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如果博士被干员们共享了——莫斯提马篇

雨一直下,哗啦,哗啦。

丝丝凉风伴冷雨,吹进清晨还带着些慵懒气息的办公室,为闲倚在沙发上的堕天使翻过一页手中的杂志。

嗯,这一页是维多利亚古都的大钟,编者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

她眉头一挑,嘴角始终如一的弧度上扬了几分。

纤手拿起身旁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送到嘴边轻抿一口,奶白与浅褐组成的小小爱心就被无情地喝掉了一半。淡蓝香舌细品过这一阵醇香,再咽入喉肠,送下去的是一阵暖,浮上来的便是一份令整个人都精神起来的绵长。

味道是不错,可惜进了点雨,稍稍淡了那么一些......

她仰头望向窗外,雾濛濛的天上飘着好像飘不完的雨,带着能濡湿一整座城的寒意落到脸上,散出一片她再熟悉不过的清凉。

没有乌萨斯的那么冰,也没有卡兹戴尔的那么腥,嗯,果然还是龙门的雨好。

她满足地闭上眼,正要与这自然缠绵一会儿时,耳边传来的一阵颤巍巍的声音却扰了这一时清梦:

“莫斯提马小姐,能不能关下窗.......我......我冷.......”

博士用带着些央求的眼神望着窗边掌管着冷热大权的莫斯提马,语气卑微如一个对着神灵祈祷的尘民。

她睁开一双深青美眸,用带着调笑的口吻说道:“清醒了?”

“早就清醒了。”

“哦?是吗?”

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莫斯提马从沙发上站起,端着咖啡缓步走到办公桌前,俯下身,望着他那双带着疑惑的蓝瞳,然后,像是一条突袭的毒蛇般,猛地向他压去。

“呜啊!!”

突如其来的重力让他下意识地张开手臂,将那温软躯体抱进怀中。向后一倒,办公椅也随之滑到了墙边,她跪坐在他双腿上,两臂向墙上一撑,“咚”一声,两张脸的距离便瞬间拉近。

面前的堕天使少女脸上毫无羞涩之意,捉摸不透的微笑中甚至莫名带了些挑逗与诱惑的意味。说不上火爆却也称得上是凹凸有致的青春肉体紧紧贴合,细细摩擦,令人不自觉兴奋起来的温软伴着一股不明来历的魅香刺激着感官,顿时,一股触电般的感觉就一路爆炸着顺博士的脊椎冲上了大脑。

我这是,被壁咚了?

恍惚中,漆黑双角轻轻探上脖颈,冰凉的尖锐在皮肤上划出一小道红印,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微微瘙痒,让他整个人都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莫斯提马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尽量忍住颈上传来的不适感,博士高仰起头,有些艰涩地说道。

“测验一下你到底有没有从梦里清醒过来啊。”她在他颈旁轻嗅两下,抬起头笑道:“昏昏沉沉的人可是耐不住诱惑的哟~”

“所以说我很清醒啊.......”

“哼,你一个小时前赖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莫斯提马在他额头上轻点一下,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拿起杂志挡住脸,悠悠说道:“怠惰是大罪啊,防止你犯下此等罪行,所谓‘朋友’,不正该如此吗?”

她伸手“咔嗒”一声锁上窗,又把自己埋进了旅行照片和指南中:“如果有什么东西要送的话再叫我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你的事情就是读杂志吗.....”

博士摇摇头,苦笑着地坐到椅上,开始批起小山堆摞起来的文件。

“我只是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写那些我曾经去过的地方而已。”莫斯提马翻过一页,目光落到了纸页上蜿蜒向远方的一条雪线:“赏景如见事,事里看一次,事后看一次,才能把事情看得明白啊。”

就像这雪山,外人看,苍茫圣洁,阳光洒下时就如同神迹在世般,让人忍不住地赞叹,忍不住想去瞻仰。可若真正将足迹踏上那雪岩之上,就要步步为营,提心吊胆提防着风暴与猛禽,哪来的心思赏景.......

他轻声一笑,边动笔边说道:“那你看罗德岛,是在局里看,还是在局外看?”

“两个都沾点,只是在结局之前,我也不知道我看没看明白.......”

她轻抿一口咖啡,将剩下的半个爱心又喝下半个,蒸蒸热气上涌,遮去青眸中闪过的一丝复杂。

“这个东西,不好说,也说不好。先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吧,如果我有时间的话,我们也许还能聊点别的”

“好吧好吧,都听助理小姐您的.......”

这句话后,整座办公室便陷入了沉默,唯余纸页的翻动与笔尖沙沙作响。

如果人如景,那那片属于莫斯提马的白雾里,到底藏了些什么呢......

窗外的雨一直下,啪嗒啪嗒地打在玻璃上,溅起的水花化作细流涓涓淌下,交错,汇流,又被风吹散,冰凉,纷乱而芜杂,一如博士的心绪。

越是神秘,越是令人好奇啊......

能和莫斯提马在一起的时间是分外宝贵的,今天这一天,也许正是满足好奇心的好机会......

他默默加快了手上动笔的速度,眼神中莫名地多出了一份坚毅,好像在为某个无比远大的目标奋斗似的。

而这细小的改变被一旁的她尽收眼底,嘴角笑容似乎滞了一瞬,但也只是一瞬之后,便恢复了往常的从容淡泊。

想要了解我吗?遗憾啊,博士,作为朋友能告诉你的,我已经说完了啊......

冰冷的角抵上冰冷的玻璃,冰冷的雨滴为它做着冰冷的按摩,她缓缓闭上眼,笑叹一口气,便将自己埋进了雨声与雨点所带来的微微震荡感中。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头顶传来的声音在黑暗中宛若闷闷鼓鸣,将孤独的过往又拖回了面前。

无数个黑夜,走过泥泞的土路与蜿蜒小道,雨与泪交织流淌在面上,痕迹被法杖发出的微光照亮,已分不清哪个是泪,哪个是雨,只有发红的眼眶为她默默记下,随心的慢慢冷却冻结在时间里。

人淋了雨,在火边烤一烤,喝口热茶,换身衣服就好;可如果时间凝结成雨,一滴一滴砸在心上,那么它就会自卫,会生出外壳,雨越大,它越硬,最终,坚不可摧。

她端起咖啡再抿一口,这次,乳白的爱心尽数入了喉,杯中留下的只有浅褐。

博士啊,这一份折磨是只属于我的,让它影响到别人可就是我作为罪人的失职啊.....

银丝细,跳珠密,问佳人春愁几许;闲整衣袖,笑面依旧,只道听风轻语。

 

雨还在下,咚咚,嗒嗒

罗德岛甜品店的窗边,莫斯提马叉起一块草莓蛋糕放进口中,淡奶油的微甜与草莓酱的香味便涌进了口腔。

柔软蛋糕下了肚,蓝色小舌舔舔嘴角残红,再次勾起的微笑中有了丝意犹未尽的味道。

她身体朝前倾了倾,视线在自己空空的盘里和博士盘中的蓝莓蛋糕间游离,然后抬起头用带着一丝期待的眼神望向他。

不发一语,仅仅是那那么看着,博士便心领神会,轻摇着头切了一块放进她的盘里。

“嘿,谢谢啦~”

她满意地叉起蛋糕往嘴里送去,细细品味这香甜的同时,还不忘观察博士那像是不得不从般的无奈表情,眉宇间有种莫名的骄傲与欣喜。

“拉特兰的天使,都是一样的喜欢甜食啊.....”

“那可不。在外旅行的时候,早晨起来能吃到一口涂了糖浆的烤饼,对我们来说就是完美一天的开始啊~”

她说着,自己切了块他的蛋糕放进小盘里,“博士,你不会生气的吧?”

“当然不会,满足干员的需要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嘛。”

博士说着,还把蛋糕盘往莫斯提马的方向推了推:“喏,这盘都给你了。”

“哦?谢谢啊。”

她眉头一挑,干脆把整块蛋糕插起来放到了自己面前,一口一口地吃起来。

吃甜食时的她与平时对人的姿态是完全不同的,没有平静与从容,目光中透出的是如孩童般的喜悦,单纯且自然。随着一口口奶香下肚,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这美妙的过程中,似乎连头顶的光环都要被点亮了。

“吃的开心吗?”

“当然啊,毕竟很久没吃过啊。”

她含着满口的奶油,说的话都变得含混不清,双颊被蛋糕撑得鼓鼓,看起来像是个可爱的小女孩而非一位背负着沉重过去的堕天使了。

不可否认的是,食物有强大的温暖人心的能力,甜食尤甚。

莫斯提马咽下口中甜腻,重新整理好微笑看向博士:“直白点说,你请我吃东西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想问我?”

他一愣,随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你怎么知道的?”

“天使不通人心,不解人情,又怎么能称得上天使呢?而且,堕天使在这方面的能力可是很强的哦~”

她晃晃沾着奶油的餐叉,身体向后靠进软软的椅垫,仰面说道:“说吧,如果问题适当的话我都会尽力回答的。”

博士犹豫一会儿,视线偏向窗外,试探着问道:“我想知道你的过去,可以吗?”

“哦?那有什么好听的,而且这说来话长了~”

她将餐叉举到头顶,注视着从奶油缝中漏下的暖黄灯光,轻声答道。

虽然表情平静依旧,但从她低沉的语气中,博士能听出一丝抗拒的意味来。

“没关系的,我有很多时间听你讲,这一个下午,这一个晚上,我都是你的。”

“你是不是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不是你的啊......”

“可是......”

口中忽然传来一阵甜软,堵住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最后一小块蓝莓蛋糕被莫斯提马塞进了他嘴里,而眼前的她,脸上挂着一抹无奈的微笑,轻轻摇了摇头。

“博士,我相信我有拒绝回答问题的权利。很抱歉,不论是作为干员还是作为朋友,我都不想回答你。”

窗外的雨声似乎重了一些,苍茫的天空与暖黄的蛋糕店本一暖一冷,可现在,两种颜色好像在交融,在混合,于博士和莫斯提马中间凝成了一层黯淡的屏障,隔了一张桌,分了两颗心。

过往,果然都难回首啊.....

他咽下蛋糕,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最终却只吐出一句:“这样啊.....我知道了......”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不,没有了.....”

“那,回办公室去?”

“你先回吧,我再买点吃的,谁叫你贪了我的那块呢......”

他挤出一丝疲惫的笑,目送着她离去,两根手指无意识一般,在餐盘上毫无规律地一敲一打。

嗒,嗒,嗒,很轻,又很重,像是窗外的雨,又有点像莫斯提马的脚步。


图片侵删


雨仍然在下,下得很大,一滴一滴如星落,一片一片如烟散,汇在一起就如滚滚星河天坠,冲进暗无边际的海面,激起万点墨浪,仿佛让整片大海都沸腾了起来。

大雨中的甲板好像被刷上了一层酥油,表面变得如镜面般润滑,标志蓝光落到其上,反射效果更是比平时强数倍,放眼望去,整片甲板都泛着如雾幽蓝,甚至都随着水滴浸到了空气中。

那略带沉重的脚步踏上甲板,没有伞,没有雨衣,就这么走进雨里,走到甲板的边缘。

看着面前的大海,莫斯提马终于收起了那份微笑,露出了一种无比复杂的神情,像是后悔,像是无奈,又像是惆怅。

其实,和他说说以前的事也不是不行,朋友之间的秘密应该要少一些才对啊.....

一滴冷雨从深蓝发梢上滴下,沾到了睫毛上。

好不容易有了份除她以外的友情,应该要珍惜的......

过去黯淡了她的光环,让她生出了一对黑角,让她背井离乡,那两柄法杖,便是它为她留下的疤痕。

旅途里,她放下了很多东西,看淡了很多东西,只有过往是个特例。

痛太深,已经刻进了灵魂中,只能用微笑来掩饰,从未消失或淡漠过。

友情带来的温暖,能不能舒缓这伤痛呢.....

睫毛上的雨滴垂下,划过面颊,然后极速向下落去。

但,它却在即将触地的那一刻,停在了半空。

不只是它,还有这迷蒙天地中的一切,雨,浪,远处城市透出的霓虹灯光,脚下源石引擎的呼噜声,都停住了。

她整理好一个微笑转过头,目光透过层层琉璃帘般的雨幕,投到了入口处站着的博士身上。

“呐,博士!别在那畏畏缩缩的,走过来,不会淋雨的。”

他试探着踏出一步,手碰上空中凝固的雨滴,一股清凉便瞬间附上了手掌,本该四散飞溅的水花却定在了原地,宛若一串散开的珍珠。

“这是,你的能力吗?”

“当然是啊。我淋点雨没什么,但是你要是感冒了或是怎么了,那个猞猁医生可是给我找麻烦的。”

“这可真是,贴心啊.....”

抬头望去,万千雨滴若银针悬在头上,尖端泛着微微蓝光,如同铡刀上的白酒映射着寒光,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却又忍不住抬头看,看这也许一生都难见一回的绝景。

莫斯提马身前,凝固的大海如同一片黑色的沙漠,浪潮似沙丘,层层叠叠,若一颗颗尖利的狼牙,好似下一秒就要用深渊般的巨口吞天噬地。

他走到莫斯提马身边,看着大海,轻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在甲板上干什么?找雨淋吗?”

“那我问下,你来甲板上干什么,陪我淋雨吗?”

“从某种意义来讲,确实。”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知肚明,却又都默默望着对方,等待着对方先开口。

暂停的时间中没有一点声音,仿佛连天地都紧张地憋起了一口气,鼓起双颊注视着二人。

最终,还是莫斯提马先打破了沉默:“我今天下午拒绝你的时候,你伤心了,对吧?”

“有一点。”

“你是我朋友,让朋友不开心的话,总感觉心里有一点.......一点亏欠?”

她脸上反常地浮上一层红晕,连声音也低了下去。

博士淡淡一笑:“你原来这么看重我的吗?倍感荣幸啊,”

“毕竟,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嘛,我可不想让自己影响到朋友的心情.......”

微笑逐渐消失了,她望着博士的眼神变得有些羞涩起来,仿佛是在为接下来要说的话感到不好意思。

“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给你讲一些我的故事,可能有时间就给你讲一些,没时间就不讲,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只要你愿意讲,我就愿意听,你一直讲,我就一直听。”

“嗯......那这件事就这样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博士一听到这句话,突然面露难色:“这个.....我怕你又拒绝我.....”

“不会不会,今天你说什么我都不拒绝,算是一点.....小补偿吧。”

她看着博士,目光中多了一丝期待。

“既然你这么说.......”

他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步,注视着她的双眼,轻声问道: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一直在别人面前,一直微笑着吗?”

莫斯提马一愣,支支吾吾地说道:“为什么微笑?微笑不好吗?”

“可你内心里并不想一直笑着,不是吗?你看,你现在就没在笑啊。”

她一惊,伸出手探上嘴角,那上面没有一点弧度,反而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来了。

“这....这个.....只是我习惯了而已啊,没什么其他的原因.......”

越说,声音越慌乱,想挤出笑容,却越挤越像哭。

果然,堕天使的微笑下,肯定藏着别的东西......

与黑那张冷淡的面孔一样,笑容是她的保护装,保护着自己,同时也保护着身边的人。

笑的深处,是温柔,更深处,是难以言明的痛。

当笑容的面具消失,成年累月积下的泪便出来了,这时,自己再想控制也是控制不住的。

啪嗒一声,一滴雨缓缓落到了博士头顶。

“博士,我......”

面前的莫斯提马呆呆地望着他,如同在从前的黑夜中一样,走着走着,眼眶不知不觉间就红了。

当她在心底愿意向他说出过往时,那最柔软的一面,便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了他面前。

那些孤独留下的伤痛,那些时间划下的伤痕,在第一滴泪划下时便一齐作痛,越痛,便越想哭泣,越想找个可以依傍的肩头。

从前她没有,现在她有了,但......

四周的雨幕开始动荡,开始缓缓下落,连海涛也开始缓缓移动。

“哭吧,没事的.....”

博士柔声说着,张开双臂,抱向轻声呜咽着的她。

可就在即将抱住那温软身躯时,她身体一转,脚尖轻旋,向前一步,将不会哭泣的背影留给了他。

转身一刻,泪如雨下。

冰冷的时间永远不会被人拥抱,可以尝试,但到头来,终究是一人背负着所有,终究对她没有任何意义

处于时间洪流中的人,必定孤独,必定虚无,命运是注定的,哭泣也是无用的自我安慰与宣泄。

与其这样,何必让自己一时的悲伤给予他人飘渺的希望呢?

如果喜欢的话请点个三连加关注吧(秋梨膏

下期人选看动态哦~

Cheerio~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