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异邦人.1(骑砍2同人)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

         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

 

       那是一个平常冬日的黄昏,准确的说是太阳刚刚藏进树梢的时候,一个骑着马的人出现在了遥远北国斯特吉亚的一个偏远村庄前。

       他戴着薄薄的兜帽,身上穿着的更像是几片布料拼接而成的破烂,比巴尔加德街上的叫花子穿的还要残破,唯一还算正常的只有脚上掉了毛的兽皮靴子。

        忽地一阵北风卷来,那人瑟缩的蜷起身子,将怀里揣着的羊皮包裹端了端,呼出一口白气。

       风卷起的雪尘过来好一会才沉下来,眼前出现了几座朴素的木制房屋,有着用石头围成的小院子,院子门口还放着手推车,装着木头或是巨大的木桶。

       积雪的缝隙中显出淡淡的车辙,显然这附近刚刚还有人在劳碌。也许是一个伐木工,或者是附近城镇赶集回来的农民,镇上来进货的商人,无论是什么人,这里的场景都让这个男人放松了许多。

       这一刻他只想大声的呼喊,但是筋疲力尽的他甚至连哭喊的余力都挤不出来,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像躺在铺满天鹅绒和丝绸的大床里一样,天旋地转….

 

        草地上,一双细腻的手抚摸着他蓬乱的头发,他正枕在一个女人的腿上,西边昏黄的日光穿越远方的山和树林,映在她的脸上,洒落在栗色的长发上,他想看看她长什么样,他想知道她能否让自己期待每一次相遇,但是她只是遥望着落日的方向,轻轻的哼着什么

           在黎明之外的极北之地

           他们会流干最后一滴血

           为了他们的挚爱和所爱

           寻找迷失于黑暗的英雄

           杀死怪物 ,反叛神明

           在黎明之外的极北之地

      熟悉而陌生的旋律在他的耳畔徘徊,女人温柔的低声浅唱仿佛冬日的热酒,伴着家的温馨和爱人的甜蜜。

       那歌声,能够粉碎帝国最高的城墙,折断最好的利剑,让最醇香的美酒黯然失色,但是它却遥远的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一样。

      他伸出手,想要触及这近在眼前的美好,然而就在下一瞬间,眼前的一切瞬间消散,如同晨曦时分漂流于海面的泡沫一般,只一瞬便无影无踪,只剩下带着哭腔的女声在他的脑中回响着。

      幻梦的真实不过浮世的一角,无足轻重却惹人流连。

 

       他醒了,他做了人生中最美的梦,等待他的确是无尽的空虚落寞。

       那是一个阴天的午后,天空昏昏黑的没有一丝阳光。

       坐在茅草铺垫的床上,看着头上略微有些发霉的天花板。浑身像散架了一样酸痛难忍,肩膀和小腿更是疼的让人龇牙。

       渴,无法忍受的渴,他挣扎的坐起来,草床旁边的木头柜子上放着一个陶瓶子,里面还装着半瓶水。

        这简直是天赐甘露,他从未如此珍惜过这一点一滴的滋润,半瓶水一下就见了底。

       “咳咳咳咳咳..有沙子..咳”他一边咳嗽一边咽着。

       “啊!爷爷,他醒了怎么..”房门的另一头传来少女的呼喊声。


        半掩着的房间门被推开,伴着呛人的烟味走进来一个有点神经的老者,他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沟壑纵横的脸上颇有些颓态。

        “咳咳这烟,味儿还挺重,还是老维尔特的烟叶好,呵呵咳咳咳”老者捅了捅烟斗,咳嗽着说道。

         “谢谢你们,我这是在哪儿?”

         老人低着头坐在床边,专心的通着自己的老烟斗,似乎没有听到对方的问题,摩擦的梭梭声显得格外突兀。

        “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一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就好了。”老头突然开口道,“又潮湿又寒冷,炉子里的火连雪都化不开,一年到头吃的都是树皮配小米,唯一有点味道的只有烟叶和马尿。”

         “……”

        “嘿嘿,可不只有有这些,逢年过节的城里的大人都穿金带银过着好日子的时候,我们可就糟了殃了,那些喝羊奶吃蜜糖长大的达官贵人们,咳咳咳,哪儿有点先人的样子,咳咳咳..

        “您慢点说..

        “咳咳,要不是”老者呛了几口烟,过了好一会才吐出来。“菲娜!过来一下,这里要要要要点干净的水!”

        原来叫菲娜,真是简单但是好听的名字,他心想着。

        女孩捧着一个陶罐进来,她看了看坐在床上的男人一眼,又不自觉地收起了目光。

        眼前这个男人虽有一些邋遢不修边幅,但是也称得上英俊,比起村里那些不清不楚的地痞流氓来说却是有吸引力。

        “吼吼,谢谢你,可爱的格瑞丝,能再拿两个面包来吗,可怜的孩子他一定饿坏了。”

        菲娜?格瑞丝?怎么回事,这糟老头子讲的都是些什么?他的脑子是啄木鸟雕的吗?

        坐在床上的男子被这一来二去的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又转回来看看面前的老人,那个胡子拉碴,齿缝间还卡着烟灰的怪人也憨笑着看着他。

        “刚才我们说到哪儿啦?哦哦哦!对,要不是那该死狗脸儿图里格,我就….”

        “停..停一下。”男人赶忙插嘴打断了老人,要是就这么任由他叨叨下去,或许等到太阳越过山丘都不会有尽头吧。 

       老头嚼吧嚼吧嘴,歪了歪头最后垂下了脑袋。有点委屈的样子又摆弄起他的烟斗。

       “首先,我很感谢您..”

       老头突然抬起眼直直的看着男子。

       “额,我,我很感谢你们,对处在困境中的陌生人的无私帮助,额,我想你们知道离这里最近的城镇应该往哪里走

       “西边”

       “好。”

       “但是你如果早上出发你要往东边”

       “嗯

       “西边是死者的城市,活人进不去的,要向着早上的太阳走才行。”

       “对”

       “你会爱上那里的舞女的,比帝国那些小姑娘放得开的多,嘿嘿。”

       “是”难的说了一句正常的话,男人心想,看来从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身上是没办法突破什么了。

       “哦哦,你可不能跟洁萝尔说这些,她还小。”老头说着跟我点了点头。似乎在寻求认可。 

        行吧,或许有三个看不见的少女住这儿呢,谁叫他说的那么像呢。

        忽然,男人想起了什么,他丢了什么东西,对了,就是那个。

        “等等,先生,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兽皮包裹着的,大概这样。这。”男人着急的比划着,但是老人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啧,怎么搞的这么重要的东西。”男人说着就要起身,但是身体已经不堪重负了,几下挣扎之后还是不甘心地躺下了。

 

        如果那个东西弄丢了话可就麻烦了。

 

未完待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