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黛丽的ANN 181222(嘉宾:笨蛋节奏)节译

【若林玩游戏】

升野:怎么说呢,若林你的形象就是知道很多词汇、吐槽的方式很丰富、读了很多书,很聪明的感觉。不过认识久了就觉得奇怪啊,怎么跟形象不太对得上啊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大约1年前开始,你说你最近开始玩起游戏来了,还问我游戏很有趣是吧。正好我也爱玩游戏,听你这么一说就感到蛮开心的,于是就向你推荐了不少游戏。

若林:对对(笑)。

升野:隔了一段时间又碰到你了,结果你说“搞不好我这人性格很恶劣呢”。

若林:(笑)

升野:我问“怎么了?”,你说“我有试着玩了一下升野桑你推荐的游戏。比方说DQ,DQ里面会结交各种各样的伙伴,一起旅行的嘛。在跟伙伴一起战斗的过程中,伙伴又是陷入昏睡状态,又是突然陷入混乱开始跳舞什么的,这种被伙伴拖后腿的事我真心无法原谅!

若林:(笑)

升野:“为什么我非得跟这种家伙一起旅行啊喂!真的好讨厌啊!” 总之你不太中意DQ。之后是如龙,你又说“小弟也好、王国的同伴也好,都太过于依赖我了,真希望他们自己好好干啦!我才不想帮他们呢。”“能够开心地玩着这些游戏的升野桑等人,真的是心灵很纯净的人啊!

若林:(笑)。不是这样的啦!如龙里面的同伴不是会非常地依赖你吗?

升野:那是当然啊,毕竟是游戏(笑)。

若林:动不动就说“大哥!事情不妙了!”,我会想说“你们这些家伙要先做过最基本的努力再来找我啊!

升野:他们努力过了啊,但是实在没办法,才会来找实力更强的你的。说什么“自己上啊”,那游戏就没办法成立了(笑)。

若林:在我看来实在太不合理了。DQ里面,伙伴陷入昏睡倒也没什么,毕竟他们抗魔法能力差,但是陷入混乱是什么道理,都还会攻击我了。

升野:因为陷入混乱状态了嘛。

若林:我会打倒敌人,为他们解开魔法的嘛,结果他们完全没有来感谢我。

升野:反过来说战斗后会有感谢什么的吗?

若林:是我用我的剑,为了让你们变强而努力去打倒敌人的啊!结果什么表示都没有吗?

升野:要是游戏程序里加入这方面的描写,反而麻烦死了啊。

若林:这样才能俯瞰角度出发的。

升野:不是不是(笑)。这只是游戏啦。不过或许真的会有在战斗后道谢的游戏的。

若林:请让我说完。

升野:(笑)

若林:那游戏的构造就是我独自一人承担全部的责任、除我以外空无一人的开放世界。所以说游戏里的我就跟平常的若林太相近了。输了是因为我的失误,赢了的话是靠我的努力。

升野:对对。

若林:但是被那样求助的话,就会觉得“不不  现在我也忙不过来了,还得跟小孩子说话什么的”了啊。港真我没那么强的啦。

升野:不是不是(笑)。没那么强是当然的啊,大家也不都是只跟与自己水平相当的人一起玩的。

若林:那游戏就是要打倒恶龙嘛,与平常的我有点相似的。

升野:不就是因为要逃避现实、要做平常做不到的事才玩的吗?

若林:升野桑平常就是做不到如龙里面那样的事,所以才玩游戏的吧?

升野:是的,转换下心情。

若林:用锤子砸头什么的,你是(暴力)那一类的人吧?

升野:不是不是(笑)。要这么说大家都是这一类的人了(笑)。

……

升野:厉害了。像这样的人居然还组了搞笑二人组。

若林:我也是因为那家伙说了奇怪的话而不得不卖力战斗。

升野:陷入混乱状态了呢(笑)。

若林:我也会被那家伙攻击的。

升野:(笑)

若林:所以说我跟山里、升野桑经常被当做是同类人,但升野桑跟我和山酱其实是不一样的。

升野:完全不一样。

若林:虽然世人把我们当做同类人。

升野:实际上完全不同。

若林:升野桑脑子里是有根弦的。

升野:我是会有随大流的时候,不过若林桑是只要自己认定了某个想法,比方说有了什么无法容忍的事、或者不喜欢的事物……

若林:不能说的太深入啊升野桑。

升野:没问题的。比方说谁都会有不太对付的人吧,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是不太对付的人,在录节目时也能转换心情、普通地应对的。若林桑则是会特意把自己的感情,表现在跟对方的互动之中的,不表现出来的话自己内心之中就接受不了。

若林:升野桑。

升野:听广播时觉得很厉害的是,你跟不太对付的人合演时……

若林:九州还有什么好吃的乌冬面吗?

升野:明明对方在正常讲话,你连随声附和都没有。

若林:升野桑,这种话题拿到广播来说可不行。

升野:山里桑也跟你一样的吧。

若林:是的。

升野:如果是自己接受不了的人或事,不管是不是在工作场合,都会很明确地表现出来。

若林:怎么说呢,说是社交性也好、成熟稳重也好,我们都还没有呢。我们自己有时也能感受得到。

升野:不懂得计算得失,就完全是贯彻着属于自己的正义。

若林:(笑)

升野:我是多少会计算得失的,最终的判断是依靠得失来决定的。

若林:是这样吗?

升野:不管多么地不可原谅,只要最终自己没损失就好了。若林桑是只要自己觉得正义的事,不管得失如何都会说出来。

 

【若林的演技】

(延续前面的游戏话题)

若林:DQ1是一个人从1级到2级、3级这样逐渐变强的,所以我还没问题。但是我开始玩如龙的时候,就很难接受啊。

升野:这样啊,因为会有人找你求助呢,必须要带着小孩子走。

若林:最后转到停车场时可是让我吓了一跳,坐在车上疯狂的攻击,这种事我可没做过。

升野:不不,大家都没做过的(笑)。

若林:虽然有人劝我写小说,但我写不出来的,比如外表多好看什么的我描写不出来的。所以说我对于演戏也是很不擅长的。

升野:对啊,就是这个!之前有一起演过住住的嘛。

若林:对对。

升野:我们也经常一起合作短剧节目。

若林:是的。

升野也都有好好演。

若林:是的。

升野:我猜若林桑是只会演自己心中有的人物,如果是自己有同感的对白,或者是自己正常状况下会说的话,就能演的很自然了。

若林:嗯嗯。

升野:对于那种“我没可能会讲的吧”的对白,身体就会出现拒绝反应,会变成非同一般程度的棒读了。

若林:(笑)。三菱电机的广告也是这样的呢。

升野:那个广告我也有看,你的演技跟住住时完全判若两人的。

若林:那里面有一句台词“新电视机设置好了哦”,是对杏说的。光那一句就拍了20条。

升野:因为你平常不会这么说吧。

若林:我平常都没说过“新电视机设置好了哦”这样的话(笑)。

升野:自己不会说的话就演不好。

若林:住住的某一集里也是的,我说某个地方的台词不太对,升野桑你就立即叫停摄影、当场就把剧本给改了呢。

升野:对对。因为只有像是若林桑你会讲的话,你才会演得好,所以我就把对白改了一下。

若林:当时是我被富美酱和升野桑相互争夺、就像帅哥一样受欢迎的场景,拍了半天都拍不好。然后导演就和升野桑在后面叽叽喳喳商量了一会儿,看样子是在说我。

升野:是在说若林桑没错。

若林:商量完之后就说“若林桑你一直絮絮叨叨抱怨个不停就好”。

升野:对对。

若林:改完以后,本来是很长的一段,结果一条就过了(笑)。

升野:就是啊,所以说真的是很难调理的演员啊。

若林:(笑)

升野:所以说以后有发邀约给若林桑的电视剧或者广告什么的,如果剧本不多费点心的话,可能他突然就台词讲得干巴巴的了。

若林可能突然就停下来了。所以说演员就是能够展现出并非自己的性格的人。

升野:是这样呢。所以说有对如何使用若林桑感到困扰的导演,请务必来找我商量。

若林:(笑)

 

【自称春日信徒】

(聊到奥黛丽以前曾经上过升野的广播节目)

春日:那时也是搭档两人一起去上节目的,像这样我们单独谈话应该没有过吧?

升野:不过我是春日饭、是春日信徒,所以反而觉得这样谈话很难聊得下去。

春日:嗯嗯。

升野:某种意义上就像短剧一样吧?

春日:嘛嘛 也对。

升野:春日桑一心只管跟上我的装傻…也不能叫装傻,是我真实的想法…该怎么说呢,必须要好好饰演“春日”、保持是“春日”才行。

春日:只有笨蛋桑是一直到现在都会说要我保持2008年、我们刚出名那时候的春日的。

升野:我认为绝对应该要这样做。

春日:要一直像是英雄一样。

升野:春日桑做了各种各样挑战的嘛,我觉得那样很好。

春日:谢谢。

升野:因为春日必须要无所不能的。

春日:(笑)。是这种意思啊,要回应期待什么的。

升野:考大学落榜可不行,我可不想看到春日输掉啊。

春日:(笑)。是呢。

升野:演艺人士经常会考大学的吧,也经常有人落榜的呢,落榜了那就是普通的艺人了。

春日:是呢。

升野:不管被人怎么说,想尽办法终于成功了,这才是春日。

春日:(笑)。这样啊。

升野:认真去做了就绝对会赢。

春日:原来如此,不管做什么都必须好好拿出成果来。这样啊……

升野:不过也希望看到你去做有勇无谋的挑战。

春日:做些看起来没问题的挑战也没意思,要做让人怀疑能否成功的挑战。

升野:对对。我们都是Jump世代的。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如果筋肉人要拍真人版的话,就该找春日来演了。Jump黄金年代的友情、勇气与胜利。

春日:对对。

升野:春日桑就像是从昭和时代而来、有着这些特质的角色。

春日:原来如此。那我就是Jump英雄了。

升野:跟Jump英雄很像,所以我才喜欢的。我们这个世代的人,就喜欢那种这里那里都行、但最终总会想办法取胜的角色。

春日:就像是筋肉人呢。

升野:对对。不过悲伤的是,春日桑是人类,随着年纪增大,以后体力方面会很辛苦的吧。40岁了吧?

春日:到40岁了。回顾过去的话,虽然我也有努力去获得成果,不过没有什么确定能成功的挑战呢。往往是碰巧、或者说是运气好才有成果的。随着挑战的次数变多,挑战的难度也变大了。

升野:是呢。

春日:一年年下来越来越难了。

升野:今后要怎么办?虽然肌肉应该是相当训练有素了。

春日:是啊。

升野:反过来说,做不来的话可能会散发出哀愁感了。可能会很催泪吧。比方说到了50岁,体力方面已经明显出现衰退了。

春日:是呢,可能不如现在了。

升野:不过春日有着不能辜负little twoos的自尊与自傲,就算几乎已经无力迈出休息室了,比方说腰已经快爆炸了,但直到极限为止都还要登上舞台说漫才。

春日:(笑)

升野:在这里啪地打上聚光灯,你拄着拐杖登上了舞台,这不是很催泪吗?

春日:催泪啊。

升野:皮肤也是变得皱皱巴巴、坑坑洼洼了,但果然春日还是要保持全盛期春日的形象,不能破坏人们的梦想,就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地上台表演,会很感动的吧?

春日:这样不行的吧(笑)。

升野:这样就好了。

春日:会被周围的人发现的吧。

升野:努力要维持在他人心目中的印象,这样的春日桑的身影格外美丽。

春日:用努力回应周围人期待的模样来感动大家。

升野:怎么说呢,就近似于职业摔角手一样。就算上了年纪、体力变弱了。

春日:也要保持强大的印象。

升野:直到最后都要立于台上。

春日:是呢。

升野:春日桑的最终形态应该就是这样吧。

春日:不是说展现出感到痛苦的一面会更受欢迎吗?

升野:太早了,背叛自己可不行的。

春日:(笑)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