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killer遇到己死之人——最后的完美结局(上)

廖子喝到午夜十二点才回房间,killer推开廖子的房门,一股扑鼻而来的烟味让killer措手不及,咳嗽了几声。

“呀~杀手先生来我房间有何贵干?”廖子坐在床上看向门口的killer,“我想实现愿望。”说着killer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

“哦,什么愿望说来听听。”廖子看killer拿出的小刀有些期待。“我想…我想让我的au没有屠杀者,还有让pap's可以忘了我,可以吗?。”

“你不是都可以重置了吗?”廖子知道killer有决心可以重置“重置是可以,但我希望我兄弟能忘了我在一个和平的地方活着。heh,很可笑对吧。”

“恰恰相反,你做一个伟大的决定,据我所之你有不少的愿望,可你偏偏选择了这个。”廖子嘴角微微一笑。

她走上前把killer手里刀拿走了,打量起来“这个就是你给我的代价吗?不错。”“是的,我没有太多珍贵的东西,这是我最锋利的小刀。”

“作为代价很合适,明天有时间吗?”“有是有,干什么?”killer有些不解,“把我带去你的au,我需要到那里才能实现你的愿望。”廖子解释到。

“还有没事就请回吧,我要休息了。晚安,杀手先生。”“哦,好那我先走了。”

第二天早晨:

fell进来了“靠,都多大的太阳了还不起床。”他一脚把门踹开。来到廖子的床边开始唠叨,廖子拉着fell的手把他拽到床上。

“我再睡五分钟,你不见意的话可以跟我一起睡。”廖子对fell眨了眨眼,倒头又睡过去了,此时fell在一边脸彤红。然后自闭了。

廖子休息好后对一旁的fell说:“下回进女士房间要敲门哦~直接进很不绅士。”

“怎么?还不出去你要看我换衣服吗?”fell听到这话连忙出来了,‘草,老子一天之内被一个女鬼给调戏了两次,啊啊啊!!’fell在心里吐槽自己。

从廖子房里出来的fell遇上了killer,killer瞬移到fell面前“喂,你个混蛋不会对那位小姐做了什么吧。”“你才混蛋,我什么也没做。”fell反驳到。

“切,我才不信,你个大变态,我进去看看。”killer打开了房门“唉!等等,她在…里面换衣服呢。”说是迟那是快,门己经打开了。

fell看见了廖子的背后,默默走开了。killer他看不见,只能大概知道廖子在哪。廖子看见killer进来了也没叫,她知道killer眼睛看不见,如果叫了只会引来看的见的。

“再等会我,杀手先生。”廖子不慌不忙的说到。

换好衣服后,廖子跟killer来到了他的au,“拉着我的手,这样你兄弟就看不见你了。”廖子向killer伸出了手,killer有些不习惯。

“没事的,我是鬼又不是人。”廖子看穿了killer的想法,killer拉住了廖子的手两人都条件反射的缩了一下。必竟都很久没人牵过两人的手了。

一人一骨向着papyrus走去,越近killer情绪就越激动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廖子感受到了killer的紧张“沉呼吸,放松,别紧张。”

终于走到papyrus的面前,此时一个声音从killer的心底传来‘我们是一样的,你是个brother killer,你不配拥有完美结局。’

killer忍不住大笑起来“没错我就是一个兄弟杀手,有什么资格拥有完美结局,哈哈哈。”“不你不是,我说不是就不是,我看到了你的曾经,看到了你的经历,你还有良知。”

“蛤?良知,那种东西我早就扔掉了,哈哈哈。”“如果你没有那种东西,我就不会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了。”

killer撒开了廖子的手在papyrus面前现身“bro,是你吗?你回来了。”“抱歉,papy。”killer用小刀杀掉了papyrus,又一次……

“看来要解决你的心魔啊。”廖子看着眼前这一幕“哈哈哈,看到了吗,我杀了我兄弟我不可能有完美结局。”

papyrus的尸体变成了尘埃随风吹散。

killer的眼里流着液体决心,廖子帮他擦掉“唉……看来只能先回去了。”

(这里说一下,这个系列不算乙女文也许吧。主要是讲女主为他们实现愿望的过程,只有一点乙女向)

求个“衫”连,给个赞也行。白瓢也可以点个关注(。ò ∀ ó。)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