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花雨》——封茗囧菌

“菲洛,听说明天京城里最大的客栈将会举行一场各位官人府上公子小姐的聚会,你要去参加吗?”说话的少女名叫美星,是菲洛在京城中最好的朋友。
菲洛无奈地摇摇头:“美星啊,你明明知道我并不喜欢参加那种乌烟瘴气的聚会,而且,说是聚会,分明就是为了让朝中的官员借机讨论一下政事吧?”
“反正你最近不是在研究那个什么侠盗吗,这些官员们有的专门吸食民脂民膏为自己收揽不义之财,他也可能会出现啊~”虽然是小姐,美星可一点都没有那种大家闺秀的样子,在客堂里就挽住菲洛的胳膊撒起娇来。
虽然嘴上答应了,但菲洛并没有认真参加宴会的意思,这不,尽管宫女们已经叮嘱过她出门之前应穿的华丽些,但她还是随便选了一件看起来平淡无常的粗布麻衣。
虽然并不以此为荣,但她知道自己天生丽质,向来有无数公子哥在她身边说着数不胜数的花言巧语,为的只是把她骗到手而已。这种场合,要是再故意打扮得花枝招展,不就是明摆着想从这些公子哥中挑一个作为以后的夫君吗?
是富人家的小姐又怎样,她也想像普通人一样追求属于自己的真爱,绝对不会让家族联姻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
当然,现在的她,绝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也会被迫成为她曾经最唾弃的那种人。
她的父母并没有告诉她,其实她从出生开始就已经被定好了和亲的人选。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宴会刚一开始,美星就彻底忘记了和她一起来的菲洛,一头扎到了公子哥们的圈子里,谈笑风生,甚是痛快。
而菲洛由于穿着粗布麻衣却生着一张绝美面孔,只能忍受着无数小姐们鄙夷的目光,默默躲在角落里。
她并不是这样的性格,不过她也不想惹事生非。
就这样在角落里躲着,直到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唔,指甲剪过,骨节分明,皮肤白净,而且还没有戴戒指……
“这位小姐,您一直这么呆呆的看着我,可以理解为您暗恋我已久吗?”面前的男子邪魅地笑着,伸出另一只手去撩她的发丝。
菲洛终于反应过来,抬头把目光从他的手上转移到脸上。
不想,又愣住了。
这是……她一直很崇拜的那个侠盗?
据说他从来不行不义之事,明明年纪轻轻,却练得一身武功,总是替那些被欺压的人民抢回属于他们的东西。
“你是……道,林?”先别说她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亲近过,他可是她最崇拜的人啊。
他真的来了……
“哟,姑娘居然知道在下的名讳?看来在下之前说的那句话不无道理呢,您,难道真的暗恋在下已久?”道林仍然是欠揍的笑着,看着面前的姑娘满面绯红,心情大好。
这姑娘好生有趣,这种地方如果不是什么达官显贵后人的身份根本进不来,她却穿着这么简单的衣服,真是亏欠了那张迷人的脸……
“这种地方并不适合谈情说爱呢,如果姑娘真的有这种想法,在下带您出去聊~”用的是商量的语气,可道林压根就没有商量,直接牵起菲洛的手,用轻功带着她从后窗溜了出去。
终于落到了地上,菲洛一把甩开了他的手。
“道林,容我提醒你,我们两个并不熟,你这样逾越了。”尽管他是自己很崇拜甚至可以说暗中爱慕的人,但她的尊严不容任何人侵犯。
“这位小姐,相识一场,难道不应该告知在下您的芳名吗?而且我都是一直叫您小姐的,您可真是不知礼数,居然直呼我的姓名~”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赶走了菲洛刚才所有豆蔻年华的害羞和心悸。
“我!叫!菲!洛!您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吧?不知礼数的不应该是您吗?明明我们两个之前根本就没见过,我承认我确实听到过你的事迹,所以才会知道你的名字,但这并不是你污蔑我说我暗中爱慕你的理由吧?”菲洛真是被这个道貌岸然的人气得瞬间炸毛。
“好吧,小洛,我记住你喽,我们一定会再见的~”说着道林转身离去了,速度极快,菲洛只觉有一阵清风拂面,眼前飘过他白色的衣角……
良人约西月初上柳梢,白衣客风雅绝代年少。
“小洛……真美……”

果然如他所说,几日后他们便再见了。
这次是在喧扰的市集上,当然,罪魁祸首又是非要拉着菲洛出来赶集的美星。
“这位小姐,请允许我把您的朋友带走一小会,不知您可否割爱?”
美星向来花痴,看见道林后就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说不出话来,当然无条件同意。
但一边的菲洛虽然还维持着大家闺秀的样子,心里已经开始吐槽了……
美星大小姐,我记得平时也没少介绍给你各种帅气的公子,你现在居然因为这家伙妖孽的脸就背叛了我……
还有那个道林!我和美星分明只是朋友关系,割什么爱?!
道林把她带到了一个小院子。
“小洛,你看我对你多好,这里可是我的私人宅院,从来没有带过任何一位女子进来,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道林你说什么?!我承认,之前不仅是了解你的事迹知道你的名字,还早就暗暗对你心生爱慕,但是谁说过要当你的女主人了!我们明明才见过两面而已!”
道林听到了想听的话,伸手勾起她的下巴。
“小洛,承认了?那天我撩你的时候,分明脸都红了还不承认,姑娘家以后这么不听话,会被夫君惩罚的。”
菲洛感觉整个人都被他控制了,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对异瞳慢慢靠近……
那天之后,他们两个就正式陷入了缠缠绵绵之中。
他们认识的第300天,道林又把菲洛约到了他家宅院中的琼花树下。
“小洛,上次问你300天的时候想要什么,你不是说想要更好的琵琶吗,我特地从乐府老板那里偷来的。”
虽然道林眼中充满着对菲洛的宠溺,还是不幸地挨了菲洛一个爆栗。
“我是说过我想要,可只是偶然一提,就算是我想要的,你也不能去偷啊!”
“哎呀哎呀,反正这个老板平日里也没干什么好事,总是从其他的人家手里抢材料,我想听你弹琵琶了嘛~”道林使出了从现代穿越来的撒娇卖萌18式,菲洛只好就范。
枫叶落雀鸦缠绵扰人心长啼叫,琵琶声琼花树下环绕。
一曲终。
“今天我们携手300天了,小洛,这束紫罗兰赠予你,希望以后我们可以有无数个300天。”
他初至双眸明澈哑笑,花赠她愿共执手觅天涯寻海角……

然而,曲终,人也散了。
父母命,不可违,菲洛只得坐上了她极度厌恶的花轿。
兵荒马乱,甚至连跟他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下雨了,小洛,你冷吗?”道林和往常一样从菲洛的后窗跳进她的房间。
却……空空如也……
道林找到菲洛的侍女,却听到了……
“小姐今天早上就已经到四王府了,您可以去御竹楼享用喜宴。”
呵,喜宴……
连欺骗换来的安心都吝啬给我吗……
故事不长,也不难讲。
不过相识一场,爱而不得罢了。
那天的雨下的格外大,湮没了曾经美好的一切。
从此,那棵他们曾经一起仰望过无数次的琼花树下,再无伊人与琵琶。
那日大雨折花,她作他人新嫁,他醉琼花树下。
泪眼依稀,佳人琵琶,是他此生难放下的牵挂……
琼花的花语明明是幸福、完美的爱情,可,她为什么还是走了?
他两手空空,却心事重重。还是无法控制对她的依赖,但对她的一切都已经没了期待。
这,难道就是心死的感觉吗……
尝尽人生绚烂,难补一生辛酸。
不知是胆怯还是什么,他再没找过她,也再没见过她。
只是,他总是在琼花树下守候着,也许心中也在期待着有一天她会回来。
小洛,你知道吗,虽然我很清楚,等你还不如等死,至少死一定会来,可我还是不停地回想着你的一切。
你当初一定很讨厌我吧,连那琵琶都没有带走。
原来一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吗?我在你眼里只是偶尔被需要,但从来没有很重要吗?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再去打扰你了,你幸福了,我放不放得下又有什么呢?
有人说,深情挫骨就是万劫不复,为了你,我宁愿渡这个劫。
人间不值得,但你的幸福值得。
他手拨琵琶 ,余音催泪下。
宛如那日的雨下 ,便放下牵挂……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