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短跑牙买加,长跑肯尼亚”,肯尼亚长跑为何如此强

田径界有句话叫“短跑牙买加,长跑肯尼亚”, 据统计,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在国际长跑比赛中,获得冠军的运动员70%至80%是肯尼亚运动员。

 

2018年9月16日,肯尼亚马拉松运动员基普乔格在柏林以2小时01分39秒夺冠并创造了新的马拉松世界纪录。同样来自肯尼亚的女运动员——科斯格,2019年在美国芝加哥打破了尘封16年之久的女子马拉松世界纪录。在马拉松最快纪录的女运动员榜单上,排名前十的运动员有6位是肯尼亚人。在长跑项目上,肯尼亚人的统治力如同中国的兵乒球。这其中许多肯尼亚长跑健将都来自一个高原小镇——伊腾。

 


 

在肯尼亚埃尔多雷特的伊腾小镇海拔2400米,是肯尼亚乃至世界最著名的长跑“圣地”,这里也是长跑冠军的摇篮。 小镇人口大约4万人,其中职业赛跑运动员就有3000人左右,这里培养出了3位奥运冠军和20位世界冠军,这其中就包括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埃鲁德·基普乔格。

 


伊腾小镇海拔高,这有利于运动员打下良好的身体基础,这里远离工业和城市,不受外界干扰且高原没有疟疾等疾病影响,浓厚的长跑氛围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长跑运动员纷纷来此训练。这里也渐渐成了田径界公认的世界上最棒的长跑训练地,有超过400位来自欧洲、美洲、亚洲以及非洲国家的顶尖长跑运动员汇聚在此进行训练。

 

这里悠久的长跑传统以及世界长跑高手的云集也为其他普通运动员树立了学习榜样,同样也吸引了许多当地年轻人参与到长跑中,在这里训练的年轻人都认为,如果刻苦训练,自己同样有希望成功,改变命运。

 

在肯尼亚大部分赛跑运动员生活条件都比较艰苦。当外国职业运动员住进高档酒店时,在伊腾大部分本地运动员只能几个人合租,住在简陋的房子里,屋内没有水也没有电,更不用说看电视、上网了。他们结束训练后,需要自己做饭,伙食主要是米饭、蔬菜、山羊奶,偶尔可以吃到鸡蛋,一周也只能吃一次牛肉。

 

 

在这里,本土运动员租房每个月要花费至少一千先令(约合人民币一百多元),吃饭也要三千先令左右,这些花费都由自己家人赞助,这对于当地家庭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他(她)们因为没有更多的钱请教练指导训练,所以训练计划完全由自己制定,一般是每天凌晨5点起床,开始长跑1小时,然后吃早饭、休息,下午再跑1小时,一天平均要跑20多公里,一周内,速度、专项、恢复训练交替进行,星期天是唯一可以休息的日子。肯尼亚人取得如此好长跑成绩,除了天赋,更多的是刻苦的训练。从清晨到黄昏,只要不下雨,你就总能在小镇的路上,看到成群结队的运动员穿着五颜六色的运动服在跑步,皮肤黝黑、身形精瘦是他们最大的特点。

 

 

在伊腾小镇除了运动员,还有世界各地的媒体、教练和体育经纪人。许多不出名但有潜质的运动员会在训练中努力表现,希望可以自己尽早被经纪人选中,因为那样就可以免费长期在专门的基地训练,这样就省去了租房和伙食的费用,还会有机会参加世界级比赛,并且有机会赚取奖金,这样就可以回报父母和改善生活条件。

 

小镇的居民大多属于卡伦金族。卡伦金人被称作“奔跑的部落”,他们善于长距离猎取动物。他们的体型修长,下肢小腿部分也相较细长些,这样着地时会有很强的弹力作用,极富跑步天赋。据专家测算小腿的瘦削意味着每跑1km可以节省8%的能量消耗。卡伦金人自幼生长在海拔2000m以上的高原,使他们与生俱来的产生了在缺氧状态下肌肉中乳酸盐在血液中累积的速度会更慢一些,即同样的氧气吸入量能使他们在长跑运动中比欧洲运动员多跑出10km 路程,具有更强的携氧能力,且他们也有极低的体脂比。这些都是成为顶尖的中长跑运动员的重要条件。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肯尼亚运动员在从800米到马拉松等国际田径项目上成绩卓越,他们其中就有四分之三来自卡伦金部落。

 

在经济落后的肯尼亚“要致富,就跑步”在肯尼亚成为真理,一次马拉松比赛奖金就可以很大地改善当地肯尼亚人全家的生活。过去几年中国国内马拉松出现爆发式的增长,在国内许多城市都有举办各种大大小小的马拉松比赛,并且都有着丰厚的奖金,这也吸引了很多肯尼亚选手参与其中,中国也成为了他们的淘金圣地。跑步成为了该国青少年脱贫致富的一条捷径。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告知删除。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