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第一个社会主义图书馆——乌孔博齐图书馆

来源: I R N  国际红色通讯2nd  20年4月8日

我们是“国际红色通讯”,微信号:IRN-2nd

This is International Red Newsletter.

图:乌孔博齐图书馆

罗莎·卢森堡基金会(Rosa-Luxemburg-Stiftung。译者注:德国左翼党的文化机构)自2000年成立国际部对话与合作中心(Centre for Dialogue and Cooperation)以来,一直活跃于非洲大陆。我们在非洲设立了四个不同的办事处,致力于进行政治对话,以及与本地参与者开展合作,同时为他们提供一个全球性的平台,与世界范围内志同道合的个人和组织建立联系。我们还一直为关于可持续性农业的研究课题、帮助加强当地互助型经济的试点项目,以及多项解决冲突和减少贫困的措施等提供支持。

然而,政治教育也是罗莎·卢森堡基金会关注的重点之一。在我们活跃的地方,我们都会因地制宜,并尽可能地提供资料,尽最大努力促进批判理论、马克思主义和反霸权文学以及各方面思想的传播。在这方面,罗莎·卢森堡基金会最新的非洲合作伙伴之一,是位于肯尼亚内罗毕的乌孔博齐图书馆(Ukombozi Library)。该图书馆与基金会下属的位于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的东非办事处开展合作,作为基金会“利用先进知识与观念为肯尼亚公民赋能” (Empowering Citizens in Kenya through Progressive Knowledge and Perspectives)项目的一部分。

在肯尼亚,乌孔博齐图书馆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文献的极少数来源之一(也许是唯一一个)。在经历了数十年的镇压和新自由主义政治霸权之后,这是一次独特且深具价值的尝试,并将有助于社会主义思想和社会主义运动在非洲的复兴。最近,为进一步了解乌孔博齐图书馆的历史和使命,来自罗莎·卢森堡基金会柏林总部的洛伦·巴尔霍恩(Loren Balhorn,以下简称LB)与乌孔博齐图书馆协调员基马尼·瓦韦鲁(Kimani Waweru,以下简称KW)进行了座谈。

LB:能跟我们聊聊乌孔博齐图书馆是如何建立的吗?哪些种类的个人和组织参与了它的创建?

KW:乌孔博齐图书馆成立于2017年8月,成立的目的是向感兴趣的读者提供进步的、特别是社会主义的文献。多年来,肯尼亚政府一直试图压制社会主义资料的传播,或试图将此类文献说成是对现代文明的大不敬。在乔莫·肯雅塔(Jomo Kenyatta)和丹尼尔·阿拉普·莫伊(Daniel Arap Moi)(第一和第二任总统)当政期间,被发现持有、使用此类资料的人会被逮捕、拷打、拘留甚至被迫寻求政治避难。比如历史学家麦纳·肯雅提(Maina Kinyatti)就因此被判入狱六年。

许多积极分子同时也是“12月12日运动”(December Twelfth Movement)的成员。“12月12日运动”这一地下政治运动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后来发展成为“爱国肯尼亚人联盟运动”(Mwakenya Movement。Mwakenya即Union of Patriotic Kenyans)。“12月12日运动”有自己的秘密书库,由纳兹米·杜拉尼(Nazmi Durrani)建立和管理。1990年纳兹米·杜拉尼去世之后,这些书就被存放在“爱国肯尼亚人联盟运动”的几个干部家中。2017年,“爱国肯尼亚人联盟运动”与维塔图书公司(Vita Books)以及“茅茅研究中心”(MauMau Research Centre)一起收集整理了这些资料并建立了一个图书馆,以便与公众共享。这个图书馆就是乌孔博齐图书馆,位于内罗毕大学(University of Nairobi)主校区对面。图书馆满足学生、工人和农民对信息的需求,努力打破公共图书馆的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模式。公立和高校的图书馆很少满足这些需求。该图书馆之所以以“解放”(Ukombozi,即Liberation)命名,是因为它想将人民从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思想观念中解放出来。

LB:你们提供什么类型的文献?什么样的书是最受欢迎的?

KW:乌孔博齐图书馆主要关注旨在提升工人阶级知能水平的资料。我们认为,这将有助于唤醒人民,使他们能够参与到为了更好的肯尼亚而作的斗争中来。这场斗争的目标是,让社会创造的财富惠及每个人,而不是现在这样——全民族的大部分财富被少数人吞噬。从这个角度出发,图书馆重点关注有关历史、反抗以及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书籍,其中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著作。此外,还有介绍越南、中国、古巴、阿尔巴尼亚等国经验的材料。关于非洲的资料,主要以夸梅·恩克鲁玛(Kwame Nkrumah)、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以及其他活跃于不限于前葡萄牙殖民地的反殖民斗争的人士的著作。关于南非的资料,则包括南非共产党和各工会的出版物。

图书馆中关于肯尼亚的资料,包括关于“茅茅”运动(MauMau Rebellion。译者注:20世纪50年代肯尼亚人民反对英国殖民者的运动)以及更早的反殖民主义斗争的研究。

此外,还有“12月12日运动”、“爱国肯尼亚人联盟运动”、“团结”组织(Umoja,意为“团结”)以及位于伦敦的“争取释放肯尼亚政治犯委员会”(CRPPK)在地下出版的文献资料。维塔图书公司即将出版的《资本主义在肯尼亚的罪行》(Crimes of Capitalism in Kenya)一书,将包括上述资料的一部分。2019年10月26日内罗毕的马萨雷社会正义中心(Mathare Social Justice Centre)举行的以“镇压与抵抗”为主题的研讨会,也介绍过其中一部分资料。

其他资料包括各种相关事件的视频、照片和会议记录。基于现有资金的情况,我们已经提议将这些资料数字化,其中包括“12月12日运动”、“爱国肯尼亚人联盟运动”、“团结组织”以及“争取释放肯尼亚政治犯委员会”的档案。

LB:图书馆在肯尼亚的政治舞台上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

KW:在公开的议会和政党政治舞台上,它并不直接发挥作用。但是,图书馆在工人阶级街区为学生的研习会议提供资料和场所。图书馆还举办论坛和观影,以及其他相关活动,以提高人们对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的认识。图书馆还与肯尼亚16个社会正义中心的大部分密切合作,致力于当地社区的教育化、政治化和组织化。

图:乌孔博齐图书馆组织的观影活动

得益于罗莎·卢森堡基金会“利用先进知识与观念为肯尼亚公民赋能”项目的支持,我们最近为大学生,以及涵盖了年轻一代和年长一代的社会正义活动家举办了一系列学习研讨会。为了加强参与者的意识形态立场,学习活动于每个星期一的17:00至19:00在图书馆开展。一些活动家还利用图书馆的场地来组织被统治阶级和政府无视的重要活动,例如基马蒂日(Kimathi Day ,2月18日)和非洲解放日(5月25日)的纪念活动。丹丹·基马蒂(Dedan Kimathi)是土地与自由军(Land and Freedom Army)的领导人,该组织通常被称为“茅茅”(MauMau),因领导肯尼亚摆脱殖民统治而备受赞誉。多年来,肯尼亚新殖民主义政权无视基马蒂领导下的“茅茅”所作的贡献。在官方保持沉默的背景下,积极分子们组织了旨在纪念“茅茅”和基马蒂的活动,同时也旨在激励日常斗争中的人们。

如今,图书馆已成为与“茅茅”有关的重要参考资料中心。内罗毕的记者们曾访问我们,以查找有关该主题的资料,例如《每日民族》(Daily Nation)的记者尼亚姆贝加·吉塞萨(Nyambega Gisesa)。

LB:在内罗毕和整个肯尼亚,人们容易接触到左翼文献吗?还有没有为工人和积极分子的政治化而努力的其他社会主义杂志、出版社等等?

KW:在我们这里,左翼文献传播并不广泛。实际上,这就是建立乌孔博齐图书馆的首要原因之一。肯尼亚的大学图书馆并不收藏进步资料,它们对“12月12日运动”、“爱国肯尼亚人联盟运动”地下或地上的出版物,以及肯尼亚激进工会创始人马汉·辛格(Makhan Singh)的文件没有兴趣。这些文献也都没有经过数字化处理,更没有得到推广。同样,马汉·辛格撰写的关于肯尼亚工会运动历史的两本开创性著作已经绝版数十年了,维塔图书公司正计划重印这两本书。

在肯尼亚,没有专门宣传社会主义的知名杂志。出于这个原因,维塔图书公司和乌孔博齐图书馆发行了《肯尼亚社会主义者》(The Kenya Socialist)杂志。肯尼亚大多数出版社都是商业性质的,这意味着它们只出版能带来利润的刊物。很少能找到愿意出版左翼文献的出版社。在肯尼亚的数百家出版社中,致力于出版反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文献的只有维塔图书公司和“茅茅”研究中心(MauMau Research Centre)。

LB:哪些人群会使用乌孔博齐图书馆?你们与工会、社会主义组织等有联系吗?

KW:使用这个图书馆的人,大多都是大学生以及政治和社会正义活动家。肯尼亚的工会已成为体制的一部分,而非进步的或积极的工人阶级代表。尽管工会在独立战争和“茅茅”起义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后来在英国人的“精心指导”下,独立后的历届政府有计划地剥夺了工会的权力。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工会领导层就与新殖民主义政权保持一致。工会领导人在意识形态和巧取豪夺方面与右翼政客没有什么区别。我们意识到了这一挑战,并一直试图邀请普通工人参加图书馆的活动,以便接触他们,并帮助他们成为基层的工会活动家。

LB:您提到,乌孔博齐图书馆最近与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罗莎·卢森堡基金会东非办事处合作开展了一个名为“利用先进知识与观念为肯尼亚公民赋能”的项目。您能否告诉我更多有关合作的信息?您希望通过该合作项目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呢?

KW:顾名思义,该项目旨在通过传授进步思想来增强肯尼亚人民的知能水平。项目的形式主要是论坛、电影和纪录片放映以及研习会议。所有这些活动,都以学习世界各地的社会理论、对资本主义的反抗以及活动家的经验的相关资料为基础。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活动取得了一定成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我们的图书馆,以及图书馆的馆藏和活动。参加我们星期一学习课程的平均人数正在增加。

通过“公民赋能”项目的支持,乌孔博齐图书馆的目标在于推广能够广泛代表肯尼亚、非洲乃至世界各地进步思想观点的替代性资料。从殖民时期到现今,进步的、特别是关于社会主义的资料在肯尼亚一直处于边缘地位。令人遗憾的是,工人、农民等被压迫人民对此类文献一无所知。通过这个项目,图书馆希望与这些群体接触,因为他们是最需要这些信息以指导自己与资本主义的影响作斗争的人。

LB:你们如何应对语言障碍?大多数“激进”文献都是用欧洲主要语言出版的。但很显然,在世界其他地方,并不是每个人特别是工人阶级,都能读懂英语、法语等。你们尝试满足哪些语言群体的需要?你们也提供用当地语言写成的文献吗?

KW:图书馆中的大多数政治资料都是用英语出版的,但是也有很多用工人阶级和农民使用的斯瓦希里语(Kiswahili)写成的文本,还有吉库尤语(Kikuyu)和卢沃语(Luo)等其他民族语言写成的文本。多数来借书的人都是精通英语的学生和积极分子。还有一些教育水平较低的人更喜欢斯瓦希里语的文献,也有一些人更喜欢其他本地语言的文献,尤其是恩古吉(Ngugi wa Thiong’o。译注:肯尼亚进步作家)的著作。

来自中国、拉丁美洲和亚洲的重要书籍通常都有英文译本。我们希望将图书馆中的一些资料(包括维塔公司出版的书籍)翻译成斯瓦希里语。如果资金状况允许,我们还要建立一个互联网广播电台来播放这些资料。

图书馆热切希望接触工人阶级、学生、农民等,这就是我们用斯瓦希里语开展活动的原因。我们还开展研习会来解析较为晦涩的英文术语,以便人们可以理解它们并在实践中运用这些概念。

LB:您提到图书馆还发行了名为《肯尼亚社会主义者》的杂志。国内有很多类似的出版物吗?或者说你们是唯一一个?这一项目希望实现什么样的目标?

KW:据我们所知,没有其他专门致力于在肯尼亚推广社会主义思想的刊物。这绝非偶然。阻挠社会主义文献的发行,是政府政策中公开的秘密。大多数文献都是宣传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它们不会特别提到资本主义和可以替代它的社会主义。政府政策、教育系统和大众媒体都在加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这就是我们创立《肯尼亚社会主义者》的主要动机之一。

社会上各种组织出版的一些出版物会涉及人权、保护环境、土地等各个方面,但很少将这些问题与资本主义联系起来。《肯尼亚社会主义者》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专注于在肯尼亚宣传社会主义。本刊迄今为止只出版过一期,第二期将于明年初发行。

我们杂志的目标是:

-增强对肯尼亚历史上和当前形势下的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认识。

-揭露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在肯尼亚以及整个非洲造成的破坏。

-在争取平等和正义的斗争中团结工人阶级、农民、其他劳动人民及其社区。

-发扬国际主义,与非洲和世界各地的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抵抗帝国主义。

-在肯尼亚,信息和通讯的政治绝不能只被(统治阶级)作为镇压的工具。我们要明确将其作为反抗的工具。

来源:罗莎·卢森堡基金会网站

https://www.rosalux.de/en/news/id/41361/kenyas-first-socialist-library/

翻译:Ménestrel

校对:Mud Cake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