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三大恨事”出处考据

张爱玲在《红楼梦魇》里有个著名话头:“有人说过‘三大恨事’是‘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件不记得了,也许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小时候看红楼梦看到八十回后,一个个人物都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起来,我只抱怨‘怎么后来不好看了?’……很久以后才听见说后四十回是有一个高鹗续的。怪不得……”

《红楼梦魇》

所谓“三大恨事”,张爱玲信笔所之,记忆不确。今人蒋寅《金陵生小言》卷三汇集此类说法云:“朱国桢生平所恨者五事:一恨鲋鱼多骨,二恨金橘多酸,三恨莼菜性冷,四恨海棠无香,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张翼廷亦有五恨:一恨河豚有毒,二恨建兰难栽,三恨樱桃性热,四恨茉莉香浓,五恨三谢李杜诸公多不能文。钱振鍠所恨三事:读史见小人痛杀清流一也,见道学人排斥天下有才有气之士二也,见迂腐不通人论文法诗法三也。”可见张爱玲显然是将“五恨”误作“三恨”了。自然,天才女作家原本不必如蠹鱼考据家一般谨严的。

蒋寅

更何况,不仅作家张爱玲错了,其实学者蒋寅也错了。蒋先生所据未详,而所谓“五恨”的发明者,并非明代朱国桢,实为宋代彭渊材,典出宋人释惠洪的笔记《冷斋夜话》卷九:“渊材迂阔好怪……又尝曰:‘吾平生无所恨,所恨者五事耳。’人问其故……乃答曰:‘第一恨鲥鱼多骨,第二恨金橘大酸,第三恨莼菜性冷,第四恨海棠无香,第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闻者大笑,而渊材瞠目曰:‘诸子果轻易吾论也。’”同卷另有一则:“李舟大夫客都下,一年无差遣,乃受昌州。议者以去家远,乃改受鄂倅。渊材闻之,吐饭大步往谒李曰:‘今日闻大夫欲受鄂倅,有之乎?’李曰然。渊材怅然曰:‘谁为大夫谋?昌,佳郡也。奈何弃之?’李惊曰:‘供给丰乎?’曰非也。‘民讼简乎?’曰非也。‘然则何以知其佳?’渊材曰:‘天下海棠无香,昌州海棠独香,非佳郡乎?’闻者传以为笑。”此条正可为上述第四恨的“海棠无香”作一注脚。按:《冷斋夜话》作者释惠洪即彭渊材之侄,所记自可信据。

张爱玲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