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同人三周目】湖:上条当麻&蜜蚁爱愉


场景(1)


  “————没想到还是你把我叫醒了啊,谢谢!”

  强烈的光线晃在少年脸上。

  糟乱蓬松的刺猬头,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室内的通风环境足够好,有清新的气息,以及少年的青春荷尔蒙。按照娴熟的手法,一人间的宿舍公寓,把被子叠起来,一如既往地放在窗台外,阳光明媚的地方晒起来——

  尽管这个环境比不上那些贵族学校的公寓,不过,在一个清新的少年细致入微的整理,同时也没有他人来扰乱的情况下,还是保持着相当的清洁工作。

  他左手举着电话————口气中还有些困倦的意思。

  我们听不到对面的声音,但是根据分辨,

  那是一个很甜腻的女声。

  “啊,所以——其实也不用慌的对吧,今天明明是周六啊————”

  “嗯嗯嗯,我的功课昨天也基本赶完了,今天出来玩也是不错的选择。”少年简单地用右手遮住剧烈的阳光,看了看天气————万里晴空。

  “今天去哪吗?......呃......你喜欢去——十五区吗?那边挺热闹的,不过我也不太常去,所以具体哪家店的情况大概也不会很清楚的。”

  “好吧。”


  

  漱。

  吃早饭。

  背上一个背包,然后就独自出门了。

  


  着十五区的豪华奢侈的表象,

  不难看出,整个学区其实都主要是围绕着那间车间大楼——“类钻”。

  抵达后。

  少年独自站在人流量较小的大门口,来回,等待。



  了。

  其实并不夸张,对方也只是穿着一身简单的校服————但是,这身校服在学园都市内代表着财富、地位的象征————因为,这校服所代表的学校是无数豪门挤破头都想要进入的——学园都市的高等学府。

  “当麻。”很温和,很甜腻的声音,似乎有一种奇怪的亲和力,仿佛被刻意在里面加入了某些精神催眠的能力,但实际上,对方也就是一位精神系的能力者。

  顺着视线望过去。

  蓬松的巧克力色秀发搭在肩膀上,就像是天空中的云朵,或是棉花糖。

  身体自然是尚未有过多的发育,毕竟少女只是一位国中生,就连骨架也是尚未成熟的。

  不过,腿部的轮廓,那种天赋,在少女那里是极美的————

  校徽,校服,蝴蝶结,短裙,一样不差。

  接近完美的,白洁,细腻,又长又细。

  两只小手轻轻地拎着手提包,微笑地看着自己。

  这样,

  毕竟天气炎热。

  血气方刚的小伙,被叫做当麻的小伙,

  脸颊也出现一丝润红。

【上蚁】



  “......我大概还是记不住你们那个贵族学校的名字啊————”当麻挠了挠脑袋。

  少女莞尔一笑,甜腻地回复:

  “嗯......是常盘台中学啦~”

  刺猬头的少年点了点头,说道:

  “这次的都市校园演练,听说你们学校又夺得头筹啊......”

  “这大概都要托你认识的那位学姐的福呀——云川学姐在关键的时候,帮我们常盘台挡住了最后一次的积分落差,然后————就猛追上去了呢!”少女微微侧着头,大概是对少年已经有了一些依赖感。

  “唔————这样嘛?不过那个学姐......我对她印象不太好——总之,在别人落魄的时候,嘲笑别人,还真是留下了深刻的回忆呢......”当麻挠了挠脑袋,吐槽着上次自己被淋湿后,云川芹亚的嘲笑。

  “嘛~毕竟是学姐,还是要当心客气些呀!”

  少女虽然口头是这么说的,不过,心里倒是满足了不少。

  “所以......我们今天去哪里呢?上条同学~上次你还欠我一顿饭的喔~”

  “呃......但是......爱愉......你知道我存款不是很多的喔,可能没法让你这样的大小姐款待到心满意足的地步了————”当麻苦恼地垂着手。

  “唔——————”


  “欠我的,必须要还~”

“至于满不满意嘛——————”

“那还是要看你的表现喔~”

  

  女念叨着自己的准则,若无其事地说着:“饭菜什么的都不重要喔,重要的是,今天是跟上条桑一起出来吃饭,所以重点嘛,还是上条同学啦~”

  “啊嘞?”

  “不过嘛~既然上条同学,是我的救命恩人,那么~~~在特殊情况下,也是可以免例的喔~”

  她微微靠近了少年,

  那是一种很粘人的状态——当麻感觉有些不自在。



  是,二人就这样度过了一天的周末时间,

  看电影,吃饭,逛街,游戏城。

  “总之,蜜蚁同学还是要少吃点快餐食品喔,像是薯条汉堡,可不会友善地对待女孩的体型发育的呢!”

  “记住啦!”



  “——————似乎天气还不错啊!”当麻望着远方的即将落下的太阳。

  “当麻,不如我们早点吃完饭,然后散散步?”

  这位叫爱愉的少女,两颊也微微显出晕红的色泽,痴痴地搂着当麻,把蓬松的头发与头部轻轻地靠在当麻的肩部,就像是温顺的小白兔。

  “嗯——————唔——————呃——————”当麻也不知道自己是享受这种被黏住的感觉,还是说只是浑身冒冷汗的敏感。

  “不舒服嘛?可是......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大!英!雄!喔!~”

  爱愉贴近当麻的耳朵,亲和地说道。

  “啊——————————”

  看到自己的“英雄”这般的表现,爱愉其实心中也是偷偷地乐————这个少女似乎对少年有一种出奇的“占有欲”,不过,基本不会表现出来————毕竟上条当麻这样的平平无奇的高中生,是没有多少少女会看上的吧。

  爱愉默默地想到。



  “以,蜜蚁同学,我们去哪里比较好呢?”

  “随便逛逛吧~学园都市这么大呢~”



  人其实爱好的契合程度也是相当高的,在河畔散步,顺着人烟稀少的地方,尽管陌生,但是有彼此在,也没有多么慌张。

  “蜜蚁,这......大概有些远了吧。”忘神的交谈,直到两人抵达一个终点为止。



  是一处圆形人工湖。

  四周都是山岳地带————不过这种荒凉的地形在学园都市是极其少见的。

  “唔————这种位置,大概只有二十一区才能有的嘛————”

  “那有个乘凉的亭子,我们去歇一会儿吧。”

  深山野林,孤男寡女......不过,两人也只是简单的交谈与问候,并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当然,这早就在蜜蚁爱愉的预料之内,因为上条当麻,在情感方面,真的是尚未开窍,麻木愚钝。

  “这块地方......似乎挺不错的呀~上条君,不如以后就来这里见面吧,人少,清净,而且————环境也很美。”

  的确,在夜空下,即使是由沥青路包围,大理石铸造的圆形人工湖,真的平静、毫无波澜,随着夜晚的星辰越来越多,映衬在湖面上————偶尔有夹杂着山野中,学园都市不曾拥有的那种芬芳的冷风,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再加上四周的山野围绕,野林之中却有蝉鸣蛙声,鸟栖之声,的的确确,人间天堂也不为过。

  “唔————蜜蚁同学似乎很喜欢这片地方?那就这里也不错啊————”

  “是呢~”巧克力色短发的少女合上眼睛,深呼吸,感受星辰的奥妙。


 

“这里,必须是,只属于上条君和我的记忆喔!”



  蚁认真地说道。

  “哈哈哈,怎么啦?”当麻不明白这句话的分量,只是简单地,不过脑地回复。

  “呀——————”

  “记忆嘛————”

  然后非常唐突,当麻完全不知道有任何连接点的地方。

  少女突然想起了什么,但一定是过去的事情。

  仿佛受惊一般,委屈地靠在少年的肩膀上。

  埋下头去,像是在自责。

  她只是在用拳头有气无力地捶打着当麻的胸口。



  “愉?”  

  “果然还是我太无能了......才没能拯救叶里前辈。”

  “你是说......才人工房的事情吗......唔————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不过,也请不要那么自责,毕竟这种集体的事情,肯定错误还是分担在每个人的身上的吧!”

  “当时......呃——啊啊啊~~”

  少女在少年怀里,哭泣了起来。

  大概是太多不好的回忆吧。



  “那样————千夜妹妹、还有润子......不知道她们最后都怎么样了......”

  蜜蚁爱愉的气息很温和,但是也很微弱,断断续续地透过当麻的衬衫,往心口呼去。

  “唔——————”

  当麻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这一点上,他完完全全是没有经验的。

  “啊......如果负责人还在的话,肯定不会抛弃她们不管的吧。”

  少女似乎完全当做没有听见少年的话————她已经陷入该死的狼狈的记忆死循环。

  “为什么......当麻......你说为什么?”

  “呃?”


“为什么,直到最后,我都没有看到真正有资质成为Level5的人挺身而出啊!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人,当时明明就可以挽回这一切了,但是————在才人工房里,到底谁才是那个人,那个明明有能力却没有挺身而出的人————”


 是在孩子气般地发泄。

  像是在责怪自己的无能。

  “要是自己,当时就已经成为Level5了,那些孩子,那背后的阴谋,明明就可以迎刃而解了的!”蜜蚁爱愉越陷越深,越来越痛苦。

  “爱愉,不要这样想......大概......这样也是足够的了吧————至少最后......”

  当麻的思维同样混乱。



  后,哭声戛然而止。

  那大概的确是个非常坚强的女孩。

  少女安静地抬起头来————

  哭过的脸颊上还有一道道泪痕,眼中也闪烁着泪光。

  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惹人心疼。

  当麻忍住了直男的那种对女孩接近的抗拒感,

  同样也认真地看着少女。



  笑了。

  带着哭腔地笑了。

  

“有上条同学陪着我,似乎这些,都能挺过去了呢......”

“感谢你——拯救我————”


 麻当然不知道此刻自己在少女心中的分量如何,但是他收敛起一切不合适于氛围的行为,只是单纯安静地把那个经历过才人工房的磨练,曾经也能像大姐姐一样温柔照顾着每一个试验品的那个少女————

  搂在怀里,轻抚长发。



  “当麻。”

  “以后,你还会像这样来拯救我吗?一次一次地————”

  星光下,小亭里,少女认准了自己的殿下,自己的王子,就不再会有任何的偏颇。



  


场景(2)


 《养判定》的结果,

  棋局上的弃子产生了。

  那个少女憔悴地站在老地方,

  湖畔。

  已经在准备阶段了,

  沥青路与深邃的凄冷的湖水最后的结界——台阶上。

  手里握住自己的最后希望————

  如果说,

  名为上条当麻的少年,

  一通电话打过来,

  那就绝不会选择走向更黑暗的道路了。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

  唯一,

  最在意的,

  就是他了。

  他会注意到自己吗?

  他会找到自己吗?

  他会想起彼此的约定之湖吗?

  看着这片冰冷的,波光粼粼的湖。


  

  等待。

  等待。

  王子。



 上条当麻注意到这一切的时候,

  他不顾一切地往二十一区冲了过去。

  “先打个电话吧————————”

  他是这么想的。

  那个气喘吁吁的刺猬头正在飞速狂奔————

  已经到了山野的地方了,四周无人的二十一区。

  摸摸裤兜,口袋。

  线索彻底断掉。

  结束了——————————



  手机掉了。

  掉在什么位置,

  不清楚。

  在什么时候掉的,

  不清楚。

  


  就这样,

  少女似乎冷笑着。

  她得逞了,

  那个黏人的女孩,那个甜腻的少女————

  已经被零碎的现实敲打到毫无灵魂。

  这时候轻身的念头占据绝对上风。



  也在畏惧着。

  怕死啊。

  可。



  那个把自己从Level5的资源上彻彻底底剔除掉的人,

  自己彻彻底底走投无路的人,

  当初却冷漠到丝毫没有去拯救才人工房的人,

  即使可能有误会。

  自己自卑的根源,

  自己一切都无能为力了的,

  这一切,这一切,这一切。

  


 自己的王子呢?

  这时候为什么无法拯救自己了。

  这就是天意么?

  共享的那份时光,

  一切都化为灰烬。



 如死灰,

  纵身一跃,

  在刺骨透彻的湖水的黑暗里,

  看透了这世间的黑暗。


场景(3)


  黑的夜晚,湖面处,惊涛骇浪。

  那片湖面的景色被篡改过————

  巨大的机器——Five_Over OS只是那硅胶装的一部分,为了复仇,为了这一刻,在短暂的三秒钟之内,有一个接近病态般狂妄的少女站在机械的平台上——作为整个机械的主人,冷峻的眼神——Five_Over.Model_case_‘MENTAL_OUT,已经把敌人层层包裹。

  “这片湖————不会跟你共享这份景色的,食蜂操祈。”

  关于这背后的详细故事,

  我们不会细提。

  但是,

  眼前,

  狂妄的少女,穿着暗沉的米黄色装备战甲,黑暗的眼神中仿佛只有杀戮————因为四周的一切都是通过她Level3的心理穿孔能力所造成的波动————借助战甲,她已经完完全全地把敌人压制住。



  层层关押下,某个蜂蜜色长发的少女问道:

  “为何要以这幅姿态出现在这里————如此丑陋?”

  这样的问题,

  狂妄的少女只是轻轻一笑。

  “如果那个少年,看到了我这幅模样,走向这样的邪门歪道,看到这般污秽不堪的我,又该怎么办呢?躲在笨重的机甲内,以一副丑陋的姿态活着,也挺不错的————”显然,食蜂操祈对于这个女人前后的落差有很大的感触————

  从一个三百斤的浑浊物,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连自己都羡慕三分的腿的轮廓。



  而后是一场一场的较量。



  蜂王与蚁后的较量。



  然后是哨声——————



  就在食蜂操祈昏迷之际,

  已经足够等来的奇迹了。





  随着夜晚,月色越来越深,蜜蚁爱愉所搭建的黑暗领域,一片由糖果所构造的假象,已经完全将食蜂操祈包裹住————这一切,都毫无意义,因为这都是超能力所造成的影响,而身为心理穿孔的运营者,蜜蚁爱愉已经判处了食蜂操祈的死刑。

  抹除她与上条当麻之间的记忆。

  这样深深的执念,

  从何时产生,

  从何时结束。

  


  但是啊。

  天,没有选择蜜蚁爱愉这一边。

  从她在才人工房的那一次失去之后,一直以来都是的。

  轻身的她,是失败的她。

  她失去了良师,

  失去了朋友,

  失去了王子的庇护,

  甚至身边的一切都被剥削走。

  可直到现在,

  还要来剥削自己最后这份扭曲的抵抗。



  根本不是什么能力不足的问题了。

  自己,

  本来就是这场竞争中的失败品,

  毫不遮掩地说————

  自己注定是无法得到拯救的那一边啊。



  河畔传来的急促的脚步,

  食蜂操祈满足的微笑————

  还有蜜蚁爱愉心头戛然而止的扭曲。



  自己的这幅模样,被看到了。

  正在迫害着另一个眷恋自己的王子的人——

  也同样是那个剥夺了自己的一切一切的人。

  而如今,

  上条当麻再次出现,

  却只是为了阻止自己。

  


  为什么?

  


  上条当麻看到这一幕,

  必须对被伤害的少女出手。



  在树状图事件之后,

  他失去了什么记忆。

  在DeadLock之后,

  他失去了什么记忆。

  上条当麻根本不清楚————眼前的二人与自己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他是不知道的————他要做的只是一如既往地,

  用右手铲除这片梦魇。



  很简单,一瞬间,那些糖果所构造的美好世界就崩塌了。

  在扭曲的中央,上条当麻托住食蜂操祈,将她带回了岸上。

  尽管那只手还打着石膏,

  尽管大脑没有丝毫的记忆,

  尽管自己每天都是在拯救世界中度过。

  ——————对于眼前的,这个蓬松短发的少女,必须要予以修正。



  但,

  上条当麻没有这么做。

  他停住了攻击的步伐,

  而是愣愣地看着机械平台上的少女。




  为什么......最后,

  你还要拯救那个夺走我一切的女人。

  蜜蚁爱愉看着,

  冰冷的湖畔,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也不过是越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但二人的经历,所有的变化,都是前所未有的。



  崩溃了。

  蜜蚁爱愉的机械推送着她回到湖畔,

  就在不到上条当麻与昏迷的食蜂操祈五米不到的位置。

  蜜蚁爱愉失去了任何的思维,失去了任何的抵抗性,她此时此刻疯掉了。

  然后就是嘶吼般的哭泣————————

  痛苦————————

  但永远无法得到理解,永远无法得到体谅——————

  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只能让自己距离那份真挚的情感越来越远。

  眼前那个曾经属于自己的王子,

  却守护着自己的仇人。



  太痛苦了。



  直到上条当麻说话了。

  “我不记得你。”

  “但是很熟悉。”

  “啊......你如果想揍我的话,现在就请动手吧————尽管之后,学园都市的人会来带走你,不过————我不知道这背后的缘由————”上条当麻不知道什么在搅动着自己的内心,即使脑海的记忆碎片是残破不堪,

  即使那份记忆也消失殆尽。

  但是,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的。

  “请动手吧,我绝不还手。”



  爱意,

  恨意,

  杀意,

  委屈,

  醋意,

  愤怒,

  惊讶,

  无法得到体谅的痛苦,

  永远无法倾诉的说出口的感情,

  扭曲的蜜蚁爱愉从地面爬了起来————

  她嘶吼着,哭泣着,咆哮着,那是作为灵长类动物很常见的行为——把压抑了一年多以来的所有负面情感全部宣泄出来,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的无言的那些扭曲,然后以百倍的力度,攻击在命名为上条当麻的对象上。



  鲜血直流,

  上条当麻也渐渐颤巍巍。

  即使右手能够抵挡一部分非物理的攻击,

  可是那副铠甲的力度果然是惊人。



  事态开始发生转变。

  在那巨大的蓄力泄愤后,

  似乎,

  少女想说话了——————

  如果人的情感压抑着不说出来,就会造成扭曲。

  可如果能找到倾诉的对象,如果能通过语言排解出来,那么,

  一切都将改变。



  这是身为Level0的上条当麻的觉悟: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如果你的恨意,能表达出来......”

  蜜蚁爱愉笑了笑————正如世上每一个受到过伤害的人的表现是一样的——

  “怎么会有人愿意感受这份伤害呢?可以选择不承认,选择不理睬,选择转移对象,选择冷漠,选择故意自封,等等等等。”

  但,这些扭曲的行为,根本意义上,永远无法解决问题,甚至只会把仇恨与误解代入永恒的地步,也许在未来的有一天,彻底化为巨大的威胁与恩怨。



  “那么——请一定说出来,不要再压住——如果永远承载着恨,那样的人生,从未被拯救过,甚至从未活着。”



  出乎意料了。

  蜜蚁爱愉,两腿发抖地从平台上走了下来,缓慢地往上条当麻的方向走过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

  直接出现在了上条当麻的面前,或者说,就是面对面,不到半米的空间。



  “你......你是说,你失忆了么?用这样可笑的借口开脱么?”蜜蚁爱愉冷漠地看着对方,此时,她的内心究竟如何,无人可知。

  真正用情的人,是被伤透后所作的冷漠。

  而虚假用情的人,只是单纯的冷漠,为了装酷而作的。



  “是的。”

  上条当麻没有丝毫的畏缩,四眸相对,坚定的意志。

  “无论是你,还是我身后的少女————如果你所做的一切......”



  “可笑。”

  蜜蚁爱愉捏紧了拳头,直接向上条当麻打过去。

  上条闭上眼,没有还手,他已经做好被击飞的觉悟了。

  但,

  自己完全没有被击飞。

  甚至那一拳就像开玩笑似的打在胸口,心脏的位置,即使那里已经被巨大的机械给刺破出血了,这一拳的威力,简直是如吹气一般。



  “疼么?你的心疼么?”

  蜜蚁爱愉的声音微微颤动着,但是声线已经完完全全地消失了刚才的那种张狂、愤怒、宣泄以及扭曲,如今的语气,如同一只生命垂危的白兔。

  随着微微的风,

  蜜蚁爱愉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但她只是安静地看着眼前的,

  一年不见的少年————

  对视。

  两人的外貌变化而言,似乎都很大,

  但是,却有种说不出口的相似。



  “不疼。我真的没有回忆。”

  又一拳打了过来,同样是有气无力。

  “疼么?” “不疼。”

  又一拳,又一拳,又一拳,

  重复着,安静地对峙,似乎从路人的角度,甚至有些滑稽。

  直到三十九个回合过去。



  这时候,冷漠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

  还在逞强的少女,眼眶中的泪水在打转。



  “疼吗?!————————”

  这一声破声了,歇斯底里地问道,哭腔,彻骨钻心的一份凌厉。

  蜜蚁爱愉在那一刻失去了平衡,两眼发黑。

  “喂————”

  刚刚还在大打出手的两个人——

  现在,上条当麻紧紧地抱住蜜蚁爱愉————或许只是为了某种平衡的维持,

  但莫名其妙。



  “我说你啊————别擅作主张就抱一个要杀自己的人啊————”少女带着哭腔,气息非常微弱。

  “你......明明说好了,这个地方只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记忆啊——怎么回事啊!?你欠我的?怎么还啊还?????”

  “快点说话啊————别把自己当做理所当然的言情剧主角了啊!!你!!!”蜜蚁爱愉愤怒地宣泄着,但是声音非常小,非常小,而且抵抗的趋势也没有了。



  “我......我知道——你根本不需要这份道歉了————不过,对不起。”

  “....”

  “无论你们之间,又或者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怎么样的瓜葛,何必要走上这样的道路,如果需要,你完全可以来找任何自己所熟悉的人,寻求帮助,为什么要选择一条众叛亲离的道路,难道,一定要通过暴力与怨念,硬生生地扭曲本来可以好好解决的问题呢?”

  “我很熟悉你————那种感觉。”

  “为什么——不选择守护的那条道路呢?”



  “你不懂啊!!!!!!!!!!!!我注定是得不到成果的!!!!!!!!!!!你这样的家伙,永远也体会不来这种濒临绝境的感觉的啊!!!!!!!!!!!!!!”蜜蚁最后一次疯狂地回击,以语言的形式。

  然后————

  安静地搭在某个刺猬头的肩膀上,一话不吭。

  上条当麻这才意识到,对方完完全全已经黏住自己了......就算自己放手,也无法挣脱这拥抱......

  “为什么啊......当麻,为什么你还是一成不变地遵守着你那些该死的信条啊?”

  紧紧地拥抱,然后发出这样的怨言,

  微弱的气息,以及熟悉的莫名让人发寒的甜腻。

  “我已经是个坏孩子了呢......”

  “不过既然你没有记忆,也没事了吧......”

  “不————再恶的人,只要心中有所守护的信念,只要不被仇恨与恩怨所吞噬,那,一定会有转机的,即使是以邪恶的姿态去守护,无论是以任何的渠道————只要能坚定——那些受到的挫折————还有————————”

  “不要活在别人的阴影下啊————一定要自己去走出这片影子,闯出属于自己的......”



  学园都市的人已经来了,

  他们纷纷带着武器围了过来————

  “还真是————受益匪浅了,反而到最后,与你扯平了......上条当麻。”

  蜜蚁爱愉搭在那儿,盯着上条当麻的脸看——

  长相平平的高中生。

  晕红不知从哪里莫名其妙地冒出来,

  无论是少女还是少年。

  她想永远记住这张脸————带给自己的,

  就在已经临别的这一刻,

  所赠与的,无论善或恶。



  “欠我的,是要还的~”

  “今天,你勉强让我满意了吧.....”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我会以新的姿态,在你面前出现。”

  少女发动了心理钻孔的能力,

  少年倒地昏睡过去。

  然后,就是诀别了。


直到最近,

当麻也常常来人工湖边散步,

偶尔会看到另外一个穿着常盘台校服的蜂蜜长发少女。

这湖,

看似毫无意义啊。

  12.请在点赞、投币、收藏和评论区证明:有活人存在。    

  (请列出详细过程和步骤)(12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