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 LAND》第十一话•关于一块面包的那些事

〈前情回顾〉终于打败了死亡真菌,离开了凡格森林,但是,等待穗乃果与小鸟的却是不翼而飞的飞羽村。而现在,霜猿雪峰高高耸立在面前。

咕咕咕?

〈偶像历899年•霜猿雪峰•山脚〉

“哇哦。。。”

第二天早晨,穗乃果顺着山向上看去,试图寻找着山顶的身影。

霜猿雪峰的山顶本身就是一片白茫茫,再加上它的高耸,山顶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

“霜猿嘛。。。”穗乃果眼睛闪闪发亮。那是渴望冒险的眼神。。。才怪,是小孩子看到新奇玩具时候的眼神。

“穗乃果酱,不要想着随随便便遇到守护者呦。”小鸟走过来,递给她一件有些破旧的皮衣,自己身上也穿着一件。

顺带一提,这是那个大叔给她们的。当时还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小鸟也再三道谢后欣然接受了。

“知道了啦。”说着,穗乃果掏出一块作为半路上的干粮的面包吃。

小鸟提醒穗乃果说尽量压着声音。惊动了什么野兽的话可不好办。

两人决定,这次吸取上次的经验教训,不要随便伤害魔物,引起守护者的注意。

随着海拔的升高,路边的植被颜色越来越深。也越来越稀疏。

过了一阵,穗乃果和小鸟找了一块靠近河岸的蛮大的松树树桩,坐下来歇脚。

“哈唔!”穗乃果继续咀嚼着面包。

话说。。。

“穗乃果酱,还没到目的地之前干粮吃完了怎么办?”小鸟提醒道。

“没关系的啦!总会有办法的!”

“还是稍微忍耐一下吧,穗乃果酱。”

“诶。。不要啊。。”

“嚯嚯。”

“唉。。没办法,小鸟会给你分一点的啦,穗乃果酱,不过还是要省一点哦?”

“吼的吼的。(哈唔!)”

“嚯嚯嚯。”

“嗯?”穗乃果和小鸟这才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回头一看。

“嚯嚯嚯。。”在两人面前,站着一只看起来很霸道的野猪。

“野。。野猪。。”小鸟发起抖来。

“诶诶诶!是野猪诶!”穗乃果则是一脸兴奋地凑了过去。

“穗乃果酱!危险的!”

“没事的没事的!吼啦吼啦——”穗乃果伸出手,在野猪的眼前晃着。

这只野猪看起来是经常到这条河边喝水,在返回的路上看见了穗乃果和小鸟,显得非常兴奋。

“乖乖~”穗乃果伸手抚摸野猪的头。

“嚯~”野猪蹭上前,嗅着穗乃果。

忽然,野猪稍稍往后一退,后脚蹭着地,眼里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它怎么了?”穗乃果回头问小鸟。

“穗乃果酱!快躲开!”

话音刚落,野猪突地冲上来,边旋转边撞向穗乃果。

“哎呀!”穗乃果被一撞撞到了一边。

“哔!哔!嚯嚯嚯嚯嚯嚯。。。。”

噔蹬噔地,刚攻击完,野猪发出了挑衅似的声音,然后跑掉了。

“穗乃果酱,没事吧?”小鸟马上跑过来搀穗乃果起来。

“好痛。。。。”穗乃果摸着腰间,脸色大变,“啊啊啊啊啊!”

“穗。。穗乃果酱?”小鸟不解道。

“包。。。”  “包?”

穗乃果一摸腰间,发现唯一剩下的一袋未开封的面包不见了。

“臭猪猪!把穗乃果的面包还回来!!”

她一个跟头翻起来,拔腿就去追那野猪。

“穗乃果酱!”小鸟试图制止穗乃果,但她已经跑出了老远。

“等一下啊!穗乃果酱!”小鸟也追着穗乃果跑了出去。

要是有什么人从山间路过的话,眼前这副景象一定特别壮观吧:

一头野猪叼着一小袋面包,野猪后面追着一个少女,少女后面还追着一个少女。

小鸟追在后面喊着穗乃果,怎么喊也喊不回来。“为什么刚才不走这么快啊。。。”

还有什么景象比这更棒的?

额。。好吧,有的。

不知咋的,野猪忽然来了个急刹车,就好像它差点撞在树上。

“啊?!”穗乃果也急刹车。

前脚恰恰好好地在野猪后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没有撞在猪上。

“好险好险。。。”穗乃果擦着汗,指着野猪喊道,

“哼哼。。。果然是累了吧?快点把面包还回来!”

野猪似乎在发抖,它静悄悄地挪动着双腿,警觉地张望着四周(除穗乃果外)。

“你怎么了?面包贼?”

“!!!”野猪忽然地就转了身,冲着一个方向摇了摇头,把那袋面包一甩,然后又一转身拔腿就跑。

“啊!”穗乃果向前一扑,面包稳稳地落在手里,“太好了!拿到了!”

“哈啊。。哈啊。。”小鸟终于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穗。。穗乃果酱。。你怎么忽然跑这么快。。。。啊啊啊啊?!”小鸟忽然又跌坐在地上,不住地向后退着。

“小鸟酱?你没事吧?”穗乃果一脸疑惑地靠近着。

“穗乃果酱。。熊。。。”

“呃呃!”穗乃果捂住胸口,好像受到了莫大的打击,“小鸟酱。。穗乃果知道的,穗乃果最近有点增重,但也不用说得那么。。。”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小鸟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准备走了!穗乃果酱!”

几乎是一瞬间,羽白宝石“铮!”地亮起,小鸟扇开羽翼,拉起穗乃果就低飞起来。

“唔哇哇哇哇哇!好棒!穗乃果在飞诶!”

兴奋地回头向下看去,穗乃果才看见后面追着一个灰黑色的巨大毛团。

“小鸟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我们?”

“那个就是熊啦!”小鸟吃力地飞行着。

“原来如此,说的是那个啊。。。。。诶?!熊熊?!”

定睛一看,这是一头额头上长着一个跟毛色截然相反的,青中透白的角的熊。

“为什么熊会有角啊?”穗乃果问。

“那个不会错的。”小鸟向植被稍微茂密一点的地方飞去,试图甩掉这头熊,“那肯定是以前大人们口口相传的,雪山上的恶霸,冰角熊。不过,冰角熊应该在二十年前为了适应变暖的环境体型缩小一点才是!为什么这只这么大啊!”

冰角熊低吼着,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霜猿雪峰•山腰〉

“哔。嚯。(那两个笨蛋。)”野猪静静地享用着早餐雪绒菇。

“嚯嚯嚯(幸好俺嗅到了那家伙的气息才得以脱身。)”

“哔~(那俩家伙就见鬼去吧~)”野猪懒洋洋地闷了一声。

“为什么那家伙还在跟着啊!”

忽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野猪抬起头来。

“哔?!(我嘞个猪去?!)”

小鸟拉着穗乃果低飞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中。

“啊!是你!”野猪同样地进入了穗乃果的视野。

“哔!(走为上计!)”野猪叼起雪绒菇就跑。

“休想跑!臭猪猪!你玷污穗乃果的面包的事情还没算账呢!”穗乃果说着就把身体往野猪逃离的方向偏去。

“穗乃果酱!现在就别计较那些啦!”小鸟再次压低些飞行高度,应该说,已经差不多是贴着地面飞行了。

“咕。。。”穗乃果攥着面包袋,发出不满的声音,“说到底!为什么小鸟酱现在才想起来用飞行?直接用飞行把穗乃果带上山不行么?”

“人。。人家也是有苦衷的啦!”小鸟辩解道,“我每天的飞行时间是有限制的!每天的飞行时间是根据等级决定的,每一级获得一分钟的飞行时间!”

“那,小鸟酱你现在多少级了?”

“l。。lv14。。。”

“原来如此,每天只能飞行十四分钟啊。”穗乃果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诶?每天只有十四分钟?”

小鸟肯定地点头。

话说回来,这可真是一幅奇妙的景象啊。

一头野猪在霜林里奔跑着,后面两个少女紧紧地跟着,再后面则奔跑着一头跌跌撞撞的冰角熊。

“呐,小鸟酱?”穗乃果问,“从刚才我们飞起来到现在过去多长时间了?”

“我想,现在大概快到13分钟了吧。。。”

“什么嘛~还有一分钟!我们可以的!小鸟酱!fight哒呦!”

“可。。可是。。。”小鸟有些不安地说道。

“嗯?”  “不知是谁的恶作剧还是什么,这个时间计算有一点误差。。。”

(某番打了个喷嚏。)

“误差怎么了?”穗乃果抬头看向小鸟。

“这个。。我记得,这个误差可能导致可以飞行的时间延长一分钟。。也。。”

“什么嘛~这不是还有两分钟嘛!没问题的!fight哒呦!小鸟酱!”

“。。。也可能导致缩短一分钟。。。”小鸟无奈地说。

“什么嘛~不是还有。。。。啊嘞?诶诶诶诶诶!”

话音刚落,小鸟身后的羽翼散落下来,两个人先后跌在了地上,并一起打了个滚。

“唔咕!”  “唔啾!”

“哔?”野猪也刹了车,有些愣神地看向这里。

冰角熊则托着自己庞大的身躯,一步一步地靠了过来,就连穗乃果这次也看出来它也累了。

“为什么这么拼命啊。。。话说!就连穗乃果是什么意思?”穗乃果生气地嘟起嘴。

“穗乃果酱。。。我姑且问一句,你手里的面包是什么味道的?”

“啊,从大叔的背包里翻到的,是限定版的皇家蜂蜜口味~很厉害吧?”穗乃果拿着面包露出得意的笑容。

小鸟则露出了难堪有些尴尬的微笑,“嗯,真有穗乃果酱的风格呢。。。”

“吼。。。”冰角熊离得越来越近。

小鸟拉拉穗乃果的衣袖,轻声道:“穗乃果酱,快点把面包扔给它!然后装死!”

“诶!不要啊!”穗乃果抱住面包,一脸的不情愿。

“穗乃果酱!”

“唔。。。唔唔唔。。。”在小鸟的再三劝说下,穗乃果这才恋恋不舍地把面包扔了过去。

不偏不倚地打在冰角熊的脸上。

随即,小鸟拉起穗乃果就向下倒去。

冰角熊静静地嗅了嗅倒下的两人,又徘徊了两圈。

然后站起身来,像是宣示主权的恶霸一样咆哮一声,叼起面包离去了。

小鸟边轻抚着穗乃果的头发安慰她,边悄悄地舒了口气。

“没事的啦,穗乃果酱,等到找到大家之后,我会给你买面包的啦~”

“呜。。。”穗乃果则不甘地坐了起来,盯着冰角熊。。。不,面包消失的方向。

本来事情就该这么完了的。

“嗷!!!!!”一个震天响的咆哮声忽然从高处传来。霎时,寒风大作,在山坡的积雪上掀起一阵又一阵的白色波浪。

这股声浪的强度跟刚才的冰角熊简直是天壤之别,两人赶忙捂住了耳朵。

不远处的冰角熊也慌张地停下脚步,警觉地张望着。

“忽然间怎么了嘛!这么怨愤的声音!”

“这个声音。。。应该不会吧。。”小鸟胆战心惊地道。

“什么不会吧?”穗乃果问。

“霜猿。”

话音刚落,高耸的山巅间,再度掀起一阵白岚。

寒风的拷打之下,穗乃果强忍着寒意,眼睛睁开了一点点,摸索着霜猿的身影。

“啊?!”但,没来得及寻找霜猿,冰角熊沮丧的一声传来,从眼前飞过的面包直接把穗乃果的目光拉了过去。

“怎么了?穗乃果酱?”

“面包。。。被刮下去了。。。”穗乃果茫然地向山下看去。随后,一反手抽出了大剑。

“穗。。穗乃果酱?”小鸟不解道。

“不可原谅。。。”穗乃果嘟囔着。

“诶?”

“不可原谅!面包不管被谁吃掉都好啊!但是。。。这家伙居然把面包浪费掉了!把穗乃果的面包还回来!!”说着,穗乃果提剑冲上了山路。

“诶诶诶?!”小鸟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穗乃果冲出去好远才摇摇头,跟了上去,“真是的!穗乃果酱!你该不会是想找霜猿吧!快回来!”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种族战争

在这个世界,有智慧的种族,以占绝大多数的人类和精灵为主。其次是数量较少的巫师族和数量极少的魔族,早些时候还存在些妖精族和维京人。发生的种族间的战争,通常都指人类与精灵之间的斗争。目前,人类与精灵总共有两场大规模战争。第一场战争自偶像历889年开始到偶像历894年结束。双方再次建交没过多久,第二次战争便在偶像历895年再度打响。

(第1/2页)

第十二话•猿之哀啼,雪之狂舞。敬请期待

〈偶像历899年•霜猿雪峰〉

“哇呀呀呀呀呀!!!!”

山顶上,一个巨大的白色怪物奋力地捶打着自己的胸脯,咆哮着。

大概泄愤了两次之后,它沉重地叹了口气。

“唉。。。。”

霜猿眯起眼盯着风雪中若隐若现的山间,长叹道:“。。。好想交朋友啊。”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