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鹭鱼也许可以懂的东方人物杂谈》风见幽香——生命的太阳花,自然的太阳花

(本期的“阅读理解”任务是:至少找到并理解“知识点”15个的其中一个,量力而行地进行阅读。)

在仙子丛生,妖精飞舞的花海中,

总有一个持伞的影子,在其中漫步。

巨大的花田,是一座私人的花圃,

参观无所谓,但花与人同命。

花鸟妖虫,都在一整个花田之中,

随着太阳的东升西落,不停地转动……

花,是生命,尤其是火热如太阳的向日葵。

也许它们的确刺激了高更的眼,

但却着实温暖了梵·高的心。


一设为本,创造二设。

站在妖的一方,写下主观口胡的杂谈。

Привет,这里是对花卉一无所知的若鹭姬工作室

嗯,说好的6月3日就6月3日,发烧头疼也要完成幽香篇。(虽然过审可能在第二天了……)

感知到“若室要火”的迷信,这使我充满了掘森-_-

那么,我若鹭姬工作室就是发烧!

吃苦药!

到诊所打肌注!

也不会再拖欠一天的幽香篇!

……

哎呀,CPU(大脑)真香。

(虽然宴出来作祟神(Mimasama)之后烧突然就好了……?)

咳,进入正题。


花是被子植物的生殖器官。

为了繁衍,大部分的花要么是美丽的,要么就是清香的。

但这种生殖目的的小把戏却吸引了人类的喜爱。

于是,人们常常会赋予他们神话和传说:像是《聊斋志异》里和牡丹共生的牡丹妖怪(也叫花仙,算是妖怪)香玉绛雪一样。

人们也会赋予他们各种“花语”:像是古希腊神话中代表着“自恋”的“花之美丽者”——水仙花

在奇幻的西方魔幻世界中,每当冒险者经过一个花丛,都会见到许多长着蝴蝶翅膀的Fairy(小仙子。在日本一般翻译为“妖精”)手捧着各种各样的花友善地靠近。

Fairy是西方魔幻中基础的、较弱的、成群的、自然友好型的、分布比地精还要广的与自然共生的小型智能生物。

她们(Fairy好像多数是女性)都是自然的象征,她们的“丰收祈愿”不但不会让被折下来的花朵凋零,反而会让手上与地上的花儿开得更加旺盛。

爱塔妮媞真的太帅了!

更何况就算是地狱妖精的火把,也是纯粹生命力的象征。

而今天要讲的,就是包容着爱塔妮媞·拉尔瓦向日葵妖精和让花儿开得更加振奋的付丧神+骚灵的堀兹姆利巴乐队的爱花者:

风见幽香

风见幽香,最早出自于《东方Project》中观点最深刻的历史讽刺作《东方花映塚》——六十年前的战火与死亡终究比不过今日盛开的鲜花,因为前者更多的是痛苦和残酷,后者却是纯粹的美丽……2005年8月14日。

“虽然不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不人道的事情,但战争这种那么旧时代的东西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吧....”

                                                                                                                                                                              ——雾雨魔理沙

风见幽香是太阳花田的主人,外号为“花妈”。

幽香的外观上很年轻(是个少女哦……),但是因为印象里的相对成熟依然被扔进了“BBA组”……

她的典型外观就是红黑格子衫、格子裙、白色衬衣和伞,包括一头绿色的短发和鲜红色的瞳。

伞一般是在晴朗的白天打开着的,按照《东方求闻史纪》的记载:

她所持的伞,据说是能够大幅地削弱紫外线的特质阳伞(×1香霖堂这么解释的。),也可以用来挡雨。甚至弹幕也可以挡。

这个“削弱紫外线”的“阳伞”,主要的非战斗用途基本上就是遮阳了啊……

遮阳?

为什么风见幽香需要遮阳呢?

如果她真的像某二设中一样是“向日葵妖怪”的话……“遮阳”不就和“向阳”相反了吗?

不会的,她肯定不是向日葵妖怪。就像喜欢青蛙的洩矢诹访子……

其原型却是蛇形。

风见幽香的典型属性是“高人气的万年背景板”——在官漫中多为背景,所到之处虽然热闹,但也是一片祥和。

性格阴晴不定、好战好强、高度自信,而作为一个大妖怪,她也有着高度的“优雅”属性;也喜欢花,可以听到花的低语;也会包容妖精,甚至默许妖精采摘向日葵来“制造夏天”。

爱塔妮媞·拉尔瓦的家具陈设。可以看到爱塔妮媞为了“制造夏天”在她的家里摆放了非常多还在生长的向日葵以及花环作为装饰。

而每当60年一轮回的浩劫出现、变作花海时,最开心和开朗的人也正是风见幽香。

然而她似乎不怎么喜欢人类。是《东方求闻史纪》中最显眼的“人类友好度 最恶劣”的所有者。

她也喜欢折磨人的精神——因此被人认为是“抖S”和“女王”。但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在本期杂谈末尾的“二创拓展”部分,我们在提到某位热爱向日葵的画家的同时,也会提到被挂满日本浮世绘画风的《黄房子》的《向日葵》折磨精神到暴怒的另一位画家,高更。

对的,在“折磨人的精神”这方面,其实风见幽香和《向日葵》挺像的233

这向日葵可是“属于自己的花”呢,但是我可真的不觉得《向日葵》和抖S有什么关系。

当然,她不喜欢人类,也有特例——当她高兴的时候,她也会教爱花的小孩子们浇花,会到花店里向店员送出微笑。

如果要让她喜欢自己的话,条件二选一:

一是自己是花,

二是自己爱花——痴迷程度地爱花。

风见幽香在印象里的确是一个“残暴的妖怪”,只是对花朵和妖精十分温和。

因此,在《东方M-1大奖赛》第十一届中,堀川雷鼓调侃风见幽香为“附子花出身”(花鼓戏组来源?)。

然而附子花可是含有剧毒的花呢,是制作毒箭用的花呢。

“附子花很漂亮啊,美丽动人。”

那么说起毒花,在“当时”还是“幻想乡最强”(出自《东方花映冢》幽香线四季映姬对幽香的台词)的风见幽香有一个友人,叫做梅蒂欣·梅兰可莉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png

一样的爱花、一样的残暴,但也一样有些许包容之心,一样是人文主义“赋予神(妖)以人格”的希腊式或《聊斋志异》式人物——除了脱氧核糖核酸以外和人类并无大差异的妖怪。

Q:神主自ら最强宣言がなされた霊梦を妖怪ではなく人间たらしめているものは何なのでしょうか。はたからみてほとんど妖怪です

(被神主亲自宣言为最强的灵梦,到底是什么决定了她是个人类而不是妖怪呢?客观看起来几乎就是个妖怪。)
A:デオキシリボ核酸が……

(是脱氧核糖核酸(决定的)…… )
(出自《东方の夜明け》中的“结束谈话会”)。

这样的二者放在一起,也难怪《意林少年励志馆》会误以为(或者故意的?)以为她们是母女呢……


我们的同志遍布五湖四海,甚至打入了某些编辑部的内部。(最近还看到……我们的同志在建筑工地向藤原妹红表白了……)


风见幽香的主题曲是《今昔幻想郷 ~ Flower Land》(《今昔幻想乡 ~ 鲜花开遍的大地》)

一方面,这是风见幽香“花之领主”的写照,以及“今昔”也体现了她在幻想乡的资深地位——最少看到过曾经的几次六十年花开。

另一方面,这也对应了旧作。

旧作《东方幻想乡》中,五面和六面Boss幽香。六面的幽香已经和现在的风见幽香没什么大的区别了。除了穿上了裙子、瞳色换成了红色、剪短了长发以外基本没什么大区别。

某一日,紫发巫女博丽灵梦与金发魔法使雾雨魔梨沙(为区分正作和旧作,特意使用了笔误名)出行,她们穿过血湖和大门,走入了梦幻馆。(原作中二人并不是同行的!还在4面互相开了火。)

馆主醒来,与主角一行一战;之后整顿一番,又是一战。

而灵梦线的最终,被封印的馆主却被魔梨沙偷偷放走,并在后来加入了下一作对魔界的“讨伐”。

这个馆主,名为“幽香”,剧本名为《东方幻想乡》

巧合?又一次巧合?

“今”的幻想乡,就是名为“幻想乡”的乐园;

“昔”的幻想乡,就是在“东之国”的旧梦之一。

真的是巧合吗?还是说伏笔呢?

也许不吧。

幽香,本来就是“希望旧作人物出现”的人物之一呢。

旧作在正作继续登场的有两个,一个是幽香,一个是爱丽丝

她们被改变了种族,加上了姓氏,保留和略微改变了旧的服饰,撑着阳伞或是夹着书,略改了瞳色和发型,以正作人物的身份再次出场。

然而,爱莲她们,却不那么幸运。

许多旧作的人物都已经离开了,她们也只能作为一个“特征”,交给了正作的她们(例如爱莲的魔法店在正作变成了雾雨魔理沙的“雾雨魔法店”设定)。

然而,旧作,这个被ZUN退休并封存的“长女”,依然有它的闪光点……

死亡天使的萨丽艾尔……

魔法无际的魅魔大人……

年轻有为的冈崎梦美……

鲜花之主的幽香大人……

魔界耶和华神绮大人……

……

她们为正作铺平了道路,为正作贡献出了自己的特征,为正作提供了一个名叫“东之国”的梦……

然后,旧作,这个“遗落失乐园”,“长女”,在完成她的使命后,退出了历史舞台。

“长女”早就不在《东方Project》的授权范围了。但是二创中,她依然在闪光……

而《西方Project》……

VIVIT,一个乱扔U-238武器的女仆机器人?

“啊,那女孩…看来既不是人类又不是妖怪”——《蓬莱人形》C63

这,却如历史长河中又一本清人俞达《青楼梦》一样,在近名者面前再无一人知晓了……

(《青楼梦》:红学研究的额外拓展书籍,但是不建议看——因为内容很……)

在太阳花田的深处,有座名为梦幻馆的旧洋馆。

因为血湖不复存在而退守的胡桃,与艾丽一同拼着梦幻馆的地板砖。

馆链接着梦幻界,一对天使与女仆的恶魔姐妹时常来此打扰。

但她们也常静静地等候,等待着鲜花之主的醒来。

抱着向日葵的妖精们,低声吟诵着这个故事。

这个童话(fairy tale),也作为一个妖精故事(Fairy tale)越飞越远。

它飞走了,飞过观赏花田的画家与鼓手的耳中。

画家画下了印象中,光与影之下撑伞漫步的她;

鼓手将其配乐,与骚灵共同奏响在花田的舞台。

太阳花田的深处有没有梦幻馆我不知道,不过舞台到是一设。

夜晚的向日葵田会成为有活力的妖怪们的夏天演唱会会场。加入到当中的话,会被大量妖怪包围的(×22演唱会中可能没什么事,但回去就可怕了。还有普莉兹姆利巴乐团也常在此地演出。)。

堀兹姆利巴乐团成立之前,普莉兹姆利巴三姐妹——露娜萨·普莉兹姆利巴、梅露兰·普莉兹姆利巴、莉莉卡·普莉兹姆利巴就已经在花田中演奏了。

而在《东方凭依华》之中,堀兹姆利巴乐团的四个成员就在太阳花田的特设舞台中,一边演奏着《今宵是飘逸的利己主义者》,一边看着上面依神组和主角打架了。

也许是风见幽香知道那些花儿们喜欢音乐,也许是她自己想要一些“偶尔”的生活,在默许了普莉兹姆利巴的音乐节后,她也默许了以堀川雷鼓为队长的堀兹姆利巴。

花鼓戏组还真的越来越有“互利”了啊,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发展到咏唱组的程度呢?

可惜我手头没有堀川雷鼓和风见幽香的CP图呢……嗯……说回来,雷鼓这么一个有能力、有谋略、强大、上面有人、幻想乡最人气乐队的队长、甚至可以去当付丧神的贤者的人物,为什么人气那么差呢……

幽香包容了这些让花儿长得更“快乐”的乐队,并继续打理着她永远热爱的太阳花田……

(PS:

向日葵会随着太阳的方向转动,那是因为隐藏在向日葵背后的妖精在玩转方向游戏。

                                                     ——稗田阿求《幻想乡缘起》(《东方求闻史纪》篇)

这个可能是稗田阿求搞错了……毕竟在江户时代认知基础的日本的话,的确应该难以用“生长素”之类的东西解释自然现象。或者到不如说,

正因为妖怪和妖精的客观存在,人类村落的自然科学发展是绝对会严重受限的。

对的,在现界不会,但是幻想乡所在的《东方Project》,就是一个妖怪与妖精都是实体生物的世界。)

那么除此之外呢,风见幽香的二设形象还是更……熟知的。

例如,

1.风见幽香是**控

这个二设的出自据说是《幻想万华镜》,因为在《幻想万华镜》的花之异变中风见幽香亲手为最抢镜主角琪露诺戴上了一株向日葵。

呵……梅蒂欣就这么没人理吗……

其实从这一点就“提炼”出“**控”的话并不是那么严谨。首先在当时《东方花映塚》的那一天,是风见幽香每六十年最高兴的一天,再加上妖精本来就是对植物生长有帮助的生物所以对琪露诺有所好感其实很正常……

当然,如果说是出自于幽香对梅蒂欣·梅兰可莉的好感……

其实就是因为她俩性格差不多,而且后者也是铃兰花之中的被遗弃器物啊。

所以说,幽香只是在开花的季节在心情好的时候对妖精和性格相似的邻居有着额外的好感而已。如果说换了梅蒂欣和妖精以外的其他的**,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感吧。(教小孩养花什么的……那些小孩只是爱花而已……如果他们是一群折磨或是“Flower killer”,也依然不见得有什么好感的。)

2.风见幽香高度的领土观念来自于她的抖S癖好

这个……领土观念谁都有的吧?

那什么,幽香只是爱花和讨厌人类而已,而且太阳花田其实差不多是她的……私人花田。

对策什么的,普通的人类想要去退治是不可能的,只有老实的看着。幸运的是,她对于无聊的战斗不感兴趣,这边只要不去进攻、设陷阱、在花田里面放火的话是不会有事的。

如果,碰到这个妖怪在和谁在战斗这种场面的话,也不要出手。
只是,战斗是建立在一定的规则基础上,如果不作出妨碍战斗的事,她都会很绅士。离那里有一定的距离的话,欣赏一下也不错。非人类之间的战斗,洋溢着令人窒息的美丽。

                                                     ——稗田阿求《幻想乡缘起》(《东方求闻史纪》篇)

嗯……别挑事,别妨碍,远观就好。

不管怎么说,这是她的私人花田,任何破坏以及陷阱可都是不友好的呢……

远远地看着她半漂浮在花田上空笑着就可以了,大不了打个招呼,总之……

私人的花田,被践踏、蹂躏然后还有陷阱等着自己的话……怎么会有人高兴去接受呢?

笑的像个儚月抄人物……而且好**啊(尤其“那里”)……果然是少女才对的啊…………等下?脚没踩地?

3.梦幻馆依然在太阳花田中

这个二创,其实就是怀念旧作了啦……

因为大家都不忍心旧作的离开,于是依然希望梦幻馆还在花田之中……

……

值得追忆,但是ZUN没有说的话,实在有些牵强。

毕竟,旧作的东之国,早就不是现在的幻想乡了啊……

4.风见幽香是向日葵妖怪

这个呢……说真的,还是那句话……

诹访子喜欢青蛙,但是诹访子可真的不是青蛙神呢……

同理的幽香大人呢……其实,风见幽香的太阳伞主要用途可就是遮阳啊……

向日葵,这种印象里向阳的植物,怎么会对太阳避而不见呢?

也许幽香本来就不是太阳花妖怪吧。

5.风见幽香是抖S女王

这个……

她就是个爱花的少女而已。

其实,当我在6月3日重新翻看稿件时,我发现其实不管是《东方求闻史纪》还是《东方花映塚》的设定文档,其实都没有谈到幽香的“喜欢折磨人的精神”……

奇怪,那我上次是在哪里看到的来着?罢了。可能就是这个二设吧。

还是那句话,风见幽香,她只是一个爱花的少女而已。


那么,接下来,来一个小小的拓展吧。

关于一个在二次创作中,也许可以放入幻想乡来“善终”的人类。

如果他在幻想乡中,他一定很希望葬在太阳花田里吧……

平日里,走到花田,观赏着生命的花;

临终时,画下终笔,静静地融化在花海……

他爱花,尤其是金色太阳一样的生命之花。

正因此,也许他能在太阳花田中寻得一人知音。

随后死去,骨灰撒向花田……

灵魂不寄托于毛茛花,而是真正的向日葵。

这个画家,是一个近代的外界人。

他是一位“南蛮人”(欧洲人),热爱着绘画。

他也用生命,去追求过画与太阳……

但最终,却在所有人的不解中,被乌鸦叼走了灵魂,在瓦兹河的一声枪响中离世……

他就是梵·高,荷兰的后期印象主义画家,是“扑向太阳的画家”,代表作为《向日葵》。

《自画像》1887-1888


《向日葵》

金色在荷兰人的眼中似乎并不仅仅代表着新阿姆斯特丹(今纽约)那里货品换取的黄金,

也不仅仅意味着传说中马可·波罗的黄金遍地东方世界。

当然,也仅仅不意味着荷兰街头奏响红警3《苏维埃进行曲》的金色小号与军乐队的胸甲。

嗯……

还意味着“生命”

因为,金色就是阳光在画中的颜色。

但是法国人似乎并不怎么完全认同。

挂满《向日葵》的金色小屋,在一人的眼中是生命的起始点,在另一人眼中就是精神的“铁处女”。

于是,高更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朋友空享孤独。

这世上永远知音难寻,生命的金色只会刺伤双眼,斩下的断耳只会吓走众人,用生命拥抱太阳只会被关进疯人院……

忧伤的冷色充满了他的后期,而他仍然梦想着太阳的暖色。

于是,终于有一天,他看到了夜空,看到了夜空下金色如太阳与向日葵的麦田,看到了那些召唤他的乌鸦……

他想起了曾经与“冷色”对抗的一生,生命之火立刻燃气,勾画了人生中最后的一幅画,之后又一次熄灭……

《麦田里的乌鸦》

而这一次,是永远的熄灭……

有时我在想,如果他不是一个近代荷兰的画家,而是一个幻想乡的画家,又会怎样呢?

也许,在太阳花田里,他才真的可以找到归宿吧……

也许太阳花田的某一朵花,现在就是他呢?



这里是橙光游戏《幻想乡随想曲》制作社团若鹭姬工作室,以上便是我对风见幽香的认识和猜想了。 

那么,如果喜欢的话,可以考虑关注、收藏、投币、点赞和充电等,但是任何条件允许还是请在评论区留下自己的认识吧。 

 不管以上多么像一设,也可都是二设哦;不管里面的人文历史内容是不是很像真的,都是我根据所学思考整理的结果呢。

那么,没什么太多可说的,这一次也就这样吧。

比起战争和死亡,花朵才是更美的呢……














点:

  1. 幻想的世界观下有共生植物的妖怪,但是它们其实依然是动物(西魔有极少数例外)

  2. 《东方Project》的妖精其实用英语写就是“Fairy”,也就是“小仙子”,多数是美好的象征,多数长着昆虫一样的翅膀(在《东方三月精》里爱塔妮媞·拉尔瓦吐槽过就算是三月精的妖精的翅膀也像昆虫的翅膀,而桑妮·米尔克等也承认了这一点)。Fairy一般是对植物有生长促进的作用的,例如《东方三月精》中斯塔·萨菲亚的“丰收祈愿”使藤蔓高速生长。

  3. 风见幽香应该是会包容让花儿长得更旺盛的妖精和让花儿更加振奋的乐队的。例如花田中的妖精和普莉兹姆利巴/堀兹姆利巴的太阳花田专场。

  4. 风见幽香其实是个少女,不是BBA。

  5. 风间幽香的伞主要作用是遮挡紫外线,这与向日葵的“向阳”属性相悖,因此风见幽香其实并不应该是“向日葵妖怪”。她只是喜欢向日葵而已,这和守矢神社的“不是青蛙神”的洩矢诹访子差不多。

  6. 让风间幽香喜欢自己的要求:一是自己是花,二是自己爱花。

  7. 风见幽香有残暴属性,因此在“M-1”中雷鼓有用“附子花出身”调侃过幽香,而一样的毒花心也让幽香和梅蒂欣成为友人。

  8. 风见幽香的《今昔幻想郷》一曲既证明了风间幽香的资深地位,又与旧作《东方幻想乡》关联。

  9. 风间幽香和爱丽丝·玛格特罗伊德来自旧作,但是爱莲她们却只能去当一个“人物印象”在正作中出现,而不是独立人物。

  10. 《西方Project》遗忘性高于《东方Project》旧作。

  11. “花鼓戏”组的CP性也许可以在《东方凭依华》Get到。

  12. 一设中“向日葵会随着太阳的方向转动,那是因为隐藏在向日葵背后的妖精在玩转方向游戏”的说法可能并不怎么样人信服。也许是“妖怪和妖精的客观存在遏制了人类认识”的体现。

  13. 风间幽香的“**控”属性并不该是“**控”,二是对同性格者、花、爱花者和妖精的无明好感。

  14. 风见幽香讨厌人类,但是她自己的“极高领土意识”其实人类也有。

  15. 风见幽香和梵·高可以进行二创,二人也许可以结为友人。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