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浩翔X贺峻霖】CP向 一个爱了很久的朋友.

*OOC预警

*cp向,雷者绕道行走

*有点点私设,但更多的还是现实日常

*食用愉快


我们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在再次遇见你的路上,磕磕碰碰,把这些不可说的情绪构成了爱恋。那是一个,爱了很久的朋友。

 

熊X兔



01.

  我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他望我招手礼貌性的笑了笑,我很惊讶,鼻头一酸,用自认为特别夸张搞笑的语气说:“不是,你们玩那么刺激的吗?却不知听起来多么的别扭。

 

  一阵思绪全涌上心头,说不出什么感受,放下门的把柄佯装离开了,当时我确实想过这个念头,直接想这样逃跑了。不是不敢面对,而是还没有从他已经走了的现实中走出来。

 

  但我必须理清这些复杂的情绪,强装镇定的去和他说:“Hi,我是贺峻霖。”再次打开门的瞬间,坐在阿程旁边,抓着他的手臂重复说着:“玩那么刺激的吗。”不可置信的眼神在他身上躲闪。“哇,你手好冰啊。”我尴尬的调笑到。旁边的严浩翔一直很平静的注视我,只是刚刚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捂嘴声调起伏地笑出声来。可我捕抓到了他眼底闪过的失落与不安。

 

  还好有工作人员打了圆场,公布了要去北京的行程。这样我们神使鬼差的又相遇了。他慌慌乱乱的到来,一下打翻了我的心情。

 

  我想过一百种应对你的方式,却没想到你会问我“你是谁。”

 

 

02.

 其实我对这次选秀节目不报太大的期望,因为中考,我有几个月的空档期。和他们的实力相比,有点悬殊。但他何尝又不是呢?背水一战。

 

  幸好我们没有那么的生疏,小心翼翼的试探对方。准备分房时节目组安排有小游戏,靠运气按下鳄鱼的牙齿,要是鳄鱼闭合了嘴则游戏失败。我运气一向不好,就连猜拳游戏一局两胜从来没赢过,有也是极为少数。呐,果真,一按小鳄鱼就特别快速的咬住了我的手,在大家的爆笑下,我撇到严浩翔胜券在握的盯着我,不明所以的笑了笑。

 

  切,什么嘛。

 

  轮到他了,他忐忑的按下一颗,没闭。紧接着用手挡着又慌慌张张随便按下了几个,“咔蹦”终于如他所愿。只在意结果的队员们一下起了哄,他特别失落的望向我,我回给他一个不失礼的微笑。你可真行。

 

  用鳄鱼的三颗牙齿,换来了严浩翔的一辈子。

 

 

  再就是走了一遍收手机,定制规定,讨论舞台的流程。晚上,我乖乖的下铺床躺好,严浩翔踩着我的被子上了上铺,我瞪了他一眼,软糯清亮的声音警告他:“严 浩 翔,你踩着我被子了。”谁知道他“嗖”的一下爬上上铺,调笑道:“我故意的。”“啧...什么人啊~~”毫无威胁力的怼了回去。

 

  半夜时分,严浩翔放慢脚步踏了下来,我睡意朦胧,以为他这是要上厕所,他站在黑暗里,盯了我好久,还是悄悄掀开了我的被子,钻了进去,“不是,你”突然袭来的冷风让我清醒,“我睡上面好不习惯,想和你睡。”不给我反驳的机会,侧身躺下,“你走开。”我提了他一脚,“我不。”略带危险性的看了我一眼,我咽了口口水,侧身不去理他,炙热的大手架在我腰间,敏感的拍了一下他的手,结果换来他的轻笑。“霖霖,”“嗯?”我偏了偏头,他贴了上来,两片薄轻巧的点了点我的脸颊,我睫毛在黑夜里颤了颤,两个人在被窝一下升温了,心跳疯狂的跳动,不知名的情愫在空中发酵,“晚安。”用手指弹了弹我的腰,抓着我另只手睡去了。

 

  之后我们细微的轻触足以让我在心里开心好久。

 

03.

  一个多月的紧张训练为最后的出道做准备,我们一定要出道啊,严浩翔。心里无数次默念这句话。

 

  让我感到庆幸的是,改变了规则,最后以七人团出道的方式。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低头望了望严浩翔,他也在看我,即使隔着五个人,我们依旧能感受到对方的情感。终于,和你,一起出道了。

 

  当时在海边,你面朝大海,看着即将破晓出现的太阳连绵起伏的上升,海风带着咸腥味,你伸出手臂,对我说,“前程似锦。”吹起的浪潮打在我的脚背,

 

  “可你一直都是我的前程。”

 

  我们在海边的日出下,共同诉说着有彼此的未来。

 

04.

  年底,公司一如既往策划了新年音乐会,我和严浩翔再次获得了双人舞台。

 

  课下和他一起讨论关于舞台的事情,结果他饶了大半圈说了不关舞台的屁话,这是让我恼的一点。“我说让你为什么选着首曲,你...”“不是,你听我说...”啊,他又开始了,开始用他的十级嘴炮瞒天过海了,我沉住气努力让自己不发飙,他却特别自己的用力摸了摸我的头,笑眯眯的说“我说的没错吧。”他怎么就这么搞不清楚状况呢?

 

  “放手,”怒瞪他,“这次舞台很重要,你不要开玩笑。”他把我拍下的手拉住,大拇指不安分的在手背慢慢摩擦,“你选的屋顶着火。”过分的嘴角使劲往上扬,行...我咬紧了后槽牙,“那没什么好谈的。”甩开他的手摔门而出。

 

05.

  吵架了。很烦。

 

  双十一有一个大舞台。后场彩排的休息室里,成员们在欢快的聊着天,我缩在一旁目光闪躲着严浩翔,自顾自的发着呆,空荡荡的眼神乱瞟着,刚刚走去他那个方向拿水的时候,严浩翔冷着脸偏头没有去看我,咬紧嘴唇又显得有些委屈。

 

  录制开场画面时,跑起来崴着脚一瘸一拐硬是忍着没说,在等待导演转场时,严浩翔在我旁边。我想踏上阶梯和阿程说话时,崴着脚踩到了石头,突然剧烈的疼痛让我措不及防,加上作势要往后倒的身子更让我恐慌,双手腾空挥着挣扎,严浩翔一下把我捞了过来,那双有力的大手一下握住了我另条手臂,用那比我高出一个头的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严浩翔把“小心点。”这话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还吵着架呢。

 

  我抬头注视他想说什么,但看到他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他放开了手,平静的眼神追随我。慌张的闪避,看向其他成员突然插上的一句话,笑着符合他们。这些不自然尴尬的神态全赤裸裸的呈现在严浩翔眼里。

 

  好讨厌吵架啊。我们不能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不能去触碰爱恋的人,不能抑制不住看着对方笑。

 

  对不起。

 

 

06.

  夏天夜晚的天空明朗温度也和凉快。收工时,我独自拿着私服去更衣室换,没想到严浩翔紧跟其后,我打开门进去时,双手被严浩翔抵在了更衣室里,“干嘛?!”我被吓了一跳,像是受惊了的兔子。距离很近,能听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声,充满危险性的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看穿,微微颤动的嘴唇吐着气,“别生气了,对不起。”他放下手来,刚被他一下抓紧的双手呈出微红的迹象,视觉冲突又使他有些内疚,真是了,刚不是特别野性的熊吗,怎么一到认错就委屈得像个孩子。

 

  他见我没反应过来,张开手臂抱紧了我,炙热的胸膛紧贴着,更衣室一下变得火热与难耐。“没..没关系。”我退后想推走他,“真的吗?”沙哑委屈的声音在我耳边喷洒了气温,还觉得不满意的用力蹭了蹭。捣鼓着我脸颊一片滚烫与通红。我点了点头,“你快放开我!”想提高声调警告他但突然想到外面还有人就又压低了声音,“以后不要这样了好吗。”完全是陈述句,“嗯。”轻轻哼出一个鼻音。

 

 

  “我很爱你。”

 

07.

  和他和好后,他简直就变成了一个粘人的小熊。“贺峻霖,帮我拿瓶水。”“霖霖~,和我去买奶茶吧。”“贺儿~一起去逛街吧,”一直喳喳喳的在耳边吵,而且还很会撒娇。

 

  拖着甜腻上扬的嗓音用撒娇的语气求你,换做谁都抵抗不了。我曾经多次警告他不要撒娇卖萌,“可我只对你撒娇卖萌。”

 

  我贺峻霖当场就给嫌弃的怼了回去,但脸上还是浮现可疑的红晕。其实...有只粘人的小熊也很可爱的对吧。

 

08.

  “严浩翔,下来帮我吹头!”

 

  最近他总嫌我头臭,每次凑过来和我说悄悄话的时候,总会带上一句吐槽我头臭的话。这不就洗了嘛!

 

  他从楼上下来,“啪嗒啪嗒”的踩着地板,“来了。”低头暗灭了手机,转身去找了吹风机。插上电源,“呼呼呼”吹出温热又劲大的风,骨节分明的手挑拨着头发,小心的穿插在发丝间,低头浅笑,“霖霖好香。”又是独特专属的声音。

 

  “啊?”吹风机的声音压过了他的话语,模模糊糊没听清,“你说什么?”疑惑的抬眼看他,“没什么,”故意停顿了一下,“说你好看。”

 

  “切。”

 

10.

  我们不仅是大家皆知的队友,更是只属于和他知道的秘密恋人。在没有他的三年空档期,我试图去遗忘掉他,但总也忘不了,那些都是真真实实出现过在我生命里的场景,是永远不可能在生命里忘记的一部分。还好他回来了,还好我也还在原地等他。那这次我们就握紧双手,奔赴下一次山海。

 

  “我也很爱你。”

 

 

                                                                                                                                          END

看得开心就可。

第一次写这种,写得不好还请多见谅。(跪)

周末愉快。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