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反间计是存在的——暗音的通俗历史讲稿


一 什么是反间计
二 反间计在历史上出现过吗?


三 明末反间计的过程
四 各种疑问回答

五 对世人不承认反间计的心理分析


六 许多大人物对反间计的记录
后记


一 什么是反间计


反间计起源于三十六计 指的是识破对方的阴谋算计巧妙地利用对方的阴谋诡计进行攻击对方


计策的按语是:间者,使敌自相疑忌也;反间者,因敌之间而间之也



二 反间计在历史上出现过吗?



反间计历史出现过许多次,并不是人们凭空编出此计。

除去此讲中的主题“明末反间计”,历史上著名的反间计还有秦朝反间廉颇。



即著名成语“纸上谈兵”的故事。



赵孝成王七年(公元前260年),秦军和赵军在长平对峙,当时赵括的父亲赵奢已经去世,赵



相蔺相如也身患重病,赵孝成王派廉颇带兵攻打秦军,秦军几次打败赵军,赵军坚守营垒不出



战。秦军屡次挑战,廉颇置之不理。赵孝成王听信秦军间谍散布的谣言。秦国间谍说:“秦军



最忌讳、最害怕的,就是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做赵军的将帅。”赵孝成王因此就让赵括当将



军,以代替廉颇。蔺相如说:“大王仅凭虚名而任用赵括,就好像用胶粘死调弦柱再去弹瑟那



样不知变通。赵括只会读他父亲遗留的兵书罢了,并不懂得灵活应变。”赵孝成王不听,还是



命赵括为主将。

赵括一反廉颇的策略,改守为攻,在长平(今山西高平西北)主动全线出击,向秦军发起进攻



。秦将白起分兵两路:一路佯败,把赵军吸引到秦军壁垒周围;一路切断赵军后路,实行反包



围,使赵军粮道断绝,困于长平。最后,赵军四十六日不得食,分四路突围五次不成,赵括亲



自率勇士突围,英勇杀敌,被秦军射杀而死,四十余万赵兵尽降,后被秦军坑杀。





司马迁《史记》卷八十一 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 後四年,赵惠文王卒,子孝成王立。七年



,秦与赵兵相距长平,时赵奢已死,而蔺相如病笃,赵使廉颇将攻秦,秦数败赵军,赵军固壁



不战。秦数挑战,廉颇不肯。赵王信秦之间。秦之间言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君赵奢之子



赵括为将耳。”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




【“赵王信秦之间。秦之间言曰”】


三 明末反间计的过程
作为每一明末历史爱好者,反间计的过程大家都耳闻能详,简单来说:


袁崇焕带关宁军赶在清军之前抵达北京。十日内先后取得了广渠门大捷、左安门大捷、南海子


袭营等胜利,这就是历史上的京师大捷。暂解京城之围。 为了去除这个大敌,后金精心谋划


出一幕反间计,并最终得逞。


这在【明史袁崇焕传】中,也说的很清楚:会我大清设间,谓崇焕密有成约,令所获宦官知之,阴


纵使去。其人奔告于帝,帝信之不疑。十二月朔,再召对,遂缚下诏狱。法司坐崇焕谋叛,三


年八月。遂磔崇焕于市。




四 各种疑问回答


1 为何后金反间计的执行者说的话太监能听懂?后金不是应该说满语吗?


答:因为反间计的执行者是明朝降将,会说汉语。




清太宗实录中提到两位降将名字:副将高鸿中。参将鲍承先


此二人都是广宁降将。


高鸿中写过著名和明朝议和奏折,得到皇太极的赞许


奏折以及回复如下:


高鸿中给皇太极上奏:


若此时他来讲和,若果真心讲和,我以诚心许之,就比朝鲜事例,请封王位,从正朔,此事可


讲,若说彼此称帝他以名份为重,定是要人要地,此和不必说,他即无讲和意我无别策,直抵


京城,相其情形,或攻或困,再作方略·他若因其攻困之急,差人说和,是求和,非讲和,我


以和许他,只讲彼此称帝,以黄河为界,容他南去,或以山海为界也罢,他若不依,我也不肯


退兵,多积粮草,定与他作到〔抵〕底,若攻困他到危处,或者朝廷南迁,他即南去,不必追


他,他家宗派甚多,倘另立一好人为帝,反为不便,且放他去·只取黄河迤北。。。。。。


皇太极闻此大悦:“览卿所奏,劝朕进兵勿迟,甚为确论。但南朝规矩,兵民为二,名有常业


,兵有常粮。我国兵民为一,出则备战,入则务农,兼以收拾兵器,故稍迟时日,俟地锄完即


行。”

 2  如何证明反间计不是清朝有意抹黑崇祯所做。


答:清朝有一皇族专用史书,满文老档,此书用满文书写,乾隆四十年到乾隆四十三年整理后


藏沈阳崇谟阁。
1918~1929年金梁招聘人员翻译沈阳崇谟阁所藏副本,写成满洲老档秘录,此史书始为世人所


知。


此书乃内部阅读,终清朝都无汉人知晓其存在,不存在污蔑明朝的立场与理由。


而该书中亦明确记载了反间计的存在


“二十二日,遣归降之王太监齎和书致明帝。是日,汗率诸贝勒及护军,环视北京城。”
“二十九日,遣杨太监往见崇祯帝。杨太监以高鸿中、鲍承先之言,详告明崇祯帝。遂执袁都


堂,磔之。”(满文老档)


3 听说90年代有学者指出满文老档也有诸多错误,是不是可以认为满清篡改此书。



答:学者名为刘厚生,论文名为《从《旧满洲档》看《满文老档》中的伪与误》,此文中关系



到皇太极与袁崇焕历史的只有提及两者书信的说明,刘学者对书信中的称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并无质疑满文老档这段记载真伪语言。


4 袁崇焕背叛是经过数个月的明朝方面审判,证据确凿,不存在反间计的实现空间。当时史


料也没人对审判有所质疑。


答:当时明朝中无数人都对审判提出了质疑 有《白冤疏》--- 钱家修,佘大成《剖肝录》,


程本直《漩声记》《矶声记》


都有所质疑比如 余大成:“会审之日,风霾昼闭,白日无光。闻者莫不伤之。栋等复造为飞语


,流布内外,传入禁中,达之天听,以甚其罪。在廷多心知其冤,然见龙锡等相继罪谴,无敢


言者。”




而可以直接证明审判并非证据确凿的,则是锦衣卫李若琏传的一段经历


一日,巡捕抓一木工,说其为袁崇焕奸细,屈打成招后,李若琏怀疑有鬼,再三追问后木匠痛


哭:我是山西人,在北京做木匠,何曾到过辽东?




以下为史料


《李锦衣若琏传》(李若琏传)
李若琏,字成甫。上林苑番育署人,祖籍新城。...於崇祯元年中武进士,官锦衣卫。...长安


士民畏厂卫如虎,见公执公秉正,颂声载道。
  一日,巡捕营获一木工,谓为督师崇焕奸细。奉旨打问。君问原缉员役,曰:“袁督师现


在辽东,即有异志,渠(他)之提塘、承差俱在京,何必用一木匠为奸细?”众坚以为真。及


讯,犯人随口直认云:“袁督师修盖衙门,戴方巾,穿白绫袍。知我常在京中,遂差打听京中


有多少人马。欲起手反叛。”君再四诱问,始痛哭曰:“捕营苦刑,叫如此说,不然驳回,当


时夹死。我是山西人,在京作木匠,何曾到辽东?”
  君据实上报。上令锦衣卫刘侨再审,乃以为真,立付重辟。君失出降二级,回卫。君笑曰


:“吾不以人命博一官也。”




而外界对明朝的审判也并不是执肯定的态度




朝鲜《仁祖实录》八年二月(即崇祯三年二月皇太极未回师)前丁丑载:朝鲜的使者朴兰英到


沈阳,满清的王公当着他面互相“耳语”,说袁经略果然和我们同心,只可惜事情败露而被下


狱。这样的事情,怎会当着外国使臣的面而互相耳语,故意让他听到。朴兰英明白他们的用意


,只不过想借他而传言到明朝去,以便尽快杀了袁崇焕,所以他在给朝鲜国王的奏章中说:“


此必行间之言也。”



5 袁崇焕此人并不值得后金如此对待,所以反间计存疑。


答;在战前,据朝鲜史料燃藜史记叙中记载,后金就已经开始针对袁崇焕实施反间计了。“崇


焕即诛文龙,虏使满月介寺到义州,辟左右密语府尹李时英,费劲心机欲杀文龙,今幸使得杀


之,愿公勿泄。闻者皆笑之。”


而在《清代通史》一书中,记载了皇太极以欺骗式手段,以讨伐蒙古为名,半路改攻明朝的经


过。


而在经过中,我们看到,皇太极宁愿冒着深入敌境被四面围攻的危险,宁愿冒着欺骗将领丧失


人心的危险,也不愿意制定正面突破宁锦防线计划,可见后金对袁崇焕的畏惧。




皇太极以辽西有备,憎崇焕殊甚,乃议取道蒙古,拊直隶之背。天聪三年六月,皇太极谓贝勒


大臣曰:“明若许和,共享太平,则我国采参开矿,与之交易;若乐于用兵,则我国所少者,


不过段帛等物;果竭力耕织,以裕衣食之源,即不得段帛,亦何伤哉?我屡欲和而彼不从,定


当西征,令蒙古、科尔沁、喀尔喀、扎噜特、敖汉、柰曼诸国,合师并举。”十月,皇太极亲


率师启行,以喀喇沁台吉布尔哈图为向导,至辽河,议先征明先是,皇太极集诸贝勒大臣暨外


藩蒙古贝勒台吉等曰:“明国屡背盟誓,蒙古察哈尔暴虐无道,伐宜何先?”有谓人马劳苦,


宜退兵者;有谓兵力已集,宜征明者。皇太极以征明之议为是。遂向明境进发。五日,至喀喇


沁之青城。代善,莽古尔泰以“深入敌境,劳师袭远,若粮匮马疲,何以为归计?纵得人边,


而明人会各路兵环攻,则众寡不敌,倘从后堵截,恐无归路。”遂密议班师。岳托济尔哈朗等


皆力劝皇太极进取,遂命管旗八大臣往与代善,莽古尔泰议,夜半始定。乃颁谕曰:“予仰承


天命,兴师伐明,迎战者不得不诛,若归降者,虽鸡豚勿侵扰.俘获之人,勿离散其父子夫妇


,毋****,毋掠人衣服,毋拆庐舍祠宇,毋毁器皿,毋伐果木,毋违令杀降。**女者斩,毁


庐舍祠宇,伐果木,掠衣服,及离大纛人村落私掠者,鞭一百。又勿食明人熟食,勿酗酒。闻


山海关内多有鸩毒,更宜谨慎。马或羸瘦.可煮豆饲之,肥者只宜秣草。凡采取柴草,须聚集


众人,以一人为首;有离众驰往者,拿究。如有故违军令者,与不行严禁之管旗大臣,及领队


各官,并治罪弗贷。”

6 既然是用间,难道没有人看出吗?只有乾隆皇帝看出,最后指出来?


答:很多人都看出来了。


玉堂荟记:"己巳之变,当时士马物力足以相当,袁崇焕初至一战,人心甫定,而袁于大珰少所结好,毁言日至,竟罹极刑。乃京师小民亦群以为奸臣卖国,至有啖其肉者,【其蜚语皆出自内阉云】。" 


袁既被执,辽东兵溃,数多皆言以督师之忠,尚不能自免,我辈在此何为?盖袁在辽左,最得将士之心,故致如此。上乃出谕,谓暂令解任听勘,而先入之言深,卒无转圜之意。其后再逾年,而有孔有德之乱,得非伤辽人之心而然欤?封疆之事,自此不可问矣。


杨士聪的<玉堂荟记>成书于崇祯年间,其对所谓的太监密告并不十分知情,但也隐约知道"其蜚语皆出自内阉".


杨士聪(1567-1648),字朝彻,号凫岫。明末山东济宁人,是东林党魁周廷儒的门生。




都下流言多出三大营官军口,一人造谣,传之一队,一队传之一营,一营传之都下。不三日,连诸内廷闻达御前矣。大臣黜陟,往往由此。【朝廷以为舆论无私,而不知其由于匹夫恩仇,奸人反间,殊可恨也】。
————王世德《崇祯遗录》
王世德 明朝末年世袭锦衣卫指挥佥事


【督师袁崇焕檄调当选精兵,统领西援,】十一月初三日进山海关,随同督师星驰。途接塘报,遵化、三屯等处俱陷,则思蓟州乃京师门户,堵守为急。初十日统兵入蓟,三日之内连战皆捷,又虑其逼近京师,间道飞抵左安门外札营。二十日、二十七日,【沙锅、左安等门两战皆捷,城上万目共见】,何敢言功?露宿城濠者半月,何敢言苦?岂料城上之人声声口口只说辽将辽人都是奸细,谁调你来?故意丢砖打死谢友才、李朝江、沈京玉三人,无门控诉。选锋出城砍死刘成、田汝洪、刘友贵、孙得复、张士功、张友明六人,不敢回手。彰义门将拨夜拿去,都做奸细杀了。左安门拿进拨夜高兴,索银四十六两才放。众兵受冤丧气,不敢声言。【比因袁崇焕被拿,宣读圣谕,三军放声大哭。】臣用好言慰止,且令奋勇图功,以赎督师之罪。此捧旨内臣及城上人所共闻共见者,奈讹言日炽,兵心已伤。  初三日夜哨,见海子外营火发兵夜击,本欲揜命一战期建奇功以释内外之疑。不料兵忽东奔,臣同副将何可纲、张弘谟及参游都守竭力拦阻,多方劝谕,人众势解,收挕不来。此时在臣不难,即死自明,诚恐兵丁一散,再集更难,且谕且行,沿途禁约,仍枭示生事者十数人,所过地方毫无骚扰。行至玉田,乘机收复遵化。适阁部孙承宗总督刘策、关院方大任各差官亦谕臣,期复遵化,在诸将莫不慨然,【而众军齐言京师城门口大战堵截,人所共见,反将督师拿问,】有功者不蒙升赏,阵亡者暴露无棺,带伤者呻吟冰地,立功何用?即复遵化,皇上那得知道我们的功劳?既说辽人是奸细,今且回去,让他们厮杀。拥臣东行,此差官所目击者。。。。。。【崇祯长编祖大寿】


祖大寿 袁崇焕部将,整个反间计关宁军亲历者之一


五 对世人不承认反间计的心理分析


现在很多人不承认反间计,始源于一个说法就是 


“《清高宗实录》载:“袁崇焕督师蓟辽,虽与我朝为难,但尚能忠于所事,彼时主暗政昏,不能罄其忱悃,以致身罹重辟,深可悯恻”


这段史料,是乾隆为了抹黑明朝而特意下旨提高袁崇焕的。


说开了就是,在相当多的人眼中,崇祯是一位勤劳的,努力的,最后做到了“君王死社稷”
如此伟大的君王怎么能说是“主暗政昏”呢?肯定是敌人的诬陷。




这些人的心理总结一词语就是“偶像崇拜”,既:自己的偶像做什么都是对的,如果是错的,那一定是别人的错误。


这种心理在现在的明星与粉丝之间非常流行,但凡某些明星有一些不好的传闻,此明星的粉丝就会一拥而上,用种种手段抵消明星的负面传闻,并不息辱骂和扭曲事实。


在很多的明粉眼中,明朝是一个伟大的朝代,它几次下西洋,万国来朝,几次皇帝亲征外敌,天子守国门。即使被人打到首都,还是有漂亮的保卫战。


所以,这个伟大的皇朝怎么会有错呢?




只是这些人都没有考虑到一个事实,再伟大的朝代都有末期。


明朝的末期拥有一切封建国家末期的征兆,官场贪污腐败,军队战斗力底下,对内无法压制大地主大豪绅对人民压迫,对外无法有效的制止敌人入侵,内外的毛病常常形成恶性循环,于是末期的王朝就什么新鲜事都有了。


作为一个历史者,客观的看待历史,切忌“偶像崇拜”的粉丝心理。




而作为一个皇帝,崇祯可以称道的是两点 一 打击魏忠贤集团 二 君王死社稷。


让很多粉丝热血沸腾,但其中有一段逻辑让人费解:一个能打击魏忠贤集团的君王最后怎么会吊死树上?


常人会从历史书中找答案:性格多疑,刚愎自用,明朝自身处于末期,杀害民族英雄自毁长城。


而相当多的明粉得出的答案只有一个:明朝皇帝没错,有错的是民族英雄。




┓( ´∀` )┏


六 许多大人物对反间计的记录


为什么要放在这里,而不是放在之前的问答呢?


因为既然很多明粉以明朝为豪,那么黄宗羲,唐甄,还有明朝的残留者,南明的话,应该听吧。






黄宗羲《南雷文约》卷一《大学士机山钱公神道碑》云


烈皇在位.两大冤案。郑鄤之狱,督师之叛。马角不生,白虹不贯.水落石出,疑信参半




黄宗羲 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之一 中国思想启蒙之父




袁崇焕以间诛,孙传庭以迫败,卢象升以嫉丧其功。此三人者,皆良将,国之宝也,不得尽其才而枉陷于死,——潜书 


唐甄作者画像字铸万,后更名甄,别号圃亭,四川达州(今达县)人,与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合称为明末清初“四大启蒙思想家”;与遂宁吕潜、新都费密,合称“清初蜀中三杰”。被中宣部、国家教委评为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100位杰出思想家之一。


南明政府早在乾隆帝下诏为袁崇焕平%反前多年,就曾经为袁崇焕平#反:
钱海岳先生的《南明史》详细记载了南明对袁崇焕的三次平%反,层次不断提高。


史料之一
(崇祯十七年五月),安宗《登极恩诏》……又复袁崇焕、赵光抃原官。
明安宗即弘光帝,崇祯十七年即1644年在崇祯死后于南京即位登基。

袁公于崇祯三年冤杀,
赵光抃在崇祯十六年冤斩。
崇祯十五年,蓟州被围,光抃授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蓟州、永平、山海关、通州、天津诸军务。光汴治军严谨,作战骁勇,临危不惧。光汴至蓟州前线,率二骑冲破鬼子重围疾驰入城,城上欢呼“新督莅任”,满寇望而惊叹,蓟州之围遂解。光汴率部援南闯北,“不释鞍甲者七阅月,斩虏首千六百有奇”。十六年初夏,在截击满寇归路的螺山战役中,国军将领各保实力,互不协同作战而被敌各个击破。后来皇帝却逮捕光忭,作为替罪羊杀害。
南京中央政府恢复二人曾被崇祯冤枉剥夺的官职,相当于现代的“恢复政治权利”,
二公平反后,遗属就夺回他们作为无罪官员家属的正当权利;这对于死者也很重要,他们的墓碑上这时才可以刻写上生前的官衔,这是中央恢复死者名誉的大事。


史料之二
弘光元年二月,(安宗)予袁崇焕、王在晋祭葬。

弘光元年即公元1645年。王在晋在崇祯朝为兵部尚书,因张庆臻改敕书事牵连,被崇祯帝处罚过当,革职回家死去。


此时中央给予二人公祭祀葬礼的待遇,可见当时人认为袁崇焕属于冤死,通敌之罪根本不成立。

否则在敌人压境的危急情况下,中央竟然为一个通敌的“叛徒”去追祭,这样岂不是鼓励大家叛变投敌?政府这样做,当然是为了通过平反冤案、厚待殉难功臣,以鼓励朝野上下齐心抗击侵略者。



史料之三
昭宗以邝露言,谥袁崇焕“襄愍”。
明昭宗即永历皇帝。邝露在永历朝任中书舍人,在1650年清寇广州十二日大屠杀中遇难,
“襄愍”解释为:“甲胄有劳曰襄”(见《正义.谥法解》);“佐国逢难曰愍”(见《经世大典.臣谥》,刘熙曰:志义未究,遇难而死,可闵惜者也,故曰愍”)。属于赞扬性的褒谥,用来表扬有军功但蒙冤遇害的大臣。
熊廷弼抗敌有功却被阉党杀害,崇祯为他平反后,赠给熊廷弼的谥号,也是“襄愍”。被阉党余孽陷害的袁崇焕平反后,因为他立功和蒙冤的情况与熊公类似,永历政府就赠予了同样谥号,也是情理之中

后记


说是讲座,其实就是史料大集合,将一些问题与反间计本身来历,捋顺,让大家更多的了解这段历史。


因为反间计的存在,体现了督师的忠贞与一个末路皇朝,明朝的腐败;体现了皇太极的狡猾与一个新兴王朝,清朝的崛起。


好好的正视这段历史,才能明确这段历史的启示。


大家肯定还有疑问:比如为什么杀毛文龙,不让敌过蓟西是怎么回事。

之后会陆续发布相关科普。如果大家着急,可以去百度袁崇焕吧,里面各种史料科普可以回到大家。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