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饥饿站台》中的升降平台是如何制造出来的



因为新冠疫情,电影院关闭,新片撤档,宅在家里又片荒的大家,自然格外关注最近出资源的新片。


这部名为《饥饿站台》的西班牙恐怖片,讲述的是,人们被关闭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每层空间里住1~2人。每天的食物供应,依靠一个自上而下移动的平台,平台上装满食物,当平台移动到你那层,你就可以自由享用上面摆放的食物。问题在于,住的高的人可以优先享用食物,住的低的人只能吃前面人吃剩下的。


《饥饿站台》,西班牙片名叫作El hoyo,翻译成英文就是the hole,直译过来就是洞。影片中的人住在一个有洞的房间,食物通过洞运送到每个人面前。



将阶级矛盾视觉化


通过令人厌恶和震惊的场景,导演高尔德·加兹特鲁·乌鲁蒂亚将一个世界各地社会阶层的矛盾摆上了桌面。拥有更多资源的“上层阶级”获得丰厚利益的同时,下面的人遭受着不人道的痛苦。


为了在片中反映出由食物表现出来的阶级待遇差别,将肮脏污秽的视觉效果呈现给观众,是本片主创思考最多的地方。两位主角伊万·马萨戈和佐里昂·伊圭里奥尔在片中展现了非凡的演技。



低成本高质量的特效道具


马里奥·坎波伊和艾琳·雷奥负责片中的假肢特效制作。从《饥饿站台》剧本的第一页开始,就可以看到片中大量的特效需求。而另一方面,电影的预算又很有限。所以为了在预算范围内,做出质量上乘的效果,特效制作从剧本开始就被考虑在内。


片中出现了人的肠子、人肉碎片、人手和大量的血,这些令人恐怖又反胃的东西,与食物一同出现,对观众的心理是极大的挑战。


前期制作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这个小型的制作团队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通宵制作的夜晚,还有因为档期问题,只能进行一周拍摄的主要演员。所有的特效道具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


“饥饿平台”的原理


片中看起来像有悬空磁力的“饥饿平台”,并不是没有遵循物理原理的,伊尼亚基·马达里亚加负责平台的制作。


扮演“饥饿平台”的升降平台有13米高,因为是拍电影,在使用平台道具的同时,要考虑摄像机摆放的位置和拍摄画面的比例,最后利用蒙太奇剪辑造成一种平台在上下移动的“假象”。


为了营造好这种平台悬空移动的“假象”,导演和负责升降平台的工作人员一起研究故事板,并且思考最具冲击力的画面效果该如何呈现。


在借助道具拍摄的基础上,最后利用数字特效,达到“饥饿平台”悬空移动的效果。



为了为这个场景做出一个最优的照明方案,制作团队甚至尝试了360°的环绕摄影。可是因为整个场景中昏暗的灯光、单调的装饰和高速摄影机运动,完成这一任务并不容易。


所以利用3D模型来进行演练,作为拍摄的副支撑也是很重要的。因此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场景得到实现——片中的角色从高处坠下,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的恐惧。


片中有很多镜头是通过特效合成的,比如平台通过的一层层的房间,以及一些如炎热、寒冷等表现温度的物理元素,还有片中出现的武器等。



“饥饿平台”在片中的呈现,是传统的物理特效包括假肢和升降平台等,和电脑制作的视觉特效的结合。


读完本文,是不是解答了你关于片中悬空平台是怎么做出来的疑惑。你也可以在本文下面留言,告诉我们《饥饿站台》中最令你震惊的画面是哪一幕?


来源:SensaCine México

作者:Uriel Linares


— the end —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