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放手(秦奋视角)

桌上的手机响了。

秦奋拿起一看,屏幕上赫然显示“觉醒第一爹”!

呵呵,每次看到就想笑。这是以前韩沐伯拿着他手机非要改的。本来秦奋不同意,他还说自己才是“觉醒第一爹”呢,结果韩沐伯仗着俩人长得像,硬是刷脸解锁了秦奋的手机,强行把通讯录里的“老韩”改成了“觉醒第一爹”。

秦奋虽然不服气,可改都改了,也就任由他去了,没再改回来。虽然大家都传老韩总是迁就他,可很多时候。他的让步其实一点也不少,只不过都是一些不怎么显眼的事情。

“喂,老韩?”接起电话,是韩沐伯找他一起去看电影。《哪吒》,影评很好,他也早就想看,刚想脱口而出“好啊“,可是一转念……

“不行啊,今天是剧组女一号的生日哎,大家已经商量好了晚上要给她庆生。”秦奋如是说。

“我今天真的很想去看,你能不能看完再回去?”韩沐伯跟了一句,语气里有些许撒娇。

秦奋有点目眩。撒娇的老韩,真的不常见。

可他咬了咬嘴唇,依然拒绝了韩沐伯。“以后有机会我陪你二刷吧,现在真的不行。”

好在韩沐伯不是个磨叽的人,没有再说更多,不然,秦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挂了电话,秦奋耳边还回响着韩沐伯最后那句“好吧,那我自己去看。”虽然说得很干脆,可暗含的那些失望,不必说,秦奋也想象得到。

老韩,其实我也好想陪你去看电影,像以前一样,在黑暗的角落里,和你捧一桶爆米花,慢慢地吃,慢慢地看——看电影,也看你。可现在……我不能了。




“只要你们还想站在舞台上,就不能!”老板几乎要发怒了。

就在几个月前,秦奋坐在老板的办公室里,接受着“批斗”。

“上头的‘限娱令’你不知道啊?!警告了多少人你心里不清楚?非得哪一天查到我们头上来了你才高兴?”老板敲着桌子问。

“我们已经挺注意的了……”

“狗屁!节目里你是注意了,那是因为公司派人在现场一直盯着呢!可下了节目呢?你依然我行我素,不把规定当回事。”

“哪有~我们都不怎么一起出现了呢。”

“还嘴硬?韩沐伯为什么到现在都还跟你住在一起没有搬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呃……”秦奋语塞了。



“限娱令”刚出来时,老板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经验使得公司警惕性很高,马上要求韩沐伯搬出秦奋的公寓,两人必须分开住。可秦奋舍不得啊,在韩沐伯准备搬的时候他挽留说“你不要搬嘛,再陪我住几天”,结果这一留,大半个月过去了……

今天有节目邀请秦奋去做嘉宾,他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想跟韩沐伯一起去。这就让节目方一时很尴尬——要知道,电视台也是被“限娱令”警告的对象啊!提出这样的要求,是想让电视台被约谈吗?

这下老板生气了,把秦奋叫到办公室,连同之前他和韩沐伯没有注意“避嫌”的种种都拿出来数落了一通。

最后,就是警告了……



从老板办公室出来,秦奋低头慢慢地走着。脑子里一直回响着那句“只要你们还想站在舞台上”。一句话足以传达出非常明确的信息了:你们两个必须保持距离,不然就都别想干了!

晚上公司拍鹅团的日常vlog,被问及明天有什么安排的时候,韩沐伯表示并没有,秦奋却在身后突然来了句:“老韩,你忘了明天你有重要的事情?”韩沐伯一头雾水。秦奋接着说:“搬家啊!明天我帮你搬。”听到这话,韩沐伯愣了一下,随后只能笑着调侃一句“这个男人不简单”来掩饰心里的疑惑。

秦奋察觉到了韩沐伯的一愣神,但他并没有解释。

第二天,韩沐伯搬走了,带着疑惑搬走了。他从不磨叽,也不爱问为什么,既然秦奋没有跟他说,那么他也不会问。

后来,人们就发觉,两人渐渐的不似以往那么形影不离了。

共同参加的活动越来越少,活动上的交流越来越少,甚至连微博上的互动都似停滞了一般。

以前参加活动或接受采访的时候,人们总是爱吐槽秦奋,说他傻 fu fu 的,什么内部计划都往外说,搞得韩沐伯老要替他打圆场。而现在,两人不再一起行动了,秦奋却似乎并没有再出现以前那样的失误。粉丝们纷纷表示很欣慰,都说阿拉奋奋长大了,终于不再依赖“觉醒第一爹”救场了。

其实只有秦奋知道——他从来都不需要谁来救场。他只是享受韩沐伯替他打完圆场以后看他的那种无奈的眼神——无奈又宠溺。这眼神,每每都能让他更加确定,这个人,就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

老韩,现在都是我独自去面对那些采访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担心我还像以前那样口无遮拦,一个不注意就泄露了公司的计划。可是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很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以前那么做,都是故意的。故意小小的透露一点,让你来给我打圆场,然后下场了又像个老干部似的来“教育”我。

那样的你,真的让我很安心。不论身在何处,只要你在,我就踏实。

老韩,我知道你总想保护我,而我,也很想保护你呀。

老板跟我聊的那些,我不会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一定在乎他的警告,这也是为什么他找我谈而不是找你。告诉你,只会让你在心里烦躁。

其实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们的以后,但现在看来,恐怕遥遥无期了。你曾说过,要活在当下,不要沉湎于过去,也不要过度忧虑将来。那时的你,正是凭着这句话成功劝我回到舞台上的。而现在,我仍然要依靠这句话来劝说自己,不能再沉醉于我们的过去,也不要再想什么将来了,我只想保证我们——至少是你,能继续站在舞台上,实现梦想。出道这件事,几年前我在韩国已经经历过,我无所谓,但你,却正在上升期,你还有无限的可能,我不想因为我的私心而阻碍你今后的发展。

我知道你舍不得,所以,这个恶人我来当!

我知道你不会恨我,但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不要太难过……

夜幕降临,秦奋茫然地混迹在女一号的生日会上。周围的人嬉笑打闹,推杯换盏,仿佛是这个世界上关系最好的朋友。可秦奋却十分清楚这热闹的景象下,隐藏的不过是一段段的逢场作戏,只是让他感到万分疲惫。

现在,他的脑子里全是韩沐伯那一句淡淡的“好吧,那我自己去看。”每每想到对方隐藏在这句话之后的失望,他就忍不住心痛。

想要打给韩沐伯,手机却在手里一遍遍地拿起又放下。

“奋哥你一个人在那坐着干吗呢?快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呀!”女一号在招呼了。

“好的,这就来。”

秦奋关了手机,换上笑容,起身走进了那一片灯红酒绿……

再见了,老韩!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