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milton】John Laurens之死

《汉密尔顿传》作者Ron Chernow在书中写道:

        对汉密尔顿而言,在他那个时代,没有人比他的朋友约翰·劳伦斯更加真诚地热爱这个国家或者是更加具有卓越的领导才能了。在1782年的1月,当英国人仍然占据着查尔斯顿和南美大草原的时候,劳伦斯就写信给南卡罗来纳州的立法机构,为他那不幸的征募黑人军队的方案做着最后的努力。那年7月,劳伦斯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给汉密尔顿,表达了这种愿望,希望他的朋友“能担任国会中最高等级的职务”(我们再次看到,劳伦斯这封信的某些部分找不到了,很可能是汉密尔顿的家人处理掉了)。在信的结尾说道:“再会了,我亲爱的朋友,虽然时局让我们远离,但我恳求你不要收回你的信所起到的安慰作用,你知道你亲爱的劳伦斯那不变的情感。”

       汉密尔顿热诚地相信,一旦战争结束,他和劳伦斯,就会像古代的那些经典人物一样,共同着手从事一场新的政治改革运动,以便为一个可靠的共和政体联盟打下基础。在8月中旬,他告诉劳伦斯州立法机构已经提名其参加国会。他用振奋人心的话语鼓动他的朋友加入自己:“停止使用你的宝剑吧,我的朋友,穿上你的制服,到国会来吧,我们对彼此的情操了如指掌,我们有相同的政治观点。我们曾经并肩作战让美国获得了自由。现在就让我们手拉手共同争取让她幸福吧。”

        我们无从得知劳伦斯究竟有没有看到这个信息。在1782年的8月底,来自查尔斯顿的一个英国探险队正在科姆巴黑河附近搜寻大米,冲动的劳伦斯藐视军令、不听指挥,企图以较少的兵力伏击他们。没想到敌人得到了消息,事先蹲伏在高处的草丛中等待着他。当他们站起来开火的时候,劳伦斯马上开始冲锋并让他的人紧随其后,他立即就被一颗子弹击中了。

        约翰·劳伦斯是为美国革命最后牺牲的几个人之一。许多人认为,在真正的正面对抗已经结束的时候,劳伦斯还用弱小的兵力对抗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企图以少胜多,拿自己和士兵们的生命冒险是十分愚蠢的。他的死验证了华盛顿的判断,即爱国的劳伦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英勇无畏、轻率鲁莽”。许多人对劳伦斯的死表示了哀悼,他们认为他做到了一个杰出领袖应该做到的一切。“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十分有前途的人物,然而,为理想而献身是值得的。”约翰·亚当斯这样安慰约翰·劳伦斯的父亲亨利·劳伦斯。

        对汉密尔顿来说,这个消息令他难以接受。“可怜的劳伦斯,在南卡罗来纳州一个小冲突中他成了热情冲动的牺牲品。”他悲痛地写信给战争时期他们的三人帮中的另一位成员拉法耶特,“你知道我是多么真诚地热爱他,你能感受到我对他的死感到多么遗憾和悲痛。”

        劳伦斯的死让汉密尔顿失去了政治上的同盟、坚定的同事,这是他在为巩固联盟所做的激烈的斗争中所必需的。他享受与詹姆斯·麦迪逊的短暂协作,也绝不缺少华盛顿坚定且超然的庇护,但是没有了劳伦斯,他更像一个孤独的改革者,缺乏一个亲密的陪伴一生的同盟者,就像麦迪逊和杰斐逊之间的那种。

        从个人角度而言,这种损失则是更加令人痛心的。尽管有一大群崇拜者,汉密尔顿却再没有轻易地与谁建立深厚的友谊,再没有像对待劳伦斯那样对别人展示自己的内心世界。在公众场所他变得更加健谈,但在私下里不知何故很少剖析和展示自己。从此以后,他那些坦白忏悔的话都只能讲给艾丽萨或者安杰莉卡。在约翰·劳伦斯死后,汉密尔顿关闭了情感中的某一扇窗,再也没有打开过。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