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运小姐-赏金猎人

“风险多多,赏金多多。”

厄运小姐


厄运小姐概念图


赏金猎人厄运小姐

以美貌闻名,但却以无情立命的莎拉是一位比尔吉沃特的船长,她在这座港镇的强硬犯罪集团中塑造了不容轻视的形象。在

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亲眼目睹了海盗之王普朗克谋杀了自己的家人。

多年以后她残忍地报仇雪恨,把他和他的旗舰连人带船一同炸飞。

所有低估她的人都会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极具欺骗性的狡黠对手,还有可能要处理肚子里的一两颗子弹。

厄运小姐莎拉


·厄运小姐的传记·

无论是美貌颜值还是危险指数,鲜有人能在任何一方面与厄运小姐媲美。

作为比尔吉沃特最负盛名的赏金猎人,她的传奇故事建立在无数密布着弹孔的尸体和被捕获的混混们之上。

只要比尔吉沃特那臭烘烘的码头和拾荒者棚屋中回响起她标志性的双枪,赏金告示板上的悬赏令就又少了一张。

和大部分在比尔吉沃特错综复杂、尔虞我诈的迷局中获得赫赫恶名的大人物们一样,厄运小姐的双手上不乏鲜血。

但事实并非一直都如此,她曾经的名字叫做莎拉,是一位著名女枪械师的女儿,她们一家三口离群索居,在孤岛上的工坊里幸福地过着和平的生活。

小莎拉在工坊里给妈妈帮工,安装转轮锁扣、校准扳机轴距,甚至还会参与枪支的试射。

她妈妈在制枪手艺界是一个传奇人物,曾经在很多富裕贵族的收藏中发现了很多她出品的定制手枪。

但时不时地,它们会被一些更加图谋不轨、心术不正的人惦记。

在这些惦记这样一把武器的人当中,曾有一个很有前途的比尔吉沃特强盗,叫做普朗克。

他的实力让他自信和自负,要求莎拉的母亲为他制作一对手枪,必须无人能及。她最终不情愿地接受了订单,整一年后的同一天,普朗克回来取他的双枪。

他的脸上戴着红色的面巾,而且并不想掏钱——他是来明抢的。

莎拉的母亲制作的这副双枪堪称大师级杰作,不仅威力强大、精密准确,而且造型优雅美观。不过她看到普朗克已经变成了如此残忍的海盗,于是大声呵斥,说这副双枪实在太优秀,他这种人不配拿在手里。

普朗克愤怒了,他夺过双枪,用她自己制造的武器射杀了她,然后又把枪口对准了她的丈夫和莎拉。

然后,他单纯为了倾泻自己的恶意,将工坊点燃,并将手枪摔在地上,怒吼着说,既然他这种人配不上这对枪,其他人就别想把它们拿到手了。

莎拉被剧痛唤醒,原本的浅黄色头发现在已经被母亲的鲜血染红,两颗子弹分别留在了她心脏左右两侧。她从燃烧着的废墟中爬了出来,把两把残破的手枪紧紧护在自己鲜血淋淋的胸前。

她的身体逐渐治愈,但她的精神却有一部分永远残留在妈妈被火焰吞噬的工坊里,而且她头发上的血红色无论用多少肥皂都洗不掉——至少人们都是这么说的。

梦魇和惊厥将永远折磨她,但执着于复仇意念的莎拉将这一切都扛了下来。

在那个蒙面劫匪一路发迹的岁月里,她修好了母亲的双枪,不断磨练自己的身手,并通过所有渠道打探他的消息。

直到她能够手刃仇人的那一天。

她坐船来到比尔吉沃特,在踏上码头以后几分钟内,她就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杀人。

那是一名醉酒的水手,肚子里有一加仑麦龙黑啤,脑袋价值一大笔悬赏。

莎拉趁着他昏睡的时候毙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拖到了悬赏告示板,然后又撕下了十多张悬赏令。

一周以内,十多张悬赏令全都交付兑现,所有被莎拉盯上的倒霉恶棍要么伏法要么服刑。

她很快就在比尔吉沃特的酒馆和赌场里成为了热议人物,她给自己取了新名字,厄运小姐,用威名震慑她的猎物,同时也用火红的新身份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

普朗克永远都不会料到是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赏金猎人罢了,比尔吉沃特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随后的几年中,厄运小姐的故事越传越远,每个新故事都比上一次更加夸张。

她从一个手脚不干净的船长那里夺取了“塞壬号”,把“绸刀海盗团”的老大淹死在自酿的朗姆酒桶里,她甚至在屠宰码头的半截海怪肚子里找到了“荡妇开膛手”的老巢,并把他从中拖了出来。

普朗克对她来说还是太强大,不能公开向他挑战,所以厄运小姐继续暗度陈仓,在自己周围培养了一群数量不多但却忠心耿耿的盟友和情人。

所有这些人,最终都会被她用来放倒普朗克。

但对于厄运小姐来说,直接杀掉普朗克太便宜他了。

只有让他忍受奇耻大辱、同时看着自己在乎的一切化为灰烬,才能让这位血红色头发的赏金猎人心满意足。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厄运小姐已经豁出一切,来展开对抗普朗克的行动。

环环相扣的计策让冥渊号在码头地区化为熊熊燃烧的残骸,并且那位自称的“比尔吉沃特之王”也已被推翻。

最棒的是,比尔吉沃特的所有人都目睹了他的倒下。

现在,随着普朗克被废黜,这个港城中的每个掠夺舰的船长和帮派主都在角逐着他的位置。

比尔吉沃特之战开始了。

·厄运小姐的故事·

比尔吉沃特的“白港”之所以得名,是因为这里的每一寸地面都积满了白色的鸟粪。这里是死人的安眠之地。比尔吉沃特没有埋葬死者的习俗,他们把死者送还给大海。

这片海水就是墓园。冰冷的深渊中悬着尸体,水面上浮着数百枚浮标作为墓碑。

有些浮标只是简单写了个名字,而有些浮标则由专业的墓碑匠雕刻成一只触手张扬的海底巨怪或者身形丰满的海女。

在白港的角落,厄运小姐坐在一个销魂朗姆酒的空箱子上,翘着腿,松松地叼着一根味道辛辣的方头雪茄。

她一手握着一根长长的通气管,管子另一头连着一口半浸在水中的棺材,另一只手抓了一根绳子,长长的绳子绕过一只生锈的滑轮,捆在棺材的盖子上。她的双枪稳稳放在枪套里,触手可及。

月亮发出微弱的光芒,穿过海上弥漫而来的薄雾,将浑浊的水面染成烟草的黄色。一排排食腐海鸥站在周围残破的屋顶上不时发出哀叫。

这是个好兆头。它们对新鲜尸体的感知能力超过任何生物。

“到点儿了,”她低声说道,一个穿着密鳞大衣的光头大汉出现在狭窄旧巷的另一端。

一群尖牙利齿的码头硕鼠跟在他身后,期待着他随时醉倒在地,变成送上门的鲜肉。这个人叫贾猛·基洛,花脸帮的一员。

每个像样的海盗都会有纹身,不过基洛身上每一寸皮肤都刺满了图案。长爪子的毒蛇、情人的名字、还有每一艘被他击沉的船、每一个被他杀掉的人。

他的皮肤几乎就是最完整的犯罪记录。

他坚定地向前走,但他的眼神飘忽不定,飞速打量着左右两侧,暴露出心底的恐慌。

他的手放在腰际,握着一柄长刀,刀刃上镶满了鲨鱼牙。

他也带了火器,一把短粗的卡宾枪,枪管周围装有琉璃色的散热管。

“他在哪?”基洛用命令的口吻问道。“你说过会把他带来的。”

“皮城的海克斯卡宾枪?”她反问道。

“我在问你,贱人!”

“你先说,”厄运小姐平淡地说,同时放松了手里的绳子,滑轮滚动,棺材又向下沉了一些。“提醒你一句,我可不知道这根通气管有多长,你想让自己的弟兄憋死吗?”

基洛呼出一口气,她感觉到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了。

“行,妈的,这就是皮城的货。”说完,他捏着扳机护环,把武器掏了出来。

“挺值钱呢,”厄运小姐说。

“这不是废话么。”他冷笑着说。

她又放松了一段绳子,现在棺材已经全部没在水里,开始向外冒气泡。基洛立刻举起双手表示服软。

“好吧!好吧!”他央求道。“这个给你了。请把他拉上来。”

“你会乖乖跟我走咯?”

基洛无奈地大笑了一声。

“我还有得选吗?”他反问道。“你弄沉了我的船,杀光了我的人。我的家人要么进了救济院,要么蹲了监狱。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一把偷来的海克斯枪?一份赏金?”

“两个我都要,而且还有别的。满意吗?”

“那我值多少钱,婊子?”

“钱吗?五百银蛇币。”

“闹得这么大,就为了五百?”

“不是钱的事,是因为你替普朗克卖命。”厄运小姐说。“所以我要杀了你。”

“杀我?等一下,悬赏令上写着要活的!”

“是,不过我从来都不太会守规矩。”厄运小姐说完,放开了手里的绳子和通气管,棺材落进了深海的死人堆中,留下一串绝望的气泡。基洛大喊着自己弟兄的名字,抽出鲨鱼牙刀向她冲了过去。

厄运小姐等到他进入了精准射程,便立刻拔出手枪,双枪齐射,一枪眼睛,一枪心口。

厄运小姐把雪茄吐进海里,吹了吹枪口的青烟。

“正当防卫,”她脸带笑意,想着怎么跟赏金出纳员编一段瞎话。“那个傻子发疯似地向我冲过来,手里还举着一把大刀。我能怎么办。”

厄运小姐弯腰捡起地上的海克斯卡宾枪,握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太轻了,不合她的胃口,但外形优雅,而且杀伤力惊人。

她回想起小时候的老工坊,回想起枪油的味道和妈妈的抚摸,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随后她叹了口气,在悲伤袭来之前切断了回忆。

她把海克斯枪扔进水里,送给了死人。毕竟,海洋也该分一份。而且她也没胡说,那把枪的确值点小钱。

她站起身,踱步走回比尔吉沃特城内。

她知道自己应该把基洛的尸体也扔进水里。不过老鼠和海鸥还没吃饭呢,对吧?

而在白港,鲜肉可是少有的佳肴。

·厄运小姐的瓦罗兰图志·

“厄运小姐确实非常性感,但她可不是什么落难的弱女子。她的双枪是她力量的源泉,所以我们对这把枪的尺寸放大到近乎夸张的地步,以强调这一点。”

这是我的两把枪,一把叫“射!”,另一把叫“啊!”。怎么样,喜欢吗?

当我们开始着手进行早期英雄的原画更新时,厄运小姐在名单上就排在第一位。我们不想让她看起来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封面女郎。我们逼问自己:厄运小姐,如果不是个漂亮的女版普朗克,那么她到底是谁?






我们先从简单的问题开始:所有的海盗都会害怕厄运小姐吗?聪明人会,其他的都死了。

她有帮手吗,还是独行侠?

她喜欢自己单干,但她没法一个人驾船。

她欠谁人情?

普朗克,欠他一颗子弹。







·厄运小姐的故事板·


工艺


匠人


传承


信心


往日


无助


崩溃


不可忘却


死亡


余生


失去


寻回


成长


鲁莽


蓄谋


私刑


传说


瑕疵


癫狂


猎人


狩猎


倾覆


避难


重生


胆识


一切


目标


武力


·美图赏析·


女帝厄运小姐


女帝厄运小姐


厄运小姐概念图


厄运小姐


黄昏之心


睡衣派对


武装战姬


校园


虚空生物入侵


英雄联盟


电玩


星之守护者


星之守护者2017


星之守护者小队增援



星之守护者准备作战


·厄运小姐的皮肤·


西部牛仔厄运小姐

草原上没有哪个赏金猎人比莎拉·厄运的技术更加娴熟,但她却从不接受钱少的活。

在高境之边造成了足够的麻烦,并且,是的,她会响应征召,带着两把闪闪发光的手枪,以及刻有悬赏者名字的子弹。


法国皇室旧版


法国皇室厄运小姐


特工狂花厄运小姐第一版


特工狂花厄运小姐第二版


特工狂花厄运小姐


圣诞糖果棒厄运小姐

厄运小姐不在乎谁是乖孩子——淘气包全都出来欢庆冰雪节了,这就意味着赏金猎人的大买卖来了。枪不离手的她准备好接下各种不论死活的悬赏令,她这个礼物你真的不要打开。

荒野女警厄运小姐第一版


荒野女警厄运小姐

厄运小姐是一个以公路为家的独行骑手。她会亲手处理废土的麻烦,然后继续前进——总会有新的工作,总会有新的城镇。不久前,她与暴走帮产生了冲突,而她非常乐于将这些恶名昭彰的无赖们打趴下。

黑帮狂花厄运小姐第一版


黑帮狂花厄运小姐

作为一名前雇佣枪手,莎拉·厄运小姐最近将她的犯罪集团拆分开来拓展业务,从武器走私到贴身保镖应有尽有。在破坏了图奇和格雷福斯之间的关系后,她正着手于巩固自己的帝国,以防两者意识到她的野心。

女帝概念图


女帝厄运小姐

在另一个世界中,莎拉·厄运是一位备受尊敬的船长,拥有来自她母亲的爱和城市的敬意,但是被比尔吉沃特夺走的东西,你可不一定总能要回来。这个美梦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消逝了。

泳池派对厄运小姐

她可是公认的自拍女王以及双手水枪大师,莎拉·厄运能在泼水战中打败所有挑战者并且保证自己仪态优雅。而她之后晒出来的照片则更加美丽。这其实有点让人失望。

电玩女神厄运小姐

厄运女郎(朋友们都叫她莎拉)在现实生活中的最大功绩是射爆他们游戏的最高分记录。在街机世界中,她可以在所有必须的情况下射爆所有敌人,将所有的目标都转化为自己的积分。

星之守护者概念图


星之守护者厄运小姐

作为阿狸第一支队伍中的成员,快言快语的快枪手厄运小姐是银河系声名显赫的怪兽杀手。

痛失队友的愤怒,让这位副队长为了记忆而战 —— 并非出于使命感,而是出于复仇。即使新人入队以后,她也依然无法忘掉过去。

她总是会第一个冲锋陷阵,只要能够消灭眼前所有怪兽,经常不考虑自己的安危。

她火爆的脾气经常使得她与队友针锋相对,因为她认为许多事情都是在浪费时间,不如去痛快宰割敌人。

虽然她对任何人都口无遮拦,但真正让厄运小姐存有戒心的队友只有辛德拉一人,她怀疑这名队员的回归藏有不太光彩的原因。


武装战姬厄运小姐

莎拉·厄运是一个鲜活的武器,蕴含着大量毁灭之力;

还是一个传奇般的赏金猎人,在满是盗贼的银河系中寻求复仇。

她现在驾驶着已知太空中最致命的机甲四处肆虐——并且她会不遗余力地将暴力审判带给她那张击杀名单上的人。

睡衣守护者厄运小姐

莎拉·厄运通常不参加睡衣派对。也不穿毛绒睡衣。也不玩真心话大冒险。但璐璐非常坚持,而且拉克丝的邀请是如此盛情,以至于莎拉发现她自己把这三样都做了。至少她的睡衣带有枪套——以防……以防有些星界敌人现身。世事难料。防微杜渐。

魅惑女巫厄运小姐
魅惑女巫厄运小姐

在从惨白灵体和熊孩子那里夺取了狮子的那份糖的控制权后,厄运小姐现在统治着夜晚。她的国度满是狂欢与恶作剧。


魅惑女巫厄运小姐至臻

在从惨白灵体和熊孩子那里夺取了狮子的那份糖的控制权后,厄运小姐现在统治着夜晚。她的国度满是狂欢与恶作剧。

以上来自LOL官网英雄联盟宇宙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