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博的蓝忘机为什么这么上头?第十一话:入骨相思知不知

十六年后,在静室琴声中醒来的魏婴倚在窗边问蓝湛:“这十六年来,我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你信么?”蓝湛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信你”。静默片刻,魏婴从鼻孔里“嗤”了一声,嘴角牵动了一下,眼睛里不带一丝笑意的又追问了一句:“蓝湛,不过那个时候。。。你真的信我吗?”蓝湛沉默了。

蓝湛,我知道那时候你不信,我知道

那个时候?是哪个时候?信什么?

那个时候,是第六话《世间安得双全法》那一篇里说到过的,两人屋顶谈心的那个时候。

信什么?是信不信魏婴当时立的誓“我魏婴绝对不会堕入魔道”!信不信这句话!可那个时候的蓝湛,是真的不信,只是他说不出口。

所以,听到魏婴问他这一句,“那个时候,你真的信么?”蓝湛无言以对。

我不信,但是我没办法说

魏婴刚醒,对他来说这十六年就是一刹那,还魂之后也就经历了莫家庄和大梵山两桩事,还来不及知晓太多十六年间的事情,更无从揣测蓝湛的心。

他的思绪还停留在以一人战天下的不夜天那个夜晚,对于两人之间的羁绊,更是无知无觉。所以这时候说出这句话,是心中有怨,特意戳了一下蓝湛的心——当时你不信我吧?那我都死给你看了,现在,你还信不信呢?

问话的人,说出那个问题之前就知道答案,所以问过以后转脸看向窗外,不再言语。

从始至终,两人并未对视,只是在蓝湛回答“我信你”的时候魏婴淡淡地抬起眼看了蓝湛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那一眼。

而蓝湛也只是对着魏婴的方向说话,一直就半垂着眼眸,神色黯然,尽在不言中。

清晨,魏婴走出静室,信步走在云深不知处,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跟金子轩冲突后罚跪、和江澄打闹,师姐、江叔叔在旁含笑看着、藏书阁里逗弄蓝湛等片段一幕幕地闪现。

此时艳阳高照,可这热烈耀眼的光照到魏婴的脸上也没能让他感觉温暖,脸上浮现的是落寞又惆怅的苦笑。物是人非啊。连泪都已经流尽,只剩下黯然神伤。

物是人非事事休

剧版和原著一样,把魏无羡身陨魂消的十六年间的所发生的事情直接略过,留白了,所有人的十六年,都只在偶尔的片段中闪回,或者经由他人的经历或者叙述来侧写补全。

蓝忘机的这十六年,是疗伤的三年,逢乱必出、问灵不止的十三年。且不论他在外平乱的时候,只想想在云深不知处,时时刻刻对着这些熟悉的地方,他心中的痛,如何能平复?随着时光的推移,千愁万绪堆积在心里,只会越陷越深。

曾经有人说,异地恋分手后更难受的通常是待在原地的那个人,因为太多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场景,还有熟悉的朋友,那些共同经历的往昔会不断的浮现在脑海里,日日夜夜不得安宁。

蓝湛就是这样,夜夜问灵,始终没有回音,他知道自己是在妄想一个不可能到来的奇迹。午夜梦回,魏婴临死前的那一眼,多少次闪现在眼前?夜阑人静,二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在他心里回味过多少回?

蓝湛的内心世界,原本就只住过魏婴一个人,他无意从中走出来,别人也永远走不进去。这漫漫长夜,时时刻刻都是煎熬,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假如时光倒流,我能做什么?

想假如,是最无力的痛。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