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站台》相关

这篇写完后,看到很多人刷阶层论。


我没从这个角度想,完全没有。


在一个漏洞百出的设定下掰扯逻辑,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扯淡的事儿。


寓言故事可以有隐喻,但至少先把故事本身讲好吧。


揠苗助长、愚公移山等各种成语,哪个不是先有清楚的故事,然后才有所谓的寓意。


更何况,太过执著阶层论的人,大多是看不到电影中的上帝的。


他们对上层人和下层人的阶层差异津津乐道,却不曾提起电影中多次出现的类似句子


——“你相信上帝吗?”

——狗的名字叫拉美西斯二世。

——他就是弥赛亚。


太过关注阴暗,就看不到阳光了。


但阴暗和残酷的东西真的更能吸引人气。当一个人讲出这样的解读时,一定能得到许多的拥趸。


如果在十几二十年前,我也很可能会是其中之一。那时总对这样的论调充满兴趣,就像在一个歌舞升平的表象下,看清了世界的真相。


现在年龄大了,不好这口了。


不管怎样,都更愿意看到阳光。


忽然想起之前写《让子弹飞》的时候,那种感觉跟现在类似,那些看上去聪明气十足的解读,我真的没有兴趣。


也许,这就是姜文的高明之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