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烤鸭x你 永久的守护

【老规矩ooc预警】【清理小饼干来了,草稿箱还有好多起了标题但是还没写完的东西】【封面来自艿十六老师,半次元id:艿十六】【糖吃多了就愿意写点沙子,慎重看】【私设空桑二次危机,惊不惊喜?你辛辛苦苦凑齐的食物语最后还是散架子了!我!没有感情!】

  空桑终于还是面临着这一天,从幽冥司回来后我的身体逐渐的衰弱,有时只是突然晕厥随后就会被针扎醒,而严重时我甚至会昏睡一两天,北京烤鸭作为我的贴身管家,每次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不舍。再一次从昏睡中醒来,本应在我身边的北京烤鸭如今却不在了,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刺鼻的味道使我推开窗户,然而我看到的是被火焰包裹的空桑,那原本重新建起来的房屋也再一次的变成了瓦砾。天空似乎比那天还要昏暗,空气中烧焦的的味道让我想起来我的目的。‘我要寻找我的家人…’抱着阿喻送给我的弯刀,有惊无险的通过那崎岖不平的道路,当我再一次看到了那群熟悉的人,我着急小跑着奔向他们。

  “诶呦,这不是那个九死一生的空桑少主吗?怎么今儿这么巧的就醒了?”突然我的面前出现了令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易牙。

  “易牙,你还要做什么?!”拿出弯刀以备不时之需,毕竟易牙这个人比起那些杂七杂八的食魇还要过于危险。

  “嗨呀,您别紧张啊,我今天就是带着你熟悉的家人来再一次的让你感受家园毁灭的感觉,我要让你重温当时的感觉。”他这句话让我看清和北京烤鸭他们对打的人都是我的家人,无助的感觉再一次的让我无法呼吸。

  “易牙…哪怕我今天粉身碎骨…我也不会让你再一次的伤害我的家人!”咬紧牙关吐出了这句话后,强忍着生理上的颤抖握紧弯刀,冲着他的脖颈冲了过去,不过我的目的并不是他这条命,而是在他背后的我的家人。庆幸当时闲着无聊和阿喻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才能使如今的自己能通过这个阻碍。

  “鸭鸭!”看着他那一副拼了命的模样又让我想起那一次的他也是如此…他的衣服沾满了鲜血,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向来注重仪表的他,此时身上衣服变得破破烂烂,那拿着旗杆的手也变得血淋淋的,可是他的眼神却没有一丝退缩。直到听到我叫他,他也仅仅回给我一个眼神,那眼神中充满着震惊和不舍。我这才看清楚他的脸庞,上面星星点点的血迹干涸的挂在脸上,那本应该笑的十分开心的他此时脸上充满着杀意,我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可能这就是帝王之相吧…见过了他的各种模样,可我还是从未见过他这般严肃如此的不顾一切。

  “爱卿!快走!”鸭鸭奋力抵抗那些食魇,原本召令三军的旗子此时也沾满了血迹,看着他越来越沉重的动作。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充满着自己的心头,而食魇之后的易牙突然间的笑容让我觉得鸭鸭他有危险,一束黑光从易牙的手中飞了出去,而目标是正在奋力抵抗食魇攻击的北京烤鸭。顾不上那么多事情,我满脑子都是我不想在看到自己珍惜之人再一次的在我的面前消失。

  “鸭鸭!”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抓住了他的胳膊,随后我感觉到背部如同刀割的疼痛感,以及还有那迟来的感觉,冰冷的寒意直冲骨髓,喉间的腥辣的感觉让我咳嗽了起来,鸭鸭的脸上充满着震惊,下一秒我恍惚间看到了他的泪珠,像个小孩子一样,费力的抬起手给他擦着眼泪。

  “鸭鸭…不哭…”我以为我能口齿伶俐的说出这句话,可是我高估了我现在的情况。原本我能看到他那意气风发的眼神,逐渐的我只能看到模糊的橙色光影,再紧接着我连他的光彩都看不到了…黑暗充满着我的神经…我好冷…我好困…我…想休息…可是…鸭鸭会哭的啊…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鬼样子,可是我还要拼命的努力的笑出来,这种感觉我知道,我熟悉极了,我又要去幽冥司喝茶去了,只希望这次我也能够平安归来。

【转个视角】

  熟悉的声音让我回头,我看到她安安全全的站在废墟之上,心中的石头这才有点落地的感觉,庆幸她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可是她再一次看到这种情况…心里怕是很不好受吧…嘴里的腥甜在提醒着我,我快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可是这一次我想保护她,保护她珍爱的空桑,保护她的家。我不想看到她的眼泪,我只希望她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在那一方乐土。

  咬紧牙关努力撑着食魇的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而就在这时她那第二声的呼喊声让我不知所措,怀里的小人似乎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静了下去,她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随后的力度越来越轻。脸上那温热的液体在告诉着我,她替自己挡了致命的一击,眼睛酸酸的,是下雨了吗?抚摸着自己脸庞的少女,最后绽放的笑容就定格在这一瞬间,牵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爱妃,别怕,朕会为你打下这江山,随后朕也和你一起去看幽冥司的彼岸花可好?”

  口中的腥甜最后还是沿着嘴角缓慢流下,顾不上那么多的细节,左手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女孩儿,右手拿着旗杆撑着地缓慢的站了起来,咬着牙齿看着食魇后面的那个男人,我记得他,上一次因为他…我的爱妃才会日渐虚弱,而这一次因为他…我的爱妃彻底的昏睡…

  “哈哈哈哈,睁大你的眼睛,好好欣赏朕的英姿吧!”

  宴仙坛的人重伤撤退了,可惜你看不到了…四周的火焰包裹着我们二人,低头看着怀中的少女,她的呼吸似乎早就停止了,悲哀的情绪瞬间充满着胸腔,不过…这样也好…低头轻轻的亲吻着她冰冷的嘴唇,少女原本的嘴唇是温润Q弹的,可如今只有Q弹没了温润…

  “爱妃…别怕…”

【封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