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可以读《人间失格》,但不要在一种消沉中迷失

考虑到有些活动的参与基数,小说类和半小说类的作品成为推荐作品似乎也并不意外。而因为一部名为《文豪野犬》的动漫走红,【太宰治】也逐渐成为成为一种很奇怪的【icon】。

不过,我有时很好奇《人间失格》这样的作品,是因为有人对动漫感兴趣,于是对书籍感兴趣;还是因为最近几年生活中又需要一些【颓废感】来填充?

这种异样感,我只能说【奇怪】,因为我之前就注意到一本名为【在路上】的书销量激增,在不考虑有商业运作的因素下,似乎一种“颓废文学”的兴起很值得注意。

之前的专栏我提到

我个人是不太推荐缺少社会阅历的年轻一代去看《在路上》这样的作品,因为缺少辨识能力的前提下看这本书或许觉得比较“邪门儿”。 

虽然宣传部分说——它是“鲍勃•迪伦、披头士乐队、乔布斯、约翰尼•德普等无数文化偶像的偶像”,但细细想来就比较尴尬,我个人觉得,乔布斯创立苹果肯定与看了这本书没什么关系(如果你认真读过《乔布斯传》的话,毕竟,创业与叛逆不是正相关),而约翰尼•德普,虽然是个演技不错的艺人,但身为雅痞,他的私生活可谓是乱糟糟,所以,“on the road”并不是“on the stupid road”。           

《人间失格》出版于1948年,是一部半自传体的小说;而《在路上》是美国“垮掉的一代”中的代表,杰克·凯鲁亚克创作的长篇小说,首次出版于1957年。

太宰治创作该书时意志消沉,精神已经不太正常,完成该书后就投水自杀,时年39岁;而杰克·凯鲁亚克的作品则难免鼓吹“欺骗、犯罪等各种负面内容”,当然,他也没活多久,死时47岁,病死的。

虽然我半公开的场合表示过“多读书总比不读书好”,同时,我也曾表示过“读一些很危险的书远比不读书的危害更大”,当然,这种“危险”从来都不是指教唆人犯罪的荒诞之言,而是基于作者本人经历的伪自传性质的内容,其中本身就带着一种恶魔的颓废感,会让定力不足的人看着看着就着迷,然后误入歧途。

同时,我也断然不会说《人间失格》与《在路上》具备一定的“危险性”,而是觉得颓废感成为不少人精神的安慰着实是件值得思考的事儿。换个角度讲,如果有人觉得因为文字世界中的消沉,映衬出现实世界中的美丽多姿,那自然是一件好事儿。

《人间失格》的时代大背景,是二战后整个日本在恢复与重建;《在路上》的时代大背景,则是越南战争阴影下的美国(年轻人)社会充斥了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对照当代,或许是突发的疫情彻底打乱了无数人原本平静和有序的生活,无序引发思想的动荡,因为某些无处安放的青春躁动,自然要通过影视作品和文字作品来填补心灵空缺。

于是,每个时代都有很相似的情况接连出现,“颓废类”的文学作品永远不会落伍,也势必会影响一代人一群人,改变他们的生活轨迹,至于是积极还是消极,我们都不知道。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似乎发现了一些,但却不能说。唯一想表述的,恐怕也只是“多读历史”、“知识就是力量”!

best wishes!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