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沐书推】日本最值得一读的作家之一,“大正文坛鬼才”——芥川龙之介

大家好,这里是阿沐的解忧杂货店,这里有好书,也欢迎烦恼咨询。

提到芥川龙之介,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你可能会想到黑泽明改编自芥川小说的经典电影《罗生门》,这部电影不仅斩获金狮奖和奥斯卡金像奖,更使得“罗生门”成为了真相扑朔迷离的代名词。

你可能会想到“芥川奖”,该奖项是菊池宽为了纪念他而设立,如今已经成为日本文学界的最高奖项。

你可能会想到文豪野犬里追随太宰治的芥川,而现实中太宰治则是芥川的资深迷弟,其阴郁的文风和人生也深受芥川的影响,这种与现实相颠倒的关系也值得我们玩味。

但这些都不能清晰和完整地向我们展示芥川龙之介这个大正时代的奇才,今天阿沐带领大家了解芥川龙之介——这位日本近现代文学史的奇才、鬼才。


芥川龙之介的生平简介

1917年6月27日晚,梅雨季节结束后的一个闷热夏夜,位于东京日本桥的鸿巢饭店灯火通明,嘉客满座。这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桌上装点着一簇簇玫瑰和香豌豆花,围桌而坐的皆是当时文坛的中坚与新秀,有谷崎润一郎、久米正雄、铃木三重吉、小宫丰隆、江口涣、佐藤春夫等。这些人的名字将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熠熠生辉,但此时他们的关注与称羡都投给了一个清瘦寡言的年轻人,他就是本次聚会的中心人物——芥川龙之介。这一日群贤毕至,正是为了庆贺他第一部作品集《罗生门》出版。

然而世事往往变幻无常,令人唏嘘感叹。这位日本大正时代文学最杰出的代表,虽然以花团锦簇的盛况华丽登场,十年后的同样一个夏夜,身心俱疲的芥川龙之介服下了大量安眠药,在寂寞的雨声中沉入长眠。艺术的辉煌与人生的痛楚并存于他身上,共同构成了芥川龙之介文学的独有意蕴。                                                                                   

——《罗生门》导读,赵玉皎

1892年3月1日,日本东京一家经营牛奶店的富裕家庭中出生了一个小男孩,因生于辰年、辰月、辰日、辰时,这位婴儿被命名龙之介。

龙之介自幼体质孱弱,敏感而富于感性,早早便显露文学偏好。他小学时最爱读《水浒传》《西游记》和泷泽马琴的《八犬传》,初高中时期更是兴趣不减,不仅大量读夏目漱石、森鸥外、泉镜花等日本当代名家著作,还博览了莫泊桑、波德莱尔、斯特林堡、易卜生、萧伯纳、托尔斯泰等人的著作。

1913年9月,龙之介进入东京帝国大学英文科,并在同人杂志上开始创作,在短暂恋情破灭的刺激下,其第一篇代表作《罗生门》终于诞生了,他的文学才华也终于在年末拜见前辈夏目漱石后得到赏识,并成为了夏目漱石晚年最为得意的弟子。

“作品非常有趣、沉稳,没有戏谑、却自然地流露出幽默之处,具有优雅的趣味。而且材料新颖,文章结构十分匀整,令人佩服。这样的东西,今后再做二三十篇,必会成为文坛无与伦比的作家。”

此时,这位二十五岁的东京帝国大学高才生可谓少年得志,在短单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几一帆风顺地完成了毕业、就职和文坛成名等人生大事。不仅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东大英文专业,还随即成为海军学校的英文教官。更为难得的是,他的才华足以支撑他的文艺理想,他在此期间写下的《罗生门》《鼻子》《山药粥》等佳篇迅速获得世人瞩目,从而一跃成为文坛最闪亮的新星。

作为文豪夏目漱石最得意的门生,据说他很可能成为漱石的乘龙快婿,那势必更加助益他的前程,难怪日后佐藤春夫不无感慨地回忆道:“我一边思索着自己无望的文学生涯,一边想,身处满座中心、意气风发的芥川是幸福的。”

芥川龙之介和中国有着不解之缘,其不仅自幼深受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还曾一度作为记者亲身访问中国,留下了颇具争议的《中国游记》,此外,芥川还对鲁迅的写作风格和手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鲁迅积极地翻译了芥川的小说,《故事新编》也明显地采用了芥川常用的改编旧故事的手法,二者冷峻的文风和批判的意味在很多方面值得我们玩味。

然而,芥川的性格和人生态度就注定着他不会像普通人一样终其一生,在 “冷漠的旁观”、“对人生的莫名不安”和“艺术至上”中,芥川的精神最终也变得越来越敏感和脆弱,而在这种精神崩溃的边缘,他的文学也似乎要燃烧到最后一刻。《河童》、《齿轮》、《一个傻子的一生》是其创作后期不可不读的作品。

1927年夏天,芥川龙之介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到来。7月22日,好友小穴隆一来看望他,芥川向他托付孩子们。7月23日,他一整天关在书斋中,完成了最后作品《续西方之人》。24日凌晨一点钟时,他来到姨母床边,说了几句话,随后回到书斋,服下致死量的安眠药,听着雨声读了一会儿《圣经》,在睡梦中与世长辞,结束了三十五年的短暂生命。

人们很少哀叹芥川过早离世对后人来说是种损失,反而更多地觉得这种自杀也成了芥川龙之介文学灵魂的一部分。

也许,死亡确实是芥川先生最后的、也是最好的归宿。


芥川龙之介的文学特征

芥川龙之介的文学特征其实并不如他的具体作品那般难以把握。主要可以概括为三点。

一、文学主题:怀疑和不安

“芥川氏是日本新兴文坛中一个出名的作家。”“他的作品所用的主题,最多的是希望已达之后的不安,或者正不安时的心情。”                                          

——鲁迅(鲁迅:这话我真的说过)

深受世纪末文学的影响,其作品中充斥着对人性的怀疑和对未来的不安,从早期的《罗生门》、《鼻子》开始,到最后的《河童》和《一个傻子的一生》,这种怀疑和不安从芥川开始创作开始就从未长久地离开芥川,成为其作品鲜明的特色和主题。

二、创作手法:借古叙今

“多用旧材料,有时近于故事的翻译”“取古代的事实,注进新的生命去,便与现代人生出干系来”、“他想从含在这些材料里的古人的生活当中,寻出与自己的心情能够贴切的触著的或物。”

 ——鲁迅 

芥川龙之介所创作的短篇小说,虽然也不乏《橘子》、《毛利先生》、《疑惑》这样现代背景的优秀作品,但更多的都取自于厚重的文学典籍或传统文化之中,其中尤以《今昔物语集》中取材众多。这不仅使其作品不沾现代的俗气,又能够充分地表达自己。例如:《杜子春》、《黄粱梦》、《秋山图》等。

三、文学精神:艺术至上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电线依然放出锐利的火花。他综观人生,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可是,只有这紫色的火花——只有这空中激烈的火花,哪怕要用生命去换,他也想握在手中。                            

艺术的灵感、精神的闪光如同电线放出的紫色火花,即便燃烧生命也希望获得一瞬间的灿烂光华——这是芥川龙之介的精神写照。艺术至上是他终生秉持的信念,教养与良善的天性又使他难以舍弃道德与责任,最终,在现实人生和艺术追求之间,他选择了为艺术而殉身,就像《地狱变》中同样殉于艺术的画师良秀,虽然坟上青苔萋萋,已成荒冢,但“地狱变”屏风却长存世间、流光溢彩。芥川龙之介的创作生涯只有十余年,而在他辞世近百年后,他的作品却依然脍炙人口,不仅是日本人最喜爱的国民作家,更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阅读,给人们带来心灵的震动。正如他的名句“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至少对于芥川龙之介而言,艺术之美超越了平凡庸常的人生,他短暂的生命在对艺术的追求中获得了永恒的圆满。

写作时芥川先生


总的来说:芥川的小说用字洗练、遣词讲究,仿佛不沾一丝尘世的庸俗之气;其文笔波诡云谲,或华彩瑰丽,或细致朴实,仿佛出自众生之笔;其文章的构思结构精妙,却又风格各异,仿佛;其文风冷峻犀利,对于人性的揭露直指人心,社会的批判毫不留情,读来惊心动魄,令人倒吸寒气,仿佛罪孽缠身。 

了解了芥川的经历和文学特征,就不会奇怪太宰治为什么会成为芥川的小迷弟了。

那么,你是否对他的作品开始感兴趣了呢?

芥川龙之介也是阿沐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今后也将具体地向大家分享一些芥川的作品,欢迎感兴趣的大家持续关注。

这里是阿沐的解忧杂货店,这里有好书,也欢迎来咨询烦恼。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