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中)拾柒

一场云雨过后,蓝忘机将手轻轻放在魏无羡的脸上,掏出随身的巾帕帮他擦拭汗水,

魏无羡则直接甩了甩头,道:“啊呀,蓝湛,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这么宠嘛”,

“夜晚风大,你伤还未愈,着了凉就不好了”,蓝忘机眼神宠溺,手上的动作却也依旧没有停下来,将魏无羡的鬓发细致地屡好,

“我想去屋顶坐坐,吹吹风,蓝湛,你带我去,好不好”,魏婴撒娇,

蓝忘机没有言语,只是信手揽住魏婴的腰身,脚下一抬,带着人直接御剑而行,

“蓝湛,你还记不记的,问学的时候,除祟那次,我要你抓着我的手,你却道:你不与旁人触碰,可是现在你却将我整个人都抱着,该怎么解释呀,含光君?”,说着魏无羡在半空中还晃了晃腿,因此让蓝忘机御剑有些不稳,

无法,蓝忘机只得道:“现在你已非旁人”,

“哦。。。那不是旁人是什么人?嗯?诶,蓝湛。。。你耳朵怎么又红了,哈哈哈”,魏无羡肆无忌惮地笑着,“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可爱,含光君”

蓝忘机闭口不言,顺势两个人就近落到了一处屋顶上,轻轻将人放下,魏无羡一个骨碌爬到了一边,不过在那之前,他迅速地亲了蓝忘机侧脸一口,

蓝忘机被偷亲没有无奈,反倒神色更加害羞了起来,

“蓝湛,谢谢你救了我和江澄,还把师姐接到了云深不知处”,两人静默坐了一会儿,魏无羡突然开口,

“你师姐禁不起打击,所以换丹之事我并未向她提起”,蓝忘机沉沉地回道,

“蓝湛,当年在云深不知处,你我二人也曾这样对坐”,

“是打架”,

“嗷,对对对对对对对,是我夜犯宵禁被你蓝二公子抓包”,魏无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哎,只可惜现在没有天子笑”,魏无羡一阵感叹后将身体向后仰躺靠着,良久,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冒出一句:“蓝湛,谢谢你”,

“谢什么”,蓝忘机本能地看向他,

“谢谢你没有告诉我师姐呀”,蓝忘机侧目不语,魏无羡看了一眼蓝忘机不自知地傻笑起来,他不想师姐担心,所以他刨丹给江澄的事也不想太多人知道了,如果师姐知道一定又会难过的,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伐温之战了。

蓝忘机则是深深在心里叹气,魏婴已经刨了,他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好在他人还能好好地活着,发现魏无羡许久不言语,蓝忘机道:“江澄,你打算怎么办”,

魏无羡刚才又走神了,听到蓝忘机的话,他又被拉了回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蓝湛,我现在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一句话不轻不重却透着魏无羡心中的那份失落,一个修仙之人没了修为岂不是与废人等同,

可是无论如何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不想让蓝忘机担心,转而开玩笑道:“以后我可不敢轻易找你蓝二公子打架了”,

魏无羡这话听着是开玩笑,可现在在蓝忘机那里却是听出了一种痛失修为的苦涩,他不想魏婴难受,哪怕只有一点征兆,

“让我帮你”,蓝忘机坚定的看了看魏婴,听到这句话魏无羡愣了好一会儿,与其说是愣了好一会儿,不如说被感动了好一会儿,半晌他都没有答话,见状蓝忘机以为魏无羡是没明白他的意思,继续道:“有关修为,蓝氏的典籍中定有相关记载”。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