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如果博士被干员们共享了——夜莺篇

唔......

这里是.....什么地方?

萨卡兹少女睁开眼时,惊觉自己正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央,没有罗德岛温暖的床铺,也没有窗外香料室传来的熏香味,只有手边一盏微亮着的蓝色小灯,在黑暗中画出一道柔和光圈罩住自己。

“砰砰”数声,四周墨般浓黑一波波拍上,在几乎凝固的空气中留下像是植物藤蔓般密密麻麻的抓痕,像是触角,拼命生长,拼命往光中钻去,而那光圈就如屏障,无论黑暗如何汹涌,最终都不能玷污到那雪肤分毫。

这.....是梦吗?

少女疑惑着,坐起身,指尖试探着刺到光圈之外。刹那间,一团粘糯湿冷就从她温热纤指上迅速透进皮肤,淌进血管。模糊记忆中的恶鬼似是被这触感唤醒,顺脊柱爬上,贴在耳边一用冰冷的话语一点点锁住她的呼吸。

“忏悔吧.....偿还吧.....”

手指好似陷进了一块黏糊布丁,还没来得及拔出来,一股巨大的吸力便从黑暗中爆发出来,,一下子将她整个人拉进了黑暗中。

“用牺牲与血肉,洗刷去血脉中的罪恶.....”

地狱的沉吟声声入骨,无尽的折磨般的回响中,她猛然听到身后传来了琉璃碎裂的脆响。

回头望,本是蓝光灿烂之处,几只小雀惊慌失措地跳跃着,嘶叫着,在最后一抹如水般澄澈的光线消失时,浓黑便一涌而上。

小鸟!

她看着那片翻滚着的黑暗,想跑上前去,却被某种力量死死定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一片残羽飞扬到手心中,仿佛被吸去了一切生命力,从羽尖开始,淡蓝成灰,顷刻间就化作沙尘扬起,飞到数米开外,她目不可及之处。

“牺牲与贡献才是你存在的价值!唯一的价值!

耳边的低语愈发响亮,几乎都要变成嘶吼。蜂鸣中,一阵晕眩骤然冲上大恼,她晃晃悠悠地想站稳,但有什么东西骤然缠上了双腿。

重心在消失,身体在下落,火热从足尖向上延烧,随这灼痛一同蔓延的,还有心底潮水般的恐惧。

不......别这样.....谁来救救我......

无声地呐喊,无助地下坠,最终,后脑沉进黑幕中的一声巨响,让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缄默。

 

咚!

唔呃......痛死了......

五点半的罗德岛方才亮了一半,半边被阳光照亮,半边被灯光点亮,而博士的宿舍显然不属于这其中的任何一半,窗帘紧闭,灯光黯淡,依旧是一片仿佛从未被光明眷顾过的昏暗。

卧室里,他手掌艰难地摸索到床头柜边缘,五指一用力,整个身体便被重新撑起,然后又往旁边一倒,瘫回了床上。

怎么从床上掉下来了啊,我睡觉分明很安分的,真邪门.....

博士伸出手将从枕边掉到床下的手机捡起来,就看到自动打开的屏幕上有一条短信,眯起眼睛看看,刺目光芒中有几个又黑又小的字:

今天夜莺是助理,多照顾,别越界。

这简短的语言,一看就知道是猞猁写的.....

不过句末这个@-@是谁加的啊?她是在学习新语言吗?完全不符合她人设啊。

他哭笑不得地收起手机,放下再睡一会儿的小心思,起床穿衣洗漱。

如果是夜莺小姐当助理的话,自己可不能再偷懒赖床了啊.....

要是被她看见一个仪容不整表情颓废的握,那对她的治疗也是没好处的.......

拉链“嗞”一声被拉到顶,他罕见地正了正衣领,在穿衣镜前翻好袖口,卷齐裤脚,把自己弄得像个专业推销员一般。

整理过后,他再看看镜中的自己,满意地一笑,走出了房门。

走廊中行走的身影不同往常的挺拔,阴暗与慵懒被远远甩在有力的脚步后,无论如何追赶,始终都跃不过那名为阳光的分界线。它们在暖暖晨风中瑟瑟发抖,一团团抱在一起,一同望向远去的深色背影,黯淡目光中浮起愈发浓厚的疑惑。

如果它们有嘴的话,可能会问:这个男人今天怎么了?接了条短信就发疯了?脸上笑得那么灿烂,跟中了彩票似的......

 

图片侵删


一小时后

被正巧路过食堂的凯尔希喂得饱饱之后,博士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夜莺的宿舍。

在门前整理好仪容与略微发皱的衣装,他清清嗓子,按响了门铃:

“夜莺小姐,能开一下门吗?今天你有助理的工作要做。”

十秒后,依然无人应答。

“夜莺小姐,麻烦你开下.......”

话音戛然中止,他眉头忽地皱起,俯下身将耳朵贴上了门扉。

沙沙,沙沙。

摩擦声在掠过长廊的风中显得无比轻微,若不是博士感知敏锐,可能这声音已经随风散得无影无踪了。

她是.....在用手指挠门吗?

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迅速从口袋中掏出权限磁卡,在读卡器上一刷,“滴”一声,一股暖香便从缓缓打开的门缝中钻进了鼻腔。

目光探进屋中,从左到右,迅速扫过每一个角落。床上,轮椅上,书桌旁,这三个夜莺经常待着的地方全都没有她的身影,那么,她不会真的是在......

正当博士疑虑之时,一只芊手突然握住了脚踝。低头一看,萨卡兹少女正艰难地抬起头望向他,仿佛这一个小小动作就耗费了无数气力,从金发中淌下的汗珠变得晶莹剔透而泛着一抹微红,有如颗颗垫着天鹅绒的玛瑙。

他心底一惊,迅速把她抱起放到床上,拿出手帕替她拭去满面香汗。

边擦着,博士边柔声问道:“夜莺小姐,发生什么了?是从床上摔下来了吗?

“我做了个....很可怕的梦......醒来时就在地上了....还听见您在敲门.....”

她娇小俏脸左右摇晃着,檀口中吐出的话语断断续续,甜美嗓音在此刻变得低沉而模糊,连博士都难以分辨清楚她在说什么。

这孩子明显还处于恍惚状态,等下可能要去带她做一个脑震荡测试......

擦到左颊时,他的动作突然停下了。一块淤青横亘在手帕旁,不知她是磕到床头柜了还是撞到了其他什么地方,青中微微透紫,色深得让人心疼。

“怎么了.....”

“夜莺小姐,你的脸上有摔伤,能自己治愈一下吗?”

“伤?我好像感觉不到.....”

她眼中露出一丝不解,仿佛是博士看错了一般。

因为早已习惯了吗.....

他突然感觉心上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下,微微刺痛间,更有说不出的一种难受。

“只要用你的法杖挥一下就好,很快的。”

博士轻声安抚着,从墙角拿过那柄提灯法杖放到夜莺面前,往柄上指了指。

“这是你最熟练的事啊,来吧。”

她低头望着法杖,犹豫着虚握两下才试探着将手指搭上。但指尖在碰到那木杖身的一刹那就好像碰到了沸水般,不仅是双手,整个人都朝后迅速缩去,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振翅欲飞。

但这只小鸟忘记了她没有翅膀,再如何扑腾,也不过是在泥地中无力挣扎,越反抗,反而越会激起掠食者可怕的欲望。

她将自己靠到墙上,双臂紧紧抱在前胸,望向他的碧蓝瞳孔中盛满惊恐,仿佛是看着一个怪物般,连紧咬着的嘴唇都发了白。

这小小的床如同一座牢笼,笼中鸟在高唱着,尖叫着,哭啼声都凝成了血花流下,却无人应答。

不要....不要让我再碰那个.....求求你们....

宿舍本是向阳的,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一丝光照进,好像太阳也吝啬起来,或者说,它爱惜自己那一身金羽,照在魔族身上,浪费。

落地窗外,潮声四起,金涛击石浪千层,一声一声,仿佛是海与岸一同短叹长吁。

她....还没从那噩梦中走出来吗?

暗叹一句,提灯法杖被放到一旁,博士轻轻伸出手,轻轻抚上她没有伤痕的半边脸庞,缓缓接近,缓缓将手臂探到她后背,抱上。

“别怕,这里是罗德岛,这里是你的宿舍,你的床,这里是博士,是我.....”

怀中娇躯微微颤抖着,粉拳无意识地轻捶他的小腹,不痛不痒,反而给人以一种欲拒还迎的诱惑感。

如果她有一份力量能保护自己的话.....

他将她抱得更紧,颈与颈相接之际,他能感觉到夜莺那被恐惧与绝望浸得冰凉的身体,这份温度刺进心中,更让人心生出无限的怜爱与保护欲。

寒冷最灼人,也最让人舍不得放手。

“别怕,丽兹,就当它是梦吧,无论看到什么,当它是梦就好.....”

无尽的黑暗梦魇中突然有一束光透下,破碎的提灯受了光明滋养,一地碎渣中重新亮起了淡蓝光火。

寂静无声的宿舍中,唯有两人的体温在互相传递,气息在互相交缠。一方温热而平稳,一方冰冷而颤抖,一次次交织中,冰冷慢慢升温,颤抖慢慢平稳,近两分钟后,她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她的常态,没有恐惧与绝望的侵袭,眼神中只剩下了无尽的迷离。

刚才的感觉,原来都是梦啊......

可当她发现博士正紧紧抱着她时,突然意识到,这梦有一部分是真的。

“博士.....能不能.....稍微松一下......”

娇然细语中,蓝色迷离里绽开一串羞涩而火热的红,从瞳孔漫进心房,温暖得竟使目中迷离有了些迷醉的味道。

心知她已恢复了正常,博士脸一红,连忙转身要跳下床:“啊这....夜莺小姐,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失礼,毕竟你刚才.....”

纤细五指牵上他的手掌,顺藕节般的臂膀向上望,是这位提灯女神淡淡的微笑与温柔似春水的眼神:

“没事的,是我应该感谢您才对......”

轻轻一拉,博士便重新回到了夜莺身旁,这次,她的身体是温热的,是带着少女清香的,是娇嫩而充满诱惑的。

即使没有那灼人寒冷,这具躯体也是那么令人着迷吗?

“博士,您想要什么样子的答谢呢?”

如此温柔的家伙,我如何答谢,也不为过吧?

胸前正正好好的一团柔软摩挲着他的面颊,伴随着少女甜美的嗓音,香艳与圣洁形成的反差成了无上的刺激,让人莫名地就起了枪。

“女神”这个词,真的是有魔力的呢.......

察觉到气氛的一丝暧昧变化,博士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极快地就得出了一个最优答案:

“请夜莺小姐随我来,到办公室中做好助理,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答谢了。”

“可是我没有能力辅助您工作.....”

她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语气温柔依旧:“要不要试试别的呢?在答谢完成之前,我可是不会去您的办公室的哦~”

“那就请拿起法杖把自己的伤治好吧,要是被闪灵看见了我可就要受苦了。”

他笑着弹一下她的额头,从床上跳下来,将法杖递向她手边,挑了挑眉。

她嫣然一笑,轻松地握住杖柄,向上一举,黯淡的提灯顿时散出光芒阵阵,蓝光如水般漫上她的伤口。淤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下,不出两秒,她的面容就再次变得完美无暇。

提灯再一摇晃,空气中便被点出一片澄澈涟漪。灯火所照之处。波纹一圈一圈散开,如绳箍般套上博士的身体,再缓缓没进衣物,肌肉中却无任何束缚感,相反的,有一股冰凉从光中散出,从脊柱直通大脑,一扫晨起之疲倦,荡尽胸腹之燥热,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

博士愣了一会儿,笑道:“这真是....不错的答谢啊。”

“您喜欢就好。”

面对着纯白的萨卡兹少女,他在床前微微躬下身,学着维多利亚老电影中的执事模样伸出手,轻声道:“现在夜莺小姐,我能带您去工作了吗?”

“只要您想,随时可以。”

他淡淡一笑,走到床边将她轻轻抱起。俏脸上一下子浮上一片红霭,却没有任何反抗,而是安心地将头枕进了他胸膛中,软软的躯体轻扭两下,便像一只树袋熊般挂在了他身上。

“博士,走啊,怎么不走了?”

“夜莺小姐,如果我这样抱着你工作的话,你可能会遭人嫉妒的啊~”

博士苦笑不得地将她放进了轮椅里,打开房门推了出去。虽然她自己能靠杖做到短途的缓慢移动,但从宿舍到办公室的距离,对她来说已经不算“短途”了。

走廊中,少女抬起头看向他,红着脸小声问道:“您工作完之后,能这样推着我出去走走吗?”

“可以啊,当然可以。前提是小夜莺不要影响工作哦~任何形式上的。”

“当然不会。我.....我会自己在旁边拼拼图的.......”

“那就好。人活一辈子,创造自己的价值重要,给自己找乐子也重要啊,毕竟我们都不是为别人而活的。”

他轻轻将小白帽套上夜莺的角,哼起小调,朝前方走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博士就这么推着轮椅,随她走进了晚上九点的罗德岛操场。

虽说是操场,但其大小也和一个公园差不多了,周边绿化带做得也很好,用来散步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春声起,笙歌腻,金云半卷风梳理,提灯与花语;红雾密,情眼迷,鸳鸯一对枝旁倚,闲看晚见樱。

少女坐在轮椅上,而博士站在她身旁,春虫悉悉索索的树下,一盏蓝灯亮着,小小飞虫便不敢来侵扰两人分毫。

今夜无月,也无星,婆娑树影把罗德岛标志的光芒也挡住,本应是一片黑暗的樱木下,多了少女的提灯,多了相依相傍的两人,便不显得落寞了。

夜莺抬头望向漆黑一片的深沉夜空,无奈地摇摇头,叹道:“博士你看,月亮和星星好像都不喜欢我,每次我想到外面来看看它们,它们总是躲着我啊。”

“怎么可能呢?夜莺小姐这么可爱的女孩,谁会不喜欢呢?也许是另外一个讨人厌的家伙惹它们生气了呢?”

他轻轻抚上她红红软软的面颊,柔声道:“再说,没了它们又会怎么样呢?星光不照你,月光不照你,罗德岛的灯光不也能照亮你呢?干嘛哀声叹气这摇头那摇头的,出来散步就开心点。”

“开心.....吗?”

她淡然一笑,转头望向博士,清幽灯光打在她洁白无暇的脸上,更显得无比圣洁:“在来到罗德岛之前,这种情绪,我真的很少体验过呢。谢谢你,博士。”

“谢什么谢,这话多见外啊,来了岛上,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夜莺听罢,笑容依旧,声音中却多了一丝感伤:“从前的那些人里,也有人说我们是家人,不过更多的,说我们是罪人。”

“这.....这.....我说的家人和那个不一样的啦.......”

“我当然知道不一样啊.......”

清幽的沉默中,一只胖胖的小蓝鸟从灯下飞出,停在夜莺指尖,不鸣不叫,尽情享受起少女轻柔的抚摸。

她一松手,蓝鸟便振翅高飞起,掠过碎碎樱木枝叶,飞向头顶若隐若现的罗德岛标志。

凝望着那淡淡蓝光,她轻声问道:

“博士,如果哪一天罗德岛消失了,那么这个家,会怎么样?我们会变成一只只自由的小鸟飞向蓝天,还是变成一只只乌鸦坠入阴影?”

“哦?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现在,罗德岛是我唯一的家园与依靠,我的朋友们,闪灵小姐,还有您,都在这里。在这里.....我很幸福。”她回头用感激的眼神望向博士,低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这份安宁,还能持续多久,安宁过后,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望着她的眼睛,博士知道这个问题他非答不可。这位少女的过去是痛苦的拼图,至少,他不能让她的现在与未来成为苍茫的白雾。

沉吟片刻,他摸着夜莺柔顺的长发,温柔笑道:“我会何去何从,我不知道,但我能保证,在这个家被冲垮前,我会让你成为一名真正的提灯者。即使星月不照你,罗德岛的光芒也不再能够照你,你的灯光也能照亮自己,照亮你的朋友,你的闪灵小姐,还有你未来的爱人。”

“人活着,自己有光,就要努力地去照亮别人。如此,有些被照亮的人又会去照亮其他人,有光的人越来越多,世界才会真正地亮起来,真正地永远安宁下来。如果我的干员们都能做到如此地步,那我是生是死,是小鸟还是乌鸦,那都无关紧要了。”

他说罢,微笑着静静等待夜莺的反应。

整片操场陷入了沉默,连树上的虫都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一只只安静了下来,等待着少女开口。

她怔怔地看着他,半晌,轻声一笑,用力地点了点头:“谢谢你,博士,我会朝那个方向努力的。不过,有一点您说错了。”

“什么?”

“站到我前面来,我告诉你。”

博士有些疑惑地正立到轮椅前,夜莺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然后,身体突然向前一倾,从轮椅中扑进了他怀里。

他措手不及,又不能让她摔到地上,只能将这软若无骨的躯体抱起来,让她双臂勾住自己的脖颈。

“现在可以说了吗?”

她嫣然一笑,脸红得宛若身旁散落的樱花瓣:“如果我真有那样的能力,您肯定不会死,而且,也不存在未来的爱人了.......”

在这个最合适的姿态,这个最合适的地点,这个最合适的沉默时节,提灯女神在清幽灯下显现出了她那最娇柔羞涩的情感,显现给她眼中最合适的人。

奉献.....才是自己的价值.......

唇间传来一阵少女的香软,不用太多动作,点到为止的轻轻一吻,便足以说明她那青涩而热烈的心绪。

柔声细语随虫鸣响起,生机躁动,意乱情迷,花香与她的香气中,有春天的气息。

您.....就是那个值得托付的人啊........”

因为今天加课了,所以更新迟了,在此给大家道歉@-@

6k字的文写得也怪累的,请大家赏脸给个三连吧(跪

下篇竞标会发动态的哦~

Cheerio~

给见樱同志写得,正好用上了,欸嘿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