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burst° 」——900重案追凶(番外篇)

-  “为了讲清楚MV的脑洞,我下笔写了衍生番外”系列。


【楔子】

王一正和朱承开从医院走出来时,仍是心有余悸。

在经历和林茜、Diana的数度吵架后,这一回算是难得能非常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感慨人生无常。

当人在生与死的边缘试探过,其他都会变得渺小。

王一正深邃的目光凝视前方,听身旁的三人侃侃而谈,像走神,又极认真,抿着唇忍不住笑出声。

“喂,怎么不说话呢?什么这么好笑?”

“没什么。说到注定,我在想我们四个是不是注定是朋友呢?”



【一】

王一正被锁在车门里,第一反应想到了朱承开。

几年前他和前女友被锁在大厦里,也是他来救的场。至于是过来救老友还是女友,就难说了。

“王督察,你醒醒,别当我什么都会行不行?”

被叫来的朱承开在车门外扮鬼脸。

那要怎么办?——王一正打了个手势。

什么怎么办,砸车门啦!——朱承开退后半步,夸张地比划起抡锤的姿势。

犯法的!——王一正隔着车门举起手铐。

“行行行,怕了你。”朱承开只好去找高仁拿车钥匙。开了门,熟门熟路跟泥鳅似的蹭上王一正的车。

“去哪儿?"

"随便啦。”

朱承开把脱下的外套盖脑袋上,一幅要打瞌睡的样子。


【二】

“王sir,我真的是服了你。”

跟着王一正上楼回到警局的朱承开一屁股坐下,扶着额连连摇头,“要不要这么拼命,下班时间还回来干活。”

“来拿点资料很正常。倒是你,又没绑架你,不用跟着我吧?”

“我说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老谋深算,早知道我没地方去了?”朱承开倏地跳起来,修长的食指指着王一正鼻子,一脸的愤愤不平。

王一正抬了抬眉毛,看破不说破。

朱承开只好坦白从宽:“我真的想不到就抱怨了一句饭菜做得没我姑妈好吃就被扫地出门了。”

“难道不是你太吝啬不按时交房租?”

“喂,好歹是我女朋友,要分那么清楚嘛!”

“是前女友。”王一正翻了个白眼,纠正道,“你自己的房子不要了?”

“要也住不起,现在就像高仁和我姑妈的婚房。”朱承开一拍脑袋,世事无奈,好生脑壳疼。

于是就这样,名正言顺住进王一正家里。

朱承开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罐可乐,在阳台上咕嘟咕嘟猛灌好几口掩饰自己偷着乐的心理活动,白吃白住也太过瘾了。

“记得家务全包。”王一正在客厅里翻着资料写报告,扬声扯着嗓门喊了一句。

一口可乐喷出来。

罐头没握住,撞杆上直接滑到楼下洒了人家晒的被子,好大一滩水渍,衬着夕阳,实在耀眼。


【三】

出双入对,不,同出同进久了,外人看这两人的眼神有点异样。

朱承开出门倒垃圾时,路过的楼下阿嬷问:“小伙子,买多了的蒜要不要?”

“不用了,一会出去吃!”朱承开强迫自己咧出乖巧小辈的笑容。

“年轻人住一块儿,总要学会自己做,拴住胃才能栓住人,男的女的都一样……”

阿嬷走远了,朱承开笑不出来了。

最近,王一正在出警时总是会碰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撩妹。

上周是个短发,前两天是个长发,今天变成了个染发。

这个身影太熟悉,熟悉得不用转身都能知道是朱承开那小子。

王一正内心直打鼓,终于有一晚装作轻飘飘地问出一句管得像当爹的一样的话:“你现在这么闲了?”

“还好啊,没有你那么忙而已。”朱承开结束煲了三个小时的电话粥,意犹未尽,摸着下巴答得漫不经心。

王一正一甩手上的报纸,发出警告:“你给我安分点,别把女朋友带回我家!”

朱承开差点惊掉下巴,举双手抗议:“王sir!我不是这样的人啊,不要诽谤我!”

王一正“巧遇”朱承开的染发小太妹是五天后,在警局的事情。

很好,从另一面了解了他的这个对象。

朱承开在打扫客厅时,好巧不巧地看到了王一正落在沙发缝里的资料,又好巧不巧地看到了新女友熟悉的名字。

“……”

一周后,朱承开兴冲冲地和王一正开着啤酒,告诉了他这次闪电分手的经历。

“好险,幸亏我直觉是真的准!难怪刚认识就问我要三万块钱,再处下去都得被骗。”

是是是。王一正欣慰点头,笑而不语。

干杯。

谁也没提家里怎么会落下案件资料这码事儿。


【四】

朱承开喝着从茶餐厅打包的奶茶,坐在公园里看鸽子。

闲得慌的时候,他就会想起跟王一正一起考入警校的日子,那时候王一正就已经是出了名的老古板。朱承开顽皮惯了,问他要不要做小抄,被他敲了个爆栗。

“想都别想,抓到就是前功尽弃。”

那行吧。朱承开花了一晚上给王一正洗脑——我只是想上个双保险,不是正常考考不出啊,你考你的,不要举报我。

王一正喝着酒,心里打定了主意。

第二天,朱承开只能问监考借笔写题。

“喂,我的笔呢?”

“现在去垃圾桶估计也有点难翻到。”

“你好狠啊!”

“我没有举报啊!而且你不靠那套不也考上了吗?”

朱承开无力反驳。

这些年他庆幸有他在,偶尔又恨得牙痒痒,认为不如不认识他才好。

不至于连女朋友都选得一样吧!

以至于每次看到王一正失恋,他都忍不住幸灾乐祸。

快乐!

勉强用这种哭笑不得的快乐掩饰自己失恋的悲伤。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朋友一生一起走啊。”朱承开仰天感叹。

他想算卦去,想不明白好不容易等他有了林茜、自己有了Diana,到底是怎么依旧踏上一样无果的归途的。


【五】

“还是你想得开啊……”朱承开目光看着电视,心思飘到别处,瓜子丢得满地都是。

王一正从报纸里探出半个脑袋望向朱承开,只想翻白眼。

果然人太闲就是容易胡思乱想。

“我现在手上有个案子……”

朱承开打开收音机,开始健身锻炼:“年纪大了,老胳膊老腿真是……”

王一正直接拎起他衣领,拿起钥匙揪着人出了门。

“你不要每次都不按套路啊!问下当事人意愿行不行!”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想去?”

“我……”,朱承开吞了吞口水,把话咽回去。我不敢说,我心里苦。

朱承开对于案件的直觉非常准,或者应该说是有极高的敏锐度。

王一正向来相信他。

他们曾经并肩作战,加上高仁,算得上是队里响当当的“铁三角”。

即使后来朱承开不在重案组了,他也没有放弃他的意思,却也尊重他的选择。

朱承开那时候走得很无奈,也走得很坚决。

王一正在上司办公室门口犹豫时,朱承开拍拍他肩膀:“怎么啦?想不开?不要饭碗啦!”边说着边把他肩一揽往回走,“遇到你真衰,要不怎么说你太古板呢?喂,要不,下个女朋友不要跟我抢行不行?”

王一正扯出个苦笑。


【六】

他不该开枪的。

所有人都觉得王一正督察素来处事冷静,为人沉稳,难会犯错。却不知道他心里始终有根刺,不知道在跟谁较劲。

他不会眼睁睁看着疑犯突如其来的神经质去伤害别人。

哪怕那人是朱承开,何况那人是朱承开。

如果疑犯的枪先走火呢?

“那个时候应该拖延时间等谈判专家过来,王督察应该知道这一点。”某些声音义正辞严。

在重案组待得久的一些人里,不少都认识朱承开。看他靠墙站了两个多小时,满脸写着严肃,一改往常的嬉皮笑脸,只好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横着路过,也不敢去碰这随时易燃易炸的高压装置。

王一正没有据理力争,走出办公室时一身疲惫。朱承开原先靠在墙角的身子有点麻木,见他出来凑过去想说两句,看到后面出来的高仁表情低落地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反倒是王一正转过头说道:“做什么呢?一起吃饭吧。”


【七】

王一正接到电话,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搜查队在一偏僻山沟里找到了王一正报失的私家车。坏消息是车已经破烂得不成形状,周围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血渍。

他最后一次见到朱承开是在正满怀心事吃完夜宵回家的路上,看到他刚要开着自己的车出去,说买包烟,去去就回。

那时候就该想到,朱承开很少抽烟的。

高仁说漏了嘴,王一正推想朱承开一定是去找那个疑犯就是凶手的铁证,这个几乎不可能的证据。

但朱承开一直都是个死心眼。

王一正停职,朱承开脸色不太好看,问:“以后打算干嘛?不会吧,想连我保安科的工作都要抢啊?哇从女朋友到工作……”

“你放心,我躺在家里收你房租就好了。”

“喂,是不是兄弟?过分了啊!”

“好了,你们不至于每次吃饭都要斗嘴吧!”高仁在餐桌上敲着筷子制止。

这是他们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

王一正看着车钥匙有些失神,他想起那天吃完饭朱承开拉着他去酒吧,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他像以往一样说着现场凶器的问题,证人突然改口翻供的疑点和对不上的犯罪时间。他听了一半,又好像听不清楚。或许是那天朱承开说得很乱,或许是那天他自己心里很乱。

他们甚至没有喝很多酒,生理上很清醒,心理上又好像很不清醒。

朱承开说:“你别管我,先走吧,我想醒会儿酒。”

车钥匙大概就是那时候弄丢的。

王一正回想,他当时说的那句“你别管我”,是什么意思呢?


【八】

王一正回到家已是深夜,电话里多了一则留言——你要是答应不要我赔车钱,我就把证据给你。

王一正在天桥下见到冷得直哆嗦的朱承开,脸上多了两道划痕未愈。

“不是吧?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么晚才过来!”

“为什么要选这种地方?”

“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啊!”

“那是天台。”

“不说了不说了,说说你,准点下个班会死啊!万一我等到天亮呢?过了12个小时我去警局‘自首’的啊!”

“就怕你去不了警局,被送去急诊室!”

“你还咒我?!阿嚏……”

“你不要命还怪我?!”

Fin.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