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中的张妼晗这样改编真的好吗?

本来不想就《清平乐》中张妼晗这个角色展开讨论的,不过昨晚那出贾氏携张妼晗在仁宗面前哭诉的戏让我实在忍不住想分说一下剧中关于张妼晗这个角色的各种槽点。 

张妼晗(王楚然饰)(视频截图)

首先我们看一下《宋史》对张氏的记载:

张贵妃,河南永安人也。祖颖,进士第,终建平令。父尧封,亦进士,为石州推官卒。时尧封史尧佐补蜀官,尧封妻钱氏求挈孤幼随之官,尧佐不收恤,以道远辞。妃幼无依,钱氏遂纳于章惠皇后宫寝。长得幸,有盛宠。妃巧慧多智数,善承迎,势动中外。

在这段记载中有几个点值得关注:

1、其母钱氏(有说是曹氏)是在宋仁宗养母杨太后宫中当差的;

2、长得幸,有盛宠。妃巧慧多智数,善承迎,势动中外。意思是:长得很有福气,很得宠。机灵聪慧有心计,善于奉承逢迎,权势闻名。

历史上张氏八岁就和她姐妹三人入宫了。为宫人贾氏所养。剧里那个张妼晗的形象是“执拗没规矩,还口无遮拦”,试想一个从小在宫中长大的女子如果是这种性格不会被打死也早被撵出宫去了吧(她是进去做下人的,又不是做公主、娘娘)。

视频截图

最要吐槽的是那肉麻的台词。说肉麻这剧是古装言情剧也就算了,请注意这是公元1030年前后的事情,编剧写对白的时候是不是要看一下具体的语境?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着重解一下“喜欢”这个词。据考证,该词首见于汉《太平经合校》:

知其安危间养,视其復聞小善言,心为之喜欢,是孝之所至也。

其后曹植之《善哉行》亦有:

来日大难,口燥唇干。今日相乐,皆当喜欢。

再后裴松之的《三国志》注疏也有:

爽兄弟不达变数,即便喜欢,自谓不死。(《三国志·诸夏侯曹传》裴松之注引《魏末传)

以上三处“喜欢”都是“欢悦”之意。从后晋开始,因翻译佛经渐频,自此以后多以“欢喜”之词代之,与上述“喜欢”同意,就今天说的“高兴”之意。

从上面看来,古人是把“喜欢”做形容词来使用的,而剧中“我喜欢你”这可是动词啊!“喜欢”这个词做动词使用的历史不大可能早到北宋时期!(据本人了解初见于明代冯梦龙的《三言两拍》中,且意思与剧中不尽相同。)

视频截图

还有一点不太理解的地方,史载张氏多才多艺,尤其是舞技更是艳压群芳。这是宋仁宗被其吸引的关键所在。正所谓:始于才华,陷于美色,忠于多情。剧里不在这个点上重点着墨却走“魏璎珞式”的个性女汉子形象,不觉得略出戏吗?

视频截图

像《甄嬛传》里甄嬛的那段舞蹈堪称整部剧的经典场景,还有《十面埋伏》里章子怡的那段鼓舞,即便像前不久刚刚播完的《无心法师》,虽说是网剧,可那段《山鬼》舞蹈拍得也很是惊艳,更何况是号称正午阳光出品“必属精品”的大剧?

男女之间的爱情往往产生于“看见彼此的那一眼”,编剧用了六集的篇幅(13集到19集)来铺垫宋仁宗和张氏的感情戏或许还不如来一场五分钟曼妙的“惊鸿舞”来得有戏剧张力。

视频截图

就演张妼晗这个女演员,我查了一下她的资料。王楚然,上戏的,172cm的身高(感觉可能还不止)。不知道是否有学过民族舞,感觉骨架太大,跳起来缺乏古典舞的柔美和温婉的气质(宋代以娇柔为美,而且古代中原女子超160的都不多见)。此外,个人觉得她虽才21岁,可演15-16岁的张妼晗没有演出豆蔻少女的那种清新感,反倒是脂粉气略重了些。

视频截图

《清平乐》差不多播了三分之一了,可目前就张氏的戏来看,改编得并不成功。我理解编剧或许是想让后边仁宗独爱张氏的剧情变得更合乎情理。用心虽好却有“帮倒忙”之嫌。历史上的张氏有诸多特点:巧言善辩,聪慧多智,多才多艺。宠冠后宫自然非等闲之辈,何必前期浪费那么多笔墨在感情铺垫上。

视频截图

作为正午阳光出品的剧,《清平乐》还是很良心的。不过个人觉得编剧对历史剧的驾驭能力有欠缺,还有导演张开宙用《知否》的套路来拍《清平乐》是个很大的误区。《知否》是民间剧,《清平乐》是宫廷剧, 皇家的家事就是国事,这跟普通人家的家长里短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清平乐》整体的格局上略微缺乏天子之家该有的大气象。所以看上去整体善可,可细品却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张妼晗的剧情其实大可不必做大规模改编,历史本身已经足够精彩,只需稍加还原就有可能成就一部经典,何必要去画蛇添足呢?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