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视频的剧本】


       窗外的风带着些许凉意,吹动着蔚蓝色的床帘。

 

  床上的人儿呢喃着张开了双眼,露出了浅绿色的眸子。

 

  “早上了……”语气里满是疲惫,因为他习惯于不期待新的一天的到来。

 

  离绝望事件已经过去有五年了,狛枝凪斗也入职了希望机关。

 

  今年也是各种奔波,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总体来说还是有惊无险。

 

  值得开心的是,现在商业基本上已经恢复到了出事前的状态。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今年就可以换一份工作了呢。

 

  来到客厅,狛枝凪斗给自己倒了杯牛奶,一边喝一边打开了手机,看到上面的日期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生日啊……

 

  “今年还会收到草饼吗?还是其他的东西?”狛枝凪斗嘴角微微上扬,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向玄关走去,脚步和往常相比轻快许多。

 


  

       一推开门,就看到苗木诚在向这边跑来。

 

  “狛枝前辈!!今天有空吗?”面前的少年穿着得体的西装,眼神闪烁,脸上带着跑动后的红润。

 

  狛枝凪斗眯着眼打量着他,问:“怎么了吗?”

 

  苗木诚感觉被这样看着有些毛毛的,但想起日向前辈的交代,又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那个……有个工作我不太懂,您能来教教我吗?”

 

  “工作?已经入职这么久了还有不懂的问题?”狛枝凪斗皱皱眉,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因为是突发事件……所以……”苗木诚略带心虚地回答,明明日向前辈事先给我准备好了说辞!为什么我就是说不顺畅呢!这下狛枝前辈肯定不会信了啊!

 

  “嗯……”狛枝仔细看了看苗木诚的眼神,心里了然,肯定有事,但应该不是坏事,那么……别深究太多或许会更好?

 

  “好,我给你看看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唉?”

 

  两人同时出声,一瞬间,空气凝结了。

 

  狛枝凪斗轻笑出声,率先打破了僵局,说:“日向叫你来的吧?”虽然是询问,但是语气像是陈述。

 

  “是……抱歉……”

 

  “噗,没有道歉的必要啊~”

 

  “但是,骗人总归是不好的……”苗木自责地说。

 

  “开心就好,哪里需要在意对错,算了~既然日向要你来牵制我,那我们去玩游戏吧!……也一样的对吧?”狛枝笑道。

 

  “唉……?”

来自苗木的疑惑。

 

  “走吧~走吧~!我早就想翘班了!既然是我的上司允许的,那肯定没问题~”狛枝怂恿着说。

 

  “但是……但是!”

苗木万分犹豫。

 

  “好了别废话了~不然我今天就不去找日向了!”狛枝·心理学家·凪斗威胁道。

 

  “啊?!!!我、我去总行了吧!”为了日向前辈的努力不白费,苗木·小天使·诚还是妥协了。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狛枝凪斗毫无悬念的胜利了!

 


  玩了一上午游戏,狛枝凪斗觉得爽快的同时,又有些空虚。

 

  “呀……最近的游戏难度都好低啊……你觉得呢?”狛枝凪斗问。

 

  苗木诚回想着他一命通关的各种游戏,不想说话。

 

       狛枝凪斗觉得有些无聊,于是想要提前去日向家看看!

 

       于是悄咪咪把苗木诚带到了上次自己出事的地方,巧妙地躲过了食人花的袭击,让苗木诚被吃了进去。

 

        然后,狛枝凪斗就满意地来到了日向创的公寓门口,拿出自己以前偷偷配好的他家公寓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日向……~!”狛枝凪斗突然从厨房墙壁后面探头出来,笑着看向日向。

 

  “哇!!”日向被突然出现的白毛团子吓了一跳,手上的书pia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狛枝?!为什么在这?!……苗木呢?”

 

  狛枝听到这话,立马收起了笑容,装成生气的样子,走上前,捡起了地上的书……

 

  日向创当然知道自己拜托别人将他引开让他不高兴了,但是这不是想给他惊喜嘛……

 

  “超超超好吃的蛋糕制作方法……?”狛枝有些疑惑地皱皱眉,视线往下,去找作者署名。

 

  下面的署名是——花村辉辉,后面还画了个简笔画自画像,嗯……笨笨的很可爱。

 

  “……看得差不多了就还给我吧,虽然程序没安排上,但是蛋糕还是要做的。”日向创挠挠头,觉得计划暴露了有点不好意思。

 

  “花村君特别出品的,总觉得有点……”狛枝摸摸下巴,想起了久远的某次事件,先是恍惚了一下。

 

  然后把书递给日向,笑道:“难道~日向是打算给我做那个吗~?”

 

  “是呀,好不容易有了材料,想要给你个惊喜,却暴露了……”日向创坦荡地回答,没有意识到狛枝指的那个是春(消音),毕竟他没吃过嘛对吧。

 

  狛枝看到对方清澈的眼眸,连忙笑道:“啊哈哈~惊喜什么的……”

 

  “你在我身边的每一日,对我来说都是惊喜呀~”狛枝笑道,朋友一直在身边没有消失,这对于他来说,难道不是惊喜吗?

 

  “那不一样!”日向创看着他,努力地将自己的认真写在脸上,思索一番,说,“朋友之间的陪伴是很正常的!惊喜是更特别一点的东西……”

 

  狛枝凪斗没有说话,只是在思索着什么。

 

  日向创叹了口气,觉得他没有再长篇大论地反对自己就不错了,于是转而看向他身后,问:“话说苗木呢?我不是拜托他引开你吗?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啊~苗木君啊?途中就不见了,于是我就来找你了。”狛枝一脸无害地笑着说道,仿佛那个故意把对方推向火坑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日向无语地看着他,说道:“你倒是找找他呀?好歹人家是你的后辈……”

 

  “人家的幸运和我这种没用的幸运不一样,就放一百个心吧!还是说……你想让我去找他?我可不知道我这奇怪的体质又会给对方招来什么奇怪的东西噢?”狛枝笑着回答。

 

  “……算了,等会蛋糕做好了再去接他好了”日向创揉揉太阳穴说道,他每想起狛枝引发的事件就头疼。

 

  日向创摇摇头,把糟糕的感觉甩出头脑,继续看菜谱。

 

  “要不,让我也来帮忙吧?”狛枝凪斗看着他难受,有些心疼,其实他最近也有在学习做甜点,包括草饼~

 

  日向看着他那没几两肉的手,皱了皱眉,说道:“狛枝你还是歇着吧……”

 

  “我想做做试试看……”狛枝委屈地看着他。

 

  “唉……好吧。”日向创只得叹口气,答应了他。

 

  “日向赛高~!”说着,狛枝凪斗猛地抱住了日向创的肩膀。

 

  “唔!别闹……”日向创推开了他,然后把工具递给了他。

 

  一段时间过后……

 

  “这样就……完成了~!”狛枝凪斗把最后一个草莓放在了上面,他看着自己和日向努力了两小时的成果,心中莫名欣慰。

 

  “辛苦了,快去洗洗脸吧,我再收拾一下厨房,啊,对了,你以前用的洗脸巾在阳台。”

日向一边擦桌子,一边说。

 

  “好~”狛枝凪斗乖巧地答应了,并熟练地从阳台走到了洗手间洗手间,开始为自己清洗起来。

 


  就在此时,苗木顶着一头粘稠的绿色液体,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了。

 

  “哈……哈,日向前辈!哈啊……万分抱歉!没能……拖住狛枝前……哈……辈……”

  

      “没事……比起那件事,你……你这是怎么了……”日向盯着他头上那熟悉的绿色液体问道。

 

  “……突然被一朵花吃进去了,不过一会后又被吐出来了,估计是不合胃口?”苗木皱皱眉,脸上满是歉意,说,“那朵花还萎了一些,好可怜的样子。”

 

  日向创从橱柜里取了一个干净的帕子,递给了苗木诚,正打算叫他自己去洗洗。

 

  洗好脸的狛枝来到客厅,装作突然想起的样子,问道:“唉?你指的是……那种红彤彤的……绿嘴巴的花吗?”

 

  苗木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对劲,只是惊讶地问:“唉?狛枝桑你也见到过这种花吗?上面还有黄色斑点的那种!”

 

  狛枝惊喜,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对对对!好巧啊!我也被吃过!不过上次我衣服都没了呢!好在有日向的外套才不至于吓到别人呢~”

 

  日向:“……”狛枝说到这,他才想起。以前加班和狛枝出去的时候,他也被那种奇怪的植物吃了下去,最后……唉,不说也罢。

 

  苗木惊喜:“原来它是吃衣服的?那我下次给他们一族带点衣服表示歉意吧!……唉?不过他为什么没有吃掉我的衣服呢?”

 

  狛枝顿了一下,暗叹对方的好运,然后看着粘液思索道:“……难道是消化不良?你看,这液体一点腐蚀性都没有。”

 

  “真的啊~那带衣服去,他还能吃么……?”

 

  “……与其探讨这个事情,你要不先去洗个澡?”日向创提议。

 

  “好!好的!……抱歉!把地板弄脏了!”苗木诚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歉。

 

  “没事,等会我拖一下就好。”日向创摆摆手。

 

  “洗手间在这边~热水放一会就有了~”狛枝凪斗为他指明道路,心里想着两人真好糊弄。

 


    日向为了准备晚饭,还要再忙一会,就把七海的ai叫了过来,拜托她和他们玩。

 

    大家欢快地玩了一下午游戏,到了五点左右就开饭了。

 

     在夸赞了日向创的厨艺之后,天也渐渐黑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关灯了,然后把蛋糕推出来。”说完,日向创起身去了厨房。

 

  “嗯~辛苦了!”狛枝凪斗挥了挥手。

 

  “不辛苦。”

 

  关了灯,四周变得静悄悄的,只听见厨房里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样短暂的宁静,令狛枝凪斗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以前的日子,眼睛半眯着,感到有些舒适的同时,又有些落寞。

 

  旋即,觉得气氛太冷清了,立马笑道:“啊!大家怎么都不说话啊?”

 

  “唉?说什么……”苗木刚发出声音,就不自然地被中断了,听声音像是被人捂住了嘴巴。

 

  狛枝凪斗感到有些慌,因为每次都是这样……

 

  在自己感觉平静的时候……

 

  会开始下一次不幸。

 

    虽然对于苗木的体质有所了解,但是他对自己的体质并不是很有信心,而且周围一片漆黑,放大了他内心的慌张。

 

  “苗木?!你怎么了?”狛枝凪斗着急地问道,他什么也看不清,窗帘为了营造氛围,早早地就拉上了,密不透光。

 

  狛枝凪斗摸索着起身去按灯的开关。

 

  按下的一瞬间……

 

  

       “嘭!嘭!嘭!”

 

  突然炸出了一片片礼花。

 

  狛枝凪斗眨眨眼,惊讶地看向礼花手持礼花的各位……

 

  “生日快乐~狛枝!”左右田和一拿出了身后的一箱可乐,说,“我为了给你庆生,我可是推了个大单子!今天你不陪我喝个够就不是兄弟了!”

 

  “生日快乐!狛枝桑……这个……给你!”罪木蜜柑扭捏着,把手里的小盒子递给了狛枝,里面有一只二头身的狛枝小布偶。

 

  “走开!小破布偶也好意思送!狛枝生日快乐呀~!我的礼物……嘻嘻,等会你就知道了~”西园寺日寄子推开了罪木,捂着嘴笑道,“顺便一提~小泉姐的礼物是最近研发出来的新款相机噢!是不是超赞!”

 

  听到西园寺说到自己了,小泉真昼立马回道:“不是很厉害的东西,但是对新手很友好,就算是业余也可以拍出来很棒的画面!”

 

  ……(人太多了,我懒得想了!你们自己脑补一下!反正全员都在!)

 

  “谢谢大家!”狛枝凪斗看着大家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有些想哭。

 

  “好了好了,礼物也收完了,快来吹蜡烛吧~小寿星~”日向创把蛋糕放在了餐桌上,又一次把灯关上了。

 

  不过这次的黑暗,他没有再感到孤独了。

 

  ……(枝儿的愿望不给你们看!)

 

  许完愿,狛枝凪斗便吹灭了蜡烛。

 

  蜡烛灭的一瞬间,大家都哄笑着鼓起了掌,祝贺他又老一岁~

 

  “好了,开灯切蛋糕吧。”狛枝凪斗笑着接受了大家的调侃。

 

  就在这时!


  “噗!”狛枝凪斗旁边的几个人一起把他的头按进了蛋糕里!

 

  开灯的一瞬间,大家都笑了,纷纷拿起了手机拍照,并且都统一往后退了一些。

 

  “……”狛枝凪斗摸了一下脸上的蛋糕,不知说什么好,有些难受,但仔细看发现这不是自己和日向创一起做的那个蛋糕。

 

  “哈哈哈哈啊哈哈~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啦!全是奶油的蛋糕!不错吧?专门用来打奶油战的那种!”西园寺日寄子笑得十分欢快!觉得不够刺激,继续说道,“话说你身后那位姓日向的可是笑得最欢噢,你不打算反击嘛?”

 

  狛枝凪斗幽幽地转头看向日向创,手里的奶油整装待发。

 

  “我没有!笑得最欢的不应该是终里嘛?不要污蔑我!”日向创连忙否定,身体不自觉地后退。

 

  “我……不……管!”狛枝猛地把手上的奶油往日向创的脸上抹了上去。


 

  日向创没反应过来,就被抹了半边脸,看着狛枝的坏笑无奈地笑道:“蛋糕上脸是福气~大家都别跑~你们一个都少不了~!”


  “嘿!”话音刚落,闲不住的澪田唯吹就把蛋糕抹到了周围人的脸上。

 

  “啊!”“啊!!”“啊!”

 

  “噢!这是挑战嘛?我接受了!看谁脸上的奶油最少谁就是胜者!”终里挖了一手奶油,追着澪田跑了过去!顺便给旁边的人也抹上了奶油。

 

  “喂!你抹小泉姐干嘛!”

 

  “少爷!”

 

  “给我抹回去!”

 

  “好的!”

 

  “别跑!”

 

  “嘿嘿嘿,大家身材都好好呀~”

 

  “死变态!抹的就是你!”

 

  “嗷~~”

 

  ……

 


  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之中。

 

  狛枝凪斗笑着看着大家,觉得一贯讨厌喧闹的自己,似乎不那么讨厌热闹了。

 

  “日向……”

 

  “嗯?”

 

  “……谢谢你。”

 

  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弥补着我心灵的空缺,从未放弃过我,真的,谢谢。

 

  日向创以为他是在感谢自己为他筹办的这次生日,回道:“嗨!小事,不过也不知道下次大家还有没有空啊。”

 

  狛枝凪斗看着日向创的眼睛,想要将此刻永远印在脑海里,瞬间觉得自己前半生的不幸就是为了换来他的陪伴,鬼使神差之下,他问——

 

  “那个啊……日向,考虑以后辞职做个甜品店老板吗?……和我一起。”

 

  “甜品店老板?感觉挺不错的!可以吃草饼吃到饱呢!不过有点担心吃太多反而赚不到什么钱呢。”

 

  “没事,我可以买彩票。”

 

  “呃……算了吧,我不想拿你的体质开玩笑,我还是先努力挣钱,等积攒的足够了再说吧!”

 

  “那就……约好了?”

 

  “什么?”

 

  “等几年,然后一起开甜品店。”

 

  “嗯……可以呀!反正再过几年也不需要我们频繁地去处理事件了。”

 

  狛枝凪斗露出了小拇指,说:“拉钩~”

 

  “噗,你是小孩子嘛?”日向创嘴上嫌弃着他,但还是回勾住了他的小拇指。

 

  狛枝笑了,那是一个普通而又温暖的笑。

 

 

借物表:

【模型】みずごろー;一護牛乳

【mme】ray-mmd(沐l丶/老斯基)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