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同人文 堕落的天使 (博士X能天使)

上午8:45A.M. 罗德岛博士的办公室

  “老板!吃苹果派吗!”能天使冲进我的办公室说道,她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派,正在散发着热气,看起来是刚刚出炉的。

  “啊?等一下吧,我现在没空,这份报告过一会儿就要交上去了,我先把它做完,要是没交上去凯尔希医生估计会把我大卸八块的!”我紧盯着电脑屏幕,并没有看阿能一眼,我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这份报告我做了整整两天,绝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任何差错

  “啊......博士......别老是想着工作了嘛!陪陪我嘛!”能天使走到我的身后抱住了我,她的脸贴着我的脸,一双管不住的手在我身上乱摸着

  “嗯~老板身上的味道~我最喜欢了~”能天使笑着说道。

  “好了能天使,麻烦你先出去好吗?等我工作做完了我会过来找你的。”

  “唉?......好吧......老板真的没趣唉......”能天使感到有些沮丧,离开了办公室。然而博士没注意到的是,她头上的光环变暗了一些。

  “真是的,这么一搞这篇报告估计又不能按时交上去了,算了,再加把劲吧。”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我终于把报告完成了。将报告传上去后,我点上了一支烟,躺在椅子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放松我这两天以来一直没有休息过的大脑。

  一支烟吸完后,我从办公桌的抽屉内拿起了一个文件夹,离开了办公室,向咖啡厅走去。

上午9:01A.M. 罗德岛咖啡厅

  在咖啡厅里,我见到了正在喝咖啡的陈sir和星熊。

  “两位?这么巧啊?也在这喝咖啡?”我凑了上去说道。

  “啊是啊博士,我只是陪老陈在这,她才是来喝咖啡的。”一旁的星熊笑着说道。

  “刚好我找陈sir有点事。”我将文件夹打开,抽出一张由我和凯尔希医生签过字的文件说道,“陈sir,恭喜晋升,你现在是罗德岛的精英干员了。”

  “晋升?这事情我可不陌生。”陈sir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恭喜你啊老陈!”星熊也笑道。

  这一幕都被刚刚进来找博士的能天使看到了,她盯着博士看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转身离开了咖啡厅。她头上的光环变得更加暗了。

  “咦?奇了怪了?”我看了眼手中的文件夹说道。

  “怎么了吗博士?”陈sir放下咖啡杯问道。

  “没什么,我好像漏了一份晋升文件在办公室,这文件夹里本来应该有三份晋升文件的。那么没什么是的话我先走了。”

  “好的,再见博士。”星陈二人同时说道。

  “这俩人还真是般配啊......”

上午9:56A.M. 企鹅物流宿舍

  离开咖啡厅,我又走向企鹅物流的宿舍。德克萨斯、可颂、空、还有莫斯提马正在里面打扑克。

  “你们在玩扑克啊?”

  “啊啊啊啊!博士!你怎么进来了!”可颂见了我赶忙把牌收了起来。

  “没事,你们接着玩吧,我只是过来送一份文件的。”我从文件夹里抽出另一份文件递给德克萨斯笑着说道,“德克萨斯,恭喜你晋升,现在你是罗德岛的精英干员了。”

  “感谢你的信任,博士。”德克萨斯接过文件,道了谢,她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冷淡。

  “哟吼德克萨斯,恭喜你晋升!”可颂对德克萨斯比了个大拇指说道。

  “话说怎么没看到能天使啊,我还找她有事呢。”

  “能天使?”莫斯提马想了想说道,“她估计在自己的房间里吧?”

  “这样吗?那算了,我还是先回办公室吧。”我挠了挠头,离开了企鹅物流的宿舍。

  能天使正躲在自己房间的门后,眼神充满了嫉妒,她嫉妒德克萨斯。凭什么她能得到晋升而我却不行?!我明明比她更优秀!能天使这么想着。在博士离开了企鹅物流的宿舍后,关上了门。她头上的光环,变得更加的黑暗了。

  “砰!啪!撕拉!”一阵砸东西的声音在能天使的房间里响起。

  能天使将博士送给她的东西全部砸烂了,唯一没有砸烂的是博士送给她的一支铳。那支铳是能天使在生日那天从博士那收到的,她一直把它视如珍宝,每天都定时保养,深怕那支铳被磕坏了。

  “这支铳......我要将它留着......”能天使幽幽的说道,她的双拳紧握,甚至指甲都深深陷进肉里。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滴到房间的地板上。

  能天使拿起一个弹匣和一盒蚀刻子弹,坐到床边。

  她将子弹一颗一颗压进弹匣,低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凭什么!难道我在博士眼里就什么都不是吗!我对博士的爱难道他看不出来吗?凭什么要和那些女干员那么亲近!不......不行,博士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对......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如果把那些碍眼的女干员干掉的话......这样......博士应该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吧......哈......对......把她们干掉.....哈哈哈哈......只要将她们干掉,博士就是永远属于我的了......哈......哈哈哈哈......”能天使开始在房间里发出歇斯底里的笑声

  “咔”随着最后一颗子弹被压入弹匣,能天使从床上站了起来,将弹匣插进博士送给她的那支铳,“刷拉”一下上好子弹,又抓起书架上的一支消音器安在枪口上,离开了房间。

  能天使在走廊徘徊着,寻找着第一个目标——陈。

  此时的陈sir,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着近卫局的文件,完全不知道危险即将来临。

上午10:00A.M.陈sir的办公室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请进。”

  门开了,能天使走了进来。为了不使陈sir发现自己的铳,她特地将铳放在了身后。

  “陈sir!不好了!博士不见了!”能天使冲了进来,她故意用了一种很急切的语气说道。

  “什么?!”陈sir感到很震惊,前半个小时博士刚给自己晋升文件,后半个小时就突然失踪了?

  “啪!”陈sir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向武器架走去。

  “博士这个*龙门粗口*真是不让人省心!”陈sir的语气中多了一分着急。

  遇到这种事情,陈sir已经顾不了思考太多了,完全不能想到这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呵......上钩了。”能天使的嘴角微微翘起,她举起了铳,对准了正在武器前取武器的陈sir。

  “diu”枪响了。

  陈sir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倒了下去,鲜红的血液将她的白衬衫缓缓染红。她的脸上还保持着刚刚那副焦急的表情。

  能天使走到陈sir的尸体前,再次举起枪,补了两枪,将陈sir那风姿飒爽的面庞毁得面目全非后,才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离开了办公室。

  “那么......下一个目标,就应该是德克萨斯了......”

上午10:12A.M. 贸易站

  德克萨斯正在卖力地打包着货物。本来今天应该是她和能天使一起在贸易站工作的。

  “能天使这家伙......早上还看见她往博士办公室跑的,怎么这时候突然没影了?”德克萨斯叼着pocky自言自语到。

  “刷”电子门突然打开了,能天使走了进来。

  德克萨斯回头看了能天使一眼,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手上的铳。

  “啊能天使,你来的正好,那边还有几箱货物没有被打包,你过来帮我一起打包一下。”德克萨斯转过头去说道。

  “不必了德克萨斯,你以后也不用来这里工作了。”

  “你什么意思?”德克萨斯转过头去看向能天使,能天使已经举着枪瞄准了她。

  “阿能,你......”德克萨斯还没说完,能天使已经开枪了。

  一颗子弹正中德克萨斯的头部,将她的头盖骨掀了起来,脑浆溅在贸易站的蓝墙上。

  “哼哼......这下子就再也没有人来和我抢博士了。”能天使微笑着,缓缓说道。她头顶的光环彻底变成了黑色。

  能天使......彻底堕落了......

上午10:30A.M. 罗德岛博士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我走向酒柜,倒了一杯威士忌,然后坐到沙发上,安静的享受起这美好的摸鱼时光。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响了。

  “请进。”

  门打开了,能天使走了进来。她将那支铳放在了身后,以免遭到博士的盘问。

  “啊!能天使,你来的正好,我刚刚要去找你呢!”我放下酒杯,走到办公桌前取出了一份文件。但还没等我给她,能天使开口了。

  “博士,我找你也有点事情,你能先和我来一下吗?”

  “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吗?”我将文件叠起来放到口袋里问道。

  “博士,你来看就知道了。”

  “这样吗?那行,等我一下,我把杯子里的酒先喝完。”

  我走到茶几前,拿起酒杯。正当我准备喝时,后脑勺突然传来了一阵疼痛感,我还没明白到底是什么一情况时,就昏了过去。

  “哼哼......博士......我终于得到你了......”

  能天使拿起枪,对着博士的四肢开了四枪。

下午9:56A.M. 罗德岛地下室

  “嗯......发......发生了什么......我这是在哪?”我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当我彻底睁开眼看向周围时,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

  此时的我正在罗德岛的地下室内,四周空无一人。我的脸上,还有衣服上,都沾满了血迹,后脑勺时不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感。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没用。我的四肢都被子弹打伤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一情况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的身上为什么会血?为什么我的后脑勺那么疼?我的四肢上怎么会被子弹打伤?

  “Hello?有人能听得到我说话吗?谁能来救救我!”我开始在地下室内大吼,希望有干员路过这里时能听到我的求救。

  地下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能天使走了进来。她手上拿着两份冒着热气的派。

  “呀?博士醒了啊?”能天使笑着,将两份派端到我面前,“来尝尝吧?新鲜出炉的派哦~”

  “等等能天使!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然我不可能吃的!”我拒绝道。

  “嘛,很简单啊博士,你和我现在在地下室里,你现在,只 属于 我 哦~”能天使说完,将派切开递到我嘴边

  我看了一眼派,是肉馅的,但是隐隐约约能看到眼珠。

  “这些派都是用德克萨斯和陈sir的肉做的哦~你不是很喜欢她们吗?那就来尝尝她们的肉吧~”说着就将派往我嘴里塞。

  “什......什么......德克萨斯......和陈sir的......肉?能天使......你说清楚!你到底把他们怎么了!”我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

  “还能怎么样啊~正如你所见,我把他们杀了啊~”能天使依然保持着那副笑容,但是那副笑容越来越让我感到害怕。

  “不!我不吃!”我摇着头拒绝着。

  “哼......既然博士拒绝,那就让我亲自来喂你吧。”能天使咬了口派,蹲下,捧住我的脸,然后凑到了我的嘴边。

  “唔!”我感受到有一团东西夹杂着一股清香闯入了我的嘴中,我想把头别开,但是能天使的手控制着我。

  “呕~”能天使松开了我的嘴后,我直接将那团东西吐了出来。

  “这么不识好歹吗......”能天使将铳抽了出来对准我,“既然这样的话~那博士,再见了。不,应该是再也不见。我得不到的人,其他人也别想得到。”

  “biu”

  “嗯?竟然打歪了吗?”

  那颗子弹并没有击中我,而是击穿了我的肺叶,我瞬间感到了一阵呼吸困难。

  “等一下能天使......”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我有东西要给你......”

  “哦?没想到你这个还有遗言吗?快说吧,早点说完早点上路。”

  我忍着剧痛,将口袋中的晋升文件拿了出来递给她。

 “给......咳咳......阿能......”

  “恭喜你......咳咳......恭喜你成为罗德岛的精英干员......”

  “博......博士......”能天使跪倒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那份文件。

    “就当是......我离开前给你......咳咳......的最后一份礼物吧......”

  博士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香烟点上,在他吐出第一口烟雾后,那支拿香烟的手垂到了地上......

......

  “呜哇!”我从办公室椅子上跌了下去。

  “What the......”我扶着桌子慢慢站了起来,用颤抖的双手抓起桌子上的香烟。

  吸了一口烟后,我慢慢冷静下来。

  “呼......原来只是个梦啊......原来只是个梦......”

  我重新坐回椅子上,用手帕擦着脸上的冷汗。

  “哟吼!老板!来尝尝我新做的苹果派啊!”能天使端着苹果派闯进我的办公室说道。

  “嗯?等等......你是阿能吗?!”见能天使闯进来,我顿时想起了梦中的场景,右手伸到桌子底下抓起了蝴蝶刀。

  “嗯?老板你今天好奇怪唉?什么我是不是阿能,我就是能天使啊!”阿能见了我这幅如临大敌的样子,感到非常诧异。

  “真的?”我手握蝴蝶刀缓缓向阿能走去。

  在确认她是真的阿能了以后,我抱住她哭到:“太好了......真的是阿能......呜呜呜呜呜呜......”

  “唉?老板?你怎么哭了啊?尝尝我的苹果派吧,说不定它会让你心情好起来呢?”

  我抓过苹果派放到桌上,抓住阿能的手臂说道:“吃什么苹果派啊!走,我们去龙门,今天让你吃到全龙门最好的苹果派!”

  “啊!真的嘛!真的嘛老板!”能天使一脸兴奋。

  “当然!随你吃多少!钱都由我来出了!”

The End

(上一篇撞了,这次修改了一下。)

图源网络,侵删


图源网络,侵删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