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洛轻冉】蜜罐儿

👉勿上升!!!

👉情节人物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观文愉快哦❥(^_-)


————————————————————————


该怎么跟你描述张老师爱吃糖的程度呢……这么说吧,如果这世界上没有黄焖鸡和烤鸭,他要真是馋起来,可以用糖把自己吃撑。而且,虽然他挑食,但人家可一点都不“挑糖”,硬糖软糖巧克力,水果清口内夹心,来者不拒!

赶巧不巧,我也爱吃。“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吃一颗糖”这是我和张老师共同得出的生活经验,经实践证明,十分有效!

我吃糖的习惯是从小养成的。

那时候他们总吵架,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会趴在房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偷偷地抹眼泪,心里一阵阵的恐惧,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没有家了?我是没人要的小孩儿了?!

他们吵架的内容我多半是听不大懂的,其实也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醋瓶子倒了,都不乐意去扶,又埋怨对方怎么不去扶,吵到最后也分不出个胜负。

后来,我大了一些,就拿着攒下来的零用钱去胡同口小卖部买糖,各式各样的都有,回来放到一个小罐子里,只要他们一吵架,我就去小罐子里随便摸一颗糖,闭上眼睛猜这次摸出的是水果糖还是奶糖。

把自己缩到墙角里,等到香甜气息在口腔里弥漫,门外嘶哑的怒骂声似乎就也变淡了,谁管他们呢?有甜甜的糖吃不就好了。糖果可以让人觉得幸福,我是从那时候知道的。

至于,最初我是怎么知道的张老师爱吃糖这件事儿的,那还真有点说头。

那时候我们俩刚在一起不久,他回天津演出,去了大概两三天吧,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在我的出租屋门口,敲门没人开。可不没人开么,我加班呢。

说来也奇怪,他走的那几天,我不是上楼梯摔了,就是沏热水被烫着,工作也做不好,不仅挨骂,还得加班重做……就跟水逆一样,好事儿一件不来,坏事儿倒全赶一块儿。

我出了写字楼,看到他倚在车旁抽烟。不知道为什么,他离开的几天里,再委屈我都没觉得难过,可一看到他,我鼻尖就酸了。

我快步走向他,站到他面前,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扎到了他怀里。

“哟,这么想我啊!”他掐了烟,一手摸了摸我的头,另一只手圈住我,把我带的离他更近了些。

“嗯……想你了。”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地掉。很多年,我都没有那么伤心过。

“怎么了这是,别哭啊!”他感觉出来我的不对劲,把我拉开,拿手胡乱抹着我的脸,一脸慌乱,不知所措。

“你你你,你别哭啊……内个,吃个糖,给!”他从兜里摸出一个不二家的棒棒糖,剥了包装,举到我眼前。

我被他傻乎乎的样子给逗笑了,抽抽嗒嗒着问他,“你,你随身带着,糖?”

他听言不好意思地摸了把后脖领,“吃个糖,心情就好了!”

哦对,他那次还给我带了礼物——天津的豆根儿糖……他以为我没吃过,十分热情地给我带了一大盒回来,还安利这传统小零食有多好吃……

我当时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没好意思打断他,其实这东西河北也有……我有一阵特爱吃,天天在胡同口小卖部买来着……

他是一个传统的人,认定一个人,那就是一辈子。其实,我也是,但是在当时,我不敢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是要与我共度余生的那个人。

当时,他不止一次明里暗里地跟我提过结婚的事,但我总是插科打诨地避开,不然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某个周末,我正在我的出租屋里打扫卫生,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接起来却是杨老师的声音,“冉儿,辫儿摔着了,他不去医院,你快来看看吧!我服了这爷了也是,好说歹说就是不去,非说没事儿!”

我当时的感觉……很奇怪,我想起了小时候扒在门边看父母吵架,觉得自己就要没有家了,恐惧,慌乱,天旋地转,我不敢想象,他要是真出点什么事……

“严,严,严重么,我,我这就,这就去。马上到。”我赶忙撂下拖把往门口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哆嗦着往外蹦字。

后面杨老师说的话,以及我怎么到的三庆园,我都已经不记得了,脑子里绕来绕去都是张云雷,他要是真出事儿了怎么办,我要是没有了他,我怎么办。

门口杨老师已经在等我了,看到我朝我招着手,“在里面呢,好好说说他啊,我就不进去了。”

我做好心理准备,推门走进去,却看到张云雷穿着那件秋香绿的大褂,抱着一大捧花,站在屋里,只不过彩纸里面包的不是鲜花,是棒棒糖。

我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你,你没事儿?你骗我呢?”

他挠挠后脖领子,小心翼翼地瞟着我,没敢说话。

我一路上绷着的劲儿终于松了下来,可立马脾气就上来了,“你有病啊!没事儿编这瞎话玩我!你,你要是出点事我怎么办!你神经病吧你……”

骂着骂着,我就挂上了哭腔。可能就是看到他安然无恙地站到我面前的那一瞬间吧,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还好我没失去他。也是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他。

他低头深吸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来时,眼里闪着光,有我从没看到过的坚定。

“冉儿,嫁给我吧。我爱相声,所以地方是三庆;我喜欢绿色,所以衣服是秋香绿的大褂;我喜欢吃糖,所以花被我换成了棒棒糖。我爱你,所以,你能嫁给我吗?就差你了。”

我的确胆小,畏惧婚姻,但因为足够爱,所以我信他。满面泪水,却用尽全身力气点头,那是我此生做出的最勇敢的决定。

结婚后头一年跟他回家过年,婆婆找出了他小时候的相片,一张张地给我讲。张老师蔫头耷拉脑地窝在一边,看着我们俩肆无忌惮地嘲笑他。唉,挺大一张老师,糗事儿怎么这么多呢?

一直到睡觉他都没搭理我,自己卷着被子,背对着我。

“唉~某个张老师啊,把柄落我手里啦!这可恁么办啊~”我学着他的语气,做作地说着。

他气呼呼地翻过身来,恶狠狠地说,“谁小时候还没点黑历史啊!你等着,回头我也去找你的照片!”

可能,我还真没有……至少找,是找不到的,我小时候没人给拍照片。

我爸妈后来还是离婚了,他们各自开始了新的婚姻,我真的没有家了……可回忆起来,当时似乎并不很悲伤,可能,习惯了吧……

他意识到自己话说的不对,凑过来把我揽到怀里,顺着我的背,一下一下,也不说话。

“辫儿。”我贴着他胸口,轻声叫他。

“嗯。”

“你是在蜜罐儿里长大的啊。”

他有爱他的爸妈,姐姐姐夫,师兄弟们,还有他的粉丝们。他们都喜欢他,从小到大,他收获了多少宠爱啊。可不就是蜜罐儿里长起来的么。

“哪有那么顺啊。也苦,但没事儿,吃个糖就甜了。”他还是轻轻顺着我的背,柔声说着。

“嗯。”我闷声应着他。

“但以后啊,就甜了,咱俩一块儿,搬到蜜罐儿里住去,咱俩还可以生个孩子,这样咱俩的孩子就是蜜罐儿里长大的孩子了。”他的手开始偏离轨道,撑起胳膊把我压在身下。

“你说行么……”他沉声说。我在一片黑暗中找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他嘴角似乎还挂着笑。

“不要,我困了,我要睡觉!”我偏过头不看他。

他呵呵地笑出了声,捏了一把我的脸,又躺回去,重新把我搂紧怀里,给我俩把被子盖好。

“好,睡吧,梦里有甜甜的糖吃。”他低头亲了亲我的额头,“晚安。”

“晚安。”

梦里确实有糖吃。

那晚,我又梦见了爸妈吵架。依旧是摸出糖,缩到墙角。刚要拆包装时,却看到眼前站着一个人,是小小辫儿,他冲我笑,问我能不能也给他一块糖吃。我们俩肩并肩缩在墙角,吃完了那一整罐糖,他还给我讲了好多笑话,给我唱歌……


我说,我没能在蜜罐儿里长大。

但张先生说,我能在蜜罐儿里度过余生。

嗐,要什么蜜罐儿呢,余生啊,有张先生就够了。


————————————————————————


我的辫儿哥啊,愿您幸福安康,平安喜乐。有良人相伴,生活都是甜甜的味道。


角儿,前路坦荡,一马平川。


晚安❤️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