觉得由我来说合适吗。比如我说了“期待你们哦”的话,对方会吐槽说“你真的这么想吗?”。

上田:啊~。

若林:可能是我的语气太平淡没感情了。

上田:那就再更加故意一些吧。比方说刚才的那句,就用更加不带感情的语调说“期待你们的表现(棒读)”。

奥黛丽:(笑)

上田:这样不用多说,大家也会心想这人绝对是在说谎吧。

若林:这样可能更好呢,我说不定更擅长这种的。我再问个问题可以吗?

上田:你是把这里当做搞笑学校了吗?

春日:(笑)

若林:是啊,我今天想上搞笑学校啊。之前我有次发了短信给上田桑,说想学MC的技巧。

上田:有过呢,就是前不久的事。

若林:对对,结果你就只回复一句“去做想做的事就好”(笑)。

春日:多回答点更有用的话啦(笑)。

上田:因为那时候我就只想赶快上床睡觉了。

众人:(笑)

若林:比方说有时需要问年纪,问了“你多少岁?”,对方回答“65岁”,通常这种时候都得说“看起来很年轻呢”,不过我很讨厌这样说。

上田:我也讨厌。

若林:就说吧。

上田:比方说对方回答“65岁”的话,我要么是往上说一点,“是吗?还以为你是67、8岁呢”;要不就是故意往下夸张了说,“真的假的?我以为你才178岁呢”。

奥黛丽:(笑)

若林:这样未免也太夸张了吧(笑),去道歉比较好吧。

春日:这样很失礼啦。

上田:也可以用比较极端的方法,比如“是吗?我就觉得差不多是这个年纪呢。”

春日:(笑)

若林:不过能这么讲也是因为上田桑你很会吵架。

上田:关键就是这个,好的,你赶紧准备去练拳击吧。

若林:(笑)

上田:再就是要去看『相棒』。

若林:原来如此(笑)。

上田:总之这种时候不能太较真,可以敷衍一点来回应。

 

【重复问题】

若林:比方说有着少见的兴趣爱好的名人,上田桑你在007里听他讲了兴趣爱好,然后一段时间后又不得不在『时尚主义』里面像第一次听说一样再次问他的兴趣爱好,这个要怎么做?

上田:关于这个我有点便利之处,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若林:这也太夸张(笑)。

上田:比方说要是两个节目之间隔了一个月左右的话,我是记得的。比方说嘉宾上了007,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又来上了『时尚主义』,这种情形很多呢,在影视剧之类的打片的期间。

若林:是呢。

上田:这种我是记得的,但比方说要是在007里,“请问有什么兴趣爱好?”“我喜欢收集什么什么”“这样啊”,会做这样的互动的嘛。然后比方说过了半年,嘉宾又来上『时尚主义』的话,“请问你休息日会做些什么呢?”“我喜欢收集什么什么”“咦?这怎么一回事?”,到这里为止我是真的忘得一干二净了。

若林:(笑)

上田:然后听嘉宾讲着讲着,我就开始寻思“这事儿我以前好像听过啊”了。

若林:(笑)

上田:虽然中途会想起来,但第一反应就完全是第一次听到的样子了。若林你现在也40岁了吧。

若林:是的。

上田:再过两三年,你也会开始忘事了。

若林:(笑)

春日:这样说好吗(笑)。

上田:我也是从这个年纪开始渐渐忘记别人讲过的话的,所以最近我有时都搞不清楚跟对方是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春日:这样很糟糕吧?

上田:是很糟糕。

若林:太夸张了啊(笑)。

上田:我以前对记忆力特别有自信的。

若林:毕竟是杂学王。

上田:不过现在我对记忆力是最没有自信的。

若林:诶~~。

上田:所以我会尽量不主动说初次见面了,会看对方怎么说。我说完早上好,如果对方说 “初次见面,我叫OO”,那我就跟着说“初次见面,我叫上田”;如果对方说“上次承蒙您多多关照了”,我就会说“不不,我才是蒙您多关照了”。总之就一直是在等对方先提起来。

若林:就是说只靠一部『相棒』在电视台里到处乱转呢。

上田:对对,就是这么一回事。

奥黛丽:(笑)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