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的“异度侵入”,从刺客列传,聊聊《史记》的读法

(受邀参加专栏区的“你许愿,我送书”活动,对于《史记的读法》这本书,颇有一些想说的)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唐太宗李世民

在古代,最热门,也是最贵的学科,无疑就是历史,而历史也被称为“帝王术”。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新研读古代典籍,日本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就大力推崇《孙子兵法》,《资治通鉴》《战国策》里的故事,也经常被拿来作为商学院的经典案例。

日本各类《孙子兵法》

而读中国历史,司马迁的《史记》是没法被绕开的存在。

可是《史记》原文50多万字,130篇,都是文言文,这就难倒了大部分读者。

再退一步说,哪怕你古文阅读水平很高,以司马迁的春秋笔法,我保证你也未必明白《史记》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该如何读《史记》呢?

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直到我读到了杨照先生的这本《史记的读法-司马迁的历史世界》。

想象一下,你通过一本书,像《异度侵入》里那样,进入到一个个历史人物的意识里,探寻他们的秘密。

你可能还没有概念,下面,让我带你感受一下,《史记》里最刺激的一个世界:《刺客列传》。


一、曹沫的世界

你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会议现场,在你的左右两侧,跪坐着两列衣着华丽的人,他们面对面看着对方,桌下的拳头攥得很紧,眼睛里似乎要喷射出烈焰,他们散发出的强烈气场让你感到无所适从。

这是一个缔结盟约的会场,仪式刚结束,你刚想放松,突然从席间窜出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手持匕首,劫持了对面一人。

他叫曹沫,不管原来是什么人,现在,他是一名刺客。

被劫持的是齐桓公,侍卫立即将曹沫围住,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曹沫说,你们是强国,相较于你们,鲁是一个弱国。你们强国用武力来侵略我们弱国,欺人太甚。

接下去曹沫说了一堆道理,然后说只要齐国归还鲁国土地,就放了齐桓公。

你觉得很奇怪,弱肉强食,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你又为曹沫捏把汗,放了齐桓公,你曹沫还不是任人宰割?

情况正如你的预测,齐桓公假意答应了曹沫,等曹沫一放手,侍卫立马把曹沫绑起来,而齐桓公也立马反悔。

这时,又站出一人,他叫管仲。

管仲慢悠悠地说,不要贪图这些小利而丧失了威信,齐国现在是诸国的盟主,如果毁约就会失去大家的信任,霸主地位也会随之动摇,还是把土地还给鲁国吧。

齐桓公虽然生气,却接受了管仲的意见。

曹沫的行为如果放到现在,是个非常愚蠢的举动,一个强国要攻打弱国,本来是理亏,可曹沫这样一闹,正好给了对方一个借口。

正当你疑惑的时候,空中传来一阵声音,这就是那个春秋时代,即使“礼崩乐坏”,那时的人却傻傻地守护着一种叫“道义”的东西。

紧接着这个世界开始崩塌,你抬头只看见一个巨大的数字在跳动,从1开始,不断增加,最后停在了167。

 

二、专诸的世界

再次醒来的时候,你在一个宴席上,大家推杯换盏,气氛似乎很融洽,可门外侍卫林立,你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从席间得知,这是吴国的公子光在家里宴请吴王僚。他们在谈论楚国,原来楚平王刚刚去世,吴王僚认为这是一次机会,于是派兵攻打楚国,却不料在楚国僵持。

此时吴王心腹们都在前线,这个时候公子光却宴请吴王。

公子光也是吴国公子,很显然,吴王僚对公子光有戒心,否则也不会带着大队兵马过来。

席间公子光说脚痛,便去了内室,这时候,宴席上端上来一条大鱼,突然有一个人冲出来,从鱼肚子里拔出一柄匕首,扑到吴王僚面前,一剑刺中了吴王心窝。

紧接着屋外侍卫冲进来,看见主人吴王惨死当场,二话不说把专诸当场杀死,突然屋外冲进来更多的武士,领头的则是公子光。

那一天,吴王阖闾正式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春秋争霸的大戏即将拉开帷幕。

对于专诸的行为,你觉得有些奇怪,他肯定是被公子光利用了,即使不是,那他也不过是个帮凶而已。

然后你看到公子光支开所有人,他走到专诸的面前,以非常谦卑和恭敬的姿态,对专诸的尸体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此时空中的声音又响起,假如有什么东西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那也许就是“忠义”。

随之而来的是世界的崩塌,数字又开始飞奔,这次停在70的位置。

 

三、豫让的世界

这一次醒来,你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大街的中央,一驾马车向你奔来,突然马惊了,马车停下,从车里跳出一个人大喊,是豫让,一定是豫让。

侍卫从桥下带上来一个披头散发、满目疮痍的乞丐。

马车里的人叫赵襄子,显然是赵国的重要人物。

赵襄子看了乞丐半天,说,你为了刺杀我,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你通过周围人的议论,知道这个刺客名叫豫让,他本来效忠的是晋国的智伯。

可智伯的势力被韩、赵、魏消灭,从此,强大的晋国被三家瓜分。

赵襄子和智伯是最大的敌人,在智伯死后,豫让心中就只有两个字:复仇。

这不是豫让第一次行刺了,上一次行刺失败,赵襄子看中豫让对智伯的忠诚,于是让了他。

可豫让还没有完成他的任务,为了成功行刺,他给自己全身涂上漆,毁坏自己的容貌,吞下炭把声音弄哑,装成乞丐到市场,连他的妻子都认不出他。

赵襄子忍不住说,我都放了你一次,为什么你还要找我报仇呢?

你听到一句很熟悉的话,豫让说,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赵襄子接着又问,你为智伯复仇,是有道理,但是你在服侍智伯之前,不是也在范家和中行家当过家臣吗?他们两家可是被智伯消灭的啊,为什么你不为他们报仇,而专找我报仇呢?

豫让说,我在范家和中行家的时候,他们只把我看做普通人,而智伯以国士的规格礼遇我,那么我也应该以国士的规格报答他。

你脑中突然想起一个词,国士无双。

赵襄子沉吟片刻,不禁流下泪来,但他不得不做出一个决定,杀掉豫让。

赵襄子就把衣服脱下来给了豫让,豫让真的“三跃而击之”,随后自刎而亡。

在场的赵国士兵,无不感动流泪。

你的眼眶开始模糊,隐约只看到跳动的数字,40。

 

四、聂政的世界

第四次醒来,你站在一座宅邸里,门外突然跑进来几个满身血污的人,大喊,有刺客,有刺客。

混乱之中,你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外面砍杀进来,他只有一个人,对抗的是几十位守卫。

这还是一个刺客吗?有哪个刺客会明目张胆地从门口砍到内室?

可他就这样一路砍过来,仿佛天神下凡,大杀四方,哪怕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他一路砍到内室,有人喊,韩相快走啊。

可哪里走的了,这位刺客提着剑,走到韩相面前,不说一句话,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你在思考,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呢?门外越来越多的士兵赶过来,他已经没有机会逃脱了。

然而此时,刺客又做了一件奇怪的事,他“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

这已经不止是自杀了,他在破坏自己的肉体,让别人分辨不出他是谁。

韩国为了寻找刺客的身份,发出高额悬赏,可过了很久没人来领赏,直到一位女子的出现。

她叫聂荣,刺客是她的弟弟,名叫聂政。街上的人说,你怎么敢辨认他,他杀了我们国相,你难道不怕受牵连?

聂荣说,我弟弟这样自毁身体,就是为了不让我受牵连,这就是他的个性。

当年,他是齐国名士,因为杀了人,为了能活着赡养老母,甘愿沦为一个低贱的屠户。如今老母已经得享天年,我也有了夫家。

严仲子在我弟弟生活最卑下的时候找到他,厚待他,所以聂政愿意报答严仲子,哪怕为他而死。

可他准备赴死的时候,还想到我,怕连累我。但他根本不了解他的姐姐,难道我怕受牵连吗?如果我保住了性命,那么这世上就没人知道聂政这么做是为了报答知己。

我又何惧一死呢?

这是聂荣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在经历过那么生死时刻,你突然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你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为了谁、为了什么理由而奉献自己的生命?

人生中还有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东西吗?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的分量到底有多重?

天空中飘来的是琴声,你听过这首曲子,《广陵散》。

崩塌,又是崩塌,这一次的数字比以往都要大,220。

 

五、荆轲的世界

这一次,你发现了一幕很熟悉的场景,这是朝堂上,王座上只有一个人,殿前跪着两个人,一个似乎在发抖,另一个正拿着一卷地图,大踏步走向王座。

荆轲,是荆轲。你脑子里马上反应出这个名字。

接下来就是图穷匕见,荆轲拿起匕首刺中了秦始皇的袖子,两人开始绕着柱子跑,秦王想拔出长剑,却拔不出。

底下百官没有武器光知道喊,却没人敢冲上去救下皇帝。

门外侍卫没有命令不得入内,可现在,下命令的人正在生死时刻。

你看着这个荒诞的场面,紧张而滑稽。

当这个世界崩塌的时候,再也没有了数字。

 

六、史记的世界

改变历史的似乎总是一些大人物,帝王将相,文臣武将。

可司马迁为什么在那么重要的一部史书里,记录下这么几个刺客的故事?

他想告诉我们什么?

你回忆起那些数字,终于明白过来,这些数字,就是历史。

曹沫劫持齐桓公的时候,孔子说“礼崩乐坏”的春秋时代刚开始。

经过167年,专诸帮助吴王阖闾登上宝座,开启了吴越争霸的历史。

又经过70年,豫让刺杀赵襄子失败,三家分晋成为定局,春秋结束,更为混乱的战国时代开启。

又经过40年,聂政刺杀韩相,其爆裂程度正如战国七雄之间的争斗。

又经过220年,荆轲成为了最后的刺客,成为刺客历史的终结,正如秦始皇终结了整个春秋战国时代一样。

这五个人都在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代,却不约而同地信奉一条准则,“士为知己者死”。

正如司马迁说过一句话,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记录这些人的目的,恰恰是因为他们已经不存在了。然而《史记》告诉我们,刺客精神曾经存在过,曾经被人赞颂过,即使现在你看不到,但终有一天,他会在某人心中燃起熊熊火焰,光照千古。

本书中,杨照先生用六个版块来讲述史记里的世界,刺客列传只是其中一个版块里的一小部分。假如你也想体验一下《史记》里的奇幻世界,不妨和我一起来读读这本《史记的读法》。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